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汉隶2020-06-09 13:553,164

  在雷罡以为两人会打起退堂鼓之时,猛然现两人的双眼绽放出炽热的光芒,而冷酷的炼虚也是如此。不仅让雷罡无奈,不过内心对于两人还是非常赞赏的,面对困境不退反进,这样的勇气值得令人敬佩。

  旋即,炼虚看向还狠狠的盯着花纹豹的丹辰道:“丹辰,你那里可有玄星沙?”丹辰这才转过头来,疑惑道:“有,怎么了?”

  “雷罡没有灵器,我帮他炼制一把,少了玄星沙。”炼虚冷酷道,眼中更是闪烁精芒,炼制灵剑,对于此时的炼虚还是有挑战性的。

  丹辰诧异的看了眼雷罡,疑惑道:“没有灵剑?”

  雷罡尴尬的点了点头。特别丹辰那惊疑的目光,仿佛有些不相信一般,让雷罡的脸孔也不仅泛起红晕。

  旋即,盯着雷罡不好意思之后,丹辰才从储蓄戒指之中掏出一个乌黑拳头大小的瓶子,递给炼虚道:“够了么?”

  炼虚接过点了点头,随即看向雷罡和丹辰道:“帮我护法”

  旋即,炼虚便盘坐下来,从储蓄戒指之中拿出上十种炼器材料。

  而丹辰撇了眼炼虚之后,也坐了下来道:“我也炼点丹药,存货不多了”。

  旋即,从储蓄戒指之中拿出一个头一般大的乌黑古朴药鼎,与不少的不知名的草药,微风拂过,一层浓浓的药香味迎面扑来,雷罡双眼一亮,这药鼎的鼎身竟然印刻着密密麻麻的文字,雷罡定眼一看,现自己一个都不认识。

  雷罡盘坐在旁,看着两人一人炼丹一人炼器,雷罡这是第一次接触炼丹炼器,自然不会放过,双眼来回在丹辰和炼虚身上徘徊。

  只见丹辰右手抵在古朴药鼎鼎身,而药鼎之中猛然噗出一团金黄的火焰,丹辰不缓不慢的从旁边拿起草药依次放入药鼎之中。而在金黄火焰的烘烤之下,草药竟然渐渐融化而不是烧焦,化成了药水滴入药鼎之中。

  雷罡看的双眼瞪得滚大,旋即,雷罡又看向炼虚,现炼虚并没有鼎,而是双手燃烧起淡白色火焰,右手一挥,地面的不知名的金属缓缓浮起,直到炼虚的双手之上才停止下来。

  被淡白色的火焰烧着,那些金属竟然缓缓融化,雷罡惊骇的看着炼虚手中的淡白色火焰,雷罡敏锐的感觉到,此时炼虚的淡白色火焰比刚刚攻击花纹豹的火焰的温度高上几倍,甚至比丹辰的还要高。

  丹辰虽然本性洒脱,但是此时炼丹脸孔稀奇的格外凝重,双眼紧紧的盯着药鼎,右手不断的拿起草药丢进药鼎之中。

  雷罡渐渐现,丹辰没丢入一种草药都是有规律的。在上一种草药融化之后,便急的拿起另一种草药。

  当雷罡再次转过头之时,却现炼虚已经的手心已经拖着一把巴掌大的小剑,而形状跟自己刚刚所说的无异,大小却是只是个缩小版,雷罡并不急,知道此时还未完成,便静静的等待着两人的炼制。

  不知…自己能否炼丹,炼器呢?

  雷罡的脑海之中猛然浮现这样的想法,但是,瞬间被雷罡压制下去,脸孔浮现一丝的苦笑,自己的体质如何能够炼器?

  如果不是自己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五行体修》恐怕自己还在剑鼎门苦苦修炼了。更不可能遇到丹辰和炼虚这两位身份神秘的朋友了。

  在雷罡思索之时,连续又把几种金属丢入自己的手心的火焰之上,仿佛有股奇妙的力量托起融化了的金属。而那巴掌大的小剑被注入金属的水之后也渐渐变大,不一会儿,竟然已经高过盘坐的炼虚。

  炼虚眼中猛然闪过丝精光,地面猛然飘起一个布满寒冰的的拳头大小的瓶子,缓缓飘起,盖子自动打开,到处几滴不知名的液体,而这液体融入宽剑之上,竟然使宽剑的光泽瞬间变得更加黝黑起来,隐约乍现幽冷的光芒。

  雷罡紧紧的盯着已经变大的乌黑的宽剑,内心更是颤抖起来,看向炼虚的眼光更是多了份感动。

  这时,炼虚拖着小剑的右手缓缓移动,刚刚丹辰递给炼虚的乌黑瓶子缓缓升起,盖子自动喷出,乌黑的金属沙全部喷洒在这已经有了初步形状的宽剑之上。

  这时,丹辰已经炼丹完毕,把药鼎之中数十粒丹药收进早已准备的玉瓶之中,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看向炼虚时猛然一愣,随即喃喃道:“这家伙,竟然动用了无色真火?”

