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天条
犁田的蜗牛2016-12-26 21:032,807

  最后的讲叙,老相听着都受不了:在派出所反客为主地责问警察,还真是“嚣张”!

  老相暗自庆幸:幸好省城警局正大力强调文明办案;也幸好对龙翰诚的笔录只是询问笔录,不是审讯嫌疑人的讯问笔录,即使他不配合,警察耐着性子做完笔录也只是把他晾在询问室,没更多地为难他。要不然,以他的“嚣张”,这事会闹得很不好处理。

  “龙小三啊,你别不服气,你的毛病太……”老相习惯性要上教育课。龙翰诚倔犟的言行容易被人误读为“嚣张”,如果老意识不到这一点,那他就会永远“嚣张”下去,这可不行。

  龙翰诚抬头看着天花板。

  老相知道他逆反了,就改变了主意去书房查资料,让他单独静静。

  猫有九条命,狗有七条命。

  首先查到这条俗语,老相不懂猫也不懂狗,查看解释——猫和狗生命力都非常顽强,就算被打得奄奄一息,只要丢在泥土地上,让它们接触地气,用不了几个小时又会活过来,不容易被打死。

  这解释让老相握着鼠标的手都抖了一下。

  臭小子,还说没使用法力!他心里怒道,站起来就要去客厅训斥龙翰诚,因为滥用法力对于他们来说,是很严重的事。

  气冲冲走到书房门口,那句“打它哪里不好,你打它鼻子”蹦了出来,老相停步,冷静一想:训导员懂狗,他这样说,肯定是有原因的。

  于是,又返身回到电脑前,输入“狗鼻子”……

  狗鼻子很灵敏,这点,地球人都知道。

  狗鼻子很脆弱,这点,只有极少数的地球人才知道——脆弱到只要受到重击,轻则昏迷重则丧命。

  屠狗场宰杀狗时,大铁夹夹住狗的脖子,用根木棍狠狠地一敲狗鼻子,就是再大、再强壮、再凶悍的狗,也会立马倒在地上不醒狗事。

  这说明,狗鼻子真的是狗的命门。

  查到这个资料,老相心里松了口气。

  龙翰诚一拳打死威猛的警犬,有了答案:冲动的他把大黑当成了恶犬、畜生,卯足了劲想教训它。要命的是,那一拳不光劲道大还打得一点偏差都没有——扎扎实实打在大黑的鼻子上,这相当于判处它“死刑”并立即执行。

  只是,搞清楚了原因,老相不知是该为龙翰诚感到庆幸,还是该为警犬感到悲哀?

  重回客厅,老相神色轻松了些,落座后主动给龙翰诚倒了杯茶,开门见山问:“龙小三,告诉我,你现在的身份。”

  “普通公民。”

  “你以前的身份?”

  龙翰诚眼神一暗,回道:“忘了。”

  “嗯。”老相似乎比较满意这个回答,点点头:“你再告诉我,你的行为受什么约束?”

  “双重约束,法律和天条。”

  “把那两条天条背给我听。”

  拿天条说事……龙翰诚心里一紧,随之自我安慰:打狗救人是见义勇为,我也没使用法力,怕什么?!如此一想,他很快镇定下来,张口背道:“友好临界、不深度跨界。”

  老相喝了口茶:“解释一遍。”

  “以我们在人间为唯一特例,友好临界就是要遵守人间的法律、行为要有益于人间;不深度跨界就是不参与人间的政治、严禁滥用法力。”

  “你今天的行为说得严重一点,就是深度跨界!”

  “我真没用法力,我只是想教训下它。”

  “我知道你没使用法力,刚才我上网查了,狗鼻子是狗的命门。”

  “就是嘛!”龙翰诚似乎卸了担子一样,神色轻松不少。

  “可,最终警犬被你打死了!” 老相指着龙翰诚,点了点:“好事都能被你办成坏事!你呀你,什么臭脾气?!”

