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你不再担保(12)
哈南2016-05-30 15:233,363

  现在才知道日本的爱情旅馆是那样地漂亮。那绝对是黄山顶上的旅馆所没法比拟的。遗憾的是没有把它给千里百里地包藏住的黄山的那一片松林。那隔音的材料也一定是最上乘的,除了柔和地流畅着的好像是很适时的音乐之外,根本听不到隔壁房间里的任何音响,不像在黄山的时候他把电视机的音量开得不能再大了,可是也好像无法把那仿佛是从地狱里发出来的魔鬼般的声响给遮断。难怪,黄山上的一砖一瓦都是用肩膀挑上去的,当然无法像日本的建筑那般精工细作。

  直到这一刻那魔鬼般的声响还隔山隔水地在欣欣的耳边喧嚷着,把房间里柔和地流畅着的音乐给沉重地压迫着,刺痛着他那既紧张又兴奋的神经。

  他终于很清楚地验证了男人在接近那一刻时往往会出现的操的字眼。在黄山的时候,他在心里骂道我操的。他甚至又听到了他的朋友在问他:你操过了吗?你替咱中国的那些姐妹们报仇了吗?

  这一刻他也听到了。这一刻他在心里说我操了,这一回我真的操了。只不过在黄山时出现在他心里的那声音是狂暴的、歇斯底里的。而现在却是很轻柔、很舒坦的。接着他想无论是韩国的女人还是泰国的女人肯定都不如日本的女人那样多情,富有魅力。

  他想操是一个很肮脏的字眼,却很准确地表达了男人在那种境界里最后一刻的发泄。文字往往是用来传播一种感觉的,但反过来一种感觉骤然出现的时候人便会在脑海里立即出现与之相对应的文字。这大概只是人类的文明生活中一种很自然的循环,可他对别的几乎是熟视无睹而仅仅是对眼前的这一刻发生兴趣甚至进行琢磨。实际上操已经在生活中拓展了它本来的意义并且在更为广泛的范围里得到了应用,然而这一刻他在津津有味地品味的却是它最为原始最为本能的部分。他把自己局限在这最为核心的地带,因此获得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

  当他把躺在身旁的京子瞧了一眼之后,他就又重温了一遍自己的这种感觉。

  他看到京子一直在看着他。他觉得有些意外。他避开她的目光。他担心她仍然在期待着。他不相信男人和女人在这种场合下所谓的各种差别。科学的论断在这一刻是不适用的,至少对他来说已经没有再重复一次的必要了。难道刚才的还不够吗?

  “谢谢你……你给了我从来都没有得到过的……”

  欣欣有点恼了。谢谢两个字让他受不了。他不知道日本人为什么在这个根本不用虚假的场合里也那么虚假。他的理解是自己的行为被京子当作了一种奉献,要是这样的话一切都白干了。他又想在心里说我操的了。

  他那么干脆地把京子带到了旅馆的前面,这一回竟然是京子毫无心理上的准备。她简直是在让自己面对着一场强暴。她不知道从黄山归来的欣欣为什么会变得如此地狂暴且放荡不羁。她当然听不到那时候在欣欣的心里一遍又一遍地掠过的那个肮脏的字眼。可是就是听到了她也需要用SEX这个优雅的词语来进行一次翻译。不过那个字眼一旦被翻译了也就丧失了它原来的意味,只有那个不被翻译的最为原本的意味才能够让京子获得最为猛烈的高潮。

  她果真得到了。她得到的的确是她从来都没有得到过的。而这也是只有像欣欣和京子这样的一对才能够有的同床异梦。他们在最为僵硬同时又是最为柔软的碰撞当中擦肩而过。

  “把这些都忘记了吧。我们该走了!”

  欣欣开始穿衣服。他忽然觉得自己像一个作案的人在准备逃离现场。

  “可是我们还没有说好下一次见面的时间呢!”

  京子有点紧张,仿佛她已经预感到刚刚开始的这一次会成为他们之间的最后一次。她的经验也在对她发出警告。她当然清楚SEX在被作为一种手段使用的时候会多么地具有杀伤力。这一次她将面对自己流血的伤口。

  欣欣扣着扣子的手停住了。

  难道还有下一次吗?对他来说连这一次也是不应该有的。他们之间的一切在还没有开始的时候就已经结束了。

  “不,请你原谅,京子,让我们说声再见吧。即便有下一次,那也不过是今天的重复,不可能有你所要的!”

