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汉隶2020-06-09 14:043,138

  时光如梭,雷罡竟然在剑鼎门生活了一年,而这一年里,除了刀屠来过几次外,仿佛剑鼎门的弟子都忘记了有雷罡这么一个人。

  雷罡的个子也长高了不少,那黝黑的肌肤渐渐有些泛黄。浓眉,剑目,此时的雷罡脸孔上已经找不到丝毫的稚气,有的便是成熟,稳重,虽然雷罡才十二岁半!!

  “砰砰砰!!”空旷的地面不断的传来撞击之声。

  一名大约五尺高的赤裸着上神的少年竟然不断的用自己的肩膀撞击着前方微微有些圆滑了的巨石,全身的肌肤古铜色,肌肉更是微微隆起,这正是一年后的雷罡。

  换着花样的自虐几乎成了雷罡每日必修的课程,而对于《七星剑罡诀》雷罡根本就没有动过。被雷罡轰击了一年,原本有些尖锐的巨石也变得圆滑起来。

  这一年里,雷罡的收获并不少,已经自己摸索到了经脉,并按着《五行体修》上所描述的运行着,虽然雷罡并不能完整的运行一周天,但是却已经让雷罡兴奋了几日。

  直到雷罡有些有些乏力之时,雷罡才停止下了自虐,而是从地面拿起一个坠子形状的石头,缓缓的把锋利的那一端,抵在自己的左手之上。右手控制力道,往下按去,古铜色的皮肤凹进肌肉之中,但并没有破。

  随即,雷罡眼中闪过丝精芒,低沉道:“此时,算不算达到了铜皮之境?不过,自己却还不能运行一周天”

  思索之后,雷罡便再次朝巨石攻击起来,时而双拳出击,时而用大腿撞击,更是用手肘,膝盖攻击巨石。

  直到满身汗流浃背,全身泛红之后,雷罡才停了下来,看着天边的火红云朵,雷罡回到小草棚之中,从瓶子之中拿出一颗辟谷丹吞下,便进入打坐之中。缓缓运行着《五行体修》的第一层。

  雷罡却不知,在峭壁之上,一颗大树旁,一名白衣老人看着雷罡刚刚所做的一切,待雷罡回到小草棚之中,老人才缓缓消失。

  小草棚之中,雷罡额头青筋暴起,脸孔更是白,此时,雷罡正在冲击着《五行体修》所描述的经脉,只有完整的运行一周天才算是达到了铜皮之境,而雷罡这些天来,每次都是运行到丹田之处便再也不能前进半分。

  就好像……有层膜阻拦了雷罡的运行。

  雷罡咬紧牙关,全身的肌肉更是隆起,“自己难道永远都要被这层膜阻碍住吗?不!!我不甘心!”

  他在内心不断的激励着自己,想着一年前的痛,雷罡咬牙嘶吼起来。

  “吼!!”雷罡古铜色的脸孔已经涨的透红。动用全身的力道想捅破这层膜。

  “轰!!”雷罡只觉得头脑仿佛爆炸了一般,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雷罡眼前一黑,一头栽下,晕倒在地,不过,晕倒之前,雷罡的嘴角却是浮现了一丝微笑。

  要是刚刚那名老人在此,不知道会不会嗔目结舌,雷罡此时莫过于拼命,经脉乃人之根本,而此时,雷罡竟然如此冲破,不得不说是冒着生命危险。但无论如何,雷罡此时体内经脉终是被雷罡强行捅破,却也导致了经脉流血。

  不过雷罡晕倒之前,双手,双脚同时泛起了四道光芒,四道光芒竟然同时缓缓顺着双手双脚移向雷罡的丹田之处。良久之后,四道光芒才回到原处,而昏倒的雷罡已经响起了微弱的鼾声。

  天空中的月光仿佛给宁静的夜披上了一层淡淡的银纱,整个剑鼎门都陷入了寂静之中。月光照进雷罡的小草棚之中,而雷罡的嘴角却是微微掀起,一丝笑意流露出来。

  不知道…又做了什么美梦。

  待雷罡醒来,已经是第二日响午,太阳高高挂起,炽热的阳光洒落剑鼎峰之上。

  雷罡的双眼微微抖动,随即睁开呆木的双眼,坐起来后猛然一愣,连忙盘腿坐下运行经脉,半个时辰之后,雷罡睁开了双眼,眼中爆射激动的光芒!

  自己…终于能够运行完整的一周天了!!

