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 景
赵晓2016-05-30 15:29835

  莲花村里的路旁,三五成群的孩子打闹成趣,快乐地和狗追逐;男人们吐着烟圈,懒洋洋地晒着太阳;女人们袒露着白花花的乳房,安静地喂着怀里的婴儿。

  那些成群嬉闹的孩子,上蹿下跳的狗,女人们怀里蠕动的婴儿,都衬托在莲花山峰的青色之中,古朴而又充满了生机,犹如一幅动感的民俗画。那幅画里散发出来的悠闲和安宁,让如今深居都市的韩冬充满了怀念和向往。

  那时,韩冬在姥姥门口的石阶上眺望的岁月里,山村那浓重而古朴的自然色彩也就印在了她的眼里:一个个烟囱不知疲倦地站着,一股股青烟不约而同地飘散,一排排房子沉默不语地趴着,一棵棵树执著傲然地挺立,一堵又一堵的墙壁悄无声息地开裂,一群又一群的鸟儿静静地落在树梢,慢慢地飞来又飞去……

  季节轮回,人们在轮回的季节赶着毛驴,从石头铺就的山路上走过。

  春天,驴篓里装满种子和发酵的粪便。粪便特有的浊味带着泥土发霉的气息在空气中悠然自得地飘着,又被风悄悄捎到几里之外的另一些地方;

  夏天,驴背上的背篓里装满青绿色的豌豆和金黄的麦穗。那丝丝缕缕的豆蔓,年复一年,成了莲花山人永远都扯不断的希望。那麦穗成熟的色彩被阳光普照着,鼓舞着每一个热汗涔涔的莲花人;

  秋天,毛驴背上是成捆的红高粱,背篓里是成堆的土豆。莲花山没有水,却是高粱和土豆生长的宝地,无论年景如何,生在山坡上的红高粱都颗粒饱满,长在山坳里的土豆都丰硕无比;

  冬天,莲花山人则用毛驴从山里驮着一堆又一堆的柴火。禁止滥砍滥伐的宣传与他们无关。烧煤对于他们来讲,是不小的开支。莲花山人不懂关于保护生态平衡的重要性,也不会把砍伐和违法连在一起。质朴憨厚的他们只懂得,不能做违背传统道德与昧良心的事。他们砍柴烧火,不过是在沿袭“靠山吃山”这一古老的生存方式。

  韩冬喜欢姥姥家门口的石头台阶,因为台阶的角度很好。她只要坐在台阶上,就能看到进山的通道。她觉得,那些一年四季顺着通道来来往往的、和柴火垛相伴的人,经历着重复的岁月,像柴火垛中的六道一样感受着生命的轮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走的信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走的信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