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汉隶2020-06-09 14:043,186

  刀屠站在雷罡的身边,复杂的看着雷罡。

  “小子,你可以愿意拜我罡真子为师?”罡剑子身边的一名阴鹫中年男子,双眼如鹰,看向阴厉,缓缓道。

  阴厉微微一愣,随即连忙跪拜在地:“阴厉见过师尊!!”

  到最后,七名少年都被其余的七名黑衣中年男子所看重,只剩下雷罡一人颤抖和满脸不甘的站在中间。

  雷罡的嘴唇已经发白,脸孔的肌肉更是不断的抖动起来,双拳紧握,额头青筋缓缓暴起,仿佛极力压制内心的撕心般的疼痛。

  刀屠看着雷罡的脸色,眼中闪过丝不忍,双眼看向自己的师尊罡剑子,那摸样,如何让罡剑子不明白刀屠的想法?

  “你叫什么?”罡剑子的脸色淡然的盯着浑身抖的雷罡,缓缓的问道。

  雷罡张了张口,突然现自己根本就说不出话来,双眼绝望的看向罡剑子。

  “师尊,他叫雷罡。”一边的刀屠连忙说道。

  除了阴厉和徐媚之外,其余七位少年都是眼中不屑的看了眼雷罡。十一人虽然都达到了山顶,但是,此时却才是真正分化之时,此时,雷罡已经显然不能和他们能够比的。

  “雷罡,你听着,你体质虽好,但是罡修者,资质为重,而你的资质平庸,根本就与罡修者无缘,但是,我念在你…”

  罡剑子看了眼刀屠,随即再次缓缓道:“念在你通过了考核,所以,给你一个机会,我传你《七星剑罡诀》第一层,如果三年之中你能达到第一层,那么,你便可留在剑鼎门修炼,但若不行,三年之后,我剑罡门会给你黄金千两,让你在世俗享受荣华富贵,过完一生,如何?”

  罡剑子的话让其余九名黑衣人同时惊讶的看了眼罡剑子。仿佛对罡剑子今日的好心而惊讶。

  雷罡的双眼瞪大,眼中再次浮现希冀之色,身子微颤的跪了下来。

  “砰砰砰!”雷罡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激动道:“多谢仙长,雷罡一定尽力在三年之中达到第一层!”

  刀屠眼中的担忧也渐渐散去,复杂的看了眼额头已经湛出血迹的雷罡,随即感激的看向自己的师尊罡剑子。

  “好了,三日之后,在问剑锋举行拜师大典。各位师弟,师妹,带着你们的徒弟先回修炼之地吧,把基本宗规说好,切莫犯了大忌!”罡剑子撇了眼九位中年人缓缓道,随即身子飘下,拉着刀屠的右手,站在雷罡面前。

  “至于雷罡,除了五座山峰不能上之外,其余,随便你找一个地方吧。这是《七星剑罡诀》的第一层,三年之后,我便亲自考察与你。”罡剑子从怀里拿出一本古朴的书,随即递给雷罡。

  剑鼎门顶级修炼罡气的秘笈便是《七星剑罡诀》一共分为九层。

  雷罡双手颤抖的结果剑谱,再次磕了三个响头。

  随即,罡剑子拉着满眼复杂回头看着雷罡的刀屠,说了句“雷罡保重”之后便离开了大殿。剩下几名中年人也带着各自的徒弟离开了大殿。

  其中,除了阴厉回头看了眼雷罡之外,其余根本就没多看一眼雷罡。

  在他们心中,无一不是想着,自己恐怕日后再也见不到这黝黑少年了吧。

  此时,真正的立场已经分化出来,他们已经成为剑鼎门的弟子,而雷罡却只是待定弟子,很有可能,三年之后,便要永远的离开剑鼎门了。

  雷罡看着空荡荡的议事大殿,心中五味杂瓶,双眼更是凝聚出了一层雾水,但是,雷罡强忍让自己的眼泪不掉落下来。

  “难道……资质真的这么重要么?我不甘心!!”雷罡跪在地上,心中嘶吼了起来,脸孔更是涨的透红。

  良久之后,雷罡压制内心的痛苦,重新站了起来,双眼之中闪烁明亮的光芒,低声道:“雷罡,三年,三年之内一定要达到《七星剑罡诀》的第一层!!那样才能等到哥哥来找自己!”雷罡眼中闪过丝希冀之色,随即,转身离开了大殿。

  而五座山峰的最高的那座山峰一位白衣老人突然睁开了双眼,浑浊的双眼微微闪过丝光芒,随即,叹了口气,再次闭上了双眼。

  出了议事大殿,雷罡发现那十名中年男子竟然已经带着十名少年御剑朝着五座山峰飞去,双眼闪过一抹的羡慕和坚定之色。

  双拳紧握,良久之后,雷罡才吐出了一口浊气,看向大道旁的青衣弟子,随即走向建筑,查看有没有空余的房间。

  当雷罡每走到一个房间门口时,盘坐在那里的上千个弟子的其中一个都会转过头,双眼满是目光不善的盯着雷罡。雷罡内心一叹,忍住内心的悲凉,最后,雷罡来到了空坪之外,却是山林,眼中闪过丝坚定,毅然踏进山林之中。

