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你不再担保(3)
哈南2016-05-30 15:232,554

  他终于有了一个温暖的家。每次他进到这个菜馆的时候,坐在涉谷旁边的人就会主动地让出座位来,让他去和涉谷完成一个配套。而他只要像一只猫一样地匍匐在涉谷的身边,这个家里的摆设也都有他的一份。

  人们会立即中断了原来的谈话,把他当作一个中心人物,几乎都是对他的询问,他身上没有一处是不新鲜的。他从没有听到有日本人这么亲切地对他说话,他的哪怕是含糊不清的回答都被人们洗耳恭听着。他看到的尽是恍然大悟的表情,他想许多人肯定是不懂装懂的,因为首先是他自己就没有完全听懂人家问他的是什么。

  几乎都是由涉谷提出各种各样的问题,后来才分一点机会给别人。不过随后涉谷又很快地收回了自己的权益。他不喜欢老让别人曝光,欣欣是他的作品,欣赏一下没问题,可是不能靠得太近。

  他点了一盘青梗菜,是专为欣欣点的。

  “饮食不能缺纤维类,记住,每天都得吃青菜!”

  那个时候日本人已经在转变饮食的观念了。涉谷是真心的,他用最新的科学来呵护欣欣。

  欣欣把筷子悬着,咽不下那盘青梗菜。他已经吃了,吃了纤维类,吃了青菜。我操的,现在才知道就要去打工的厂子真是一个鬼地方,不是人待的。相比之下他死也不会忘记涉谷的恩情,忘记这个温暖的家。将来要是有出息的话,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人家。

  这便是欣欣最初的感恩之心,它无疑和初恋一般纯洁透亮。将来是极其遥远的,他恨不得眼前就有一个报答的机会。比如说一部汽车冲过来,眼看就要撞到涉谷身上了,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欣欣把涉谷拉到了一边;要不就是发生了地震,所有的房子都倒塌了,他却把涉谷压在自己的身子底下,贴贴实实的,让涉谷安然无恙。

  可是眼下他什么都没有。从国内带来的茶叶啦、印章啦不用说只是杯水车薪,连见面礼都谈不上。涉谷不怎么懂得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可是很懂得它的亮点在哪里。他把欣欣送给他的那些东西拿出来炫耀,把欣欣对那些东西的说明刻意地夸大,令所有的人眼红。欣欣本来就不得已地掺了点水分,经过涉谷的一番渲染,那些东西几乎都成了无价之宝。

  只有这个时候欣欣才感觉到了自己一丁点儿的存在价值,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除此之外,他还能够用什么来取悦涉谷、报答涉谷呢?

  他看到涉谷伸出小指,在他眼前比划了一下。开头他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不同的国度有不同的表现方式,他也不知道日本人是在比较亲近之后才做出这个手势的。他四下里瞧了一下,看看有没有能够帮助他的人,可是他看到周围全是对他的期待,每一只眼睛里都有亮光。他不得不转过头去请教也把他给聚精会神地给瞪着的厨娘。可这一次连一直对他很亲切的、常常帮他解答疑问的厨娘也只端出一个无可奉告的微笑,含蓄而又动人。

  最后是一个客人做了既形象又浅显易懂的解析。他先是把两只手掌拱着放在胸前,然后比划了一个拥抱的动作。随后就是被抑制了好久的笑声。

  欣欣显然反应得太慢了,不过他的幼稚无知使这个对日本人来说是很老套的玩笑却换了汤也换了药,满是新鲜的味道,甚至掺入了异国的情调。

  什么,日本人在问他女人的事?不,不仅如此,日本人在问他抱过了女人没有?不,不仅如此,日本人赤裸裸的,日本人在问他来日本操了没有?

  欣欣的脸红了。他毫无防备。他突然被抛到一个遥远的仿佛是他从来没有涉足过的世界里。在这个本来随便就能够操的国度里,他却丧失了人类的这一本能。他下意识的目光瞥到了那个厨娘身上,仿佛这一刻把他给团团围住的人群中这个唯一的异性会对他伸出救援的手。可是他看到那个已经变得很兴奋起来的厨娘似乎也在问他你操了没有,坦白交代。

  他还是瞧向了涉谷。他怎么会把涉谷给忘了呢!这个问题是涉谷提出来的,他不该把源头给忘记。见鬼,自己真是发昏了,居然让涉谷久等了。他赶快提起劲来,迅速地摇了摇头,十分肯定的。

  是的,他发誓,他一点也不撒谎,到日本之后他一次也没有操过,绝对没有。我操的,怎么会去操呢?他不但没有机会操,就是有的话他敢操?他到日本不是来操的!

  他嘴上没说,可心里头却是在国内一旦需要信誓旦旦时肯定会有的最高层次的保证,那就是请组织上审查吧。他是纯洁的,他有一颗红得发亮的心。

  没想到人们大失所望,没有一个因此赞赏他的人,尤其是涉谷还有点欲言又止的尴尬。只要欣欣不是这样回答他的话,他马上就要接着发挥。他已经准备好了调侃的句子来让大伙开心了。

  欣欣是他手里握有的股票,他随时都在炒卖,让它升值。开头他也没有想到会有什么回报,对欣欣的款待完全是一种慈悲的行为。可他却善有善报,周围的人因此比以前更加尊敬他了。他也因此明白了有能力表示自己的宽宏大度本身就是一种社会地位。他也因此想到即便是为了周围的人,不,就是为了他自己也必须好好地保护这个上天扔到他脚下的无依无靠的人。

  由此说明他把小指头亮在欣欣的眼前并非是要对欣欣进行考核。和他频频地把欣欣推到公众面前,频频地向人们表明他们之间已经亲密到了何种地步一样,他仅仅是在调试和运转一部自己渐渐地驾轻就熟了的机器。

  欣欣还没能够如此地洞察秋毫,他来日本的时间还不长,实际上他远没有入乡随俗。不过他嗅到了什么异样的气味,他知道自己错了,尽管不知道自己错在什么地方。这一刻他不能够有别的标准,他只能够根据涉谷的脸色来判断自己的行为,随时加以修正。

  涉谷又伸出了他的小指来了。什么,你不喜欢?

  这回欣欣不会犯错了。这回他把涉谷的精神给彻底地吃透了。他很坚定地回答说喜欢,我喜欢,真的很喜欢。

  这就对了,在场的都松了一口气,生怕他再一次摇头。谁都不愿意看到一个异色的人种。喜欢女人还需要羞羞答答吗?喜欢女人是不分国度的。

  接着涉谷又一次把小指头比划了一下,然后伸出食指来,指向他替欣欣点好了的一盘青梗菜,很有哲理性地阐述说对于生命来讲这两者具有同等重要的意义,缺一不可。

  这回欣欣端出的是恍然大悟的表情。他有意夸大了自己的这种表情。他觉得涉谷的语言很深刻,耐人寻味。不过如果是他的话,他会更加注重形象。他会说女人就是纤维类,女人就是青菜。这两者如出一辙。

  他开始吃青梗菜,大口大口地,津津有味。一边吃着,一边放心地瞧了一眼很满足地把他给瞧着的涉谷和所有在场的人。是的,他终于找到了可以供他出卖的东西,他并非一无所有,靠着它说不定也会有他在日本的一番作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海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海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