第16章:你挺勇敢的
犁田的蜗牛2016-12-13 14:413,408

  黑帅干完第二碗,把碗往桌子上一拍:“倒酒!”

  “嘿!”大块头很不满黑帅这个动作,跨步上前照着他的脑门一推:“拍你妈个头!能喝几两白的就屌上天了?!”

  黑帅眼里只冒火。

  “还真他妈的屌呃!!”大块头哪里受到了这个眼神?一把就抓住了黑帅胸前的衣襟。

  “住手!大块头,你他妈的就知道打打杀杀,有没有脑子?”军哥看了一眼赵雨朦,接着训斥了句:“懂不懂教养?!”

  大块头没有动手,但仍死死抓住黑帅的衣襟,眼睛逼视着他。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放手!”赵雨朦秀眉一皱。

  “这小子就是欠揍!”大块头牛眼睛瞪得老大。

  赵雨朦见状,考量自己要不要出手?

  这事有点棘手,虽然这帮人闹事,可毕竟是顾客,再说,校外楼也有把柄落在他们的手里。她得把握住尺度,要不然不好收场。

  用个小擒拿吧,点到为止地把大块头给制服,不丢他的面子。她心里暗想,可快速观察后,她觉得小擒拿使不上,因为中间夹了个黑帅,碍手碍脚的。

  ……

  龙翰诚站了起来,一群男子汉为难一个女孩子,他看不下去了。

  “你想干嘛?”

  “过去给他们讲讲为人处世的道理。”

  “你给别人讲为人处世?我给你讲时,你听进去过没有?”

  “你那是唠叨。”

  “我唠叨?”老相很恼火:“你别又惹是生非!”

  “我有分寸。”

  “警犬都能被你打死,你能有什么分寸?”

  扯出这事,老相就有点揭短了。龙翰诚闻言特不高兴,懒得搭理老相了,一抬头,头顶之上就是夜空,他突然就想起了那个传闻,以前的怀疑加上现在的不满,他重重地哼了声,说:”不光唠叨,你还故弄玄虚!”

  “我故弄玄虚?”老相一下没转过弯来。

  “你就是故弄玄虚!”龙翰诚指了指夜空:“你天生就是这性格,芝麻大的事,都会被你夸成天大的事。”

  老相抬头看着深邃的夜空,懂了他的话意:“龙翰诚,你……不信?”

  “我凭什么信?“龙翰诚没好气:”你的跨界保密工作做得那么好。”

  老相闻言一惊,生怕他说出更多不该说的话,环顾了下四周,压低声音道:“不是我要对你保密,是……”

  “不说拉到!”

  老相考虑了下,认真道:“行,找个时间,我详细给你讲讲。”

  ……

  见大块头要动手打人,赵雨朦毫不犹豫出手了,掐向大块头那只抓着黑帅的手。

  人手掌在大拇指和食指之间有个“合谷”穴,也就是虎口,只要用力一掐,会很痛很麻,如果力道足够大,完全可以通过掐住“合谷”穴控制住那只手甚至是整个人。

  手上一使暗劲,可大块头没点反应。

  怎么会没作用?她快速想着原因,通过手的感觉她反应过来:大块头身强体壮,手掌厚实得像熊掌,自己那点暗劲没起作用。

  “三八,别……”大块头话没说完,眼神有点不对了。

  他这是在看什么?赵雨朦心里很纳闷。

  天气热,她穿的夏装开领比较大,一片润白润白的美景从开领处展现出来。此时,她去掐大块头的手,那片春光就很明显地跳入了大块头的眼里。

  “呵呵,挺深啊。”大块头笑声邪,眼光也淫了,那两注光恨不到钻进那片润白的美景里,美美地打个滚。

  “你他妈的,嘴巴给老子放干净点!”军哥立马听出了话意,“腾”地站了起来,好像大块头在侮辱自己未来的女朋友一样。

  年轻女孩对“淫光”的敏感就如同电气工程师对“荧光”敏感一样,赵雨朦脸上一热,连忙松手抽回护住胸口,怒道:“无耻!”

  “我无耻?是你凑到我眼前来的。”

  黑帅哼了声,但没敢说什么。

  无耻之徒!赵雨朦被大块头彻底激怒,一时不能自己。她把头一低头,几秒钟后突然抬起,一只手闪电般再次出击,准确地抓住大块头的合谷穴,狠狠地掐了下去。

  “嗷……”大块头嚎叫起来,迫不得已松开抓黑帅的那只手,那叫声,形容起来都熟悉——过年时,挨了刀的年猪。

  军哥一看她的身手,顿时明白了她之前为什么会有那样的眼神?开口道:“掐住合谷穴,牵一发而动全身。看不出来啊!美女还是位练家子。佩服佩服。”

  听话听音,赵雨朦知道他也是个练武之人。

  大块头仰头嚎叫着,脸上的神情十分痛苦。

  军哥心里一惊,能把大块头掐成这样,看来眼前这个美女不是等闲之辈。他双手一拱行了个行伍之礼:“好汉,不不,美女。我这兄弟性子粗,多有冒犯。”

