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可惜了
犁田的蜗牛2016-12-23 06:372,787

  失手打死警犬,老相却小题大做。龙翰诚心里堵得慌,冲出别墅透气。

  一轮明月当空挂,月光静静地笼罩着一切。

  在小区里晃荡了会,心情被清清月色渐渐安抚,找个僻静之所席地而坐,他遥望夜空发起了呆。

  明月皎洁,照着他仰望的脸,真的面如冠玉。

  二十多年前就是在头顶这片遥远、深邃的天空之上,召开过一次亘古未有的天庭扩大会议,会议最后形成的决议惊天动地——天庭搬迁、地府破产。

  他听说过这个传闻,也顺带听说了一个奇葩词语——“跨界保密”。

  每当想起这个传闻,他就有点憋屈,觉得自己也被“跨界保密”了——那次天庭扩大会议的详情,他知之甚少,会议的决议,他也仅仅知道:友好临界、不深度跨界。

  他想知道得更多,问过老相两次,可老相总是说:适当的时候会告诉你的。后来因和老相的隔阂越来越大,他再也不提这事了。

  此刻,独自遥望夜空,他心里疑惑不已。

  如果传闻“神仙越来越弱小”,他倒不怀疑,因为他有亲身感受——他的法力和一百年前根本没法比了。

  可,天庭搬迁让他实在难以相信,天庭大神济济,会轻易同意搬迁?至于地府破产,因从来没有交集,无所谓信与不信。

  这个传闻,龙翰诚总怀疑老相是在夸大其词,以老相天生小心谨慎的性格,把芝麻说成西瓜,不稀奇;同时,“跨界保密”这个词奇葩得让他不得不怀疑:扩大会议,哪有秘密可言?天界和人界语言通用,怎么跨界保密?

  ……

  同一轮明月下,另外那个当事人——赵雨朦,也在遥望夜空发呆。

  校外楼夜市是以露天夜市为主,这么好的月色,露天夜市早早就满座了。

  作为夜班主管,赵雨朦平时善于用微笑融洽、应付场面,可这个皎洁之夜却是……连老熟客热情的招呼,她都反应迟钝。

  夜班服务员都发觉了异常——这个晚上,赵主管脸上没一丝笑容。

  好不容易撑过夜市高峰期,赵雨朦找了远离街灯的偏僻座位,静静坐下。

  双肘支在桌上,十指交叉托着下巴,她静静地遥望夜空发呆……没有街灯的争辉,那片月光淡淡地笼罩着她,清辉的月光、佳人的身影,一副很美很淑静的画面,离俗世如此之近又如此之远……

  画面很美很淑静,可画中人内心却一点也不平静……月亮如银盘高挂夜空,她遥望并不是在欣赏也无心欣赏,甚至连发呆都算不上,因为,脑子里浮现出的,全是白天的案发现场。

  凶悍的大黑让她心有余悸!也让她担忧:别的警犬,嗅觉也会这么灵敏吗?

  刘队冷冽的眼光让她心里忐忑不安:警察会不会揪住这事不放?会不会因此发觉我的秘密?

  龙翰诚一拳毙命大黑的情形更是让她五味杂陈——既感激他那快如闪电的一脚,让自己躲过大黑极具威胁的扑咬;又抱怨他那冲动的一拳,打死了大黑,也招惹了警方。

  萤火虫……唉,世界上有这么冲动的萤火虫吗?她幽幽地叹了口气。

  早上公园相遇,龙翰诚说过一句“做自己田野里的萤火虫,不做他人星空里的星星”当时,她很赞赏这句励志的话,此刻却只能幽叹。

  正如她向刘姐解释的那样,这只特大号“萤火虫”,她真的才认识——总共打过三次交道,而前两次,是不久前偶遇于校外楼夜市。

  ……

  学院路是省城有名的夜市街,校外楼是学院路上的佼佼者,每当夜幕降临,校外楼夜市上总是人头攒动,热闹得很。

  赵雨朦从店里走出准备到外面巡视。夜深了,夜市最热闹的时刻已过,只剩下几桌客人。

  “唉,可惜了!”一个穿领班制服的女孩子在前面感叹。

  “周小兰,什么可惜了?”她好奇地问。

  回头见是顶头上司,周小兰答非所问:“一个大帅哥,头,帅得没地理的那种。”

  正上演的一部电视剧里,时兴叫领导为“头”,夜班的少男少女们有样学样,赵雨朦没法,只好由着他们。

  “帅得没地理?什么意思?”

