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汉隶2020-06-09 14:073,291

  此时,阴厉与辰云还未出来,雷罡看了眼盘坐在那里的老人,微微思索之后,走到老人的面前道:“前辈,为何《开天八十一式》只有九式?”

  “你得到了《开天八十一式》??”老人的声音突然响起,言语之中竟然多了份惊讶,透过老人头遮掩住的脸孔,双眼之中更是爆出震惊之色。

  “恩,但只有九式……”雷罡叹了气口道。

  老人并没有回答,而是双眼精光闪烁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时,阴厉和辰云相继出来。阴厉诧异的看了眼雷罡,随即看向老人,而辰云更是出一声不屑笑声。

  “都出去吧,切忌贪多嚼不烂,罡技贵不在品阶,靠自己的修炼和领悟,威力往往都是在最后才能体现出来!”

  老人淡淡说道,随即,大门缓缓打开。

  阴厉与辰云朝老人微微鞠了个躬之后,便走出大门,而雷罡看了眼老人也随之走出。

  “创派至今,能够得《开天》者竟然只是个平庸之辈?这…意味着什么?”

  三人走出大门,罡森子、罡明子同时脸色一喜,看着自己的爱徒,同时道:“选到什么罡技了?”

  “师尊,是二品黄阶的《火行剑》”辰云一脸惊喜道。

  罡明子脸孔闪过丝喜色,点了点头,罡森子看着自己的爱徒阴厉,但并未说什么,只是期待的看着阴厉。

  “二品地阶《金行斩》”阴厉低声道。

  “金系?”罡森子和罡明子同时一震。

  罡森子眼中爆出欣喜之色,身子更是颤抖起来。刚刚还是一脸欣喜的辰云猛然一滞,眼中不缺乏嫉妒的看了眼阴厉,而罡明子眼中的欣喜也弱去了几分,多了份震惊。

  金系是公认的攻击最为强大的一系。

  “雷罡,你呢?选择什么了?”刀屠看了眼阴厉后,走到雷罡面前,问道。

  雷罡笑了笑,并未说什么。

  “嗤,他进了“无”字门,能得到什么好罡技。”辰云在一旁轻笑道。

  罡森子和罡明子同时看向雷罡,眼中少了分轻视,多了份不可思议,显然,雷罡刚刚所拿出的紫色令牌,让两人有些不可置信,和震惊。

  在剑鼎门紫色令牌乃是长老的象征,更是驾临在五位峰主之上。不知这小子到底得到了三位长老之中的那位长老的青睐竟然有如此运气。

  “好了,云儿,跟为师回去,好好钻研罡技!”罡明子仿佛不想让辰云继续讥讽雷罡,连忙道。辰云点了点头,再次嘲弄的看了眼雷罡后,与罡明子缓缓离去。

  随即,罡森子带着阴厉也离开了,只剩下刀屠和雷罡。

  “雷罡,你那令牌那里来的?而且,你在“无”字房到底得到了什么罡技?”

  刀屠一见四人离开之后,一下放开了许多,一把拉着比自己几乎高出一个头的雷罡,轻笑道。

  雷罡温和一笑,眼中闪过许感动,在剑鼎门也许只有刀屠才能算自己的朋友,不知为何,雷罡突然想起了阴厉,为自己挡下一剑的阴厉,不知道,他心中把自己当成什么?

  旋即,雷罡微微笑道:“那是一位前辈给我的。”

  “前辈?”刀屠眼中闪过丝惊疑,看到以及听到两位师叔的话,刀屠也猜测到那令牌很有可能是剑鼎门长老特有的令牌。

  不管刀屠的沉思,雷罡叹了口气,缓缓道:“刀屠,我已经打算今日下山了。”

  雷罡上山之前,便有这个打算,毕竟哥哥雷魔约定是两百年,自己可以先去历练一番,在前往剑罡门,到两百年之后在来剑鼎门等哥哥。这便是雷罡心中的打算。

  “下山?雷罡你不是已经达到了第一层吗?可以留在剑鼎门修炼了啊!”

  刀屠一听到雷罡说要下山,脸色连忙一变,有些焦急道,刀屠这些年在剑鼎门修炼,并没有能够说的真心话的人,而雷罡便是唯一一个。

  雷罡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刀屠,给我这块令牌的是剑罡门的前辈,今日离开,我便是前往剑罡门寻找前辈。”

  “剑罡门?”刀屠眼中闪过丝惊疑,随即,脸庞闪过一丝震惊之色,惊道:“剑州第一门派剑罡门??”

  雷罡瞳孔一缩,剑州第一门派??

  拜师之前,雷罡在剑州行走半年,剑罡门自然是如雷贯耳,号称中枢界七大门派之一的剑罡门,这次被刀屠一说,才猛然想起。

  刀屠嘴角挤出一丝的笑容,叹道:“没想到你竟然有着如此机缘。看来,留在剑鼎门却是不如去剑罡门。”

  雷罡双目注视着刀屠,严肃道:“不管如何,你便是我雷罡的朋友,一生一世的朋友!!”

