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汉隶2020-06-09 14:014,223

  剑鼎门的考核很简单,只要从山脚绕着山路步行到山顶,便通过了考核。

  虽然看似简单,但是数千米高的山顶,山路崎岖拐来弯去的层出不穷,数千名凡人之中能达到上千米的山顶的能有几人?

  就算是成人也很难到达,更别说没过十二岁的少年了。

  雷罡沿着崎岖的山路缓缓前行,不少人都是兴奋的沿着山路奔跑着,雷罡却是一步一步,不紧不慢的前行。他明白,这山峰山上千米高,此时只是开头,如果在这里耗费了所有的体力,那绝对不可能到达山顶。

  视线扫过周围,他发现也有着不少的少年并没有狂奔起来,而是一个脚印一个脚步的前行着。

  微微另雷罡惊讶的是自己身边的一名身穿白色布衣的少年,双眼仿若星辰,满脸的平淡,让雷罡注意的是,自己从这少年身上竟然感受到一股如沐春风之感,自己与他相隔的近,仿佛感受周围炎热的空气都有些凉爽起来。

  这名少年仿佛感受到了雷罡的目光,双眼平淡的打量了雷罡,当看到雷罡背衣之下的伤痕之后,少年眼中闪过丝惊讶,随即微微一笑,温和的点了点头。

  雷罡咧嘴一笑,道:“我叫雷罡,今年十一岁半,你呢?”黝黑的皮肤,加之那雪白的牙齿,雷罡给人一股朴素,纯朴,不夹带丝毫的心机,给人不少的好感。

  “你好,我叫刀屠!十一岁。”少年温煦一笑,仿佛初升的太阳给人一股无比温和,更是给人一股亲切之感

  雷罡一愣,脸孔上的微笑戛然而止,呆愣的看着一脸温和笑意的少年。仿佛惊讶这名字与本人的差别。

  少年刀屠看着雷罡的脸色,脸孔上微微浮现一丝的自嘲,便再也不看雷罡,踏步前行。

  雷罡看着刀屠前行的背影,刚刚的温和少年,此时的背影竟然给雷罡一股孤独之感,雷罡不仅想到了自己在瀑布之下一年,心中微微一酸,更是有份愧疚。

  连忙,加快脚步,追上刀屠,满脸歉意的道:“对不起,只是听到你的名字有点惊讶,没有别的意思!”

  少年刀屠转过头看了眼雷罡,脸孔闪过微微的笑意,朝雷罡点了点头,继续前行。

  雷罡愣了愣,清晰的感觉到,刀屠脸孔的笑意没有刚刚那么纯真,心中一叹,跟上刀屠的脚步。

  直到黄昏时分,刀屠都未说过一句话,雷罡说了几句之后,刀屠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雷罡感知到刀屠微微的冷意也不在言语,两人的气氛似乎有些凝固。

  刀屠和雷罡两人虽然在崎岖的山路上步行了几乎一个下午,但是两人只是呼吸加重了点,刀屠的额头已经微微有些细汗,而雷罡却是呼吸微微加快,脸色依旧是一片黝黑,在瀑布之下盘坐一年,雷罡的体质已经强过同龄人太多了。

  原本就狭窄的山路两旁已经坐下了不少的少年,都一个个气虚喘喘,满头大汗,其中不缺乏一踏上山路便奔跑的少年。

  雷罡和刀屠并没有停下来休息,而是依旧不缓不慢的缓缓前行,这让那些渐渐体力不支的少年们嫉妒起来,更是暗恨自己刚刚的冲动。

  临近傍晚,刀屠也有些疲惫,便在山路的一颗大树之下,盘坐下来,雷罡微微迟疑之后,在刀屠的旁边坐下。让雷罡失望的是刀屠坐下之后,便闭上了双眼,进入恢复体力之中。

  一时无事的雷罡看了看头顶上依旧不见顶峰的山顶,知道路途还很远,而在前方更是传来了悉悉索索的说话声,雷罡暗叹,看来,体力好的人也不再少数。

  太阳缓缓落下,天空渐渐陷入了短暂的黑暗之中,星空之上月光洒下银辉的光芒,让这夜晚增添了几分光芒。

  望着闪烁的星空,雷罡内心却是满怀惆怅,自己不管如何都要留在剑鼎门,等待哥哥来找自己!