  “帅得没天理,那是天上的……”周小兰指了指夜空:“神仙思密达。”

  学院路经常可见留学生,韩留居多,校外楼的少男少女因此也喜欢哈韩,而周小兰是其中的典型。别人是“哈韩”,她是“嘻哈韩”,曾经一顿乱用“思密达”,把一个韩国留学生嘻哈得晕头转向。

  闻听“神仙思密达”,赵雨朦身子微微一震。

  “地球人就是再美、再帅,也只能是‘没地理’。”周小兰捂嘴窃笑完,马上由来了句:“头,你这个地球人特殊,属于美得‘没天理’。”

  恭维话谁都爱听。

  赵雨朦脸颊上隐显俩小酒窝,可一码归一码,她伸出两根纤纤玉指,夹了夹:“秀色可餐,周小兰,你是想尝上一筷子还是……上班时间……”

  不嘻哈不潮流,赵雨朦属于偏传统类型,可夜班的嘻哈族、潮流族都服她也亲她,因为她从不板着脸训人,总是点到为此。

  周小兰吐了下舌头:“头,我是个正经人思密达,只瞟了一眼。

  她笑了笑。

  “好啦,瞟都不瞟了,认真上班,行不行?”

  “知道就好。”赵雨朦渡着步子继续巡视着,周小兰的话让她有点莫名其妙:帅就帅呗,可惜什么?还把天理地理都给扯了出来。

  经过一张偏僻的小桌前,一年轻男子独自坐那。

  一眼扫过,她明白谁是“帅得没有地理”了,出于职业习惯,她对着“没地理”微笑着点了点头。

  “没地理”微微点头,没笑,算是回应。

  她第一次碰到这样的回应。

  五官精致身材窈窕,一对眼眸像养在山泉里的墨玉,透亮而动人。美得“没天理”的赵雨朦,自然经常碰到各种“心思男”,“心思男”们各怀目的,热情甚至是殷勤地和她套近乎,因工作原因,她已习惯也能得体地回应这种热情和殷勤。

  被恭维惯了,这不冷不热的反应让她有些不适,加上周小兰那句没头没脑的话,她来了好奇心。

  “没地理”面前的桌上也形单影只,就一瓶啤酒,这使得那张小桌子都显得大了。

  来宵夜的人没这么寒碜的。

  赵雨朦的好奇顿时转换成大大的疑问:不浪费挺好的呀,可惜什么?

  “没地理”不仅没地理还很没道理,对近在咫尺的大美女很无视,不趁机套近乎,反而对着不远处一在夜市卖唱的歌手扬了扬手。

  悄悄地、美女来了,他没有搭讪。

  赵雨朦只好背着手渡着步子,继续巡视,“没地理”依然没多看她一眼。

  静静地、美女又走了,没有带走他一丝痴痴的目光。

  美女都不搭讪,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年轻歌手推着一部绑着音箱的破推车向“没地理”快速走去。因肤色有点黝黑,校外楼的少男少女们都称呼歌手为“黑帅”。

  和“没地理”交谈了两句,黑帅摆开架势,弹起电吉他,一阵短暂的过门,他很阳刚气地唱起了《真心英雄》。

  在我心中,曾经有一个梦……

  黑帅唱得很投入,高潮部分,他激情高昂地仰起了头,很有种“全力以赴我们心中的梦”的劲头。

  “没地理”被振奋的歌曲、更是被黑帅的情绪感染,合着曲子,手指不断地在桌面上轻轻叩击着。

  一个人、一瓶酒、一首励志的歌,这位“没地理”会有什么心事呢?赵雨朦猜测着,琢磨不透周小兰那句话:他这样子应该是……酷毙了、帅呆了,怎么会是可惜了?

继续阅读:第7章:中大奖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仙潜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