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拜祭
丫丫雅雅2016-06-03 16:371,115

  小叔梳理好自己,这才从厨房端出面来吃。

  他应该是一个很在意仪容仪表的男人,一早起来,洗漱的时间是我的十倍。

  但他的时间花得值。

  当他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尽管和蔼可亲,尽管一副居家轻便的模样,也令我不由得眼前一亮,觉得是家里来了个自带春天背景的花美男。

  小叔走我面前,看看我,又看看躺尸中的我的父亲,不由扑哧一笑,说:苏凉你就在这儿吃啊?

  我嗯了一声。

  小叔说:你在死人面前吃东西,不膈应?

  我说还好。

  他说苏凉你胆儿真肥。然后就在我旁边坐下,吸面条时发出哧溜哧溜,那声量,摆明了他才是真正胆儿肥的人。

  小叔一边吃就一边夸我煮的面好吃,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一个人能把一碗普通的素面夸得天花乱坠,也不知这小叔在外头是不是也是这样地讨好其他姑娘,像他这样英俊又舌灿生莲的男人,应该很受欢迎吧。

  二婶也起身吃面了,不过她不在厅里吃,而是捧着面说回房间里吃。

  在二婶路过客厅的时候,我自己地瞧了一眼她的脚跟,她脚跟处并没有第二道影子,难道老乞丐说的“有两道影子的女人”并不是她?

  小叔……手指上也没有戒指。

  难道,是另有其人?

  洗碗过后不久,陆陆续续的就有人上门来拜祭父亲了。

  其实,也说不上是来拜祭父亲的。

  我父亲在村里人缘并不好,这日登门拜祭的大多数是二叔的朋友。二叔和父亲性格截然相反,他热心也乐于助人,所以在村里面积攒了一定的威望。在二叔出事的第二天,也就是今天,不少人提着慰问品上门来慰问了。

  但他们一定很遗憾,因为开门的是我而不是小堂妹,厅里摆的是我父亲而不是我二叔。

  二叔的尸体被警方搬走,至今还未传回验尸的结果。

  小堂妹知道二婶平安回家之后,哭着从堂叔家回来了,要不是看在是亲戚的份上,她肯定要抡起扫帚把我赶走了。

  但二婶似乎很不舒服,家里来了那么多慰问的人,她却一直推说自己很难受,于是就锁在房间里面不见人,只见小堂妹一人。

  小堂妹进房里面没多久,就端着空碗出来,面色不善,把碗塞我手里,便吆喝着让我去给二婶洗碗,说你苏凉害死了我爸,害病了我妈,还把我家当灵堂摆你的死老爸,让你洗个碗怎么了?

  我看看碗,碗很干净,只有一层油光,二婶向来吃面不喜欢喝汤,可现在碗里只有油光,这也就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二婶把面连汤全倒了,她没喝。

  我没说什么,转身去洗碗了。

  村里一些沾亲带故的亲戚陆陆续续地过来慰问,人气忽然旺了起来,我的目光也从局限的二婶小叔身上转移了开去。

  我关注着来访的女人的影子,以及男人的手。

  但没有人有两个影子。

  村子里的男人都是糙人,下地干活经不起细腻的保养,所以几乎没有一个人手指上是带有戒指的。

继续阅读:第18章 陈仙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胎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