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
明晓溪2017-12-14 12:299,259

  彩霞满天。

  过一会儿就到晚课时间了,松柏道馆的弟子们不时三五成群地穿过小树林,向练功场走去。看到林中的初原和若白,弟子们纷纷恭敬地行礼。

  “你可以再考虑一下。”

  在小树林的僻静深处,初原凝视着面前的若白,郑重地说:

  “如果现在入院治疗,你的病情是可以得到控制的。将来如果恢复得好,或者做了手术,也许还是可以再去参加比赛。”

  树叶在傍晚的风中沙沙作响,若白的声音很平静:

  “是,我已经考虑清楚了。我选择放弃选手身份,做沈柠教练的助教。”

  初原凝神看着若白。

  若白进入松柏道馆已经有将近十年的时间,一直是沉默坚定如磐石般的存在。在他退出跆拳道,父亲对跆拳道也意兴阑珊之后,是若白一手将松柏道馆撑了下来。

  与廷皓相比,他同若白并不算亲密。

  若白是那种虽然令人无比信赖,却总是有着淡淡距离感的人。然而这么多年,他也清楚,若白一旦做出决定,就很难更改。

  “即使做助教,也不要太过劳累,剧烈的身体运动要尽量避免。”眉心轻皱,初原叮嘱他,“医院的床位我已经安排好了,住院费之类的事情你不必考虑。去训练中心请一个月的假,后天开始就住院吧。”

  若白的身体一僵。

  “我不想现在动手术。”

  “不是手术,只是进行药物治疗和身体的调养。”手术的风险很大,不到万不得已,初原并不希望若白上手术台,“

  “我可以把药拿回来按时吃。”

  “你必须住院!”

  “……,”若白沉默片刻,“我会按时吃药,定时去医院复检,尽量不做剧烈的身体运动,但是现在我不能住院。”

  “百草说,这张卡上有五万多元钱。”

  没有让初原就住院的事情继续说下去,若白拿出一张银行卡,双手递给初原,说:

  “请收回去吧。”

  晚霞的晕红透过枝叶,照耀在那张蓝色的银行卡上,初原怔了怔,那正是他给百草的。

  “这是医院退回的。”初原解释说。

  若白摇头,说:“这种话只有百草那个傻瓜会相信。这笔医药费我会自己还给她,请你收回去吧。”

  “若白!”

  没有接那张卡,初原皱眉说:

  “我还给她这笔钱,并不仅是因为你。”

  “……”

  若白看着他。

  “我希望她不再因为钱的事情操心,”初原无奈地说,“她已经高三,马上就要高考,我希望她集中精力在学习或是训练上,而不是考虑怎样打工挣钱。所以,请你不要告诉她,让她收下这笔钱吧。”

  若白的手指微微僵硬。

  那张卡在他的手中如同烙铁般的烫。

  “钱的事情我会解决,不会让她分神,”声音有些暗哑,若白僵硬着背脊,将银行卡放在初原身旁的一块竖石上,然后说,“我要去带队训练,先走了。”

  林中的晚霞有万千道光芒。

  望着若白渐渐远去的背影,初原默叹一声,良久之后,才无奈地从石上拿起那张银行卡。

  *** ***

  在若白的决定下,百草继续参加美少女跆拳道大赛!继第一场战胜了加藤银百合之后,第二场战胜了同样来自日本的深恭织子,第三场战胜了韩国的权东娜!

  权东娜是韩国新晋的全国冠军,身高马大,比百草高出一个重量级。而百草此番与她交手,依然如猛虎下山一般,打得酣畅淋漓,终场以标志般旋身后踢踢中权东娜的头部,大胜而归!

  权东娜落败后,韩国跆拳道界大为震惊。

  接下来的第四场、第五场,韩国跆拳道界连续送来了两位成名已久的选手来挑战百草,却依然被百草干净利落地打败!

  美少女跆拳道大赛的收视率攀升至爆棚,每周末成为家家户户必看的节目。周一周二回顾点评上周比赛的精彩画面,周三周四记者们探访百草的训练情况和新对手的各种资料,周五周六进入备战的气氛,但凡各台记者们随机采访路上的行人,调查谁会是本周比赛的胜利者,被说出的名字必定是“戚百草”!

  随着“戚百草”三个字的家喻户晓,她成长的经历、出生的家庭、与曲向南传奇般的师徒关系,都被各家媒体制做成一档档的新闻片!

