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环境难民
犁田的蜗牛2016-12-23 09:202,773

  龙翰诚负气而走,赵雨朦没了心情晨练,在公园溜达一小圈就出来了。

  回宿舍有两条路可走,一条从那家被盗的商场经过,一条要绕道。被大黑扑咬让她有了心理阴影,宁愿绕道她也不愿从那家商场前面经过。

  这条绕道的路,中间经过省肿瘤医院,医院前的人行道有一段很宽,经常有人在此席地乞讨。

  在一乞讨地摊前,赵雨朦蹲了下去,隐秘回头观察刚才走过的路。

  观察了好一会,她确信身后并没人跟踪。

  十几分钟前,一个人慌慌张张地从她身边跑过,听到“抓小偷!”的呼叫声,她抢上一步用手里的汉剑一扫小偷的膝盖弯,小偷扑到在地。没一会围上好多人,她制止住路人对小偷的拳打脚踢正准备离开,人群里,她发现了小李警官。

  你跟踪我?她冷冷地问。

  小李警官答非所问:这个惯偷对侦破案件有很大的价值。说完就带着那个小偷走了。

  她怀疑小李警官的话,走到这,就在乞讨摊前蹲下来隐秘观察。

  也许,他真的是在抓小偷调查情况,不是在跟踪我。见一切正常,她就有些相信小李警官的话了,站起来走了几步,她又停了下来。

  ……

  第一次经过肿瘤医院,赵雨朦很同情这些席地的乞讨者。

  每个乞讨者面前都有乞讨招牌,写上悲催的故事。她强烈的同情心常常被那些悲催的故事引发,只要身上有零钱,她都会在他们面前放上一些。

  这些人是骗子,不值得同情。后来有人这样告诉她。

  起初她并不相信,路过的次数一多,慢慢觉得好像是那么回事:乞讨者就那几个熟面孔,乞讨招牌上写得悲催,可他们的神色却是很淡定。

  利用人们的同情心也是欺骗。赵雨朦懂了。那以后,她和大多数的路人一样对这些乞讨者熟视无睹,从他们面前匆匆而过。

  ……

  可这次是两张从没见过的新面孔:一个小女孩和一个中年妇女。

  小女孩脸上没有她这个年龄段应有的天真和无忧无虑。她不时抬起头来,木然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流露出的眼神难以言说:空洞、无助,透着一股子怯意。

  再次走到她们面前,赵雨朦认真看了地上的乞讨招牌,知道了大意:小女孩的爸爸得了癌症,在省城治疗了一个多月,没钱了——连伙食费都没了,举目无亲的母女俩万不得已在此乞讨。

  妈妈一脸憔悴,木然地看着地上发呆,好像感觉不到面前站了一个人。

  小女孩歪头看着赵雨朦,奇怪这个漂亮的姐姐怎么又回来了?

  赵雨朦对她友好地笑了笑。

  小女孩见状,头一低往妈妈身上一靠。

  就这个小小的动作,一下子打动了赵雨朦:小时候,她也喜欢往姥姥的怀里、身上依偎。

  小女孩的眼睛很漂亮:眼眶大大的、眼珠黑黑的、眼底带些瓦蓝。仅仅看一眼,赵雨朦就喜欢上了这双眼睛。刚才蹲在她们的乞讨摊位前,她只注意观察小李警官是否在跟踪自己,并没注意到这个近在咫尺的小女孩。

  可这双大大的、黑黑的眼珠子里,没有一丝灿烂流露出来,赵雨朦心里隐隐一痛,对着小女孩又笑了笑。

  小女孩茫然的样子,不懂这个漂亮姐姐为什么老对着自己笑?为什么老不掏钱出来?

  “大姐,这是真的吗?”赵雨朦问道。如果以自己的感觉,她觉得这一定是真的,小女孩的神情不可能装得出来。可听多了、看多了把乞讨当成职业的事,她又有点拿不准。

  妈妈微微抬起头,没有回答,勉强挤出一丝笑,苦苦的。

  这笑也不是装出来的,赵雨朦被触动,在心里责怪自己:人家都这么不幸了,我怎么能这样问?

