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舅
赵晓2016-05-30 15:291,445

  四舅曾说,我瘸,可我的驴不瘸。不瘸的驴,让我骑,让我赶。卑微的人哪,总要养牲畜在身边才能活下去;高贵的人哪,不养牲畜但要养一些卑微的人在身边。

  每当想到四舅的这句话,韩冬内心总是很复杂。她不想否定四舅的话,但她更想说,卑微与高贵其实和养不养牲畜、养不养人没有关系。卑微也好,高贵也罢,不过是人内在的一种精神气质而已。不过,韩冬倒是深刻地理解了四舅所要表达的感受。

  儿时的韩冬不明白,四舅为什么会觉得自己卑微。四舅唯一的缺憾就是他那条小儿麻痹导致的瘸腿,可他却有只引以为荣的手。那只手,应该足以抵消瘸腿带来的缺憾啊!四舅有很高的绘画天分,自幼就有一手画墙围的好手艺。那手艺,不仅美化着莲花山人的生活,还可以糊口。韩冬觉得,四舅简直就是美的使者。每当四舅打开他的墙围工具箱,拿出画笔开始在墙上作画时,韩冬都会想到一个词:妙笔生花。

  墙围画面上大都是知名的山水、建筑、花草鸟兽、一些古代人物和神话传说,什么桂林山水、天安门、牡丹、梅花、喜鹊、杨家将、嫦娥奔月等。对于画面的内容,年幼的韩冬没有太多的思考。而当韩冬长大以后,突然有一天开始想:墙围画上除了喜鹊和山丹丹,其他的都是四舅凭借书本和想象力画出来的。那么,四舅为什么不画熟悉的莲花山呢?对于这个问题的准确答案,只有四舅心里明白。不过,这时的四舅已经不在人世了……

  乡亲们喜欢四舅的墙围画,家家户户都拥有墙围画。从墙围的鲜艳程度上可以看出主人的家境,画面越亮丽主人越有钱。因为,只有家境殷实的人才有实力为家里的墙围不断翻新。看着那些五彩斑斓的墙围,韩冬忍不住去想,如果没有四舅作画,人们的家里将会是怎样单调的情形?

  四舅不会想这么简单的问题,他想的更多的是人的生、死。四舅曾说,人啊,高贵也好,卑微也罢,总之,要晃晃悠悠、晃晃悠悠地走完这一辈子。没有谁能像谷弘胭一样,小小年纪便看透了人生,早早地就走了……

  那时,韩冬总是趴在四舅的背上。四舅晃动的肩膀,让韩冬觉得就像在摇篮里一样美好。

  四舅走路一瘸一拐,很有节奏。在有节奏的步伐中,他常给韩冬讲一个故事。

  四舅讲,谷弘胭当年走了之后,谷妈妈悲痛欲绝,她怀抱儿子余温犹存的身体向邻居求药,邻居说她疯了。谷妈妈全然没有理会,又独自上莲花山的红云寺叩拜观音菩萨,哭着求菩萨救活儿子。菩萨托梦对她说,救活谷弘胭可以,但需要你到一百户人家找一百颗土豆,一户人家一颗。谷妈妈高兴极了,满口答应下来。菩萨接着又说,每颗土豆都必须是来自于没有经历过与亲人生离死别的家庭。谷妈妈没来得及多想,立刻挨家挨户地讨要土豆。人们纷纷把土豆给她,当她询问他们是否死过亲人时,他们总是叹息着回答,生老病死,谁不经历呢?于是,谷妈妈慢慢地接受了生命无常的现实。

  四舅说,人啊,说走就走了。谷弘胭那么小,就走得那么利索干净。走有什么?我也会,咳!往山崖下一迈,不就走了吗?那时,在四舅背上的韩冬每当睡意蒙眬的时候,就会在这句话里清醒。然后,她不由自主地仰起小脑袋,望着高耸入云的莲花山去想谷弘胭。她虽然想不出谷弘胭的模样,但她从身边所有人的口里知道谷弘胭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她甚至可以确认,在莲花山人的心里,谷弘胭的形象远远比莲花山更高大。

  四舅还说,走了能怎么样呢?走就是死,死无非就是生的另一部分,既有生命,就无法逃避死亡。死,怕什么?!6岁的韩冬听到这儿,不由得打个冷战。二十多年后,四舅果然走了,他带着画墙围的工具箱、钟爱的山丹丹花,和他的毛驴一起走向了莲花山的万丈深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走的信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走的信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