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
明晓溪2016-06-12 13:5110,505

  周日晚上。

  亮如白昼的体育馆灯光,热烈呐喊的加油声从四面观众席传来,各媒体记者们的闪光灯将赛台中央的两个少女映照着,如同在星海中一般。通过十几台摄像机,激烈沸腾的比赛场面被转播到电视画面中。

  世界美少女跆拳道大赛!

  这原本是个半娱乐的竞技节目,但是随着跆拳道明星方婷宜的出赛、胜利和落败,节目的收视率一路高涨。尤其当来自日本的美少女加藤银百合,名不见经传却战胜了方婷宜,并且连胜六场,接连战胜韩国、泰国、和中国跆拳道国家队的多位选手,成为所有媒体关注的焦点。

  这节目随之成为同档收视率最高的节目。

  每周的比赛直播,都引来无数全国观众守在电视机前,日本和韩国的一些电视台也进行了转播。

  究竟加藤银百合的神话会不会被终结。

  在中国的国土上,能否会有中国的跆拳道选手战胜加藤银百合,捍卫中国跆拳道的尊严!

  今晚,加藤银百合第七场出战,迎上的又是一位中国选手——

  戚百草!

  对于绝大多数的电视观众、体育迷、甚至跆拳道爱好者来讲,戚百草是一个十分陌生的名字。她没有参加过国际大赛,也不是国家队队员,节目主持人在介绍她出场的时候,着重介绍的是,她是方婷宜的师妹,同样来自金牌教练沈柠的门下。

  镜头给了她一个特写。

  那是一个清新可爱的女孩子,身材修长,一头短发,一双大眼睛像小鹿般又黑又亮,炯炯有神。她站在赛台上,看着有点沉静,却有种说不出的气势。

  她能打败加藤银百合吗?

  在电视机的前面,观众们虽然心怀期待,却很是忐忑。方婷宜已经败了,国家队的几位在国际比赛取得过名次的选手也败了,这个小姑娘又能有多大的希望?

  “呀——!”

  “喝——!”

  比赛开始,两声清喝同时响起!

  加藤银百合像燕子般跃出一个前踢,道服雪白,她动作轻盈,腿法又快又漂亮,似是进攻又似是试探,见戚百草好像早有防备后退一步,她也并不恋战,顺势将腿收了回来。

  这是加藤银百合的标准战术。

  看过了前六场的比赛,所有的观众都很熟悉,这是加藤银百合在考量对手的反应速度和速度程度。加藤银百合是个聪明的选手,她并不贸然进攻,而是会先考察对手,再调整自己的战术。

  电视机前面的观众们默默地看着。

  开场不过是热身,凡是加藤银百合的比赛,决胜的关键局都在第三局,只希望这次的戚百草能够在第三局撑住。

  然而就在刚刚开场的这一刻,就在加藤银百合将腿收回的这一刻——

  “喝————!”

  后退一步的戚百草旋身而起,厉喝一声,体育馆明亮的灯光下,她的左腿旋踢而出,向着加藤银百合的前胸追踢过去!

  加藤银百合一惊。

  她迅速后避,心中诧异。一般而言,比赛刚开场双方都是试探阶段,而戚百草这一腿却……

  带着无比的杀气!

  将将闪开那踢来的第一腿,那腿风的力量却汹涌而来,滞得加藤银百合胸口一闷,她刚眼前略黑,想再退后一步——

  “啪——!”

  又是一腿裂空踢来,带着旋转的力量,仿佛能将全身骨骼踢碎一般,重重踢在加藤银百合的前胸!

  “蹬、蹬、蹬。”

  眼前发黑,加藤银百合踉跄着后退三步。

  全场惊呆。

  鸦雀无声。

  就连转播席上各电视台的解说员们,都傻住了。

  “砰。”

  跌坐在塞垫上,加藤银百合脑中懵懵,完全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胸口被踢中的剧痛随之铺天盖地涌来,痛得她眼前发黑,一口气接不上来,只感觉要晕过去了一样!

  如同漫画中定格的画面。

  裁判弯腰探看加藤银百合是否还能继续比赛,然后直起身做出手势宣布——

  “0:1”。

  戚百草得分。

  短暂的寂静后。

  “轰——”的一声,体育馆炸开了!

