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
明晓溪2016-06-12 13:518,569

  训练厅的玻璃门再次被推开,在众队员的视线中,若白表情淡漠地走进来。只有他一个人,没有百草。他没有走入队伍里,而是站到沈柠教练身后。亦枫心中一沉,明白百草失败了。

  队员们分组训练的时候,若白沉默地跟随着沈柠教练,看她指导队员们在对练时的腿法和技巧。整个厅里空气紧绷得可怕,除了婷宜似乎漠不关心之外,其他所有队员都不时偷偷看向若白,神情复杂。

  晓萤很想问百草去哪里了。

  但是看到若白一脸严霜的模样,她实在鼓不起勇气。

  上午的训练马上就要结束的时候,面色苍白的百草才像梦游中一样推开门走了进来,若白回头淡淡看了她一眼。她刚走到正在对练的队员们那边,沈柠教练宣布这次训练课结束。

  “没事吧?”

  队伍集合后,晓萤站到原本属于若白的位置,胆战心惊地打量着百草失魂落魄的模样。

  “其实吧,当助教也没什么不好的,”干笑几声,晓萤尽力宽慰她,“若白师兄成为了不起的跆拳道教练,将来就可以把松柏道馆发扬光大了啊!”

  百草木然地垂下视线。

  赛垫上,有方才对练时队友们滴落的一滴滴汗水,秋日的阳光中,汗水折射出细碎的光芒。以前,这些汗水里也有属于若白师兄的……

  “百草出列!”

  沈柠教练的声音将百草从心神恍惚中喝醒,她身体一震,抬起头下意识地先看了一眼若白,才从队伍中走出来,对沈柠教练行礼说:

  “在!”

  “昨晚的电视直播我看了,”沈柠教练眼神犀利,却没有批评她的错过训练和心神不属,“跟加藤比赛了这一场,你对她的评价是什么?”

  百草愣住。

  认真想了想,百草回答说:

  “加藤腿法灵活,攻守均衡,各方面实力都很优秀,没有明显的缺点,但也没有特别突出的优势,是一个很平均的选手。”

  站在沈柠身后一步远的地方。

  若白沉默地听着。

  “跟你在韩国遇到的金敏珠和李恩秀相比,加藤如何?”沈柠教练又问。

  “李恩秀的实力要高出很多。”回答完这句之后,百草犹豫了一下,“加藤与金敏珠……金敏珠骄纵气躁,但是腿法异常凶悍,如果是加藤与金敏珠比赛,我认为金敏珠的胜面更大一些。”

  想起在昌海道馆时看到的金敏珠的几场比赛,林凤、申波他们默默点头。金敏珠年龄尚小,等她再大上几岁,只怕会是新生代中的霸主。

  “金敏珠屡屡败给你,你却这样高看她,”嘲弄地浅浅一笑,婷宜说,“知道的明白是你眼光出了差错,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故意抬高金敏珠,从而抬高你自己呢。”

  百草一呆。

  “就算是加藤更强,那也败给百草了啊,而且败得很惨。”同样在队伍里,晓萤自言自语般地说,只是音量恰好使得大家都能听到。

  婷宜的神情僵住。

  谁都知道她是败给过加藤的,加藤正是在战胜了她之后,又连战连胜,才成为前段时间最引人关注的人物。而百草不仅结束了加藤的神话,并且居然以大比分完胜加藤。

  就像被人打了脸。

  从昨晚开始,各媒体就开始铺天盖地出现百草的名字,她早上进入训练中心的时候,已经有一些记者在等候采访百草,甚至几个没有眼色的记者竟然询问她对昨晚比赛的感想。

  婷宜冷冷地看向百草。

  晓萤是百草的好友,这番话只怕故意说出来让她难堪的。

  “这届世锦赛,加藤和金敏珠都已经报名参赛,届时的比赛应该会很值得一看。”如同没有察觉到婷宜和晓萤之间的气压,沈柠教练瞟了眼百草,说,“还有,美少女跆拳道大赛的主办方打过电话来,邀请你继续参赛,你的想法呢?”

