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花没用了
醉流酥2016-05-26 16:003,292

  好嘛,现在又给她安了另一个罪名?她跟月卫大人,好像还没说过两句话呢,这就是引诱了?

  不过,她还没有说话,看清了她衣着打扮的雪卫却如同见鬼似地退后了一步,愣愣地看着她露出来光洁的手臂和修长白皙结实的腿,倒吸了口凉气:“你个贱人,你竟然穿成这样……你是想干嘛?”

  楼柒看了看自己的衣着,她这一身在现代那已经是够保守的了。来到这里,遇到的这几个男人都还没有表现出什么来呢,倒是被一女的给骂贱人了。亏她来到破域之前对四卫中唯一的女性还恋好奇的,以为会是女中豪杰,也以为会是潇洒美人,还以为说不定她在这个世界可以交到第一个朋友呢,谁曾想,这位月卫竟然是这样的一号人物。

  她也并不是特别守规矩,只是为了规矩吧,因为她看着沉煞的目光,赤。裸.裸。的都是爱意,那么,她这样地尖刻,就只是因为女人的那种嫉妒罢了。

  “过分的嫉妒会让原本的美人变得嘴脸丑陋,你知道吗?”楼柒说道。雪卫要庆幸,她现在是处在一种想要改变之前生活的阶段,想要装蠢卖萌,想要过另一样的生活,要不然,依她以前的性子,在第一次雪卫的手指到了她鼻尖来的时候,那手指就会被她彻底废了!

  现在,她只不过是不想暴露自己,毕竟沉煞那大杀器已经一直在怀疑她了,她要是全部暴露,怕他会有什么行动。

  现在遇到的这么些人,除了沉煞,其他人她都没有放在眼里。但是沉煞,若是真的跟他对上,她没有必赢的把握,她也不想被拘在这里当什么近身侍女。

  但是她这样的退步,在雪卫看来却是不可饶恕的。

  “你说什么?你有本事再说一遍!你说谁妒嫉?你说谁嘴脸丑陋?”

  楼柒无聊地打了个哈欠,对一旁的鹰道:“她不给我安排处处,不给我找衣裳,还有谁能做这事?要是没有人,那我干脆就走了啊。”这只死鹰,分明就是在看她笑话,是希望雪卫来欺压她一遍以当乐子?

  抱歉,她不奉陪。

  鹰的确还真的是想看看热闹,但是见她一点都不想对付雪,便耸了耸肩道:“这个我可帮不了你,我住一重殿,雪住二重殿,主子的三重殿里的事务,都是雪在管的。”

  “雪,别闹了,快点带她下去,这可是主子的命令。”月也淡淡地说道。

  他们好像都习惯了雪卫这个样子。刚才连阻止都没有怎么阻止,也许是觉得,楼柒的身份还当不上他们出言护着,不如就让雪发泄一下。

  连有几天交情的鹰也是这么个想法吧。

  楼柒眼底有冷光再度闪过。

  他们并没有把她当这里的一份子,是真的当她只是一个侍女,最多,是一个特别一点的侍女!

  这种感觉并不好。

  前几天只有他们几个人的时候,她还可以无所谓,但是现在到了这里,她不爽了。

  她不爽,自然是要离开的。当然,还得过两天,等她吃饱喝足休息够,再探听到这个世界的其它情况再说。

  “你们真的要她留在这里?我不喜欢,我不允许,这么一个不知礼数的贱丫头,怎么能够呆在九霄殿里?这是在给主子脸上抹黑。”

  “雪,够了,你知道她有什么作用吗?”鹰一把拉住她的手臂,想要将她拉到一旁去。

  楼柒猜出来他可能是要将她能够在每月十五止住沉煞的痛楚的事情告诉她,本来这个倒无所谓,但是她眼珠一转,想到了什么,叫住了鹰,“鹰,沉煞说过,这事要保密,你最好问过他,再决定要不要告诉其他人。”

  一句话,让鹰把话又咽了回去。

  “主子真的说过?”

  “我骗你有什么好事?”

  可怜的鹰,就这样被她蒙了。

  话不敢再说,却是吊起了雪卫的胃口,还吊得足足的。“到底是什么事?主子不可能会瞒着我的,快告诉我,她对主子有什么作用?”

  但是不管她怎么问,鹰就是不说。他们几个虽然是伙伴,但是沉煞才是他们的主子,主子有令,当然是先听主子的。

  雪卫气得俏脸通红,最后还是不得不叫人带她下去安排住所,再从库房给她翻了两套侍女服出来。带她来的侍女叫二灵,她觉得这个名字有点怪,便问她为什么叫二灵,二灵才告诉她,九霄殿里的侍女名字都是按照分配到的殿来取的,她的原名有个灵字,现在分配到了二重殿,所以名字就叫二灵。

  “楼柒,会有很多人羡慕死你的。”

  “为什么?”楼柒捧着衣服,跟着她去侍女住偏殿,一边欣赏着这里面的优美风景,一边问道。

  “九重殿里的侍女们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分配到三重殿去,名字前面有个三字!”二灵一脸希祈地说道。

  楼柒一笑:“因为可以接近沉煞?”

