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羊妈妈
赵晓2016-05-30 15:291,532

  山羊妈妈的头上有两根弯弯的犄角。那犄角,很光滑,像两根永不会倒下去的辫子。它是韩冬幼年时最早的玩具。人们常说,玩具是孩子最好的朋友,而山羊妈妈的犄角不仅是韩冬的好朋友,更是山羊妈妈身体的一部分。所以,韩冬对羊角除了友情之外,还有一份难以割舍的特殊的亲情。

  山羊妈妈有着和善温柔的眼睛,韩冬每次俯在它身边抚摸它的犄角时,羊妈妈总是慈爱地望着她,嘴巴一张一翕地和她说话。姥姥说,山羊妈妈是在“倒嚼”,哪是在说话呀!而韩冬却坚持地认为,山羊妈妈就是在和她说话。山羊妈妈蠕动的嘴巴是无声的,它的眼神也是无声的,她们在无声之中相互传达着彼此的关心。

  韩冬第一任山羊妈妈脸上的毛格外白,所以姥姥管它叫白脸。白脸山羊妈妈的去世,让韩冬感到了刻骨铭心的疼痛。

  那段时间,山羊妈妈总是不停地发出奇怪的叫声。姥姥说,因为没有公羊相伴,所以山羊妈妈就这么发情。村里人也认同姥姥的这种说法,所以大骂山羊妈妈是“骚货”。他们强烈要求姥姥把“骚货”卖掉或者杀掉,并说这种叫声不吉利。想到韩冬填不饱的肚子,姥姥说什么也不肯对山羊妈妈下手,而二舅却不同。

  那时,二舅正在打光棍。每当听到山羊妈妈的叫声,二舅就狂躁不已。于是,他愠怒无比地朝山羊妈妈挥起了皮鞭。粗壮的皮鞭狠狠地抽打在山羊妈妈身上。山羊妈妈小巧的脚慌乱地窜来窜去,惊恐万状地躲避着二舅那带着风声的皮鞭,并且发出哭泣一样的叫声。但是,二舅并不因此而住手。直到韩冬疯狂哭叫着扑到山羊妈妈的身上时,大汗淋淋的二舅才放下手中的皮鞭。

  韩冬看着倒在地上的山羊妈妈,刹那间升腾起来的愤怒就像“呼呼”燃烧的火苗一样。她不顾一切,猛地扑到二舅的身边就是一顿狂打乱踢。二舅躲避着她的拳脚,呆立片刻后,又默默地给山羊妈妈端来了饲料。

  山羊妈妈哀怨地看着二舅手里的饲料,没有开口,浑身都在抽动,就连那皮鞭没有碰着的犄角,都在微微地颤抖。韩冬摸着山羊妈妈像白色气囊一样起伏的肚子和被皮鞭抽打过的皮毛,号啕大哭……

  紧接着,山羊妈妈病了,没几天就口吐白沫死了。韩冬不知道,山羊妈妈的灵魂是否也能被谷弘胭收留……

  山羊妈妈死后,韩冬一直不肯原谅二舅。多年以后,山羊妈妈在二舅皮鞭下抽搐的身体和凄惨的叫声,仍会陆续出现在韩冬的梦境里。每当从这样的梦里惊醒,韩冬的心就隐隐作痛。痛楚之余,痛恨和厌恶也会爬上她的心头。看来,她对二舅的这种感觉今生也很难消减。

  山羊妈妈死后,韩冬看着山羊妈妈无神的眼睛和再也鼓不起来的乳房,猛扑过去,抱着山羊妈妈的脖子痛哭起来。她边哭边叫妈妈,她的样子让在场的人都不能理解。韩冬敢说,那一刻,除了弟弟铃铛,没有任何人会明白她悲痛欲绝的心情。

  人们觉得,一只山羊死就死了,死了后任人宰割吃喝这是很正常的事情,犯不着为此而伤心,更犯不着叫妈妈!莲花山脚下的老弱病残都挤羊奶补身子喝,但谁也没把羊直接叫妈。他们还认为,羊仅仅是家畜,既然韩冬管羊叫妈,那就等于把母亲归到了家畜类之中,言外之意就是韩冬在变相地诅咒自己的母亲。于是,人们又推断说韩冬有点傻。姥姥又忙着为韩冬辩解:“冬冬才不傻呢,只是不懂事而已。”

  莲花山人不能理解,从小就喝羊奶的韩冬对山羊妈妈的那种感受,而韩冬却可以理解他们。在或漫长或短暂的日子里,他们和奶羊付出了一样的劳动。他们挤羊奶喝,奶羊也需要他们去饮水加料、清理粪便、熬药祛病。堆在他们日子里的事情,同样也堆在羊的一生中。人们知道山羊供他们喝奶,也知道自己为山羊操劳。只是直到最后,他们可以把羊肉吃掉,把羊皮卖掉,而山羊却怎么也不会对他们这样!这就是高贵动物与卑贱生命的区别。

  唯一让莲花山人感到自己和山羊没有区别的就是:他们和山羊一样,共饮着那些值得品味的旱井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走的信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走的信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