  从观众席传来的嘶吼的呐喊声将馆内变成一锅沸腾的热水,媒体席的解说员们激动万分,向电视机前的观众们兴奋地解说着突然发生的这一切,刚刚开场十几秒,我国选手戚百草就率先得分了!

  1:0!

  戚百草率先得分了!

  “百草——!!”

  “百草——!!”

  趴在场边的围板上,晓萤和梅玲一声声地尖叫着!她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天哪,就这么简单、就这么容易、就得分了?!她们知道百草很强,她们相信百草能胜,可是,这么快,才刚刚一开场,百草就将连胜六场的加藤银百合踢倒了吗?!

  体育馆强烈的灯光下。

  百草的胸口也在剧烈地起伏着,耳膜有血液轰轰流动的声音,她将目光从勉力站起的加藤银百合身上移开,望向场边。

  若白就站在那里。

  …………

  ……

  “一开场她会试探你,你直接进攻,不要犹豫,”深夜的练功厅,若白一边为训练后的她放松肩膀,一边告诉她战术,“一击成功,你就可以打乱她的布局。”

  “同时我也想知道,你跟云岳宗师学习一个月,究竟进境如何。”手指用力地揉动她肩部酸胀的肌肉,若白静静说。

  ……

  …………

  满场兴奋的呐喊声中。

  站在塞垫中央,望着依旧静然立在场边的若白,百草克制不住心中的激动,朝他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她成功了,她真的一击成功,率先得分了!

  看到她那充满孩子气的笑容。

  若白向她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局面,果然是如同若白在赛前分析的那样发展。加藤银百合在开场失利之后,无法再像前面几场一样沉着应战。急于将比分扳回来的心态,使得加藤的防守出现了漏洞。

  “喝——!”

  第一局临近结束的时候,戚百草一记反击后踢,再次踢中加藤银百合!

  0:2!

  第二局的第二分钟,加藤银百合虽然偷袭得手,踢中戚百草得到一分,但是戚百草很快用一个旋风下劈,踢中加藤银百合的头部,一举赢得两分!

  1:4!

  那一晚,无论是现场的观众们,还是电视机前的观众们,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这是一场怎样酣畅淋漓的比赛啊!那个小鹿一般的女孩子,仿佛浑身有使不完的力量,进攻如同大海的波浪般,一波强过一波!虽然她出腿的动作快如闪电,观众们有时无法看清,然而那旋转矫健的身姿、重如山岳的腿劲、凌厉破空的腿风一次次令得观众们折服崇拜!

  那一晚。

  贤武道馆,万老馆主和婷宜也守在电视机前。审视着戚百草腾空的高度和出腿的力道,万老馆主的神情越来越凝重,婷宜也抿紧嘴唇。难道云岳宗师的功力真的已经到了高深莫测的地步,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就可以使戚百草进境到这样的地步。

  同一时间。

  沈柠也打开了电视。

  距离第三局结束还有最后十几秒,在体育馆内震耳欲聋的加油助威声中,戚百草再一次旋身进攻!强烈的灯光下,那一腿原本是向加藤银百合的前胸踢去,电光火石那一瞬,加藤银百合无力还击,上身略仰,戚百草竟立时脚尖上扬,一个上勾踢!

  再次踢中加藤的头部!

  两分!

  1:6!

  “哗————!”

  电视屏幕里,观众们激动地纷纷站立起来!镜头特写带过戚百草的脸,满脸汗水,胸口也在剧烈地起伏着,她继续全神贯注地盯着加藤,直到裁判宣布比赛结束,她才转过头来看了眼电子比分牌。

  唇角扬起一个稚气的笑容。

  她的眼睛亮得令人动容。

  望着屏幕上戚百草那个充满稚气的笑容,沈柠笑了笑,又皱了皱眉,关上了电视。

  比赛结束了!

  这是一场怎样的比赛啊!这胜利是完全压倒性的!就仿佛百草的实力是完全凌驾于加藤银百合之上的,完全不是同一水平之上的对决!

  在依旧持续加温的热浪中,晓萤和梅玲尖叫着冲过来,紧紧抱住浑身汗水的百草,一叠声地喊叫着——

  “啊——!百草——!”

  “百草你太帅了!”