  百草也开始上一些著名的访谈节目。

  她纯朴可爱的面容,小鹿般炯亮的双眼,略有些羞涩但每句都质朴真挚的回答,令得几乎每个看到她的观众都在第一时刻喜欢上了她!

  旋风百草!

  自从有一家媒体这样称赞了她,所有媒体都采用了这个叫法。旋风百草,伴随着那每场必出现的令人震惊的旋风腿法,她真的如同一阵强势的旋风般,光芒席卷全国!

  *** ***

  “唉,可是,为什么沈柠教练一直这么无动于衷呢?”

  第二天下午的课间,晓萤苦恼地拨拉着课桌上的那一堆报纸,每份报纸的重要版面都刊登着昨晚百草大胜韩国前世锦赛冠军崔日幸的大幅照片!

  百草旋风三飞踢!

  右脚踢在崔日幸的右侧脸上,将崔日幸的脸踢得猛甩出去!黑发上染着晶莹的汗水,百草的眼睛炯炯有神,异常闪亮,那一瞬,仿佛燃烧着火焰,让人心神为之一夺!

  面前的这些报纸上,所有媒体都在热烈议论——

  如今百草横空出世,无人能敌,连番将韩国其他最出色的选手战败。这是否意味着,如果百草出赛本届世锦赛,将有可能打破由李恩秀保持的不败神话呢?

  她相信沈柠教练一定也看到了!

  百草完全有实力出战世锦赛!

  而且从韩国回来后的百草,仿佛脱胎换骨了一般,旋身的高度和力量,比赛时充满灵气的攻击,早已不是婷宜所能够相比的了啊!

  但是,为什么沈柠教练总是一副好像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而且绝口不提世锦赛参赛人选的事情呢?

  晓萤百思不得其解。

  就算以前沈柠教练认为婷宜实力最强,现在百草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了啊,难道说……

  脑中闪过一抹阴云。

  望着被兴奋的同学们包围在教室中央,被迫回答着关于昨晚比赛时各种细节的看起来有些呆呆的百草,晓萤哀伤地想,难道真的有黑幕?她记起来,当初沈柠教练刚来岸阳的时候,跟廷皓、婷宜就显得很熟悉。是不是有某种不可告人的私人关系,所以沈柠教练才死死认定了婷宜,一丁点机会都不肯给百草呢?

  “铃——”

  上课铃响了。

  “都这样了,沈柠教练还是不松口让你去参加世锦赛,若白师兄会很难过吧?”趴在课桌上,晓萤垂头丧气地说。

  若白师兄煞费苦心地安排百草去参加美少女跆拳道大赛,让百草去参加访谈节目,用心是什么她当然很清楚。

  “……”

  正做着笔记,百草怔了怔。

  若白师兄要求她打好每周的比赛,要求她每场都拿出最凌厉最夺目的打法,其他的事情都让她不用去想。

  “不过也是奇怪哦,”晓萤皱着脸,“若白师兄这么淡定的人,为什么在这次世锦赛的事情这么急切呢?就好像等不及了一样……”

  “……”

  百草也有这种感觉。

  笔尖顿在笔记本上,听不到老师在讲的是什么,百草心里乱糟糟的,有种很坏的猜测。但是她不愿意去想,也不敢去想。她问过初原师兄的,初原师兄说若白师兄的身体好多了,问题不大。

  “算了算了,不说这个了。”

  赶走这些烦人的问题,晓萤两眼晶光闪闪,兴奋地说:

  “明天就是中秋节了,你打算怎么过?”

  “……吃、吃月饼啊。”

  “哎呀,吃月饼还用你说!我说的是,”晓萤眨眨眼睛,“你和初原师兄打算去哪里约会啊?”

  “……”百草的脸登时红了。

  “嘿嘿,月圆人圆,正是约会的好时间,”晓萤得意地炫耀说,“我和亦枫准备到公园的湖边去坐坐呢。要不,你们跟我们一起去公园的湖边,到时候,咱们分开点坐就好了!”

  “……”

  百草脸红着用力摇头。

  “害羞什么啊,”晓萤嘿嘿窃笑,“话说,初原师兄拉过你的手了没有啊,有没有对你……”

  “范晓萤同学!”