  百草怔住。

  这个比赛原本是若白替她报名的,昨晚那场胜了之后,她还没有考虑过是否继续的问题。

  她忍不住看向若白。

  若白沉默淡然地垂目站着,仿佛这些事情都跟他没有关系。百草心底被重重地一扯,于是张口便要说,不,她不要再去了!

  若白抬起眼睛。

  “……,”声音滞在喉咙里,百草干哑地说,“……我……还没决定……”

  “明天告诉我。”

  然后沈柠教练宣布队伍解散。

  “当然要继续比啊!”沈柠教练一走,晓萤就冲过来喊,“奖金很丰厚呢!而且这比赛很多媒体在关注,一定会红的!”

  若白随着沈柠教练身后也走出了训练厅。

  望着他的背影。

  百草呆呆地站在原地。

  耳边响着晓萤兴奋地说个不停的声音,但完全听不见她说的是什么,直到晓萤用力拉了她一下,百草才混沌地扭过头,看到婷宜正站在她的面前,问她说:

  “下午六点有时间吗?”

  “……有。”

  “到时在必胜比萨店,我有话对你说。”说完,婷宜径自离开了,只剩下翻个白眼的晓萤和继续木然的百草。

  *** ***

  除了若白师兄忽然变成助教的意外插曲,这一天接下来的时光对晓萤来说,简直是完美刺激得不行了!

  训练结束后,馆外居然又有好几家的媒体记者在等着采访百草!虽然百草在镜头和话筒面前有些拘谨,但是质朴就是美嘛,看着记者大叔们殷切满意的笑容,晓萤禁不住嘿嘿嘿嘿地窃笑,她已经可以看到百草红透半边天的未来了!

  到了学校。

  校园里的同学们好像是第一天见到百草,凡百草和她经过,必会收获无数惊奇、崇拜的目光。同班的同学们更是递过来无数外班甚至别校的签名本,蜂拥过来请百草签字!

  嘿嘿嘿嘿!

  原来名人是这种感觉啊!

  难怪那么多人都想成为名人呢,就这样只是在百草身旁蹭到一点光芒,她就幸福得要飘飘然起来了!

  下午放学的时候,初原开车等在校门口。说是跟其他同学约了逛街,晓萤死活不上车,笑呵呵地背起书包就跑走了。见百草神情恍惚情绪失落,初原一边开车,一边知道了若白的事情。

  “若白要放弃选手身份?”

  声音里有错愕和惋惜,然后初原半晌没有说话,他的眉心轻轻皱着,手指握紧方向盘。

  若白的很多话,百草并没有告诉初原。

  从早上到现在,她整个人都仿佛被棉花塞住了一样,无法思考,无法听课,无法看清面前的事物,一切都彻底混乱了一般,她的所有感觉都是迟钝的。

  “也许若白是真的喜欢教练的工作。”

  车子行驶在回松柏道馆的路上,良久,初原看了看她,安慰地说:

  “松柏道馆实际上就一直是他在带,小弟子当中他训练出不少出色的苗子,包括你认识的秀琴、秀行,甚至亦枫,也都是他亲手培养起来的。”

  百草茫然地望着车窗外。

  “而且,若白太累了……”

  默叹一声,初原说:

  “他自己要训练、要比赛,要带松柏道馆的弟子们,又要带训练中心的大众班,还要兼顾学业,平时又要打工,这样下去对身体很不好。放弃了选手身份,虽然可惜,但对他的身体是件好事。”

  百草睫毛一颤!

  一个念头突然攫住了她,她的唇色瞬时苍白,惊慌地看着初原:“难道是因为身体的原因?若白师兄是不是生病了?”若白师兄在韩国时的高烧不退,持续了很久的咳嗽,身体最近一直在削瘦……

  血色从她的嘴唇褪去!

  她的双手有些微微发抖!