  “百草,我爱死你了,我爱死你了——!”

  汗水蒸腾着,被晓萤和梅玲紧紧拥抱着旋转着,百草挣扎地望出去,去寻找若白的身影。等她俩终于平静一点下来,百草急忙朝若白奔去,身上披着胜者的黄袍,她的心脏跳得要蹦出来,奔到若白的身边,她激动地仰脸望着他,喉咙里堵着热热的东西。

  若白对她笑了笑。

  伸出手,递给她一瓶水。

  不够!

  还是不够!

  “师兄……”

  胸中涌动着滚烫的血液,百草紧紧握住若白的那只手,用足了力气,她紧紧握住他的手。仰脸屏息地望着他,她知道,师兄想让她胜,不仅要胜,还要以绝对优势地胜!她做到了吗,她做到师兄所希望的程度了吗?

  “打得很好。”

  看懂了她满脸的稚气、激动与不安,若白对她说。然后,望着她明亮至极的那双眼睛,若白胸口一热,忍不住抱了抱她,她身上有着强烈的汗味,将他的呼吸充满。

  被若白拥抱住。

  虽然那是一个队友间经常可能发生的拥抱,百草的心跳却陡然停止了一般,然后,又心脏病发似地剧烈跳起来,跳得仿佛要从喉咙里蹦出来,脸也烫得要烧起来。不知怎么,她不想从这个拥抱中醒来,只觉得眼前浑蒙一片,耳膜突突突地狂跳。

  直到她的眼睛好像看到了什么。

  视线渐渐变清——

  在观众席后排的角落,有一个修长秀雅的身影,隔着远远的距离,初原含笑望着她,他一直在那里,只是她并没有发现。

  *** ***

  深夜。

  回松柏道馆的路上。

  “嘿嘿,看初原师兄多贴心啊,”夜空中的圆月金黄如盘,丢下亦枫,晓萤从百草和初原之间挤进来,对百草小声地说,“初原师兄可是从不来看比赛的,这次是为你破例了哦!而且,初原师兄还买了好吃的蛋挞来呢,哎呀,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啊!”

  从不来看比赛……

  百草怔了怔,忍不住看向那边的初原。月光中,初原似乎并没有听到晓萤的话,只是同另一旁的若白低声谈论着比赛当中的一些细节。

  她想起,以前她曾经想要初原师兄来看她同婷宜的比赛,初原师兄没有到。难道并不是那次有事情忙所以没来,而是所有比赛都不去看吗?心脏收紧了一下,是难以彻底忘却跆拳道,他才会想要避开那比赛时热烈的场面吧。

  “嗯?”

  察觉到她的目光,初原扭头过来,温和地看她。

  “嘿嘿。”

  在初原与百草眼神交流的那一刻,晓萤窃笑着蹑手蹑脚跑开了,她窜到亦枫身边得意地笑,惹得亦枫沉下脸,重重敲了一记她的脑袋。

  “你干嘛打我?!”

  晓萤委屈地捂住脑袋。

  “往后少多管闲事!”看了眼沉默地独自走在一旁的若白,亦枫沉了脸,低声教训晓萤。

  晓萤嘟嘴抗议:“我哪里多管闲事了,我是让有情人……”

  “住口!”

  亦枫用凶恶的眼神将她镇压了下去。

  “你……”

  怔怔地看着身边的初原,百草将心头的话压了下去,低下头,她有些局促地问:

  “……你今晚不用值班吗?”

  “医院里我请了假,”走得比众人落后了几步,宁静的夜风中,初原轻轻握住她的手,将她的手纳入他温热的掌心,“开场打得很好,但第一局的最后一分多钟你似乎有点分心,是因为什么?”

  百草顿时窘红了脸,结结巴巴地说:

  “因为……因为睫毛……”

  “睫毛?”初原不解,侧首看她。

  “……睫毛太长了,又黑乎乎的,”她低垂着头,一张脸窘得通红,“一抬眼就好像,有乌云在视线上面,不太习惯……”

  “哈哈!”

