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守花的蛇王
醉流酥2016-05-26 16:002,251

  他们刚走了几米,后面突然又是吱吖一声闷响,几人心头微一跳,竟然是那道石门自动关上了。

  这下可好,只能前行,不能后退。不过,后退也无路,总不能在那石台上不吃不喝等死。

  沉煞没有停顿,他们自然也就继续跟着前行。

  洞顶高约两米,宽度只可容两人并肩行走,光线昏暗,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脚下的感觉可以判断出来,铺的是石板,走在上面脚步声很清晰。空气里带有湿润水气,有风一直从深处吹出来,阴阴凉凉的,给人的感觉并不好。

  “前面一定有水。”鹰说道。

  但是在他的话音刚落时,他们耳边突然响起了重重回声。

  “定有水…有水…水……”

  眼前突然一片开阔,他们已经走出了那条通道,但还是没有光,只凭着感觉知道现在所处的地方很开阔。

  “怎么会有那样诡异的回声?”鹰又皱了眉,刚才那回声,声音好像是变了一种声调一样,尖锐得多了,听得他们耳朵都不舒服,但是这一句却再没有引起任何动静。

  他们立即都戒备起来,这地方肯定有古怪。

  咔嚓一声,前面的一片黑暗里突然亮起了两小盏灯笼,火红的光,在黑暗里显得很明亮,但奇怪的是没有照亮多少地方,那两盏灯笼四周都还是黑暗的。

  “先不管回声了,那灯笼是不是离得太远了,我们过去取过来。”楼柒不喜欢在黑暗里行走。

  她刚迈出一步,手腕却被沉煞抓住了,他微一用力,她便被拉进他怀里,“也许,那不是灯笼。”沉煞的声音淡淡响起。

  “不是灯笼?”不是灯笼又会是什么?楼柒正纳闷着,那两盏灯笼却突然动了动,接着,自那个方向吹过来一阵风,像是什么呵了一口气一样,却是腥臭得让人想呕!

  “是野兽!”楼柒胃里一阵翻腾,立即就抓起沉煞的手捂住了自己的口鼻。他的手掌之前砍了树拿了木桩,楼柒记得那是一种能产香料果实的树,所以他的手掌现在还遗留有那种清香之气。

  沉煞完全没有想到她会有这种举动,手掌捂在她的口鼻时,掌心触到了她的唇,只觉得温热而柔软,轻轻印在掌心。他皱了皱眉,却没有移开手,另一只手搂着她,身形往一旁掠开。

  鹰和侍卫自然立即跟上。

  灯笼之处,陡地透出一小片明亮的阳光来,虽然并不多,但是足以让他们看清楚眼前的情境。

  这一看,几人同时倒抽了口凉气。

  一条成人腰身粗的赤红大蛇盘在前面一块巨大山石上,它的头高昂着,两颗圆形的碗口大的眼睛呈火红色,俨然正是刚才黑暗里看到的两盏小灯笼!在它的头顶有一个缺口,阳光就是从那个缺口照射进来,刚才应该是它的头正好严严实实地挡住了那个缺口,所以这里面才会那么黑!

  在那盘起来如同一座小山一样的巨蛇后面,一条山间暗泉静谧流淌。

  “沉煞,快看!”楼柒突然指着那暗泉畔,压低的声音中带着难以抑制的兴奋。

  在那暗泉畔,一株小小的花安静地绽放着,无数的翠绿细叶,顶端只开了一朵花,花瓣洁白如雪,带着淡淡莹光,映衬着暗泉的清水,竟然带来阴凉之气。

  沉煞眸底闪过一丝暗芒。

  鹰已经忍不住低呼出声:“迷之花!”

  是的,迷之花,只要看到,就会知道它是。

  楼柒顿时傲娇了,从沉煞怀里露出头来,对着鹰做了个鬼脸:“不是说我给你们带了绝路吗?不是恨不得杀了我吗?要不是我带的路,你们永远找不到这迷之花!”谁知道迷之花竟然会长在这样的地方,如果不是阴差阳错,还真的没有人能够找得到!“现在要不要感谢我?来来来,给本姑娘说几句奉承话!”

  鹰看着她那得意嚣张的小模样,无语。但是他不得不承认,这一回,楼柒是他们的贵人!是福星!

  要知道,这迷之花对主子何其重要!

  但是他就是不愿意让楼柒那么得意,绷着脸道:“不知道该说你胆子大还是说你憨傻,那么一条蛇王,你直接忽略了?”

  他不得不提醒她,那条比她的腰身还粗的蛇王正在对他们几个虎视眈眈呢!看来,已经是把他们几人当成了口中餐!怪不得这迷之山谷里有那么多蛇,原来这里有条蛇王!

  楼柒哪里能忽略那条蛇,但是,不是有他们在吗?三个人杀一条蛇,总不至于还落败吧?特别是沉煞这个大杀器……

  “哎呀我好怕!”楼柒立即就往沉煞背后躲去,小手扯了扯他的袖子,轻轻扭啊扭,声音娇弱:“主子,你要保护我啊!”

  鹰嘴角直抽,侍卫忍不住侧过脸去,眼不见为净。

  沉煞低头,看到自己衣袖墨色的布料被几根雪白纤细的手指揪着,心底陡然浮起一种莫名的感觉。

  “一边呆着。”他冷冷说了一声。

  楼柒立即就很听话地退,再退,退到某个角落去。

  沉煞扫了一眼,嘴角几不可闻地一扬,忽然改变了主意:“你去摘迷之花。”

  “啊?”楼柒哀叫起来:“那是找死的行为啊!”这条蛇王摆明了是迷之花的守护兽,她要是敢去碰迷之花,蛇王第一个就会把她吞了!

  这时,那条蛇王已经没了耐性,长长的身体一动,那颗巨大的蛇头就朝他们疾射过来,张开了的嘴巴,几乎能一口吞下一个大男人,几颗尖而长的毒牙让人望而生寒。而因为它的窜动带起来的阴风直接让人感觉气温降了两度。

  山上的都是细细的喷火蛇,蛇体高温,而这条蛇王倒是阴冷无比,这是不是说明它不会喷火?这倒是一件好事。

  楼柒露出可怜兮兮的脸:“主子,我好怕,能不能不去?”

  “这是命令,摘花,或是死,二选一。”

  沉煞说着,从腰间抽出破杀,一纵身,朝那蛇王迎了过去。

  “一起上!”鹰对侍卫下了令,两人闪身挡到楼柒前面,对着蛇身一起发动了攻击。三人同时出手,蛇王也暴躁了,从那巨大山石上窜了下来,尾巴狠狠地卷向鹰。但就在这时,沉煞手里的破杀寒光一闪,竟然生生地削去了两只毒牙!本来尖长的毒牙,一下子又钝又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