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你将,死
丫丫雅雅2016-06-06 18:051,097

  我把父亲的手塞回白布下面,开了门走了出去。

  一出去,小堂妹就对我说:苏凉,我从猫眼往外看,门外有一个女人和你长得一模一样,我以为你被锁在外面了,我推开门去看,却什么人都没有看见。

  我吃了一惊,问:你开门了?

  “嗯!”小堂妹点点头。

  这时候一道冷风刮过,客厅椅子上出现一个女子的身影,她一袭白衣,双手叠放在膝上,低头含笑,眉目俊秀如画。

  与我长得一模一样,却胜在气质温婉出尘。

  我倒抽了一口气。

  这是鬼吧?为什么一只女鬼与我长得一模一样?

  小堂妹看到那女鬼顿时就疯了,她用力地摇着我的手,指着女鬼对我说:苏凉,就是她,刚刚敲门的就是她!

  我想起父亲的话——

  如果有人晚上来敲门,千万不要开门;开门了也千万别放人进来;放人进来了也别跟他走。

  开门、进门,已经犯了两点禁忌,那最后一条千万不要犯,那么我就是安全的。

  我走出一步,啪,灯全灭了,只有客厅里为父亲点的白蜡烛还在亮着,烛光映在女子的脸上,竟不似常人那般雪白,而是青色的。

  我不敢再靠近她一步,那关灯就是她对我的示警,让我千万不要再走近她一步。

  我问她:你是谁?

  她嘴唇不动,声音却从她喉咙里传了出来:我是你的妈妈。

  我说:我妈早死了!

  她说:对,在我认识你爸爸的时候,我就已经是个死尸了,苏凉,你是死人的孩子!

  我不信,我说我是活人,我有呼吸,我有心跳,我还有体温,今年学校体检的时候,我身体各项指标都健康正常,我就是个最正常不过的活人!

  女人告诉我,二十年前,我父亲路过她家祖宅,因夜下暴雨,只得在她家祖宅借宿一夜,楼主叮嘱我父亲,子时一到,听到鬼鸮鸟啼叫三声后便就不要开窗开门了,更不要离开自己的房间。我父亲不听,夜里开门走了出去,进了她的房间,见她年轻貌美,知道那是一具尸体,仍然兽性大发,将她强了去。十个月之后,我便就出世了。

  我出世之后,就被送到我父亲的身边,我父亲从那以后就变了一个人,因为他看见我就会想起在女人祖宅里的那一夜,那是他一生中最不敢回忆起的那一夜。他曾想杀死我,但是却一次次地失手,被藏在暗中的鬼警告着,如果父亲敢动我一根毫毛,那他就少一根手指头。

  我看看手腕上的四根手指印,心想原来父亲的手指头不是赌输被债主砍掉的,而是被鬼折掉的。

  可是,那个将我送来父亲身边的是谁呢?是她吗?但为什么我感觉不会是她?为什么又要将我送到一个赌棍身边呢?

  女人问我:苏凉,你是要死、还是要活?

  我说肯定要活。

  “那么,七日后,有个叫阴十二的人来找你,你千万不要跟他走。”

  “如果我跟他走了,会怎么样?”

  “你将,死。”

继续阅读:第3章 迷离的身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胎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