  此时,雷罡体内仿佛有着用不完的劲,连忙站起,来到巨石前,不断的用双拳,轰击着巨石,雷罡觉得还不够,膝盖也猛的朝巨石轰去。

  雷罡惊喜的现,自己的体力竟然大大的提升,昨日自己最多只能坚持两个时辰,而近日,自己竟然从响午一直到太阳落山,才觉得自己全身乏力起来。随后,雷罡便回到小亭之中盘坐运行大周天。

  而这时,峭壁之上一个白色身影再次缓缓消失……。

  就这样,雷罡竟然在这峭壁之上再次渡过了一年。这一年里,雷罡每日都重复着两件事,一个便是不断的运行经脉,二个便是对着巨石疯狂攻击。

  有了动机的雷罡根本就不觉得这两年来自己一人生活有多么的孤独和寂寞,虽然日子是单调了点,但是,内心的决心和愿望却不时的激励着雷罡

  剑鼎门西面的空旷峭壁之下,一个大约五尺半,上身赤裸的少年,全身肌肉高高隆起,古铜色的身上布满了豆大的细汗,双手凝成拳,不断的轰击前方的巨石。

  而每一拳轰击在巨石之上,都会伴随着低沉的闷响,可见力道有多么的大。

  “喝!!”猛然这名少年手臂的肌肉涌动,右手一拳倾尽全力轰击在前方的巨石之上。

  “砰!!”一声巨响,收回右拳,少年呆呆的看着前方的光华的巨石。

  “噗噗噗!”几声掉落的声音响起,巨石竟然裂开,不少碎石掉落在地。少年猛然再次大喝,左手肌肉涌动,夹带淡黄色光芒的一拳,凶猛的轰击在巨石之上。

  “砰!”再次一声巨响,刚刚裂开的巨石此时竟然爆出一个拳头大的小洞。碎石更是掉落一地

  “原来如此!!原来在每一拳动用经脉之中的淡黄色气体便能让每一拳的威力成倍增长”少年看着被轰出的一个拳头大的小洞,双眼闪过一抹激动,喃喃道。

  在前几天,雷罡觉自己经脉竟然有着头丝一样细的淡黄色气体。

  如今雷罡已经是十三岁半了。但是不管是体型还是容貌,竟然酷似十七八岁的青年。全身的肌肉更是蕴涵着不小的力道。

  雷罡双眼颤抖的看着自己已经满是茧的双拳,内心却是激动万分。他突然想到,自己经脉之中的淡黄色气体正是《五行体修》之中第二层内劲的象征!!

  雷罡在这一年里每日除了打坐便是自虐,修为的提升度堪称恐怖。不过,这都是雷罡的汗水所换来的!

  一滴泪水从雷罡的眼角划过,就算当初被大殿面对即将下山之时,那种撕心般的心痛,他都忍下泪水,而此时,雷罡却忍不住双眼之中的泪水纵横。

  良久之后,雷罡擦掉了眼中的泪水,双眼之中无一不是凝重,低沉道:“我雷罡就算资质差,实力不会比你们差多少!!”

  旋即,雷罡再次回到小草棚之中。

  望着摆在旁边的一空一满的两个瓶子,雷罡心中微微一暗,走出小草棚看着前方的高峰,雷罡眼中闪过丝思念,喃喃道:“刀屠,你为什么一年都没来了?”

  自从一年前,雷罡突破经脉成功运行一周天之后,雷罡便不需要再吃这辟谷丹了,但是雷罡却一直舍不得丢弃,这是自己与刀屠之前的情感的象征。

  良久之后,雷罡微微一叹,回到小草棚之中,盘坐下来,进入修炼之中。

  剑鼎门一共分为五大主峰,从左到右分别是:峥云峰,峥天烽,峥战峰,峥上峰,以及峥雨峰。原本,剑鼎门划分五峰只是为了好管理弟子,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五峰之间却是出现了内斗,每一峰上的青年弟子都相互充满敌意,更是相互攀比着,谁也不服谁。

  传闻,剑鼎门的五大峰的峰主都是罡婴级别的强者。而剑鼎门的宗主却是极为神秘,除非是出大事外,宗主却是从不露面,更是弟子之间私下谈论着剑鼎门的宗主乃劫罡强者。

  在峥战峰,也就是中间的那座高峰之上,前方的空坪之上,一名大约十三四岁的灰衣少年手持一把长约三尺的青色细剑,不断的挥舞着。每一剑更是凌厉不已,而细剑之上更是绽放出淡淡的青色光芒。

  “呔!”少年猛然一喝,手中的细剑化作一道幻影斩向地面。

  “砰!”地面炸响,炸出一个拳头大的小坑。

  “不错,屠儿,三年达到《七星剑罡诀》的第二层,在与你一同进入剑鼎门之中,你是第一个练出罡气之境并且达到罡气的黄级!比为师当初也早了一年啊。”

  一名黑衣中年男子不知何时出现在少年的背后满眼的赞赏和欣慰的缓缓道。

  罡修者总体分为七个层次:悟罡、罡气、罡师、罡体、罡婴、劫罡、罡王,但是每一层却又分为天地玄黄四个小层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傲战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傲战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