  穿梭在山林之间的雷罡,寻找适合自己搭建住所的地方,整整寻找了一日,雷罡穿过数十里的山林,终于,眼前豁然开朗,一个西面是山崖,两面是峭壁的正方形空旷之地出现在雷罡的视线之中。

  思索之后,雷罡便决定这里就作为自己的栖身之地。

  一天之后,一座简易的一面靠着峭壁的小草棚出现在空旷之地上,而小草棚之下便是树叶堆积的床。雷罡双手枕着头躺在树叶之中,双眼看向天空,眼中却是回忆的光芒。

  临近黄昏,雷罡的肚子咕噜咕噜的响,才让雷罡从回忆之中清醒过来,看了看四周,眼中微微有些失望,在寻找树叶之时,雷罡在山林之中根本就没有发现一个野兽,不得不进入剑罡门去寻找食物。

  当雷罡到达空坪之时,已是傍晚,原本盘坐的青衣弟子都进入了各自的房间之中修炼,而一个灰色瘦小的身影站在大道之上,左右查看,仿佛是寻找着什么。雷罡双眼闪过丝光芒,连忙喊道:“刀屠!!”

  “雷罡。”

  那瘦小的身影转过头看向雷罡,眼中闪过丝欣喜和焦虑,随即,从怀里掏出一个拳头大的透明瓶子,递给雷罡道:“雷罡你去那里了?我找你好久了,这是辟谷丹,一粒可以饱三天肚子,我先回去修炼了,不然师尊又会怪罪下来”

  把瓶子递给雷罡之后,刀屠便朝五座山峰之一跑去。

  看着刀屠瘦小的身影沿着山峰大道奔跑,渐渐的,便变得模糊起来,雷罡眼中一片湿润,拿着瓶子的右手更是青筋暴起。

  回到属于自己的小草棚时,临近傍晚,雷罡打开刀屠所给的瓶子,现里面躺着几十粒小拇指指甲盖大小的灰色丹药,雷罡拿出一粒含在嘴中,随即盘坐下来,静心、凝神进入自己许久未感受到的凝神。

  当雷罡醒来时,已经到了第二日清晨,精神异常的好,前几天的疲倦在一晚上的凝神之中一扫而空。

  雷罡并没有打开罡剑子所给的《七星剑罡诀》秘笈,而是闭眼,回想起头脑之中的《五行体修》的第一部分的第一层,自己此时已经达到了开篇所说的凝神,雷罡尝试着修炼第一层铜皮之境。

  “欲先炼其身,便先硬其肤……当肌肤泛着淡黄色的光华,硬于铜,便为铜皮之境”雷罡头脑之中回想着《五行体修》的一层,渐渐的尝试去运行《五行体修》之中的经脉。

  但是半天下来,雷罡却毫无所获,雷罡根本就不知道经脉是什么。没有长辈的教导,只能靠雷罡慢慢的去摸索。

  一日很快过去了,这日是雷罡到达剑鼎门的第三日,也是刀屠十人的拜师大典。

  清晨,五座山峰之上都传来浩荡之声,雷罡依稀听到高山之上传来浩荡之音。雷罡的眼角抽搐几分,双眼的目光变得尖利起来。双拳更是紧握。

  “如果自己资质好点,那么,自己此时也应该在山顶之上了,不!!应该是跟随哥一起修炼了。”

  雷罡的双眼渐渐暗淡下来。看着星空,喃喃道:“哥!!雷罡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双眼猛然看向峭壁,他眼中闪过丝冷芒,竟然走在一个巨石脚下,右手凝成拳竟然全力朝巨石轰去。

  “砰……”一声低沉之声,雷罡的右手传来一声清脆的声响,是骨头之声,雷罡咬了咬牙,左手凝成拳再次朝巨石轰去。

  如果是刀屠在此,一定会认为,雷罡是不是疯了,却不然,雷罡突然想到了《五行体修》之中所说的铜皮,便以这种几乎自虐的方法锻炼自己的肌肤!!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残忍的修炼方法,但又是个正确的方法。

  直到双拳已经湛出鲜血,雷罡才停止下来,额头上已经布满了冷汗,忍住双拳传来的剧痛,雷罡回到自己的小亭之中,缓缓沉入凝神之境。

  而雷罡却不知道,在自己闭上双眼之后,左手浮现淡黄色的光芒,而右手却是淡紫色,光芒闪烁之后,拳头上的伤痕竟然缓缓的凝固,结痂……

  接下来,雷罡除了凝神之外,便尝试着运行经脉,其余的时间就去“自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傲战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傲战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