  二灵一惊,“你你你,你真的敢叫帝君的名讳!你胆子怎么这样大?以后可不要了,这里的人,连四卫也只敢叫帝君为主子!咱们当侍女的……”

  “要谨记自己的身份本份是不是?”楼柒无奈摇头:“你们的那位雪卫已经说过了,年纪轻轻的不要这么罗嗦好吗?”

  “你也不要跟雪卫大人顶嘴了,她以后可是要当帝妃的人,得罪了她,你以后可怎么办?”二灵很j担忧地 看着她。不知道为什么,她倒是觉得楼柒挺对自己眼缘的,所以才会跟她说这个,其他人她还不想说呢,谁知道会不会被有心人听到。

  帝妃?

  楼柒倒是第一次听到这个,之前她完全没有想到沉煞的女人之类的,现在提起来倒是有点儿好奇。“你们帝君有后了吗?有多少帝妃啊?”

  二灵摇了摇头道:“还未曾有帝后呢,帝妃也没有,只是半月之后就是选妃大典,到时候这九霄殿里估计就会多出几位女主子了吧。”

  现在九霄殿里可以说只有一位男主子,外加四卫。她们每天其实还是挺清闲的,每个人整天就想着要怎么进三重殿,然后可以改名字。要是多了几位帝妃,那她们每天的事情可就多了,而且也不知道未来的帝妃性子好不好,要是来一个嚣张跋扈的,她们得吃不了兜着走。所以这阵子,她们心里都有点儿惶恐。

  二灵平时姐妹并不多,现在来了一个楼柒合眼缘,她大有发展好姐妹的意思,便想多跟她聊聊。于是便把半月后的选妃大典跟她仔细讲了一遍,还把大家已经默认选出来的十大人选一一跟她说了。

  楼柒单是听那些美人的名字才情家世背景就已经听到头疼,一想到这九霄殿中半个月后就会多出这么多的莺莺燕燕,她更是坚定了要趁早离开的决心。一个还没当上帝妃的雪卫就已经让她快忍不住要破功了,要是多来几个,每个女人都要到她面前来指手划脚,她怕自己到时候大开杀戒!

  沉煞并不知道他殿里的一个小侍女一翻话会有这样的效果,要是知道的话他早就直接将她带入三重殿了。

  等他沐浴完毕换了衣服出来,雪卫已经命人给他摆上了一桌子酒菜。

  “主子,这一趟出去肯定特别辛苦吧,听鹰说,迷之花已经找着,恭喜主子,离解毒之期又近一步。”雪卫替他斟了一杯酒,酒香清冽。雪卫知道迷之花找到,九重殿里那些知道主子中毒内情的人都快乐疯了,半月来的担忧和低迷情绪终于一扫而空。

  特别是神医,那是兴奋得那叫声,二重殿都传遍了,别人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呢。

  “鹰呢?”

  “他把迷之花送到神医那里了。”

  正提到鹰,鹰便大步走来,脸色黑沉,走到餐桌前单膝跪下:“主子恕罪!”

  后面,神医也是急慌慌地跑了进来,手里还拿着那装着迷之花的檀木盒,因为太着急太慌张,他在进门的时候脚绊到了门槛,整个人往里一扑,手里的盒子飞了出去。

  沉煞一皱眉,衣袖一挥,将那只盒子吸到自己手里。

  “你们慌什么?恕什么罪?”

  他还从来没有见过鹰和神医这么慌张过。

  神医爬了起来,哭丧着脸道:“帝君,帝君,这花,这花……”

  “这花如何?假的?”

  “不,不,是真的,但是花株上有毒粉菌,要有花株生长旁边的水才能够洗去,洗去这粉菌方能保存,都怪我没有事先与帝君说清楚……”

  沉煞面沉如水,他的确是不知道这种事情,“那现在再回去取。”他立即就站了起来,准备出发。那里他们去过,也只有他们自己再去一趟方才最节省时间。

  神医额上冒汗:“来不及了,帝君,此花若一天之内不洗净,药效便会受影响。”

  鹰垂下头。此去,就算一刻不停,来回至少也要两天半,来不及了。他们牺牲那么多人,帝君还亲自出去,九死一生,结果最后,在这里出了问题。是他的错,他作为近卫,这些问题他本来该问清楚。

  雪卫也是面色苍白,不敢置信地问道:“难道说,这花就这样没用了?可是这是现在唯一仅有的一株迷之花啊,要是没用了,主子岂不是还要再等十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