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摘得迷之花
醉流酥2016-05-26 16:003,204

  蛇王登时大怒,疯狂地扭曲着身体,高扬起尾巴,暂时放弃了另外两人,狠狠地朝着沉煞抽了过去。

  那尾巴砸下来的重力至少也有两百斤,若是被砸中肯定非死即残。而蛇头却是扭了个角度,从左右袭向沉煞。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他要避便只能往右避,但是右边,鹰和侍卫在,他们背后不远则是楼柒!

  楼柒一边朝着迷之花小心地靠近,一边注意着这边的情形,看到这一幕,瞳孔微一缩。往左是自动送入蛇口,头顶两百斤蛇尾狂砸而下,沉煞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鹰和侍卫是他的属下,为他牺牲也很正常,而她么,不过就是他半路收的侍女,死她总比他死强吧?

  手指飞快轻捏着,只等他引着蛇王往这边窜来。

  下一秒,她的眼睛却倏地睁大了。

  “畜生该死。”沉煞面色平静无波,高大的身形往左边直射了出去。他怎么敢?他怎么会做这样的选择?那可是正冲向蛇口啊!

  “主子!”鹰和侍卫惊呼,同时出手,手里的剑刺向蛇身。

  沉煞手臂猛地一挥,身形竟然原地飞窜而起,蛇王咬向他的脚,他左手往下一拍,以掌风反作用力令自己在半空中的身子又再拔高半米,一脚蹬在蛇头上,运起千斤坠,狠狠地将蛇头往地上踩下。

  “本帝君岂能降不了你这畜生。”

  嚣张狂妄的话傲然说出,嘭的一声,蛇头被重重踩到地上,砸起一片灰尘。

  楼柒松开手指,轻轻吁了一口气,飞快地朝暗泉跑去。

  那么巨大的一条蛇王,自然不可能就这样被沉煞降服,立即又疯狂地扭动起来,那又粗又长的蛇身在地上扭动飞扫,一时间灰尘大扬,而沉煞的脚紧紧地踩在蛇头上,纹丝不动,任凭着蛇尾卷曲着向他重重地扫了过来。

  鹰和侍卫立即就挥剑同时砍向了蛇尾。

  就在他们正与那蛇激斗着的同时,楼柒已经到了暗泉边,正要伸手去摘花,但却突然看到花瓣和花株上都裹着一层淡淡的绿色莹粉,她脑子里电光火石间又想起了臭老道曾经说过的话,有某一种毒性很强的菌类,像是荧光粉,喜欢依附在药性很强的花株上,如果这花是用来入药,那么得先把这些菌类洗掉,可是,不是所有的水都能够将它们洗掉的,若是随便乱洗,反正会让这些菌类粉末融入花株里,从而将这花也变成了毒花,那就完全不能入药了。

  也不知道沉煞他们知不知道这个?

  楼柒看着那暗泉,目光微闪,反正,她不需要事事管着吧?他们或许会知道这个才对。

  “快点!”沉煞的声音响了起来。

  楼柒将那株迷之花整株拔了起来,霎时间又咬了咬牙改变了主意,朝鹰叫道:“水囊!”

  鹰正被蛇尾一扫,整个人朝她飞了过来,眼看就要撞到了暗泉上的石壁,楼柒伸手一抓,扣住了他的腰带,将他整个人又拽了下来,提手一掼又一托,他的身形已经稳下来,双脚着地。

  鹰心头闪过一丝讶异,但还来不及多想,那蛇尾又凌厉地朝着这边卷了过来,他当下没有再继续想下去,提剑又冲了过去。在此之前,楼柒已经飞快地扯下了他腰间的水囊,将里面的清水倒掉,然后在暗泉里重新装了一水囊的水。

  盖上盖子,飞快急退,退得远远的。

  就在她刚退开时,那条蛇已经扭转过身体,发现自己守着的花已经不见了,登时大怒,就要朝楼柒窜了过来。

  楼柒继续退,一道伟岸的身影跃了过来,挡在她面前,手臂一振,拳头竟然发出淡淡的红色光芒,他挥着拳头,直接冲那窜过来的蛇头就一拳砸了过去。

  轰的一声响,整条蛇被他砸得飞了出去,他手里的那把破杀同时疾射而去,狠狠地刺进了那蛇的七寸。

  巨大沉重的蛇身摔落在地,发出一声巨响。

  “呼,终于死了,真是讨厌这种东西。”鹰抹了抹额上的汗。

  “把蛇胆和内丹挖出来。”沉煞说道。他语音刚落,侍卫便去杀蛇取丹了。

  沉煞转过身来,看向了楼柒。她对着他微仰起头露出一个带着崇拜的笑容来,很是狗腿地说道:“主子真是厉害,功夫好,胆子大,有义气,天底下到哪里去找这么好的主子啊。”

