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死人
丫丫雅雅2016-06-06 18:051,074

  二叔呆了很久,这才扶起我说今晚上他要陪我守灵,看看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小堂妹一听就哭了,拉着二叔的手,不让二叔这么说,她害怕晚上来到我家敲门的那些鬼会把二叔拉走。她已经失去了母亲,不能再失去父亲了。

  但是二叔是个强硬的性子,决定了的事情就不会再改了。

  到了晚上的时候,二叔让我回房里面早早睡觉去,他一个人在大厅里面守着,父亲还魂香烧没了由他来换,总之这一晚上我不管听到屋外面闹出个什么动静来,都千万不要走出房间去。

  我关进房门,为了断绝外界的纷扰,我戴了耳机,把声音调到最大,钻进被窝里,闭紧双眼,吃了秤砣铁了心地告诉自己千万不要出门去。

  这一夜,外面也许有动静,也也许没有动静,总之我什么都听不见,看不见。

  天亮的第一缕阳光照射到脸颊上的时候,我醒了过来,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昨夜睡了没有,但睁眼的这一刻,我知道,不平安的夜过去了,父亲的头七只剩下四天了,只要我熬过这最后的四天,那么我就可以一生平安。

  我起来,开门,开不动。

  这是怎么了?

  我房间只能在内反锁,我又没反锁,这门怎么就打不开呢?

  我拧了许久都打不开门,我急了,拍着门喊道:二叔帮帮我,我被反锁了,你帮忙开一下门。

  忽然,门开了。

  我一怔,赶紧拉开门,开门后我看见父亲笔挺地站在我的面前,他双目紧闭,身上的尸斑比昨日更加明显、更加多了,而且身上开始散发着一种令人难忍的尸臭味。我捏着鼻子,后退了几步,对父亲说:爸,天亮了。

  话音一落,尸体倒下,我心想这尸体半夜老是乱跑,要是白天能爬回自己床上,那该多好?

  我跨过尸体,走出房门,傻了。

  旋即,惊惧、恐慌,好像自己杀人了一样!

  主门大开,客厅里的吊扇吱嘎吱嘎地转折,二叔悬挂在吊扇上,慢悠悠地转着。当他转过来面向我的时候,我对上了他的眼睛,那一双死人的眼睛,我想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他的脸充血紫肿,眼睛瞪得凸凸的,快要掉下来似的。

  许久,我才反应过来,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尖叫!

  二叔死了!

  继二婶失踪之后,二叔死了!

  这原本指向我的危险竟然降临到我身边的亲人上!

  我冲到父亲面前,抓着他的寿衣,摇晃着他,歇斯底里地大吼:“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要带走我,就带走我啊,为什么要把叔叔婶婶都带走?你把二叔还我!还给我!”

  我父亲喝酒、抽烟、滥赌,我在世为人十九年,他没有尽过一日作为父亲的责任,这十九年来,都是二叔把我当亲闺女一样拉扯长大的,小堂妹有的东西我也会有,就连我身上穿的这套睡衣都是二叔买给我的。

  在我心里面,二叔才是我真正的父亲。

继续阅读:第7章 恨与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胎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