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杨千紫2016-05-20 23:311,564

  多年以后,宇文邕仍然记得那夜,月朗云疏,清辉似霜,铜色圆月四周缀着丝丝缕缕的浅晕。明悦园中的石榴花焚焚绽放,嫣红似火,微风拂面,卷来一阵暗香。可是真正沁入心肺的,却是那女子身上甜暖的幽淡,随着如水清凉的夜风,长驱直入。

  清锁一直低着头,似是入神地想着什么。蓦地抬起头来。一双晶亮透明的眸子,倒映出霜辉般的月光,从未有过的清澈摄人。惊讶之下,乌溜溜的瞳仁倏地瞪圆了,一瞬间,竟似受惊的小鹿般惹人怜爱。

  他只觉胸腔深处突地一跳,一时竟自怔住了。却只见她换上一副浅淡的笑容,眼中再无往日那种惧怕又希冀的目光,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戏谑和淡然。后退一步,说,“如烟阁在西面,今儿是十五,满月东升西落,你朝着那边走就对了。”说完,俏皮地扬手一指,衣袖牵起,露出一截白藕凝玉似的手腕来。

  他下意识地望向她的眼,那双神采盎然的眸子却盛满了不屑,一脸无谓地挑着唇角,仿佛竟希望他快些离开这里。――她果然不一样了。不再是那个不受宠的,日日期盼他到来的侍妾,反倒言语精妙,目光狡黠,又透着一抹洞悉一切的超然,他不再是她的全部天地。

  心中涌起一股无名的怒意,猛然又想起权臣宇文护,眼神一黯,反手扼住她的腕,冷冷笑着,沉声道,“怎么,刚见完大冢宰大人,就把三纲五常,夫妻礼数都忘了?”

  清锁微微一怔,冷笑一声,黛眉挑起,竟大逆不道地直呼其名,云淡风轻地反问道,“宇文邕,你先问问你自己,有当过我是妻么?――若有,必不会这样问。若没有,又何必这样问?”

  雄才大略,隐忍孤绝如宇文邕,也万料不道她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一时竟又怔在原地,扼着她腕的手松了松,只觉掌心一片温软。

  她挣了挣手腕,见他宽厚手掌纹丝不动,心中一恼,另一只手便上来扳他的手指,柔滑小手触在手背上,散发着痒痒的温度,宇文邕胸中一动,手上微一加力,将她顺势拥入怀中。融融月光下,映见他棱角分明的侧脸埋在她颈窝,尖下巴紧紧抵在她肩上,表情动容又茫然,一霎那竟如孩童般手足无措。

  “这又没有旁人,我们做戏给谁看呢?”耳畔传来一个娇润好听却满是讽刺的声音。蓦地被她推开,只见她不屑地看着自己,清眸中竟无半点温情。

  “……在你眼中,一直就只是做戏么?”宇文邕定定地看着她,心底无端涌出一丝刺痛,一瞬间泛滥成海。他从未想过要真心对她,可是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起,他却开始真真正正入了戏?

  “难道在你眼中就不是?”清锁幽幽地说,又是话中带刺,白皙的脸上挂着清丽淡然的笑容,衬着满树红艳艳的石榴花,竟透着一抹难以言说的妖娆。

  “随你怎么说。”他沉吟片刻,低声说道。声音恢复成往日的冷漠寡淡。“如烟阁是往西,仪凤轩却是往东呢。”语气中透着冷笑,双手背向身后,英挺俊逸的脸庞闪过一抹邪魅的笑容。直直从清锁眼前走过,月光下拓出长长俊朗的影子。

  清锁看着他颀长的背影,忽然间莫名地觉得……他的身影那么寂寞。可是想起他曾经对自己的种种绝情,心便硬了下来,伸个懒腰,转身朝明悦小筑走去。

  宇文邕背对着她独自行走,恍惚听见她轻巧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原来,她真的不在乎。心中最柔软的地方猝不及防地蔓过一阵惊痛,不由得停下步子。握紧了拳,十指关节透出青白的颜色。――无法容忍自己对宇文护派来的人卸下防备,无法容忍自己为一个女人神魂颠倒,更无法容忍这个女人的心竟全然不在自己身上。……得不到回应的爱,便酿成一片更深的寂寞。

  月光明媚无声,地面的影子复又折到墙上,竟应了她那句“对影成三人”。

  天和四年,大冢宰宇文护掌权,皇室四面楚歌,岌岌可危,原不是动儿女私情的时候。

  可是如果真的爱上了,又该如何将这刻骨铭心的心动藏起来,永远不让人知晓?

  骗得了别人,骗得了她。可又能否,骗得了自己?

  那个打碎茶杯,一脸娇嗔,满目星光的女子,是不是真的,再也不会回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兰陵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兰陵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