  毕竟是顾客,不能得理不饶人。赵雨朦就松开了手,眼睛一转,见周围的人都没什么异常,她暗松一口气。

  “臭娘们!敢掐我!”大块头揉了揉被掐得生疼的合谷穴,凶相毕露跨步上前。

  “打女人?真他妈的给老子丢脸!”混社会的军哥有自己的底线,出面阻止。

  赵雨朦不爱听这话,淡淡道:“你让他过来,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

  “你!”大块头就要冲上来。

  “行啦!”军哥一把拉住大块头:“这位美女是个高手,她是给了你面子的,要不你早跪下去了。老子都没把握打赢她,你凭什么讨回面子?”

  这不是唬大块头,被这样的高手掐住“合谷”穴,只要稍稍用力往下一压,大块头就得顺势跪下。现在,军哥也不敢小瞧了赵雨朦,能不露声色地把人高马大的大块头掐得没还手之力,不是内功深厚的人,是绝对做不到的。只是,一个美女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内功?他很吃惊。

  大块头闻言一惊,再一看赵雨朦的神色,他被震住,因为在街头打了无数次架,他从没见过如此镇定的女孩子。

  ……

  不远处的老相看到这一幕也有点不好理解,准备打110的他,见此情况收起了电话。而龙翰诚没注意到这一幕。

  一辆白色的广本停在了夜市前的马路上,是刘姐的车。

  原来,周小兰见这帮混混不好惹,暗中给刘姐打了个添油加醋的电话,招惹得她急匆匆地赶过来。

  看到刘姐,赵雨朦心里轻松起来。第一次碰到混混找茬,她确实不能轻视自如地应对。同时,对于处理这样的事,她还有些顾虑。

  夜市上因喝多了酒而发生争吵的事,常有。有时闹大了,得110出面才平息事端。她可不想事情闹到那个地步,自从那次笔录后,她对警察有了很强的戒备心理。

  刘姐是个精明女人,没两下就明白了是那个军哥想趁机泡赵雨朦。刘姐一直都很护着赵雨朦,所以心里很来火:一个小混混也想吃天鹅肉!

  接下来的处理,刘姐一点都不给军哥面子,也不拿他们当顾客看——一分钱的折都不打。

  这么强势当然有资本。

  军哥是个老江湖,身手不错头脑也不简单,在没有搞清楚对方来头时,他知道一定要忍。当那帮小弟凶巴巴地嚷着“要给老板娘一点厉害瞧瞧”时,他制止了,平静地付了账带着那帮子小兄弟走了。

  ……

  送走刘姐,赵雨朦回来想和龙翰诚打声招呼,可那张桌子已空空如也。

  黑帅不会有事吧?她又想起了黑帅,担心他喝了那么多酒会出事。

  过了好一阵子,黑帅头发上挂着水珠、脸色微红地从卫生间过来。

  “没事吧?”她关心地问。

  “没事,我都主动吐了。”

  解酒,个有个的招,黑帅用的是这一招:趁酒精还没发作,在卫生间里,把手指头伸进口腔里猛抠,不光酒,就是吃下去的晚饭都能给吐出来。这一招解酒很有效。

  “你呀,好傻。和他们斗什么气?斗气能解决问题吗?得讲道理。”

  “讲道理?”黑帅反问:“赵主管,你也说了不少道理吧,有用吗?”

  这话把她问住了,不知道怎么回答?

  “你为什么要出面?”她又问。

  黑帅抹了一把脸:“这事让我碰到了,能躲吗?那也太没、太没……血性了吧。”

  今天这事,黑帅刚好站在边上没多远,躲着不出面,他心里有些过意不去。至于血性,那不过是他的好听之词而已,他硬充好汉,是因为他心里有个小算盘。

  她有点感动于他这话,问道:“你怕不怕?”

  “怕什么怕?!”黑帅挺了挺身子:“他们还能把我吃了?!”

  她笑笑没做声。当时,她可是觉察出黑帅有些慌乱。

  黑帅以为她看穿了自己,不好意思地避开了她的眼光。

  怕肯定是怕的。刚才,黑帅喝那瓶白酒时就横下一条心:不顶嘴不还手让混混们打一顿,没仇没怨的,他们也不至于下狠手,扛一扛就过去了。

  “歌星,谢谢你。”赵雨朦不想黑帅难堪。

  其实,黑帅是好心帮了倒忙。作为夜班主管,赵雨朦处理这类事有自己的分寸,黑帅掺和进来,反倒让她有些不好处理。不过,不管怎么说,黑帅是出于一片好心、一种义愤,从这个角度上来说,说句“谢谢”还是有必要的。

  “谢什么?赵主管,你这就见外了。”

  “怎么不谢?”她看着他,说道:“你挺勇敢的。”

  “呵呵。”黑帅摸了下脑袋,笑了。

继续阅读:第17章:你算哪根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仙潜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