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 忆
赵晓2021-07-15 12:451,235

  韩冬在摇篮的岁月时,莲花山很丰富,它拥有一个药材厂和一支专门运送药材的毛驴队伍。药材厂与莲花山遥遥相望,自山坳而来的毛驴队伍浩浩荡荡蜿蜒在路上,一直通向广阔的平原,直达几十里之外的药材厂。

  莲花山村口有个小小的收购站,每当毛驴把背篓里运载的药材带到村口时,空气里就有了混合的味道。新挖的药材味、驴身上特有的野味,以及山涧的清新味都搅和在一起,不声不响地沿山路散布在村庄的上空。

  温顺的毛驴是莲花山人重要的交通工具。从毛驴身上的行头,可以看到人们对它们的喜爱程度。毛驴的褡裢和孩子们的屁帘、肚兜一样漂亮;毛驴的铁掌比孩子们的鞋子更合脚、更漂亮。韩冬喜欢听毛驴的铁掌敲打石头路的声响。莲花村街头白花花的石头,似乎只有在毛驴经过时才会变得有活力。驴背上的人偶尔甩甩鞭子,空气中又有了响亮的鞭响。驴蹄子有节奏的敲打声和鞭梢长长的尾音,常常会缓缓地回荡在莲花山的空谷之中。

  驴背上的男人清一色的蓝衣裤,女人一律是亮堂堂的红衣裳。韩冬搞不懂,为什么莲花山的男人偏爱蓝色女人偏爱红色?蓝色的男人让静默的山峦更显得肃穆,红色的女人让莲花山有了鲜亮的动感。

  莲花山女人喜欢戴自制的六道珠手链,这样不仅可以辟邪,还可以引起他人的关注。女人们的双手越粗糙,越能得到人的称赞。因为,手的粗糙程度是衡量一个人干活多少的标准之一。除了手链,女人们还喜欢在耳朵眼上下功夫。她们打了眼的耳垂大都戴着纽扣,金银打造的耳环对于她们来说是遥不可及的奢侈品,廉价的纽扣和她们的耳朵才更和谐。莲花山男人习惯在耳朵上夹根香烟,他们觉得这样抽起来不仅方便还更有气派。一个没有烟抽的男人,在莲花村是有失尊严的。男人们还喜欢穿手纳的千层底鞋子,那柔软的鞋底里是女人千针万线的柔情。不管脚下的路多么崎岖,踩着女人柔情的男人不会觉得疲惫。

  骑着毛驴的莲花山人,踏着晨光上路,背着夕阳回家。家是男人卸去疲惫的驿站;家是女人继续劳碌的场所。“男耕女织”,应该是古老的莲花山村里延续的观念,而这里的人们并非如此。

  女人和男人一样牵着毛驴在田野上忙碌,但回到家后,女人还要做饭,喂猪、喂鸡、喂羊、喂驴,并且喂养成群的孩子。她们不仅要把男人的胃塞满,睡觉前还要由着男人的性子去做成人的游戏。成家的男人都觉得自己是顶梁柱,只要沾边干家务,顶梁柱似乎就会受损。更可怕的是,如果男人干家务就被人列入“妻管严”的行列。

  妻管严意味着怕老婆,而怕不怕老婆,是莲花山男人衡量他们是否怯懦无能的标准,哪个男人都不愿做一个怕老婆的人。“怕老婆”在莲花山人眼里是诡秘和忌讳的,成年人都知道,那仿佛就是男人性无能的表现。

  莲花山男人对于自己的女人,恐怕一生都难以理解尊重的含义,所以,也不可能尊重自己的女人。在他们的眼里,自己的女人就是自家的干活的工具,可以随便使、随便用。工具就在他们手中,支配工具是他们理所当然的权利。对于保护工具要尽的义务,他们认为就是夜晚辛勤地耕种,让女人分娩出一个又一个延续他们彼此的小生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走的信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走的信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