  “我所要的?”京子问道,有点不知所措。可是等她明白了欣欣的意思之后她立刻就说道:“不,我没要别的。除此之外我什么都不要。”

  欣欣懵了,无法理解京子所要的。京子所要的竟然会是连他自己也觉得讨厌的行为。就是在刚刚结束的那一刻也不是用来证明他至少在一刹那间曾经拥有过的强大。恰恰相反,那只能是一个弱者的无能的表现。当一个男人用欲望来进行报复的时候,他首先丧失了自己的人格。

  他加快了速度,结果却把扣子给扣反了。

  “何必这么慌慌张张呢,既然你已经达到了目的——”

  欣欣又看到了他所熟悉的京子的表情。那表情带着冷冷的嘲讽。平常这种表情会让他变得无所谓起来的,可是现在却让他受不了。不知为什么他害怕在这一刻变得绝望起来的京子。他觉得这一刻的京子会不顾一切。

  果然。

  “我知道了,你一直在执行父亲的命令!”

  刹那间,一个美丽的爱情旅馆成为了一个法庭。欣欣发现自己被指控了,罪证确凿。

  “我还知道,你一直不喜欢父亲,你仅仅利用我来对父亲进行报复!”

  不单单只是一个法庭。欣欣曾经听说过爱情旅馆里经常被安上摄像机。这一刻他觉得在这个房间的各个角落里都有着对准着他的镜头,他的一切都被记录了下来,并且成为被永久保存的档案,成为他一生的劣迹。

  “你是一个残忍的男人,你选择了一个无能为力的弱者作为报复的对象!”

  那是一个庄严的声音。欣欣听出那个声音在对他做出宣判。

  “我佩服父亲的精明,他从来没有做过亏本的生意。父亲利用我来打通和常务的关系,拯救了他的公司。可是一旦达到了目的之后他又设法中止这种关系。那么请你告诉我,这一次他是怎么对你说的?也许已经到了一个父亲必须把他的女儿嫁出去的时候了!可是难道他没有告诉你我早已经发誓过这一辈子不想结婚了吗?难道他不知道我对这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感到厌恶了吗?不,我知道了,你们只不过是同伙而已!”

  刚才的欣欣雄赳赳气昂昂的多么像一支正义之师呀,可是这一刻他兵败如山倒。

  京子停住了。她突然抱住了自己的头,让它伏在双膝间。她掩住了自己的眼睛,却裸露着她的身体。

  欣欣紧张得不得了。他看到京子的双肩微微地抖动。

  不知过了多久。

  京子终于缓缓地抬起头来。京子的眼里闪着晶莹的泪光。

  欣欣第一次看到有着泪花的京子。他发现有着泪花的京子居然是那样地美丽。

  “不,让我把一切都告诉你吧!”一颗热泪滚出了京子的眼眶,“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吗?……告诉你吧,那仅仅是由于你不喜欢我……”

  欣欣屏住了呼吸。

  “要是你喜欢了我,我就不会喜欢上你的……我讨厌所有喜欢上我的人。我知道这世界上所有的喜欢都带有目的……而且还有一点,那就是其实你不是和父亲串通一气的。看起来你和父亲是一伙,可是你却在暗暗地违背父亲的意志,你在瞒骗父亲……而且你把这一切做得多么巧妙呀!……”

  欣欣没有勇气把自己的目光从京子的脸上移开。他只把京子给死死地盯住。这样他就看到了一个迄今为止他从来没有看到过的京子。他虽然没有目睹京子所谓的成长的轨迹,但是这么多年在日本的生活,让他有了足够的经验帮助他理清自己的思路。好像有一本倒着翻的影集在他的面前展开,从面对着自己的一丝不挂的京子开始还原,让她披上她的一件件本是那么美丽的衣裳。中间有许多大大小小的餐厅的特写,当然还有停在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连锁店前面的摩托和那一段夹在两个手指之间的烟蒂。那本影集翻到最后一张的时候他的心猛烈地跳动了一下,然后戛然而止了。那最后的一张就摆在涉谷家里的那张桌子上。

  那以后居然又是一次零距离。也不知道是京子躺在了欣欣的怀里呢,还是欣欣把京子给抱住的。

  那时候也不知道作为一种动物,人是高级的还是低级的。

  那以后居然还会有余音绕梁。是京子把自己的小嘴贴在了欣欣的耳根上。

  “欣欣,你愿意听我再说一句话吗?……你愿意让我告诉你你是谁吗?”

  这一刻好像是欣欣在听从着京子的摆布。

  “告诉你,你是……我的担保人。”

  “胡说,我什么也不是,我不是你的父亲,我更不是……”

  欣欣的慌作一团的样子让京子觉得很开心,她的声音更加柔顺了。

  “别担心,我需要的不是那种担保。那种担保是不存在的,世界上根本就找不到那么一种永久的担保。我需要的仅仅是那一刻,那刚刚发生的可是已经消失了的一刻。只有那一刻才是最美好的。而你,亲爱的,你担保了我的那一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海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海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