  呕,她以前只会对着臭老道拍马屁,现在竟然多了一个人。想想都觉得自己混得够可怜的。

  沉煞看着她站定的那个位置,眸底闪过一丝幽芒,没有回应她那谄媚的奉承。

  但是就在他们收拾好东西准备找路离开时,走在他身边的楼柒却突然听他说道:“既然觉得本帝君好,那就一辈子呆在本帝君身边。”

  “呃,沉煞,你这样不行,表白不是这样的……”楼柒嘻皮笑脸,一脸蠢萌。

  沉煞扫了她一眼,接下去:“……呆在本帝君身边,做好一个侍女的本职。”

  叉。一辈子当人家的侍女她才不干呢。

  楼柒翻了个白眼,意兴阑珊地挥了挥手漫不经心地道:“再说吧。”

  沉煞眸底幽光又是一沉。这女人可真是好大的胆子,这态度,还真是够随便!他堂堂一破域之主,还这么不是回事?

  他却不知道楼柒是来自哪里,二十一世纪提倡人人平等,身份等级早已经没有这么明显,更何况,在现代,她也是一个肆意妄为的主,当年也曾见过其他国家的皇室成员,她也完全没有把人家当成多高高在上的存在。

  再说,这个世界她根本就不了解,什么破域,是什么地方?

  不知道!

  既然不知道,哪来的敬畏。

  鹰听到了这段对话,忍不住回头瞪了楼柒一眼,但是又突然想到之前那回事,立即就退到她身边,问道:“我说楼柒,你会武功是不是?”

  之前是情势紧急,他来不及多想,但是现在回过头来细细回味,他才觉得不太对劲,他这么大个人,这样的体重,她当时是一只手托起他?还是两只手了?他竟然有点儿想不起来了,当时她的动作太快了,快得他现在想起来记忆有点儿模糊。

  楼柒斜他一眼;“我什么都不会,我就是一侍女,明白吗?”

  说着,她就四处望了望,然后找了个方向走了过去。鹰皱着眉看了看她的背影,就听到自家主子问道:“怎么回事?”

  鹰便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但是,他还是没能想明白,楼柒到底有没有功夫,还是说刚才只是他记忆错乱?虽然刚才情势很急,但是他也不至于记忆力这么差才对啊。

  沉煞若有所思地看着楼柒的背影。

  侍卫的声音打断了他们二人的思索,“主子,找不到出口。”

  这可是事情大条了,要是找不到出口,难道他们要一直困在这里?

  本来有水流就有出口,但是这暗泉是从壁间流出来的,总不能把山壁都凿了吧。几人分了开来,四下寻找着出口,但是找了半天,果然什么都没有找到。

  这个洞穴像是在山体中间开出来的,鹰到处敲了敲都是实心山体,有一处疑似出口,但是过去一看,只不过是有一个洞口,倒是可以看到外面,有微光和风透进来,洞口并不大,头倒是可以探得出去,但是看出去却更加绝望,因为下面还是无尽深渊,就算他们能够把这个洞口打得更大一点,人能够出去,但是上不上下不下的,也是等于无路可走。

  “神医说找到迷之花之后三天内必须送回去,他想办法保存,要是晚了,迷之花的药效就怕没有了。”鹰很是着急。这个时候,虽然得到了迷之花,但要是不能及时送回去,那也是白费功夫啊。

  沉煞一直没说话,他的目光落在那在一角落蹲着捣鼓了半天的楼柒身上,走了过去,在她旁边蹲下,看着她手里忙着的事,皱眉道:“你不打算说些什么?”

  “我要说什么?你们在找出口,我也帮不上忙,但是无意中看到这蔓藤挺结实,又长,拔出来看看能不能搓成绳子啊,也许等会能用到呢。”楼柒很是天真地说道。心里想着,快夸我蠢萌吧,不萌,说蠢也行,姐不介意!

  鹰走了过来,一看她一直往里抽的那些蔓藤,无语地道:“就这个,这么细的藤条,能当绳子?你能做点靠谱的事情吗?比如帮忙找找出口!”

  而她抽的这东西也怪,竟然在她身边已经缠了一堆,却还没有抽出根,像是源源不断,长得格外地长。在鹰看来,这简直就是一件极度无聊的事情。

  真不明白主子为什么还这样跟着煞有其事地看着,不不不,竟然还伸手帮忙了!

  沉煞的确是出手帮忙了,接过楼柒手里的那蔓藤,动作比她更快速地抽着。

  楼柒见鹰的眼睛快瞪出来了,心里只觉得好笑。但是看着身边的这个男人,她又觉得有点不太愉快,这人的观察力太强,而且似乎很不好糊弄,对于这一点楼柒可不是很满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