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8年,蒋介石整党愿望落空
谢爱伦、杨雨青等2016-05-30 15:031,898

  1948年3月29日至5月1日国民党在南京召开了“行宪”的第一届国民大会。这次国大是“行宪”的开始,会议除了选举正、副总统外,主要企图是团结全国意志进行反共。蒋介石主持会议并致开幕词。4月19日,大会选举蒋介石为中华民国总统。其后,国民党内部各派经过激烈的争夺,大会经过4次投票,于4月29日选出李宗仁为副总统。

  5月20日,蒋介石、李宗仁就任总统、副总统。

  党内“民主”?

  1948年5月20日,蒋介石宣誓就任中华民国总统。

  但总统选举中的混乱和军事上的失利,让蒋介石不断地产生挫败感,但最令蒋介石头痛的是,他发现自己对国民党内的控制力正在下降。

  5月17日,立法院选举。或许是为了显示党内民主,在选举前,蒋介石故意离开南京,偕宋美龄前往无锡度假3天。

  蒋介石前脚离开,国民党内的派系斗争就再度激烈起来,5月17日,孙科与陈立夫分别竞选立法院正、副院长。刚刚辞任中央组织部长的陈立夫虽然是国民党中央提名的候选人,却遭遇了包括“三青团系”“朱家骅派”“新桂系”等国民党籍立法委员的联合抵制。其时李宗仁竞选时提出的口号就是“用新人,行新政”,对这位“陈家党”的代表人物自然是欲去之而后快。

  接着在行政院长人选上,双方又展开激烈斗争。这一次,攻击者变为前度处于守势的CC派党籍立法委员。出掌行政院甫满一年的政学系领袖张群,原本是蒋介石属意的人选。为了在党内形成集中意见,5月21日,在晨祷结束后,蒋介石专门约见陈立夫,要求陈立夫约束他的派系成员,支持张群。但令蒋介石意想不到的是,一向对蒋言听计从、有令必行的陈立夫开始大诉其苦,称干部已怪他过分服从总裁,致使所部毫无出路。对一手栽培陈立夫长达20多年的蒋介石来说,这样的回答大出他的意料。

  事后,蒋介石在日记里写道:“立夫变态之快,殊为生平最大之教训也。”

  不过,蒋的执拗劲无人可比。这一天在他的示意下,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了针对行政院长人选问题的党籍立法委员谈话会,意在通过张群为行政院长候选人。不料在CC系成员的要求下,谈话会试行了党内会议少见的假投票举措。事实上这是一个摸底调查,结果在460名党籍立法委员中,有259人投票给时为战略顾问委员会主任委员的何应钦,而时为行政院院长的张群只得到94票,只比第三名、时为国民党中央秘书长的吴铁城多了9票,甚至有人投票给非党籍的候选人。

  这一“党内民主”的结果令蒋介石大为愤怒,但他对尾大不掉的CC系却无可奈何。

  连任行政院长意愿本就不高的张群,此时则以省亲养疴为由,遁离首都南京,请假返回老家四川。而被CC系架上火线的何应钦也怕引火烧身,更是当面向蒋介石推辞了行政院长提名。一出内讧戏令蒋介石颇为难堪,行政院长迟迟难产令外界议论纷纷。5月23日夜,国民政府资源委员会委员长翁文灏在半夜接到蒋介石的电话,告知被提名为行政院长候选人。对于天上飞来的这顶“官帽”,翁最初坚辞不受,但终为蒋说动,随后他闪电获得国民党中央提名,在24日下午取得了立法院投票同意,成为行宪后首任的行政院长。

  副总统、行政院长、立法院长,国民党试行三权制衡的第一次尝试,对于没有经历过权力制衡的蒋介石颇不适应。

  分拆国民党?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其时的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冷眼观察这一小品剧,得出的结论为:这是蒋介石多年赖以立足之基础的内部反叛。之后他建议蒋介石进行行政改革,第一步就是解散CC系。

  蒋家天下陈家党,蒋介石此时却又顾虑重重。他在这段时间不停地与自己的亲信探讨国民党的出路,同一时间国共两党正在东北进行决定性的命运之战。蒋介石要到败退台湾后才看到延安的“整风运动”,这个聪明人即刻意识到自己在1948年所遇到的难题,共产党在1945年就已经开始解决了。

  蒋介石在这一年想出的解决办法为:今后本党方针,不出二途,一撤底改组,各级党部一律停止活动。二为任多派自动组党,使之分道扬镳。5月30日,在国民党中常委一级的高级干部会上,蒋介石首度透露了其主动裂解国民党的想法,让这些官员大吃一惊。

  蒋介石在讲话中说,“今年七八月间决定召开全国代表座谈会,希望能因此加强党的组织,巩固党的基础。倘使这个希望不能达到,我宁肯让党分裂。不愿做国民党党员的人,可以脱离,也可以另外去组党,我绝对愿意支持。”

  事实上,蒋介石的整党愿望只有战败后蜗居台湾的时候才得以实现,他在那时候的讲话里数度谈到了“延安整风”。而他分裂国民党的,造成党外有党的计划,则要到国民党在台湾首度失去统治权后才得以实现。

  (摘自《解封民国》,唐建光主编,金城出版社2011年6月出版)

继续阅读:戴笠手稿证明:周佛海为国民党卧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国民党党争内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