  面色不豫地敲了下讲台桌,英语老师严肃地望过来:

  “请你到黑板前,做一下这道汉译英的题目。”

  *** ***

  多亏昨天晓萤的提醒,百草记得了今天是中秋节。早上训练完毕,她就跑到街上的糕点铺,买了一盒各色馅料的月饼和一些苹果、梨子、葡萄、石榴,拿到常胜道馆送给师父曲向南。

  正巧碰到了常胜道馆的馆主郑师伯。

  郑师伯和颜悦色地夸奖她最近的比赛打得非常好,不愧当年得到了曲师弟的大力栽培。还说因为她出身自常胜道馆,最近前来常胜道馆拜师的弟子多了很多,叮嘱她往后在被采访的时候,一定要多提到常胜道馆,不要辜负了曲师弟对她多年来的训练和指导。

  最后,郑师伯让弟子拿了两盒月饼和一大篮包装精美的进口水果给她。她百般推拒,郑师伯却板着面孔教训她不懂事,说这是常胜道馆感谢松柏道馆的喻馆主这几年来帮助指导她的谢礼,让她送给喻馆主。

  直到曲向南也让她收下。

  她才呆呆地抱着那两盒高档月饼,拎着水果篮离开。走在常胜道馆内,凡遇到的常胜道馆弟子们都激动地向她行礼,崇拜尊敬地喊她:

  “百草师姐!”

  怔怔地望着昔日熟悉的一草一木,望着那两扇朱红色的大门,百草想起当年被赶出常胜道馆的情形。道馆门口外那株老槐树更加茂密,那一夜,她又饿又害怕地坐在树下,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

  恍如隔世一般。

  常胜道馆弟子们一路送她出来,百草对他们认真地鞠躬回礼,心情复杂地又回到松柏道馆。

  喻馆主和蔼地收下了郑师伯送来的东西。晓萤知道后,又是一阵对常胜道馆充满不屑的抨击,好半天才收住,问正在收拾打扫房间的百草:

  “出去玩吗?我约了同学逛街呢,一起去吧!”

  “一会儿要去训练了。”

  “拜托!今天是中秋节,是法定假期哎!你懂不懂什么是法定假期,就是法律规定必须要休息的日子哎!不休息是违法的!”

  “呵呵。”

  百草唇角一弯,被逗笑了。

  “榆木疙瘩,不搭理你了!”没好气地挥挥手,眼看到了约好的时间,晓萤抓起包包跑出去,嘟囔着喊,“训练训练,天天跟若白师兄腻在一起了,初原师兄也不吃醋,真是的!”

  将房间打扫整洁。

  换上道服,百草从布包里翻出一个东西,拿在手中高兴地看了看,朝练功场走去。因为是假日的关系,此时道馆中的弟子们已经很少了,踏上长长的木廊,她能看到雪白的纸门内,满室阳光,若白正宁静地盘膝而坐。

  听到她的脚步声。

  若白向她的方向看过来。

  阳光照在若白淡静的面容上,他仿佛正在思考着什么,目光有些深,研究般地打量着她。

  百草怔住。

  一动也不敢动,手中的东西藏到了身后。

  “坐下。”

  纸门外,天空蔚蓝如洗,飘着一丝丝白云,若白淡淡说:

  “有件事要和你商量。”

  “是。”

  百草行了个礼,在他面前盘膝坐好。

  看到她全神贯注凝神聆听的模样,若白沉默了一下,想起昨天下午同沈柠教练的谈话。

  …………

  ……

  “我承认,百草这几场比赛都打得不错,能看出她进步很大,”听到他又一次提起世锦赛的参赛资格,沈柠翻了翻桌面上的那些报纸,挑眉说,“但是,这所谓的美少女跆拳道大赛,说穿了,也不过是一档娱乐节目。”

  “真正的国际大赛,跟这种娱乐节目是完全不同的。”

  视线落在那张百草旋身踢中崔日幸头部的图片上,沈柠皱眉说:

  “比如昨晚,我看了整场直播。崔日幸从第三局一开始,就已经全无斗志,而百草,最后一击居然收力了!”

  “我曾经看过崔日幸在世锦赛中的表现,代表韩国出战那样的大赛,她会拼尽全力,战斗到最后一秒,不到裁判宣布比赛终止,她绝不会放弃。”沈柠嘲弄一笑,“而昨天的比赛,你知道崔日幸为什么会斗志不高吗?”

  若白沉默。

  “那是因为她不想在这种等级的比赛中受伤,”沈柠将那些报纸扫到一边,“她要把最好的状态留到世锦赛这样的大赛中,在娱乐节目中付出太多,于她而言不值得!”