  路口的红灯转成了绿灯,后面的车辆开始鸣笛,初原将车子驶过十字路口。路边有一群群放学回家的孩子们,追逐嬉笑着,他将车速放缓。

  看着她惊骇失色的面容。

  初原眉心略皱,想起自己曾经答应过若白的事情。

  “若白前阵子,确实有些疲累过度,”思忖着,初原谨慎地说,“如果长期劳累下去,我担心他的身体会无法负担。”

  “那若白师兄现在……”

  心脏紧悬着,她的眼睛紧紧看着初原!

  “现在已经好多了,”初原微笑,一打方向盘,前面不远处就是松柏道馆,“只要多休息,好好调养,问题应该不大。”

  松了口气。

  一颗心悬悬地落了下去。

  在刚才的恐惧之后,身上薄薄出了一层冷汗,怔怔的,她忽然又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只要若白师兄好好的,只要若白师兄真的想要这样,那么,又有什么关系呢?

  进到松柏道馆,初原刚将车停下,百草就打开车门窜了出去!

  “我去找若白师兄!”

  她喊了一声,便头也不回地朝练功场跑去!望着她小鹿般疾奔而去的背影,初原失笑地摇摇头,发现她竟然连书包都忘在了车内。

  时间还早。

  练功场内空无一人。

  跑得气喘嘘嘘,百草又一路直奔到练功厅,脚步在前廊的木板上跑得“咚咚”直响,她大口喘着气,汗水从额前滴下来,伸手“刷”地拉开纸门——

  若白闭目盘膝坐在里面。

  有风吹来。

  屋檐下的风铃宁静响动。

  “若白师兄……”

  冲到他的面前,百草脸蛋涨红,她握紧双拳,对着他平静淡漠的面容说:

  “我答应你!”

  若白淡淡地睁开眼睛。

  他看着她,仿佛听不懂她这句没头没脑的话。她的嘴唇蠕动了几下,更紧地握住双拳,胸口起伏着,坚定地说:

  “你要我做什么,我就去做什么!”

  若白久久看着她。

  他的眼底淡然而寂静,如同遥远的雪山,他沉默不语,仿佛想要看出她是否有一丝的不情愿。良久之后,他面无表情地问:

  “即使今后的比赛是为我而打?”

  百草咬紧嘴唇,点头说:

  “是!”

  “即使我要你参加世锦赛,从婷宜手中把名额夺走?”

  “是!”

  “为什么?”若白淡淡地问,“早上你那样指责我,为什么又什么都愿意接受了?”

  “……”

  百草怔怔地望着他,不,她还是无法接受他从此失去选手的身份。

  可是。

  这几年来与他朝夕相处,他早已是她亲人般的存在,她无法忍受同他争执,无法忍受与他疏离。他是她的若白师兄,她早已习惯了听从他,无论什么事情,她都相信他是对的。

  “你……你最近身体还好吗?”

  嗫嚅了片刻,她没能回答他,却问了一个毫不相干的问题。

  “还好。”

  淡淡地回答,若白站起身,却也没有继续再问,说:“去吃饭吧,吃完饭半小时后到练功厅,补上早上拉下的训练课。”

  “是!”

  听到若白师兄像平常一样严格要求她,百草心中喜悦翻涌,眼睛明亮地大声回答说!对若白深深弯腰行礼,她正准备立刻赶去吃饭,突然身体一呆,想到自己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等百草匆匆忙忙赶到必胜披萨店的时候,时间已经是六点四十分,店里正是最热闹繁忙的时候。在最里面的沙发座里,婷宜的神情已经很是有些不耐烦。

  “对不起,我来晚了!”

  不安地说着,百草急忙对她道歉。

  “坐吧。”

  克制了一下情绪,婷宜拿起餐单,示意她坐下,将餐单递给她,说:“你点一些你要吃的,这餐我请。”

  百草急忙摇头:

  “不、不用了,我不饿。”

  她来这里吃过一次,知道这家店的东西都很贵。

  婷宜扫了她一眼,不耐烦地招手,让服务生给百草上了一杯冰水。等百草喝了两口水之后,婷宜才淡淡地开口说:

  “既然你急着走,那我说话也不绕圈子了。”