  渐渐的,雷罡进入了梦香之中。在梦里,雷罡梦到了自己成功进入了剑鼎门,成为了剑鼎门的弟子,而没多久,哥哥便踏着五彩仙云来找自己。

  雷罡不知道,在自己进入沉睡之中,刀屠却突然睁开了双眼,看着沉睡的雷罡,嘴角挂着一抹微笑,刀屠眼中闪过丝光芒,随即看了眼星空之后,便再次闭上了双眼。

  黑夜之中,绝大部分的少年都进入了沉睡之中,一下午的行走,让他们全身疲惫不堪。

  在黑夜的寂静,只听到均匀的呼吸着,几道黑影从山峰顶端一路沿着山路御剑飞下,一一打量沉睡中的少年。时许摇头时许眼中绽放光芒。

  当一个黑影飞到雷罡和刀屠的上空之时,这个黑影双眼直盯着盘坐而睡的刀屠,眼中闪过丝精芒,而对于雷罡,只是微微撇了眼后,便再也没多看一眼,随即黑影仿佛来这里的目的达到,直接御剑升空飞入天际,不见踪影。

  当寂静的夜晚渐渐浮现一抹光芒之时,不少的积蓄了体力的少年啃点自己带的干粮之后都继续前行。

  当雷罡醒来,天空已经有了进入黎明时分,而刀屠已经醒来,坐在树下仰望星空,不知道想些什么。雷罡醒来之后,刀屠朝着雷罡温和一笑。

  雷罡微微歉意的点了点头,随即从自己背部的包裹之中,拿出两块烧饼,递给刀屠一块。刀屠接过,微微感激的点了点头,便细细啃了起来。

  填饱肚子之后,两人便再次朝山路前行。身后已经有不少的少年跟上来了。这次,少年们并没有与昨天下午一般狂奔,而是一步一步的前行,显然得到了昨天下午的教训。

  夏日清晨微微凉爽的风拂过,令人神清气爽,两人的脚步也不仅加快了些。

  “你身上的伤痕是怎么来的?”走了不久之后,刀屠缓缓问道。显然,刚刚雷罡的淳朴善良让刀屠心中有些好感。

  雷罡看了眼刀屠,眼中微微一沉,眼中闪过一抹的冷芒,有些不好意思道:“不提也罢。”

  刀屠转过头眼中很是平淡,但一抹的沉思却从刀屠平淡的双眼之中闪过。

  随着太阳的升起,温度也渐渐提高,临近响午,刀屠已经有了丝疲惫,额头上更是布满了细汗,脸孔微微有些红,而雷罡额头布满了细汗,呼吸微微急促,脸孔上并没有丝毫的疲惫。

  看了眼呼吸急促的刀屠,雷罡指向前方大树,道:“我们休息一会填下肚子吧!”

  刀屠看了眼雷罡,眼中闪过一抹的感激之色,点了点头,朝着大树之下走去。

  而大树之下已经有了一名冷酷少年,满脸汗水的盘坐在那里。看到雷罡和刀屠走来,眼中闪过一抹的敌意。

  刀屠走到树下,诧异的看了眼冷酷少年之后,便坐了下来。雷罡也看了眼冷酷少年之后,也坐了下来。

  随即,雷罡从包袱之中,拿出两块干粮,递给刀屠一块,便细细的啃了起来。

  这名冷酷青年,双眼看向前方,突然咽了咽口水,肚子更是不争气的咕噜的叫了几声,冷酷的脸孔闪过一抹尴尬之色。

  “饿了吗?”雷罡看了眼冷酷青年,便从包袱之中,拿出一块干粮,递给冷酷青年道。

  哪知,冷酷青年并不买雷罡的账,冷冷的撇了眼雷罡后,冷哼一声,站了起来,朝前方走去。

  雷罡微微一愣,随即把干粮收回包袱之中。啃完之后,刀屠的嘴唇微微白,显然是口干了,但又不好说什么,雷罡微微一笑,从包袱之中拿出一个葫芦,递给刀屠。

  刀屠感激的点了点头,接过葫芦泯了一小口。两人休息片刻之后,便再次前行起来。

  吃饱之后,刀屠显然是恢复了不少的力气,但两人没走多久,就发现前方刚刚那个冷酷少年,竟然拿着一个野兔在火上不断的烧烤,更是有不少的香味飘荡在山路之间。

  看到雷罡和刀屠的身影,冷酷少年冷哼一声,便继续盯着自己的兔子。

  雷罡和刀屠路过冷酷少年时,都看了眼火上散发着肉香的兔子,同时吞了吞口水,这两天,两人不是吃烧饼,就是吃干粮,此时看到这么个烤肉在眼前,怎么会不馋?但是,两人并没有停止下来,而是继续前进。