  ……

  赶回宿舍换下太极服,拿上钱包,十几分钟后,赵雨朦又回到那对母女面前。

  小女孩非常诧异地看着她。

  妈妈也惊讶地抬起头,用不可相信的眼光看着赵雨朦——从来没人第三次出现在她的乞讨摊前,对她善意地笑。

  “大姐,我就这么多钱了,你别嫌弃。”赵雨朦掏出皮夹,把一张百元大钞和七七八八的零钱全都拿了出来,一张一张捋好,准备放进地上那个装钱的碗里。

  碗里的零钱,乱七八糟,边上也有些零钱。

  赵雨朦知道这是好心的路人随手丢下的。她把那些零钱全都到了出来,把手里那摞整理好的钱放进去后,又一张一张地清理那些零碎的钱。

  她的举动深深感动了女孩妈妈,虽然有同情心的路人不少,可没人这么尊重过乞讨者。

  小女孩见状也拿着几张毛票整理起来,动作拙笨而认真。整理完,她那双粉润的小手小心翼翼地捧起那个碗,伸到妈妈面前,那双瓦蓝的眼睛眨了好几下,语气又稚气又欣喜:“妈妈,今天好多钱,快拿去给爸爸治病!”

  童言无忌,童言也无知,这点钱哪里够治癌症?能让陪护的她俩吃得好些,就不错了。

  小女孩的话让赵雨朦鼻子一酸,小女孩的眼神让她感动:这灵动的眼神才是小孩子应有的啊!

  妈妈闻言,把头一低……虽然,她极力忍着不哭出声来,可赵雨朦还是从她微微抖动着的肩膀看出来了。

  “妈妈,别哭。”小女孩误会了妈妈,用小手抚摸着妈妈低着的头,稚嫩道:“姐姐不是要我们的钱,刚才她是把钱摆得好看些。”

  赵雨朦心酸不已,问:“小妹妹,妈妈为什么哭?”

  “姐姐……”小女孩小嘴一瘪,大大的眼眶里一下子就盈满了泪水:“爸爸要死了,妈妈伤心就哭了。姐姐,我我、也要哭了。”

  妈妈一把将小女孩抱在胸前,双肩抖动得更厉害了。好一会,妈妈放开小女孩,埋头说了句:“快谢谢姐姐,姐姐是个好人。”

  “谢谢姐姐。”小女孩睁着那双大眼睛,脸颊上还挂着泪珠,很认真、很稚气地说:“姐姐,妈妈说你是好人,我也觉得你是好人。”

  听着这童声,看着小女孩那不太干净的脸,赵雨朦心里说不出的难受,伸手抚摸了下她的小脸蛋。

  以前碰到这事,赵雨朦把钱放到碗里后就会走,这次她没有,这对母女的境遇深深触动了她,她想尽自己的可能,安慰神色木讷、遭遇可怜的妈妈。

  随后交谈,妈妈断断续续说出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小女孩一家住在远离省城的乡下,本来家里还不错,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一家子其乐融融。可这一切都在两年前被改变——小女孩的爸爸被检测出了癌症。

  村里接连不断地检测出癌症,让村民们怀疑这与离村子几里外的一处矾矿冶炼厂有关。于是,村民们奋起抗争,上告、堵厂门,要求停产、要求赔偿……

  矾矿是县里的税收大户,主管部门有意无意地偏袒,一番较量后,矾矿不承认癌症的多发与冶炼厂有必然的联系,最终以“出于人道主义”的说法,给了每个癌症病人大几万块钱了事。

  村民们胳膊拧不过大腿,只好妥协,矾矿在经过有限的改造后照样生产。

  癌症就是烧钱的炉子,几万块没多久就花完了,家里还欠下不少的债务。现在,钱花完了人没保住,以后还不知道小女孩他们这一代会不会受到影响?妈妈伤心不已、忧心不已。

  赵雨朦听完这些,心里波澜起伏,来自大山的她,也遇到过这事。

  ……

  第二天,赵雨朦找同事借了几百元钱,想尽力帮助她俩,可妈妈死活不要。没办法,她就到附近的小饭馆给她母女俩带了最好的盒饭过来。

  第三天起,再也没看到这对母女。

继续阅读:第11章:钗头凤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仙潜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