  随即,丹辰走到雷罡身边,盘坐下来,看着炼虚的炼制。

  炼虚仿佛已经看不到周围一样,眼里只有手心上的飘着的宽剑,地面不知名的金属或者黑黝黝的石头不断的飘起,被淡白色的火焰融化之后注入宽剑之中,渐渐的宽剑越来越大,而炼虚的脸色已经苍白起来,额头上更是布满了豆大的细汗。

  当宽剑已经足足有六尺长,两尺宽之时,地面的材料才停止了漂浮,猛然炼虚眼中闪过丝精芒,双手上的火焰唰唰的迅猛燃烧起来。

  而在这时,炼虚的双手猛然打出数十道手印一个菱形印记猛然浮现在双手之中射入宽大的黑剑之中。

  “嗡…”黝黑的宽剑出一声古韵之声,剑身竟然不断的抖动起来,随即,散出淡淡的黑色光芒。

  丹辰双眼一喜,惊喜道:“成了,嘿嘿,炼虚的炼器又有精进了。”

  在丹辰说话之时,黝黑的宽剑仿佛失去了无形的力量一般,从空中插入地底,另雷罡震惊的是,这宽大的黑剑竟然直接没入地底,只看到黝黑散着幽冷的剑柄。

  炼虚苍白的脸孔微微浮现一丝的笑意,看了眼雷罡之后,道:“炼好了!”

  丹辰身子一跳,从储蓄戒指中掏出一颗丹药挤进炼虚的嘴中。旋即,炼虚看了眼丹辰后便闭上了双眼盘坐恢复起来。可见,这次炼器让炼虚体内的真气耗空。

  雷罡感激的看了眼炼虚,眼中闪过丝久违的温暖之色,随即站了起来,走到没入地底的宽剑剑柄的旁边蹲了下来。眼中浮现一层的雾水,但很快散去。

  雷罡伸出右手缓缓的抓住还有余热的剑柄,右手肌肉猛然一缩,黝黑的宽剑从地面拔了出来。

  看着绽放淡淡黑色光芒的巨剑,雷罡的内心五味杂瓶,转过头看着满脸苍白的炼虚,心中的感激之情已经不能用言语来表达。

  轻轻的抚摸宽大黝黑的大剑,在剑柄下端的剑身一个菱形印记印刻于此,雷罡内心流露一丝激动之情,看着剑身绽放出的淡淡黑忙,雷罡喃喃着:“这便是灵剑么?”

  旁边的丹辰看着雷罡手中的黑剑,脸孔微微浮现一丝会心的笑意道:“没想到炼虚这次竟然炼出了二品下等灵剑,不愧是无色真火!”

  随即,丹辰从雷罡的手中接过黑剑,雷罡的手刚一松,丹辰差点没栽了跟头,黑剑再次没入地底,丹辰脸色极为怪异的看着黑剑,随即抬起双眼,复杂的看着炼虚道:“只有你这变态才能拿起,我靠,这剑最少有个五百斤,真不知道你是如何炼制出来的!”

  炼虚缓缓睁开了双眼,服下丹辰的丹药,炼虚恢复的很快,看向丹辰道:“我在里面加了几滴万年玄铁。”

  “万年玄铁???”

  丹辰身子一抖,双眼更是震惊的盯着炼虚。随即惊道:“你的无色真火难道进阶到无色玄火了?不对啊!”

  炼虚微微红润了的脸孔浮现一丝的尴尬笑意,道:“这是我师尊融化之后装在万年寒冰铸成的冰瓶之中的……”

  “原来如此,不说清楚,吓我一跳。”丹辰瞪了眼炼虚,后者冷酷的脸孔闪过无可奈何,显然,炼虚拿丹辰的这性子没办法。

  雷罡抽出宽大的黑剑,看向睁开眼来的炼虚,诚心的道:“谢谢你,炼虚!!”

  虽然雷罡不知道万年玄铁是什么东西,但是看到丹辰看看的脸色变化,便知道定然不凡。

  炼虚冷酷的脸孔浮现一丝的笑意道:“不必客气,我们进入小十万大山的禁地还需要你的出力,希望这把剑能够让你攻击更加强大起来!”

  雷罡重重的点了点头,道:“这把剑…便称之为虚剑吧。现在我试试他的威力如何!”

  炼虚笑了笑对于雷罡把剑取名为虚剑并未在意,却不知,无数年后,这把虚剑却是震惊七界,当然,此时炼虚却是想不到的。

  雷罡前走几步,对着山林,手持虚剑吸了口冷气,绽放淡淡黑色光芒的虚剑,竟然多了分淡黄色与淡青色的光芒,让虚剑幽冷的光芒更多了份阴森,这正是雷罡体内的内劲与罡气。

  雷罡吸了口气,缓缓的闭上双眼,回想起《开天》第一式,全身的肌肉涌动起来。

  “喝!!”猛然,雷罡的双眼炸开,手中的虚剑化作一道黑影,足足有五百斤重的虚剑竟然直接被雷罡举到头顶,雷罡的全身肌肉蹦紧,双眼凶光炸现,一剑,凶猛的朝着前方斩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傲战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傲战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