  若白面色一变。

  “再说百草,”看着他,沈柠继续说,“那样至关重要的一踢,可以KO、可以胜负立决的一踢,她居然临时收力了!如果昨晚是世锦赛,崔日幸完全可以抓住这个机会,在百草收力后重心不稳的情况下,给予致命的反击,甚至将百草立时KO打败也不是不可能的!”

  “她是怕将对手打伤。”

  若白沉声解释。

  “这是比赛!比赛的时候不能全神贯注,竟然还分神顾虑这些那些。这样的选手,我能放心让她代表国家去参加世锦赛吗?”沈柠冷声说,“你不要再说了,我不会因为这个什么美少女大赛,就放弃婷宜,转而去支持百草。”

  “您答应过,您会给百草机会。”

  背脊有些僵硬,若白直视着沈柠,并没有接受她的说法。

  “去韩国之前,您说需要百草证明自己的实力。她在昌海道馆打赢了所有的比赛,拿到了最优胜营员,两次大败金敏珠,云岳宗师也认可了她在跆拳道上的天分和实力。”

  “这次美少女跆拳道大赛,固然是娱乐节目,但是百草每场都是以大比分获胜。即使对手没有拼尽全力,但是如此悬殊的比分,也可以证明她的实力。而且——”

  若白正色地说:

  “——百草也保留了实力。假如让她参加世锦赛,她会比现在打得更加出色。”

  沈柠瞟他一眼,说:

  “若白,我知道你对百草倾注了很多心血,但是……”

  “让婷宜参加世锦赛,结果是可以预知的,她不仅不可能打败李恩秀,就连日本的优秀选手也未必能够战胜。而百草参赛,也许同李恩秀还有一拼!”

  身姿笔直,若白凝视着沈柠,眼底清澈如高山上的雪莲:

  “是,我对百草倾注了很多心血。因为我从未见过像她一样坚持、专注、执拗、有天分、有毅力、有悟性的选手,而不是仅仅因为她是我的师妹。”

  “我相信她会成为了不起的跆拳道选手。”

  若白坚定地说:

  “只要您给她机会。”

  ……

  …………

  米黄色的榻榻米上。

  听完若白所讲,百草有些吃惊,怔怔地说:

  “去国外打比赛?”

  “对。”

  那是他同沈柠教练的约定。昨天下午的最后,沈柠教练同意,如果百草可以在真正的国际赛事中证明自己的实力,她就推荐百草参加世锦赛,而不是原定的婷宜。

  紧接着下来。

  分别在日本东京、英国剑桥、美国芝加哥有三场国际级的跆拳道赛事,作为世锦赛之前的热身,原本都是要派婷宜出赛。现在沈柠教练同意改派百草出战。

  百草茫然地问:

  “什么时候?”

  若白眉心微皱,说:

  “东京的国际邀请赛,需要下周五就动身。”

  “……好。”

  幸好去韩国的时候办好了护照,否则会来不及吧,百草暗自想着,一抬头,却发现若白的眉心依旧微皱,似乎有什么犹豫不决的事情。

  “怎么?若白师兄。”

  她忐忑地问。

  若白沉默地看了她很久,说:

  “我不知该不该让你去。”

  百草一怔,不太懂。她很少看到若白师兄犹豫,以往都是他直接将决定告诉她。

  “你明年就要高考,”若白皱眉说,“频繁出去打比赛,会影响到你高考的成绩。”

  百草连忙说:

  “没关系的。其实所有的课程内容高二就已经全部学完了,高三只是在复习而已。我可以带上所有的课本,只要不打比赛,我就认真看书!”

  若白摇了摇头。

  跆拳道对她而言固然重要,高考对她又何尝不重要?如果因为比赛,而使她没能进入理想的院校,也是得不偿失的事情。

  “我可以的!”

  双眼坚定地望着他,百草用力说。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若白师兄忽然提出让她出国去打比赛,但是她可以想象,应该是与世锦赛有关。以往这种比赛都是婷宜去打,若白师兄努力帮她争取来了机会……

  “不然,”看到若白始终沉默不语,百草眼睛一亮,突然想到一个办法,“你可以考试我!”

  考试。

  看着她充满信心的模样,若白沉吟着点了下头,从榻榻米上站起身,竟是要现在就对她进行考试。百草呆了呆,连忙也跟着站起身。

  “骨碌”、“骨碌”!

