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人生若只如初见(4)
杨千紫2021-07-15 13:012,803

  倦倦起身,已是日上三竿。在这僻静的军营里修养了几日,前些日子所受的惊吓终于渐渐消退,转而化成一股柔韧的坚定来――我要活下去,弄清楚我的过去,走向我自己掌控的未来。

  照顾我的是个十一二岁的小兵,名叫阿才,不过是个半大孩子,说话声音清清脆脆。他说我昏迷了二天二夜,他家将军来瞧过我一次,前夜已经奉旨班师回京了。

  “你们的都城是哪里?”我好奇的问。当今版图四分五裂,不知他们是哪一方的。回想起那面冰冷面具后宁静幽深如湖泊的眼眸,心中莫名地生出一丝温暖来。

  “……邺城。”阿才愣了一下,随即答道。

  “邺城……”我无意识地重复道。那他应该是北齐的将军了。我虽然失忆了,可是常识性的东西深印在脑海中,还是知道的。

  “……你家将军叫什么名字?”我轻声问,想到自己曾被他抱在怀中,拽着他的袖口语无伦次,脸颊飞快泛过一丝红晕。

  “……我家将军骁勇善战,对老百姓也好,姑娘回城之后自会听到他的威名。”一提他们将军,这小兵立即满脸景仰和得意的表情,不敢说他名讳,反倒一脸骄傲的跟我卖了个关子。原来他是把我当成这附近的民女了。

  若要真是普通的民女还倒好了,起码有个家,有个可以回去的地方。想到这里,我不禁心中一黯,说,“烦劳你这么久,我也该走了。”我忽然想起什么,伸手一指,“对了,从这一直往那个方向去是哪里?”

  阿才顺着我手指的方向望去,很认真地想了想,说,“都是些小镇子,过了邙山,再远就是长安城了。”

  念及长安,我若有所思。昨夜午夜梦回,我起身走到院子里呼吸新鲜空气,却陡然看见西方不远处升起一道熟悉的绿光,穿透力极强,荧荧惑惑,光芒万丈……脑中陡然浮现三个字“青鸾镜。”

  可是,“青鸾镜”又是什么?

  “阿才,听说过‘青鸾镜’吗?”我试探着问他。

  阿才怔了怔,似乎没有想到我这样一个乡村民女,也知道青鸾镜的传说。

  “‘鸾镜一出,天下归一’,相传,拥有青鸾镜的人便可坐拥天下。”阿才的表情神乎其神,“我听说,青鸾镜乃是仙家之物,无意中流落凡间,只有九五至尊的人间帝王才配得起它。”

  “那岂不是人人争抢?”看他那正色的模样,我忍不住揶揄道。

  “那当然了!”阿才一副很神气的样子,“假如我知道青鸾镜的下落,我一定抢过来献给我们将军!”

  跟阿才道了别,他以为我就住在刚攻下的城里,也不挽留。我牵着他送给我的枣红马漫无目的地走着,心里想着,天下之大,怎会没有我元清锁的容身之处?可是,难道我真甘心这样离开,做一个没有过去的人?不由自主地,我朝着青鸾镜出现过的方向走去。

  身后忽然传来车轮滚动的声音,马蹄声踢踢踏踏,行得慢且平稳,我回头一看,原来是一辆精美华丽的马车行过,锦白的帘子上坠着丝丝缕缕的红色流苏,车夫头戴黑帽衣着整洁,应该出自大户人家。我行得慢,策马让到一边,不经意地转过头去,只见马车上的窗帘被轻轻撩起,露出一张美艳动人的脸孔。纤纤素手轻掠窗纱,见到我,黛眉轻挑,露出一个惊讶表情,说,“清锁姐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一愣。清锁?她是在叫我?正犹豫着不知该如何回答,她已经叫车夫停车,踏着碎步袅袅婷婷地向我走来,仰头看我,说,“清锁姐姐,我是朝中大臣之女颜婉,曾在大冢宰府与姐姐有一面之缘……姐姐不记得了吗?”