  初原一愣,笑了起来。

  无论是以前的女同学,还是在医院实习后的女同事,很多平时都会或浓或淡地化妆,染睫毛更是寻常。但今晚的比赛中,百草应该是生平第一次化妆,而且是带妆进行比赛,难怪会觉得不自在。他当时却想不到竟是因为这个。

  宁静的路上。

  百草的低语和初原的笑声时隐时现,亦枫皱了皱眉,看了看依旧沉默独行的若白,扭头便又瞪向居然面露喜色的晓萤。

  *** ***

  从当天的晚间新闻开始,戚百草的名字就开始一轮轮地在各档新闻节目中出现!戚百草以压倒性的优势打败六连胜的加藤银百合!戚百草大振我国跆拳道神威!第二天,几乎所有的报纸上,都有关于比赛的大幅报道!百草旋风飞踢时的飒爽身姿,更是刊登在各大媒体的首页!

  训练中心,梅玲和晓萤关注的焦点却在另一方面,梅玲指着报纸图片上百草的面容,得意地说:

  “哇,果然是我画出来的妆容,美呆了!”

  “是啊是啊,超漂亮的!”晓萤看得喜滋滋,连忙把林凤也拉过来,指着新闻里的文字说,“你看,这里说百草长得清新脱俗,灵气四溢,还说有导演看中百草的身手,有意让百草出演动作片呢!”

  “受不了你们,”林凤白她们一眼,“要那么漂亮干什么,百草要进娱乐圈吗?!百草靠的是跆拳道的身手,又不是脸蛋!”

  “哎呀,百草的身手那还用说吗?关键是漂亮!嘿嘿,终于有人注意到百草的美色了!”晓萤激动得泪流满面,继续跟梅玲兴奋地凑在一起,商量下次给百草弄个什么风格的彩妆。

  至于事件的中心人物百草,早已在训练厅里跪着开始擦垫子了。光雅一边帮她擦,一边开心地说,昨晚的比赛爸爸和她在电视机前面看了直播,看到百草胜了加藤,爸爸高兴地在院子的梅花树下喝了好几盅酒。

  “只是……”

  兴高采烈地说着,光雅忽然又想到什么,神色黯淡下来,忐忑地欲言又止。

  “怎么了?”

  百草察觉到她的不对。

  “百草,”揪着手中的抹布,光雅犹豫地说,“虽然战胜了加藤,我觉得……你还是别抱太大的希望,”看到百草一脸迷茫地望着自己,她咬了咬牙,“我是说世锦赛的事情,你不要抱太大的希望,婷宜她……”

  声音顿了下来。

  想到那天无意中看到的场景,光雅避开百草的视线,闷闷地说:“反正婷宜是肯定会参加世锦赛的,你要有心里准备。”

  “为什么?”

  百草有点懵。她打败了加藤,她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她应该有同婷宜竞争的机会了啊。

  “别问了。”

  光雅沉闷地用力擦拭垫子。

  百草怔仲地望着她。

  如果是以前,这届的世锦赛无法参加,她难过一阵子,然后加倍地练习去争取努力争取参加下一个大赛就好了。可是,现在不可以,她知道若白师兄是多么渴盼她能进入这届的世锦赛,她不想让若白师兄失望。为了若白师兄,她会拼了命去争取这次机会,谁都不可以阻挡她,哪怕是同为队友的婷宜!

  队友们陆陆续续进到训练厅开始热身。

  大家纷纷过来围过来跟百草讨论昨晚的比赛,被包围在队友们的中间,听着队友们对自己的肯定和赞扬,百草的脸又红了起来,回答着每一个关于昨晚比赛的战术细节问题。

  婷宜走进来的时候。

  训练厅静了一下,然后大家就悄悄散开了,梅玲亲热地跑过去跟婷宜说话,好像昨晚的比赛根本没有发生过。

  没有理会梅玲,婷宜冷冷看了百草一眼。

  “哼,看什么看!”

  晓萤小声嘀咕着,气愤为什么直到现在大家还要这么顾忌婷宜的心情,明明一直都是婷宜在为难百草,这世道还有没有黑白公正了!

  百草拽了下晓萤的衣角,晓萤才不情愿地闭上嘴。

  眼看着其他所有的队友们都到了,若白却还没有来,百草一边压腿热身,一边有些不安。

  昨晚跟初原师兄一路落在后面,回到松柏道馆才发现若白师兄已经先回宿舍去了,她去到练功厅枯坐了将近两个小时,若白师兄也没出现。以前每次比赛完,若白师兄都会再回到练功厅同她细细总结这一场中的可取之处与不足之处,这是两人早已默认的约定。

  为什么,昨晚若白师兄没有来呢?