  百草一呆。

  正想说自己没有急着走。

  “我可以把世锦赛的参赛名额让给你。”婷宜打量着她说。

  这次,百草是真的呆住了。

  她呆呆地看着婷宜。

  不相信婷宜会说出这句话来。

  “为了世锦赛的参赛名额,你费尽心机,”婷宜唇角一勾,眼神嘲弄地说,“远在韩国的时候,你就制造舆论,说什么你在训练营中战无不胜,两次大败金敏珠,拿到了最优胜营员,目的不过就是希望沈柠教练能够高看你一眼。回来以后,你得知我参加世锦赛已经是十拿九稳的事情,就开始想阴损的招数……”

  百草听傻了。

  “你明知道我对初原哥哥的感情,居然就从这里下手,”眼神变得阴冷,婷宜盯着她,缓缓地说,“聚餐那晚,你故意装醉,去引诱初原哥哥。初原哥哥一直把你当成纯真的小妹妹,竟然真的上了你的当。你用初原哥哥来打击我,激得我口不择言,让队友们远离我,让初原哥哥反感我。”

  “……”

  百草呆呆地握住手中的水杯,心中一声声地想说,不是的!不是的!可是她知道,无论说什么婷宜都不会相信她。

  “我小看了你,你真是好手段,”苦涩地笑了笑,婷宜垂下睫毛,纤细美丽的睫毛染上了湿润的水光,“我沉不住气,初原哥哥认为我欺负了你,居然要求跟我解除婚约。”

  “……”

  百草呆呆地听着。

  解除婚约……

  原来初原师兄和婷宜真的是有过婚约的……

  “所以,我败给了加藤。”

  捏紧手中柠檬红茶的吸管,婷宜冷冷地抬眼看她,说:

  “如果我不是因为初原哥哥的事情而心神大乱,你以为,加藤可以打败我吗?加藤应该感谢你,如果不是你影响到我,她也不会有六连胜的机会!你不会真的以为,你打败曾经战胜我的加藤,就可以证明你的实力在我之上了吧。”

  “……”

  百草默默不语。

  “即使媒体被你所骗,即使那些外行的观众们以为你的实力可能也不错,但是沈柠教练和国家体育局的官员们全都知道,你根本不配跟我相提并论!”婷宜冷笑着盯住她,“无论你使再多的手段出来,也不可能出赛这届的世锦赛!”

  “……”

  望着她,百草依旧沉默。

  她不想去解释什么,在婷宜的心底早已将那些罪名死死地认定在了她的头上。她一直记得初见时的那个婷宜,站在松柏道馆的练功厅外,温柔娴静,亭亭玉立,有着月亮般宁静美丽的光芒。

  而现在的婷宜。

  陌生得让她不想再解释什么。

  “只有我退出,你才有可能得到参赛的资格。”吸管戳动着柠檬红茶中的冰块,婷宜嘲弄一笑,“现在,戚百草,只要你求我,我就把世锦赛让给你。”

  百草怔怔地看着她。

  “怎么这副表情,”婷宜皱眉,“高兴傻了?连话都不会说了?”

  “……为什么?”

  百草的脑子快要呆滞了,为什么今天发生的事情、听到的话语,全都是她无法理解的。

  “但是,我要你从现在开始不再纠缠初原哥哥——”

  冷凝地盯着她,婷宜一字一句地说:

  “——不再跟他见面,不再跟他说话,即使是他见到了你,你也必须在第一时间离开!只要你发誓能做到,我就把世锦赛的参赛资格让出来!”

  “让出来……”

  百草怔怔地说。

  “对,只要我故意在训练的时候受一点伤,无法打比赛,沈柠教练自然就会考虑由你来顶替我。”婷宜不耐烦地说,“怎么,难道你不相信我吗?”

  “在你的心里,世锦赛是可以让的吗?”

  百草茫然极了。

  这段时间来,为了能够取得参加世锦赛的资格,若白师兄和她做了很多努力,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她甚至去参加了美少女跆拳道大赛。可是,最有希望代表国家去参赛的婷宜,却可以这样轻松地就把名额让给她吗?

  “你!”