  冷酷少年瞥了眼两人的背影,眼中闪过丝奇异的光芒。

  两日之后,这已经是五日期限的第三天了,雷罡和刀屠已经爬上了山峰的三分之二,山路也变得迷茫起来,云雾笼罩整个山峰。

  刀屠气喘吁吁,脸色白的极力呼吸着,显然不适应高空的呼吸,而雷罡却是稍好。

  能坚持到这里根本就没几人,有的是体力不支,有的是干粮已经吃完,不得不无奈下山。想走上剑鼎峰,没有强大体力的支撑是根本就不可能的。

  “呼…呼…”刀屠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脚步越来越慢,脸孔更是发青,但一直咬牙坚持着。

  “刀屠,你没事吧?我们先休息一会吧。”雷罡搀扶着刀屠的微微颤抖的身子,担忧的问道,这些日来,两人已经形成了默契。

  “没事…时间不多了。”刀屠咬牙低沉道,但是一脚踏空,头一偏,往前倒去,雷罡敏捷的抱住刀屠,眼中闪过丝担忧之色,在一棵大树之下,好好的安置好刀屠之后。雷罡手忙脚乱的从自己的身上扯下一块布,用葫芦之中仅剩的一点水打湿,放在刀屠的额头之上。

  这时,从山道上连续走上了几个满脸疲倦的少年,但只是撇了眼雷罡和躺在地上的刀屠之后,并没有停止,依旧往前走去。

  雷罡看了眼前方的几个少年,心中微微一叹。

  这时,那名冷酷青年也缓缓走了上来,看了眼雷罡和刀屠之后,眼中闪过丝沉思,缓缓道:“他患了高峰反应。”

  说完,就再次往前走去。

  顿了顿,他仿佛感受到雷罡的异样眼神,冷酷少年再次停止,缓缓道:“得需要治疗,或者下山,不然活不过两日,而此时,就算下山两日也不可能到达,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快点到达山顶,寻求道长们的帮助!但是,山路还长,你背着他,不可能如期到达,还不如放弃他。”

  冷酷少年再也没有回头,转身就朝前方走去。

  雷罡感激的看了眼冷酷少年,虽然少年并没有帮什么忙,但是比刚刚那几名置之不理的少年好多了。雷罡低头看着满头大汗,满脸发青的刀屠,眼中闪过丝坚定,背着刀屠,朝山路上跑去。

  很快,雷罡便赶上了冷酷少年,朝冷酷少年点了点头之后,便再次奔跑。

  冷酷少年呆呆的看着背着刀屠狂奔的雷罡,眼中闪过丝莫名的光芒,随即,摇了摇头,继续前行。

  雷罡的速度很快,虽然背着刀屠,但是很快便再次赶上刚刚那几个冷漠的少年,看着雷罡背着刀屠狂奔,几个少年不屑的嗤笑,管自己缓缓前行。

  临近黄昏,雷罡才觉得有些体力不支起来,把刀屠轻轻的放下,雷罡便盘坐下来,静心,凝神,使自己进入空白世界之中,恢复消逝过度的体力。半个时辰之后,雷罡再次睁开了双眼,脸上的疲倦微微消散了不少,再次背起刀屠狂奔起来。

  在剑鼎宗深处,一名白衣老人睁开双眼,看向剑鼎峰,眼中闪过丝莫名的光芒。

  而在剑鼎峰的颠覆,一名黑衣儒雅中年男子,双眼看向下方,眼中闪过丝光芒。眼中微微沉思。

  雷罡反反复复,不断的狂奔,不断的恢复着体内,临近夜晚,雷罡才觉自己全身疲倦万分,看了眼还是看不到山顶的高峰,雷罡眼中闪过丝焦虑,安置好刀屠之后,便进入了沉睡之中。

  而在雷罡沉睡不久之后,一道黑影从山顶飞下,来到刀屠的面前,眼中闪过丝光芒,从怀里掏出一颗小指粗大的丹药放入刀屠的嘴中,随即看了眼雷罡之后,眼中微微闪过丝叹息,便再次升空消失在月光之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傲战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傲战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