  训练厅的门推开。

  沈柠教练走了进来。

  一眼就看到了在沈柠教练身后的若白,百草心头一松,唇角立刻弯了起来。然而若白并没有同往常一般走进队伍中,而是沉默地继续站在沈柠教练身旁。

  百草疑惑地望着若白。

  若白淡淡地看过来,目光只在百草脸上略停一下,就移开了。

  “在训练开始之前,有件事情要宣布。”沈柠教练站在队友们身前,“从今天开始,若白正式成为训练中心的助教,协助我的工作,大家以后要好好配合他。”

  什么……

  脑中无法反应过来,百草呆住,沈柠的这句话将她彻底打懵。

  助教?

  若白怎么突然变成了助教?

  训练厅里一时间鸦雀无声,队员们全都直愣愣地看着神色淡静的若白,无法理解一夜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是……是像对大众班那样吗?”咽了咽涩哑的嗓子,晓萤讪讪地说,“若白师兄只是平时带我们训练热身,是兼职助教,对吗?”

  沈柠教练瞥了晓萤一眼,说:

  “若白以后不再是队员,不再进行训练和参加比赛,他是你们的专职助教。”

  “……”

  众人全都听傻了。

  “为什么……”

  百草面色发白地问。

  “若白,你疯了!”

  亦枫急得脖子都粗了,从队伍里走出来拽住若白的胳膊,试图拉他到外面去说话。

  沈柠面色一沉。

  “这是我考虑很久之后的决定,”将亦枫的手按住,若白淡淡地说,“比起做跆拳道的选手,我更希望将来能够成为一位跆拳道的教练,感谢沈教练肯给我这样的机会……”

  “不——!”

  那声音打断了若白的话,百草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不是说成为助教不好,而是若白那样喜爱跆拳道,怎么可能从此退出跆拳道的赛场?

  难道——

  脑中闪过一个念头,她冲口便要问出,突然又想起这是在大家的面前,她强压下心绪,对沈柠教练深一鞠躬,恳切地说:

  “对不起,沈教练,我想请假跟若白师兄说几句话。”

  走出训练厅,刚刚走到无人的储物间,百草就冲过去急匆匆打开自己的柜子,从背包里翻出一张银行卡,递向若白说:“你看,这里有五万五千块钱,是医院退回的医药费。”

  若白有些诧异,说:

  “医院退回的医药费?”

  “是啊,是初原师兄送回来的!医院里有救助病人的基金,初原师兄帮我们申请到了,几乎全部退回了呢!”将银行卡塞进若白手中,百草激动屏息地说。

  望着掌心的银行卡,若白皱眉,若有所思。

  “所以,你不用再担心钱的问题了!”百草紧张地说,“有了这五万多块钱,不管是叔叔阿姨未来可能的医药费,还是你或者我的学费、生活费,都可以坚持一段时间。如果还是不够,我还可以去打工,可以去打比赛,我们可以攒下很多的钱,你不用在意当跆拳道助教的这笔收入!”

  眼神古怪地看着她,若白说:

  “你以为我是为了钱?”

  百草愣了:

  “不……不然呢?”

  如果不是因为钱的问题,若白师兄怎么会放弃选手身份,去当助教?

  “不是因为钱的原因,”站在一排储物柜前,若白淡淡地说,“而是我一直都想做教练,所以拜托沈柠教练……”

  “不!不可能!”

  这番话,刚才在训练厅的时候百草就听过一次了,那时候她不相信,现在也不会相信!

  “为什么不可能,”若白的神情异常平静,“无论是在松柏道馆,还是在训练基地,我都经常带弟子做基础训练,这是我喜欢做的事情。”

  “不!”眼神有着慌乱,百草用力摇头,“即使再喜欢做教练,那也是将来的事情,现在正是你选手生涯的黄金期,怎么可能因为要做教练,而放弃了选手的身份呢?!”