  怎会听不出她的言外之意,婷宜面色一怒,憎恨地瞪着她,说:

  “你以为我想放弃世锦赛吗?!上次世锦赛之后,我又训练了这么久,难道我不想打败李恩秀,不想打败加藤,不想拿到冠军吗?!你以为我愿意让给你吗?!”

  “那……”

  “但初原哥哥比这些都重要,”颓然地闭上眼睛,婷宜不愿去看眼前的这个女孩子,“既然你那么想要世锦赛,我就用它——跟你换初原哥哥。”

  *** ***

  披萨店里顾客满座。

  松柏道馆中,晚饭时间却已经过去了。

  窗外彩霞满天,若白站在书桌前,临了两页书法。亦枫板着面孔推门走进来,见若白还是在心无旁骛地临帖,便黑着脸说:

  “她知道了吗?”

  “谁?”

  笔下行云流水,若白淡淡地问。

  “百草啊,”亦枫拧眉,“她知道你现在为了专心训练她,放弃了自己的训练,去做那什么见鬼的助教吗?!”

  笔尖顿了顿,若白淡然道:

  “与她无关。”

  “与她无关?!”亦枫霍地站起身,他大步走到书桌旁,逼视着一脸波澜不惊的若白,“你敢不敢发誓?如果这件事确实跟戚百草有关,就让她往后逢赛必败!”

  若白神色一变。

  “果然如此,”亦枫忿声长叹,“早知道她会让你这么早就放弃选手生涯,当初就不应该让她进来松柏道馆!”

  “是我自己的决定。”

  重新沾了些墨汁,若白平静地临着《黄州寒食诗帖》,这是百草在旧书店为他买来的。

  “亦枫,也许我做教练,会比做选手更合适。”

  旧报纸上,浸满墨汁的字体秀雅遒劲,若白淡淡一笑,说:“看着她一步步成长起来,心中的满足感比我自己打赢比赛还要强烈。”在韩国的时候,他打败了闵胜浩,但是那喜悦,竟不及看到百草战胜金敏珠时的一半。

  “那为什么你不肯承认?”

  “嗯?”

  “你一定要眼睁睁地看着初原跟她在一起吗?”亦枫的眉心皱得死紧,“我真的不懂,既然你喜欢她,宁可放弃自己的选手身份去帮助她,为什么就是不肯告诉她呢?你让我去帮晓萤,现在百草真的以为我是和晓萤在交往,已经放下心结开始接受初原了!若白,你这样会后悔的!”

  毛笔在瓶中的清水里洗涮。

  一圈一圈。

  荡出墨色的涟漪。

  “她喜欢初原,初原也喜欢她,”将洗净的毛笔放在笔筒里,若白宁静地说,“我只希望她训练时能够专心致志。”

  亦枫正欲再说什么,门口响起敲门声,他只得走过去打开房门,却不料站在那里的正是初原。

  *** ***

  披萨店里。

  “初原师兄的事情,对不起……”羞愧地低下头,百草脸颊涨红地说,“虽然我不是像你所说的那样,故意对初原师兄……但是,无论怎样,是我伤害了你……对不起……”

  婷宜冷冷地看着她。

  她就知道,戚百草做所有这些事情都是为了世锦赛,一旦她将资格让出,戚百草也会让出她所想要的。她真希望,初原哥哥此时能在这里,能亲眼看到这个女孩子是个心机多么深沉的人。

  “如果……如果你喜欢初原师兄……”声音有些结结巴巴,百草心中涩涩的,手指无意识地紧握住冰冷的玻璃杯,“不管是跟他见面,还是跟他说话,还是……我都不会介意……也、也不会打扰你们……”初原师兄跟婷宜原本就是比她更亲近的关系,如果因为她而生疏,她会内疚不安。

  只是,为什么说出这句话的时候——

  她的心底涩得仿佛被什么塞住了一样呢?