  龙翰诚沮丧地看了下自己那只手。

  触犯天条可以排除,可打死警犬毕竟不是小事,大意不得。接下来,老相边喝茶边就这事做了分析。

  警犬能随便打吗?它有户口,生老病死都得备案。你当着那么多警察的面打死警犬,这和公开叫板有什么区别?你卷入这起案子,警方一定会把你列入排查对象,警察办案时有很大的权利,如果申请了搜查令,我们这幢别墅他们都有权利搜查。

  “如果,警察因此动用高科技设备来调查我们……”特别强调完这点,老相严肃道:“那样的话,我们只有被迫逃回老家了。”故意用个“逃”字,是想引起龙翰诚的重视。

  本是见义勇为,却搞成这个局面。龙翰诚郁闷不已,端起茶杯小饮几口。

  最后,老相要求龙翰诚:这起案子没结案前不能在外面乱跑,随时准备应对警察的传唤;以后见到警犬,必须躲得远远的。

  第一条很苛刻,龙翰诚垂着头答应了,谁叫自己惹下这样的麻烦?

  这第二条让龙翰诚突然想到了“闻到狗肉香,神仙也跳墙”的俗语。

  第一次听闻这句俗语时,他还小。

  小时候的他,胆大调皮,喜欢打抱不平,“少管闲事”到了他这,意思由“少管点闲事”变成“少儿管闲事”。

  为了吃两口狗肉而跳墙,这太丢神仙的格,小小年纪的他,管了!

  小时候的他也天资聪颖,转眼就编了两句童谣——狗儿跑、狗儿叫,跳墙神仙到。

  好吃狗肉的神仙碰到他,只有自认倒霉——他会鼓动一群小屁孩,撵着屁股唱那两句童谣。

  别看这两句童谣简单,效果却……喜欢吃狗肉的神仙收敛了些,据说,后来连喜欢吃鸡的神仙都不张扬了——没有哪位神仙愿意“鸡犬不宁”和自己摊上关系啊!

  以前想起这事,都会露出自豪的笑意,这次……龙翰诚嘴角一咧,笑是笑了,苦的,觉得自己还不如那些被羞的神仙叔叔——人家以前是吃狗,而自己现在却要躲着狗。

  “以后我再也不惹警犬就是了,为什么要躲?”他不甘地问。

  老相没解释,很武断道:“不光要躲,你还得怕!”

  惹事心虚,茫然中,只好点头。

  “龙小三啊,世道变了,新世纪人间超越天庭是不争的事实,你一定要习惯这种变化,以前强势的‘神仙思维’,要彻底抛弃。”老相语重心长。

  龙翰诚言不由衷:“我尽量表现得……弱势些。”

  “不是尽量,是一定!不是表现得弱势些,是要低调做人。”

  “知道啦。”

  事情已经发生,当务之急是善后。老相双手抱在胸前思考了会,觉得非常有必要去趟警犬基地。

  和警察打了半天交道,龙翰诚对警察很有成见,不想再和他们来往。

  老相觉得,事关警方,主动登门赔礼道歉,化解矛盾于无形才是上策。

  一听是去赔礼道歉,龙翰诚更不乐意了,他固执地认为:狗咬人在先自己出手在后;如果狗不那么凶悍,自己也不会卯足了劲打它,打死它纯属意外。赔钱可以赔礼没门!

  “不是它该打,是你该冷静!”老相不满道。

  龙翰诚最烦老相盯着自己的冲动不放,犟上了:“去,那儿狗多,打起来过瘾!”

  “什么态度你?!得,明天不去警犬基地,去动物园。”老相的老毛病又犯了:“这么好的身手只当打狗英雄,太可惜。去动物园打老虎去!”

  “你!”龙翰诚气得站了起来:“老相,你好无聊!”

  “我无聊?做错了事赔礼道歉的勇气都没有,你不无聊吗?”

  “问题是,我没错!”龙翰诚抽脚就走,拉开书房门那一刻,心里顺不过那口气,回头大声道:“不咬人的狗,我可以躲可以怕。咬人的狗,我偏不躲!偏不怕!碰到一次就打一次!”

  “小声一点!”老相一下子紧张起来,下意识看了看那已拉上厚厚窗帘的窗户。

  蹬蹬蹬……龙翰诚往外疾步而去。

继续阅读:第6章:可惜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仙潜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