  若白沉默着。

  “是……是沈柠教练逼你的对不对?”咬了咬嘴唇,百草想到了这种可能,她知道沈柠教练一向很欣赏若白师兄在带弟子时的严格和耐心,早就越来越多地把训练内容交给若白去做,“我去跟沈柠教练说!如果是训练任务太重忙不过来,我也可以帮沈柠教练带大众班的训练,沈柠教练并不是不通情理的人,我去跟她说!”说着,她转身就往门口走。

  “站住!”

  若白厉声喝止了她。

  那声音中的严厉竟是百草从未听过的,她呆了一下,愣愣地扭头看向一脸严霜的若白。

  “这是我自己的决定,跟所有人无关,”若白淡漠地说,“我不想再当选手,只想做教练。”

  百草的心渐渐沉下去。

  “如果你真的想当教练……可以过几年……等你不再打比赛了……”

  “你一定要我说那么清楚吗?”若白声音冰冷,“你一定要我亲口告诉你,我不想打比赛,我对参加比赛一点兴趣也没有了,我不想再做选手,我想放弃了,你一定要我说的这么清楚,才能听懂吗?”

  “……”

  百草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脑中一片空白,仿佛可以听到自己体内血液流淌的声音,她不相信那会是若白说出来的话。这几年来,每次的道馆挑战赛,最在意、最紧张、最全力以赴的就是若白,所有的人都说,她是练功最勤奋的人,可是,她并不是。

  最勤奋最努力的那个人,一直都是若白。

  每天清晨,在她开始在院子里打扫卫生的时候,若白就已经开始在练功厅外的草坪上练习腿法。每晚,在她离开练功厅之后,若白总会再折回来,多练一个小时。虽然他每次会把垫子重新擦拭干净再离开,但是她怎么可能一直不察觉呢?

  他那样在意自己的每一场比赛。

  她还记得,那一晚,在同贤武道馆的比赛前夜,他沉默地坐在黑暗的练功厅角落里,他的紧张,他的渴盼,是那样的强烈。输给廷皓前辈之后,他消沉过,又重新振奋,他付出了那么多的努力,怎么可能——

  会不想再打比赛了呢?

  “在韩国的时候……”百草呆呆地回忆起在昌海道观的那段日子,“……你就已经不想再打比赛了吗?”所以,最优胜营员的挑战赛他没有报名,同昌海道观的对阵他也是最后才替换寇震上场,难道那不是因为他生病身体不适,而是因为那时候就已经不感兴趣了吗?

  “对,”若白冷声说,“那时候我就已经不感兴趣了。”

  “……为什么?”

  呆呆地望着他,渐渐的,百草心底竟燃起一股怒火,然后这股怒火愈燃愈烈!这些年来,她一直在努力地训练,在拼命地训练,为了师父,为了松柏道馆,也为了若白师兄!

  她知道若白师兄有多想胜贤武道馆!她知道若白师兄有多想打败廷皓前辈!如果能打败同样出自贤武道馆的婷宜,能打败廷皓前辈的妹妹婷宜,若白师兄一定会很开心吧!为了这个,她从不出去玩,她没日没夜地训练,向着她的目标一点一点地拼命地努力着!

  可是——

  他竟然已经不感兴趣了吗?

  “为什么?!”

  紧紧抓住若白的手臂,百草哑声问,那种被同伴遗弃的失落和痛苦令得她的眼底积上一层泪雾。死死地抓住他,恍惚觉得一放手,就会再也找不到他了,她涩哑地追问他:

  “为什么忽然就不感兴趣了呢?!是什么原因?你告诉我,说不定是可以解决的!你那么喜欢跆拳道,不可能就真的完全不感兴趣了啊!说不定只是一时的错觉,不要这么快就放弃!再坚持一下,或者你先休息一阵子,也许你只是累了……”

  “我厌烦了。”

  移开视线,不去看她惊慌失措如迷路小动物般的面容,若白淡漠地说:“在跆拳道上,我并没有太多的天分。跆拳道并不是一个只靠勤奋努力就能胜出的运动,没有天分,即使再努力也只是浪费时间。”

  “可是……”

  胸口一滞,百草急切地想说话。

  “就算再努力,我也打不败初原,打不败廷皓,”没有让她说下去,望着那一排冰冷的储物柜,若白淡淡地说,“所以我不要再继续浪费时间,我选择放弃。”

  “可是你打败了闵胜浩!闵胜浩的实力跟廷皓前辈只在伯仲之间,你发着高烧身体不适,还战胜了他,不是吗?!”百草又急又怒地提醒他,“即使你以前没有打败过初原师兄和廷皓前辈,也不意味着你现在无法打败他们!”