  米黄色的榻榻米上,那个方才被她藏在身后的东西竟滚了出来,轻快地,一路滚到若白的脚前。

  那是一只鲜红熟透的大石榴。

  吐着清新的香气。

  石榴的嘴巴微微裂开,隐约可以看到里面晶莹剔透玛瑙一般的石榴子。

  “这……”脸窘得通红,百草手足无措地将捡起来,结结巴巴地对若白说,“这个石榴……想、想送给你。”早上为师父买了三个石榴,那石榴又好看,又可爱,她忍不住留下了一个给若白师兄。

  “为什么?”

  若白看着那只石榴。

  “今天是中秋节,”见他似乎没有多喜欢这只石榴,百草心里有些小小的失落,但还是双手将石榴递向他,局促地说,“请收下吧。”

  “嗯。”

  缓缓接过那只石榴,看到她如释重负般地松了口气,若白眼底微微闪过一抹光芒,起步向练功厅外走去。

  宿舍里,亦枫不在。

  将石榴放在书桌上,若白拉开一只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厚厚的牛皮卷宗纸袋。百草吃惊地看到,纸袋里竟是高三各科的模拟高考试题。

  “若白师兄,这是你以前的模拟题吗?”

  凑过去,百草惊讶地发现这些模拟试卷的纸张都是簇新的。

  “昨天刚拿到,”若白仔细地翻阅着这些试卷,边看边说,“原本打算过几天再给你。”高考的内容每年都有不同,过往的旧试卷并不合适她,而这些最新模拟试卷也有质量高下的区别,他原准备全部将这些试卷过滤一遍,只把那些好的给她。

  十几分钟后。

  他挑出一份数学试卷。

  “先答这份。”

  将试卷摊在她的面前,递给她一只笔。

  “沙沙沙。”

  坐在书桌前,百草认真地答写着那份数学卷子,不时停下来思考一下,然后继续流利地答题。站在她的身旁,若白看了一会儿她的答题情况,又开始挑选试卷。

  一套语文高考模拟题。

  然后,一套英语高考模拟题。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头也不抬地,百草全神贯注答写着试卷,连若白放了一杯温开水在她的手边都没注意。直到若白让她休息一下,喝点水,她才仰脖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了半杯,继续埋头苦答。

  一个小时后。

  她答完了数学试卷。

  又一个小时后。

  她答完了语文试卷。

  再一个小时。

  英语试卷也答完了。

  脖子僵硬得仿佛锈住了一般,稍微一动,便“咯吱”、“咯吱”地响,百草小心翼翼地扭动地抬起脖子,赫然看到一旁的若白已经将数学和语文试卷都批改完毕了!

  心中忐忑。

  她不安地看着若白运笔如飞地凝神开始改英语模拟试卷,前二十道题里,她已经错了一道。心脏悬得高高的,她简直快要喘不过起来了。

  “出去活动一下。”

  若白低头改卷,淡淡说:

  “把基本腿法练三遍。”

  百草只得一步一回头地走出去,然后在宿舍外的空地上练习腿法。虽然她感觉刚才自己答题还可以,但是,英语题已经错了一道了。不知道数学和语文答得如何,她腾空下劈,惴惴不安。

  然而练习着腿法,她的心神又渐渐集中起来,厉喝一声,旋身跃起,双飞三连踢!心中有些隐忧,如今这个腿法她已掌握得炉火纯青,但是跟崔日幸一战后,媒体上对双飞三连踢进行了铺天盖地的报道。

  如果对手全都知道她会踢出第三脚。

  那么,这种进攻方式还会像以前那样令对手出其不意,那样有效吗?

  练完三遍腿法后,百草已是大汗淋漓。用手背抹掉额头的汗水,她朝宿舍里一望,见屋里的若白正静静地等着她,三份试卷整齐地叠放在他的手边。

  心脏“砰、砰、砰”地跳起来。

  她紧张地向屋内走去,眼睛直直地看着那最上面的一份试卷,是语文卷子。声音有些紧张,她顾不上喝水,因为那份语文试卷上并没有总分成绩:

  “怎、怎么样?”