  原来只有一面之缘,我暗暗松口气,翻身下马,淡淡施个礼,说,“清锁见过颜姑娘。”

  颜婉微微一愣,随即笑着挽住我的手,说,“姐姐这是去大冢宰府吧?大冢宰大人过寿,听说司空大人也在那里呢。爹爹让我带着贺礼先到,没想就碰到姐姐了。”

  “……啊,是啊,真巧。”我赔笑道,心中却暗想,看她这么热情,同行一段是在所难免,生硬拒绝反而惹人怀疑。不过无论如何也要在到达司空府之前甩掉她,不然岂不是自投罗网。

  “清锁姐姐在司空府日子过得可好?司空大人公事繁忙,时常好几个月不在府上,姐姐可要独守空房了。”说完,完颜莞用绛色水袖掩了口,轻声笑起来。

  我挑挑眉,说,“看来颜妹妹对司空大人的事可真是上心,这都跟我聊了他一路了,现在怎么连闺房的事都要问起了?”说着,也学她的样子,用袖子掩口轻轻笑着。却恍然发现自己的衣衫已经破败不堪,比起她身上的锦绣绫罗,更是相形见绌。

  听我用开玩笑的口气说出这句话,完颜莞面上一愣,脸颊闪过一丝红晕,笑着拉扯我的袖子,说,“哪里啊,元姐姐说笑了……姐姐路途劳累,衣衫都被树枝刮坏了,如果不嫌弃,就先穿妹妹的吧。”

  “……好。那就烦劳妹妹了。”我点点头回答,颜婉急忙扯开话题,好像生怕我再追问下去。

  片刻之后,颜婉已经把一件深紫色的丝绸长衫放到我手里,只觉这料子凉滑腻手,阳光顺着车窗丝丝缕缕地洒在上面,灿灿地泛着一层淡淡的银色,流光溢彩,熠熠生辉。

  我不禁一怔,看来这完颜姑娘果然是大家闺秀来的,出手这么大方。

  “这衣服……未免太贵重了吧?”我抬头看她一眼,暗自思忖着,她跟元清锁不过见过一面而已,莫非感情真这么好?

  “婉儿跟姐姐一见如故,何必跟你我呢。”颜婉粲然一笑,伸手又把衣服推回我怀里。

  一路行至长安,车夫回过头来兴冲冲地禀报,再行半个时辰就到大冢宰府了。我心中暗想,该是我告辞的时候了。

  “颜姑娘,我知道长安有家小店,糕点做得很不错,不如我去买来给你尝尝?”我凑到车边,回头对颜婉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姐姐要吃什么,我让下人去买就可以了。”颜婉微微一怔,想了想说。

  “不用,还是我自己去吧,你到大冢宰府等我好了,我一会就回来。”我摆摆手说,一边不由分说地跳下马车。

  “……那姐姐要早点回来啊。”颜婉清脆动听的声音自后响起,我回过头去,却正对上她略带嘲讽的眼神,似乎别有深意。我一怔,本能地走远了,其实我根本没打算回去。

  都城果然繁华,青石板路上人来人往,街边的摊子上琳琅满目。我一路走走停停,最后在一家小客栈里落脚。心中盘算着以后的去处,朦朦胧胧就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雕花木窗外忽然传来嘈杂的声音,我探出头去,只见一群身穿铠甲的士兵正押解着几十个囚犯穿过后巷,引来路人的阵阵侧目。囚犯们被一根绳子捆绑着,衣衫褴褛,脸上尽是污渍,可是表情却十分倔强不屈。临窗而立,隐约听见站在楼根底下的老百姓们议论纷纷――

  “这是齐国战败的俘虏吧,听说要送到边疆去做奴隶呢。”

  “做奴隶?哪有那么好,大冢宰大人打了败仗,怕是要拿他们出气吧。”

  “听说大冢宰大人是要杀了他们示众的,不过天王不同意,只是下令把他们贬为奴隶……”

  “嘘,什么天王啊,现在要叫皇上了,你也不怕被人听见了惹麻烦!”

  ……我竖着耳朵听得一头雾水……天王,皇上?脑海中却入电光火石般蹦出一个名字——宇文毓。

  ……我是谁?到底有一段怎样的过去?为什么会跟宇文家的人这般纠缠不清?没有过去,就没有未来。世界那么大,却连自己都无法了解……人生最无助的,莫过于此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兰陵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兰陵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