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不该打死它
犁田的蜗牛2016-12-23 09:072,450

  呆在家里仅仅两天,龙翰诚就烦不胜烦了。

  一大早,他打算出去溜达一下,出门那一刻,想起有必要向老相打声招呼。

  老相每天第一件事,以前是看报纸,现在是查看监控。一天二十四小时的监控画面很长,幸好软件做了区分,没人出现的部分过滤,有人出现的画面,老相很仔细地查看着。

  画面上,一男子接连出现两次。老相顿时警惕起来,截取那两段画面放大,盯着屏幕反复看了很久,才确定这人没问题——不是便衣警察。

  “老相,我出去散散心。”

  老相抬起头来:“怎么,不到外面惹点事不舒服是吧?”

  这话直接把龙翰诚的犟脾气给戳了出来,转身就走。

  老相知道他的脾气,无奈地摇摇头。刚才不过是长辈的习惯语气,并没训斥的意思。

  时间还早,街上没什么人,龙翰诚骑着山地车游荡,不知不觉就骑到了东江边。

  东江从省城中心穿过,滨江一侧的街道,行道树高大、葱翠,置身其下倍感舒畅。

  见江边有人在垂钓,他兴致一来,锁上山地车就跑了下去。经过一处排污口,一股酸臭味若隐若现,他眉头一皱,发觉排污口附近的水很浑黄混浊。平时路过东江都是从滨江大道上而过,近距离接触江水却是这个样子。他没了兴趣,又跑回人行道。

  骑着山地车继续游荡一阵,来到人民公园侧门,他突然想起了赵雨朦:这两天,她过得是不是和我一样憋屈?走,看看去。

  车头一拐,进了人民公园。

  人民公园很大,茂盛的树林把公园和外面隔成两个世界,静逸气息扑面而来,深深吸口气,一股大都市难得感受到的清润,夹杂着淡淡的花香,沁入体内。这感受顿时就把两天来的烦闷一扫而光,龙翰诚一时兴起,脚下一用力,山地车狂飙起来。

  前面远处,一个白色身影映入眼帘,他眼神锐利,看出那就是赵雨朦。

  猛蹬几下,离她没多远的地方,他突然一个急刹,身子猛地一歪……

  “吱……”的一声,山地车一扇形摆尾,180度掉头,停住,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正低头边走边想着心事的赵雨朦,被这突然的状况惊吓得够呛。

  真是反应快,瞬间她往边上一跳右脚一后撤,同时,上身一摆,右肩上的剑囊被甩下,左手一把接住。

  眼见这一连串动作,他不由赞道:“好身手!”

  看清是他,明白这大动静是他玩出的,她很有些恼火,一咬嘴唇,狠狠地白了他一眼:“搞什么鬼?!你!”

  他奇怪一个急刹车把她紧张成这样,翻身下车:“怎么啦?满腹心事的。”

  她没做声。

  “你不会还在想着那事吧。”他若无其事道:“不过打死了一只恶犬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她顿感他就是一不懂忧愁的富家子弟,又白了他一眼。

  心高气傲的龙翰诚,讨厌别人的白眼,可,对于她接二连三的白眼,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反感?淡淡道:“呃……那天我帮了你,你这样看我?”

  赵雨朦心有苦楚,不知说什么好?

  她从心底里感谢他闪电一脚,可后来那一拳……凭他的身手,警犬完全可以被他控制住。而警犬一被打死,警察很有可能就会抓住这事不放了,这是她最担心的。

  “你以为我想那样?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凶的狗!这种狗就该打!”

  她闻言一触,刘队那句质疑“为什么单单咬你?”一下子冒了出来。

  没有人知道,优秀的大黑为什么会中了邪样似的扑咬她?可她自己知道这是为什么,当时听着刘队那句质疑,她没有勇气去辩解,只想快快逃离现场。现在他这句“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凶的狗”,一下又引发了她的担心——她很怕这事被人深究。

  “你到底怎么啦?”见她恍惚,他问道。

  她回过神来,呐呐地掩饰:“再凶、再凶也不该打死它呀。”

  他闻言很憋屈,本意只是想教训下那只凶狠的警犬,可谁知它一点都不经打。事到如今,所有人包括赵雨朦,都认为他下手太狠。真是有口难辩。

  见他沉默不语,再想起他是被自己牵连,她心有不安,弱弱地问:“你现在……有没有麻烦?”

  “麻烦?我不知道这算不算麻烦?天天呆在家里,出去一下都要向老相说明情况,真是烦人!”

  “对不起啊,连累了你。”她头一低,小声道。

  “你只要不和别人一样的腔调就好。”他对她的内疚起了恻隐之心。

  其实,知道警犬的生老病死都要备案的情况后,他也后悔自己当时太过冲动,可结局已无法挽回,后悔也无济于事。

  沉默中,两人走了一阵子。

  一只宠物犬从面前欢快地跑过,那是晨练的老太太放开了牵引绳在遛狗。宠物犬一身雪白、蓬松的皮毛,很漂亮、很可爱。

  她似乎被触发了什么,看着这只自由自在的宠物犬,直发呆。

  撒着欢的宠物犬突然对着龙翰诚冲了过来。

  龙翰诚一怔,瞬间就做出反应,一个旱地拔葱,他竟然从山地车这边转眼就跳到了这一边,插空紧挨着赵雨朦而立,而山地车还来不及倒下。

  这一边的赵雨朦被惊,马上往边上一挪步,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中间隔着部山地车,他突然就“挤”自己这边来了,怎么做到的?

  对于她这不可思议的眼神,他应该再来个旱地拔葱,以证明自己身体素质很好,跳来跳去不是个事。可他理会错了她的眼神,瞟了那只宠物犬一眼,他感觉很丢面子,心里暗道:真掉价!老相是要我躲警犬,我怎么连它都躲了?

  确实丢面子,“狗急跳墙”被他演绎成了“狗急跳车”——被狗惊吓,一急,跳到了车的另一边。

  晨练老太太看到这一幕,惊叹之余笑了:“小鲜肉哥哥,我家的狗很乖的,不咬人。”

  赵雨朦这才反应过来:“挤”到这边来,他是怕那只宠物犬。她又不可思议地看着他——威猛的警犬敢打,却被温顺的宠物犬“吓”得跳了起来。怎么可能?

  龙翰诚脸上一发烧,别过头去,面对老太太慈祥的笑容,尴尬地笑了下。

  那只宠物犬和老太太很亲昵……亲昵的宠物犬、凶悍的警犬,形成鲜明对比,他心有所触,说道:“如果那条警犬也这么乖巧,谁会去打它?”

  她闻言,转头看着那只欢快的宠物犬,轻叹了口气:“哎,同类不同命啊。”

  他听出话意,心里顿时不爽了,翻身上车,招呼都没打,骑了就走。

  “喂,你……”赵雨朦醒过神来,很感突兀。

  龙翰诚猛蹬几脚,山地车一下子冲出好远,没多久拐个弯,不见了。

继续阅读:第10章:环境难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仙潜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