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他是谁?
丫丫雅雅2016-06-03 16:441,118

  我一愣,说那是我小叔啊。

  陈仙婆摇头。

  我心里一咯噔,忙问她是不是看出什么来了?

  陈仙婆问:你是苏有为家的大丫头吧?

  苏有为是我爷爷的名字,而陈仙婆年纪已经过七十岁了,和我爷爷是同辈的,她这么问让我有点意外,因为我爷爷禁止家里人来找仙婆,谁敢找就打断谁的腿,所以我们家人和陈仙婆是打死不相往来的那种关系,陈仙婆一开口就是我爷爷的大名,显得关系不一般,所以我感到意外。

  陈仙婆又问了一声我是不是苏有为家的大丫头,我说是的。她又问我小叔是不是苏兴凡,我又说是的。这一次,她叹气了。

  她说,苏兴凡不应长这样。

  我心里那个咯噔咯噔的,今天一整天那么多人都认出了我小叔,忽然来了一个否认的,这让我不由得心里发毛,隐约觉得身边潜伏了一个可怕的人!

  陈仙婆说,修道之人有五弊三缺,五弊为鳏、寡、孤、独、残,三缺为钱、命、权,所以修为越高的人就越容易犯五弊三缺,尤其是行恶事更容易遭到五弊三缺的反噬。

  苏兴凡离家一十五载,她早就不记得苏兴凡长什么模样了,但是在苏兴凡离开家之前,曾经来找她算过一卦,她算出苏兴凡三十五岁有大劫,必犯五弊三缺,所以劝苏兴凡修道时要注意积善福,莫要行恶。

  但算命这事,就是你提个醒了也不一定能避开。

  如果那个卦象应验了,那么我小叔现在应该必犯五弊三缺其一,可是陈仙婆从窗户看到跟我来的那个男人身上并没有出现五弊三缺的迹象,甚至——

  “他的身上有不食人间烟火的贵气,怕是来自阴间的贵人。”陈仙婆说。

  来自阴间,难道他就是阴十二吗?

  我心里犯怵着,但很快就被恼恨卷了上来,如果他真是阴十二,那么二婶的失踪、二叔的死全是他搞的鬼了!

  好你个阴十二,我刚想怎么去把你揪出来,没想到你竟然早就潜伏到了我的身边!

  陈仙婆问:丫头,你看你印堂黑得发亮,想来你家里面已经经过血光之灾了吧?

  我说是,二叔的死就是血光之灾。

  接着,仙婆说:你也离死不远了,一身透着死气,生气快要绝了。

  我也说是的,那阴十二要是真的把我带走,那我就真的死透了。

  我想把这几日的事情都告诉陈仙婆,但是陈仙婆却摇头拒绝了我的透露,她说她知道得越多,对我了解越深越有感情,算的卦就越不准。

  她让我先坐着,她想为我焚香算卦。

  普通的算卦就可以了,可是陈仙婆却多了一道程序,那就是焚香,看起来她这次算的卦不一般。

  陈仙婆算的卦和外面的竹签算卦不一样,她从箱子里摸出一个红布包裹,拆开了,我才知道红布包裹的是一个乌龟壳。

  陈仙婆朝乌龟壳里扔进去五枚铜钱,合上眼睛摇乌龟壳,嘴里念念有词。

  她摇了一阵之后,把乌龟壳里的铜钱抛了出来,然后用手指摸了摸铜钱,然后,沉沉地叹气。

继续阅读:第20章 卜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胎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