  婷宜挑了挑眉。

  仅仅这个保证是不够的。

  “但是,我不要这样的交易。”

  吸一口气,面颊还有着窘迫的涩意,百草放开手中的玻璃杯,看着婷宜说:

  “我希望能够与你公平地竞争世锦赛的资格,即使最终还是得不到,我也会感谢你给我这样的机会。”

  “什么?!”

  婷宜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戚百草拒绝了这笔交易?她将世锦赛的参赛资格双手奉上,戚百草居然拒绝了她?!

  “哈,”婷宜气得俏容煞白,身体微微发抖,“你这个自不量力的人!难道你是以为,你凭实力可以打败我?!凭你自己,你就可以从我手里抢走世锦赛?!所以,初原哥哥你也要,世锦赛你也要!戚百草!你究竟要不要脸!”

  生平从未受过这样的侮辱!

  一个初出茅庐,什么大赛都没有参加过的人,居然胆敢以为能够打败她,所以不屑于她的退让?!

  “我……我没有……”

  见婷宜如此生气,百草慌乱地想自己刚才是不是说错了什么,使她误会了,急声解释说:

  “我没有觉得我可以打败你,只是初原师兄是我的师兄,是我尊敬的人,任何事情我都不可以用他来进行交换。如果……如果初原师兄喜欢你,如果初原师兄不想见到我,我保证我可以……”

  “够了!”

  婷宜喝止她,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你不用这样讽刺我!”

  讽刺?

  百草呆立着,脑袋有些嗡嗡的,过了一会儿,才渐渐意识过来自己说错了什么。

  披萨店里热闹喧嚣。

  更加映衬得这个角落死寂无声。

  “我最后问你一次,”婷宜面无表情地僵声问,“你接受我的提议吗?”

  怕再说错什么,百草只是摇了一下头,说:

  “不。”

  “好。”婷宜冷冷地说,“希望你不要后悔。你记住,世锦赛的参赛资格我不会让你得到,我不在乎竞争是不是公平,我只会在乎不给你参加世锦赛的任何机会!”

  “……”

  百草沉默不语。

  “而且,你也不会得到初原哥哥,”婷宜冰冷地看着她,“初原哥哥是我的,只能属于我一个人。无论世锦赛还是初原哥哥,最终我会让你全都……”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一个戴着绿围裙,笑容甜美可爱的服务生小姐偷偷跑过来,冲着呆坐如木雕般的百草问,“请问,你是那个,昨晚在电视上打败了加藤银百合的跆拳道选手吗?”

  百草一怔。

  “……是我。”

  “啊!”服务生小姐激动地低喊了一声,“我就说是你!我一眼就认出来了!昨晚的比赛我看了现场直播,打得太棒了,尤其转身的那一踢,帅呆了!”

  “……谢谢。”

  百草尴尬地笑一笑,见婷宜的脸色比刚才还要难看。

  “你是叫百草?戚百草?对不对?”像见到了明星的粉丝,激动的服务生小姐没有留意到婷宜的神色,对着百草一直说,“你要继续加油哦!你将来一定会很棒的!以后你的比赛,我都会争取到现场给你加油,还会喊我的男朋友一起去!”

  “……谢谢。”

  “你能给我签个名吗?就签这个本子上,笔我也拿来了,啊,谢谢你,对对,就签这里!”服务生小姐兴奋地递上一个粉红色的签名本,将笔塞进百草的手中,激动地看着她低下头准备签名——

  “哗——!”

  一杯微褐色的液体愤怒地朝百草兜头泼来!

  背脊一寒,下意识地偏头一躲,百草避开了大部分的水渍,脸畔的发丝却依然被溅湿了一些!那液体带着柠檬的酸甜味,从空中落下,将那粉红色的签名本淋得湿透,滴滴答答地向地上滴着水……

  “啊——!”

  双手也被淋湿,服务生小姐大惊失声,周围的顾客们纷纷吃惊地望过来。

  百草默默看向婷宜。

  将已经空空如也的玻璃杯放回桌上,婷宜寒着脸,冷冷地扫一眼兀自惊魂未定的服务生小姐,站起身将一张钞票拍在桌面,看也不看百草,在众人的侧目中径自离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旋风少女4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旋风少女4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