  若白先用眼神示意她坐下,然后拿起那份语文试卷,翻到最后的作文部分,皱眉说:“你的作文,虽然立意、内容都是好的,但是用词造句还是略显生硬,难以得到高分。”

  百草心中不安。

  作文一向是她的弱项。

  晓萤曾经笑过她好多次,说她平时说话口舌笨讷,写作文的文笔也总正气太足,灵活不够,就像个老学究。

  “满分150分,因为作文略差,你的语文最多只可得120分,”若白翻了下前面的语文试题,只有偶尔被扣掉了一两分,基本竟是全部答对的,“至于数学和英语——”

  他将剩下的两份模拟试卷推至她的面前。

  “你答得很好。”

  百草紧张地立刻看去——

  在两份答卷的右上角,有他龙飞凤舞的批改出的总分,英语138分,数学129分!

  “你在学习上用心了,”若白静声说,“很好。”

  接连听到两声“很好”,百草的眼睛竟不争气地潮湿了起来。揪紧道服的衣角,她傻傻地看着那两个分数,又是高兴地想笑,又是有些不安地说:

  “我会努力写好作文的……我以后会再多看一些……”

  “咕——”

  一阵饥饿的声音从她的肚子里响起。

  看着她瞬时窘红的脸庞,若白唇角一弯,知道她今天上午连做三套试卷确是消耗了很多精力。现在是十一点二十分,还没到道馆中饭的时间,他的目光落在书桌那只鲜红饱满的大石榴上。

  拿起那只石榴。

  他的手指微微用力,石榴应声裂开两半,玛瑙般鲜红透明的果实晶莹欲滴。眼巴巴地看着,百草不敢流露出一丁点的馋意,但还是忍不住“咕咚”咽了一口口水。从小她就觉得石榴是异常漂亮的水果,就好像宝石玛瑙一样,美丽得让人舍不得去吃。

  而且石榴太贵了。

  石榴的贵,跟草莓、樱桃还不同。

  草莓和樱桃有很多的果肉,而石榴,只有那酸酸甜甜的一层果汁,外皮和籽核占了太多的分量。

  她从不舍得去吃。

  她想,若白师兄应该也是舍不得吃石榴的吧,所以她心虚地从为师父买的石榴中拿走了一只,留给他。

  修长有力的手指轻轻剥着石榴,眨眼,一小堆红宝石般的石榴子已在他的掌心。

  “吃吧。”

  将盛满石榴子的那只手放在她的面前,若白凝声说。

  “……”

  百草紧张地连着凳子向后挪去,拼命摇头说:

  “我、我不吃!我……最不喜欢吃石榴了!”

  “你不喜欢吃,”看着她,若白的唇角闪过一抹微不可察的笑意,“就把它拿来给我吃吗?”

  “不是的!”脸涨得通红,忽然她又用力点头说,“是的,我不喜欢吃,所以请师兄帮我吃了它”

  “不要撒谎。”

  拉过她的手,若白将那堆剔透的石榴子放入她的掌心,命令地说:

  “快吃!”

  为积威所迫,百草挣扎着又看了一眼若白,见他一脸不为所动,坚持让她吃的神情,她咬了咬牙,拿起一颗石榴子。酸酸甜甜的汁液在她的唇间迸溅出来,她小心翼翼地,仔仔细细地吃着。

  打量着她,若白问:

  “好吃吗?”

  她不敢再撒谎。

  “好吃。”

  “为什么吃得不开心?”若白皱眉。

  “……会……会心疼……”她呐呐地垂下头,一想到这么贵的石榴最后竟是被她自己吃了,她的心就疼得恨不得将每颗石榴子都嚼上几十遍。

  “拿给我吃,就不心疼了吗?”若白凝视她说。

  缓缓摇头,百草哑声说:

  “……会很开心。”

  “嗯。”

  沉默了几秒,若白伸出手指,从她的掌心捻起一颗晶莹美丽的石榴子。百草惊喜地立刻抬头,见他居然真的在吃。慢慢地咀嚼,看见她屏住呼吸、双眼发亮的模样,他淡然一笑,说:

  “很甜。”

  “是的、是的!是很甜!”她拼命点头,立时觉得这石榴比刚才好吃了百倍!

  然后百草发现——

  只要她吃一颗。

  若白便也会吃一颗。

  清甜的味道弥漫在口齿间,一颗一颗玛瑙般晶莹剔透的石榴子,她边吃边看着若白吃。每看到若白再多吃一颗,她的心中就多开心一下,渐渐地,清甜的味道好像蔓延到了心里。

继续阅读:chapter 4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旋风少女4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