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 怀
赵晓2021-07-15 12:45613

  四舅瘸腿,但从不用拐杖。他说,拐杖虽然能给他一点支撑,但在满是石头的路上走,多一条腿反倒是一种累赘。所以,他喜欢自己自然而然的样子。

  四舅极爱读书,学校垃圾堆里带字的纸片儿他都会精心地收藏起来,但他就是不喜欢去学校。虽然,王大山很喜欢四舅的墙围画,也希望有这样的学生。但四舅却说,与其在学校里受王大山老师的奚落,倒不如听毛驴扯着嗓门叫几声。那时,王大山把调笑别人的生理缺陷当作乐趣已是很平常的事。

  四舅喜欢他的画笔,但似乎更喜欢他的那头毛驴。他对毛驴的感情,不亚于韩冬对弟弟铃铛的感情。韩冬喜欢铃铛是有原因的,她和铃铛一同喝山羊妈妈的奶。而四舅喜欢毛驴韩冬却找不出理由。只记得四舅说过,高贵的人喜欢养一些卑微的人在脚下,卑微的人喜欢养一头牲畜在身边。他是卑微的,有毛驴在身边他才能活得安心。

  当年这话从18岁的四舅嘴里说出来,对于孩提时代的韩冬是不可思议的。因此,韩冬觉得四舅的话很深刻。如今,四舅和他的毛驴都走了,四舅应该是安心的吧!四舅走时,只留了一句遗言:我和谷弘胭做伴去,你们就当我出远门了。

  出远门?韩冬每次想到这几个字,都觉得有种难以言说的痛。是啊,四舅很从容地出他的“远门”了,而和他息息相关的亲人呢?看来,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死亡对于死者来说是无关紧要的,而影响的却是爱他的亲人。

  因为四舅的死,韩冬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情绪低落。悲伤之余,她习惯回到记忆中,默默地捕捉四舅虚幻而真实的身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走的信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走的信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