  “初原和廷皓都已经退出了。”

  眼底隐约有一丝黯然,若白回答说。

  “是,他们放弃了!”胸口剧烈地起伏着,百草深吸一口气,凝视他,“无论因为什么原因,无论他们曾经多么热爱跆拳道,他们都已经放弃了!”

  “他们已经放弃了跆拳道,”凝视着若白,百草的心里仿佛绞着一般的痛,“若白师兄,难道你也要放弃吗?”

  半堂训练课都快要过去了,若白和百草两人还没有回来。

  沈柠教练神色如常,似乎没有因为两人的迟迟不归而不悦。亦枫却很是不安,不知道两人这么久没有回来,是好事还是坏事。

  储物间内。

  站在那一排冰冷的柜子前,若白沉默不语,他的身体近来瘦削了很多,但依然如一株修竹般站得笔直。若白久久不语,就在百草心底开始隐隐生出一点希望的时候,他低哑地说:

  “是,我放弃。”

  心脏沉了下去,仿佛一路沉到最深的地方,百草呆呆地望着他,找不出任何语言来。是失望吗,此刻弥漫在她的胸口的,或者是她不再能懂他了,她曾经以为她了解和熟悉若白师兄。

  “就因为……天分吗?”

  她茫然地说:

  “那么,我是不是也应该放弃呢?我也没有天分,只凭着一股蛮力,又能在赛场上走多远呢?”

  “你有天分。”

  直接肯定地回答她,若白凝声说:

  “你的身体素质,你的腾空、你的旋转、你的判断力、你的直觉,全都是你的天分!如果你没有天分,云岳宗师不会收下你。婷宜败在加藤的手下,而你能够以压倒性的优胜打败加藤,这也证明了你的天分!”

  “……”

  缓缓地,百草摇头。

  她已经无法思考,当若白说他要退出的这一刻,她彻底地迷茫起来,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要再练下去。初原退出了,初薇退出了,廷皓退出了,秀琴上大学后也退出了,松柏道馆里曾经的很多同伴们都退出了,而她在为什么而坚持呢?

  “你绝不可以放弃!”

  听到她那些茫然的喃喃自语,若白神色一厉,喝醒了她!她呆呆地望着他,不懂他为什么又变得这样生气。

  “百草,你——”

  闭了闭眼睛,若白凝神看向她,缓慢凝重地说:

  “——你是我所有的希望。”

  “我将我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你的身上,”伸出手,握住她的肩膀,若白定定地凝视着她,沉声说,“我希望你能代替我——比赛下去,拿到冠军,拿到全国冠军,拿到世锦赛冠军!”

  “……”

  茫然地,百草呆呆地摇头。

  “你做不到吗?!”

  若白厉声喝问。

  “我怎么能够代替你呢?”百草呆呆地看着他,“比赛时的紧张刺激,胜利后的激动兴奋,失败时的难过失落,师兄,所有这些感受,是任何人都无法代替你的……”

  “我只要你胜!”

  握紧她的肩膀,想要将力量全部灌入一般,若白紧紧地瞪着她,厉声说:

  “从你进入松柏道馆,你就是我一手训练出来的,所以你是我的成果!我要你打败婷宜!我要你在世锦赛称冠!我要你得到,一切我没有得到的荣耀!”

  “成果……”

  愣愣地重复着这个字眼,百草胸口的某个地方重重地痛了一下。原来,她只是若白师兄的……“成果”吗?小小的储物间,空气窒闷得令人无法呼吸,眼前仿佛被什么蒙住了一样,她的唇色愈来愈白,痛得透不过气。

  若白看着她。

  双手渐渐松开她的肩膀。

  “失望了吗?”

  若白面无表情地说:

  “我日夜加倍地训练你,并不是因为同门的情谊,而只是想让你替我去战胜那些我无法战胜的对手,赢得那些我无法赢得的荣耀。现在你知道了,你可以选择厌恶我。”

继续阅读:chapter 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旋风少女4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