  刀屠感受到雷罡双目的严肃,重重的点了点头道:“雷罡,你是我刀屠第一个朋友也是永远的朋友!!”

  两位少年相互对视着,眼中的情谊更是流露无遗。

  雷罡离开了,离开了剑鼎门,时过两年零七个月雷罡还是离开了剑鼎门,不是被撵下来的,却是雷罡自己离开的。

  看着渐渐消失在云海之中的高大身影,刀屠的心微微一叹,失去了在剑鼎门唯一的一个朋友,不知为何,刀屠有股预感,雷罡这一次离去,他日再见之时定然会有一番作为。

  站在路口,仰望插入云峰的剑鼎峰,雷罡回想起两年前考核之时的情景,心中微微一叹,没想到,自己还是没能进入剑鼎门,雷罡吐了口气,双膝跪地,雷罡对着剑鼎峰磕了三个头。

  不管如何,虽然自己没有成为剑鼎门的弟子,但是,自己却在这里踏入了修炼之门。

  站起来之后,雷罡双眼眺望剑鼎峰顶,眼中的一丝迷茫渐渐转化为坚定,心中一狠,转身离去。

  雷罡离开剑鼎门之后,,雷罡并不打算直接去剑鼎门寻找老人,而是打算自己苦修一段时间,自己的《五行体修》需要长时间的苦修,才能精进,雷罡打算找个偏僻之地,自行修炼。

  剑鼎门位于剑州的西部,而此时,雷罡一路东行,龟缩在剑鼎峰两年多,这次下山,雷罡内心虽然惆怅,但更多的是喜悦,毕竟,雷罡生性不喜约束。一路朝东行走了近十天之后,雷罡终于找到了自己满意的修炼之地,是个群山环瀑布。

  这个瀑布虽然没有雷剑村那么高,但是也有几十丈,站在瀑布之下,感受熟悉的湿润的大风,看着高山冲下的水流,雷罡的内心有些蠢蠢欲动,脱下裤子直接跳进水里,麻利的游到瀑布之下盘坐下来。

  雷罡想看看自己达到了《五行体修》的第二层内劲之后,自己的肉体到底有多么的强横。

  感受到肉体受到的流水的冲击,雷罡的内心一震跳动,雷罡缓缓的闭上了双眼,心中一阵期待,两年半年自己只能盘坐十分钟,那么今日呢?

  “轰轰轰……”闷雷般的声响回荡在整个瀑布之下,而雷罡,仿佛没有听到闷雷声,此时,雷罡已经凝神,肌肉收紧抵挡水流的冲击。

  半个小时很快过去,雷罡的依旧脸色平稳的盘坐在水流之下,透过流水可以看到雷罡平和的脸孔上浮现一丝的满意。

  一个小时……

  雷罡微微感受到自己全身的肌肉有些酸痛起来,雷罡并不打算放弃,而是依旧一动不动的盘坐在那里。

  两个小时,此时,雷罡的古铜色的肌肤已经微微红,更是有血丝从隆起的肌肉之中湛出来。雷罡脸孔肌肉抽搐,咬牙坚持住。

  “轰……”两个半小时,雷罡身边的水流已经微微染红,而雷罡全身都湛出了鲜血,雷罡要紧牙关,知道此时已经是自己的肉体极限,便连忙运气体内的淡黄色的内劲。

  身上的针刺般的疼痛缓缓退去,虽然肉体还有一阵不适,但是,已经让雷罡内心激动,自己的内劲竟然还有如此妙用。

  整整四个小时,雷罡的身子终于水中,爬上岸来,雷罡全身的肌肤已经泛白,盘坐在岸边,雷罡继续打坐起来,刚刚在瀑布之下已经把雷罡经脉之中头细般的内劲消耗一空。

  两个时辰之后,雷罡缓缓的睁开了双眼,眼中闪过一抹的欣喜,雷罡现自己这打坐之后,体内的内劲竟然全部恢复而且还粗了不少,虽然并不明显,但是对于体内了如指掌的雷罡敏锐的感知到了。

  “难道这样修炼能够提升内劲?”雷罡微微沉思半刻,弹跳起来,度快的像一个猎豹般朝后方的森林奔去。

  “砰!!”瀑布旁的森林之中传来一声低响。随即传来树叶掉落的唰唰声。

  雷罡满脸激动的看着两个成年人才能环保住的大树,茂密的树叶仿佛下雨般飘落下来,而树干的一边竟然凹了下去,雷罡眼中再次闪过丝精芒,运气体内的内劲,一拳再次轰击在大树之上。

  “砰!!”

  一声闷雷般的低响,整个大树出现了一个大洞。而木屑更是炸飞。雷罡看着右手微微红,猛然脸孔一变,再次一拳轰击巨树,左拳,右拳,双肘,甚至膝盖都方法下雨般噼里啪啦一气呵成的落在巨树之上。

  雷罡越攻击越现自己体内的力量仿佛找到了一个宣泄口。

  “吱吱”一声断裂之声,参天大树竟然被雷罡的狂轰缓缓倒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傲战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傲战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