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协约(1)
苏珊·柯林斯2016-05-23 10:573,834

  一股不洗澡发出的臭味、尿骚味、腐溃伤口的味道混合着浓烈的消毒水味扑鼻而来。要不是这三个人的时尚怪癖——维尼娅脸上的金色纹饰、弗莱维的橘红色鬈发、奥克塔维亚淡绿色的皮肤——我几乎已经认不出他们了。奥克塔维亚的皮肤已经松垂,好像她的身体是一只慢撒气的气球。

  在看见我之后,弗莱维和奥克塔维亚靠在瓷砖墙壁上缩成一团,好像怕我打他们,我从未伤害过他们。对他们的最大伤害也不过就是瞧不起他们。而即使这些我也不曾对他们说过,他们为什么还要缩成一团?

  警卫命令我出去,同时身后传来拉拉扯扯的声音,我知道盖尔正在阻止他。为了弄清情况,我走到维尼娅身旁,她一直是三个人中最勇敢的一个。我蹲下身子,拉住她冰凉的手,她立刻把我的手死死抓住。

  “发生了什么事,维尼娅?你们怎么会在这儿?”我问。

  “他们把我们抓来了,从凯匹特。”她用沙哑的声音说道。

  普鲁塔什随后走了进来,“天哪,这到底怎么回事?”

  “是谁抓你来的?”我接着问。

  “一些人。”她含混地说,“就是你从竞技场逃走的那一天。”

  “我们认为兴许你与原来的化妆师合作会更加满意。”普鲁塔什在我身后说道,“这是西纳要求的。”

  “西纳要求这样?”我冲他大喊。就我对西纳的了解,他永远不可能让他们受到伤害,他对他们总是耐心而温文有礼。“怎么能像罪犯似的对待他们?”

  “这个,我确实不知情。”从他说话的语气判断,他没有撒谎,富尔维亚脸色苍白,也证明了这一点。这时警卫出现在门口,盖尔跟在他身后,普鲁塔什转向警卫,“我只接到报告说他们的行动受到限制,可为什么要惩罚他们?”

  “他们偷窃食物。他们因为偷面包而遭到拘禁。”警卫说。

  维尼娅皱起了眉头,似乎她还是不明白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没人告诉我们任何规矩。我们太饿了,她只拿了一小片面包。”

  奥克塔维亚用她破旧的束腰衬衣袖口捂住嘴,开始不住地抽泣。以前发生的一幕映现在我眼前,当时我从竞技场活着出来后饥肠辘辘,还是奥克塔维亚从桌子底下偷偷地多递给我一个面包卷,因为她不愿看到我挨饿的样子。我慢慢地走近她,她还在不停地抽泣。“奥克塔维亚?”我把手伸向她,可她却畏怯地躲开了。“奥克塔维亚?没事了,我会带你们离开这儿的,好吗?”

  “这好像太过分了。”普鲁塔什说。

  “就因为他们拿了片面包?”盖尔问。

  “之前还发生了几次违反规定的情况,他们曾受到警告,可却置之不理,继续拿面包。”警卫说到这里停了一下,好像对我们的疑惑感到不解,“面包是不允许拿走的。”

  奥克塔维亚仍然捂着脸哭泣,我无法劝止。当她的脸微微抬起时,我看到她戴手铐的腕子上有斑斑血痕。“我会把你带到妈妈那里。”我又对警卫说:“打开她的手铐。”

  警卫摇摇头,“我没有得到命令。”

  “打开!马上!”我大喊。

  警卫慌了神。一般的公民没人敢跟他这样说话,“我没有得到释放他们的命令。你也无权去——”

  “按我的命令去做。我们来这儿本来也是接他们三个的,他们需要到特防部工作,我会负全部责任。”

  警卫赶紧去打电话了。他回来时拿了一大串钥匙。我的化妆师们已经蜷缩了很久,镣铐打开后,他们都佝偻弓背,难以行走。盖尔、普鲁塔什和我不得不搀扶着他们。正走着,弗莱维的脚被地上的一个金属隔栅绊住了,这个金属隔栅罩在一个圆孔上面。一想到这孔的用处,我不禁一阵反胃,是啊,人们排出的污泄物还要从这个孔里排掉的……

  我在医院找到了妈妈,她是我唯一可以信任的人。妈妈检查了三个人的伤势之后很快进行了处理。可在处理伤口时,她始终是一脸的惊惧。我知道,在十二区时疗伤已经成了她日常工作的一部分,让她感到恐惧不安的不是他们的伤口,而是在十三区竟然也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妈妈来医院工作是受到欢迎的。虽然她有多年的行医经验,可在这里大家都把她看成护士而不是医生。但她领着三个化妆师进诊室检查伤口时,也没人说什么。我在医院门外大厅里找了张凳子坐下,等着妈妈给他们检查受伤的情况。

  盖尔坐在我身边,一只胳膊搭在我肩上,“她会处理好的。”我点点头,心想此时他是不是又回忆起自己在十二区遭到鞭打的经历。

  普鲁塔什和富尔维亚坐在我们对面的长凳上,对于三个人目前的状况也没说什么。如果他们果真对三个人受虐的情况一无所知的话,他们对科恩总统采取的这一行动又作何感想?我决定帮他们把这个问题想清楚。

  “我想,这是给我们所有人的警告。”我说。

  “什么?不会吧。你什么意思?”富尔维亚问。

  “惩罚我的化妆师是给大家的警告。”我对她说,“不仅仅是对我,也是对你们。这是为了告诉大家谁在这儿说了算,要是有人不听话会有什么下场。如果你对所谓特权还抱有幻想,我劝你最好放弃这个想法。明摆着,凯匹特血统在这里不能形成保护,甚至更容易带来麻烦。”

  “那三个化妆师不能和普鲁塔什相提并论,他是暴动的策划者。”富尔维亚冷冷地说道。

  我耸耸肩,“富尔维亚,你要这么说,我也没办法。但是,可要是科恩失败了怎么办?我的化妆师们是被绑架的,他们至少还可以期望有一天回到凯匹特。盖尔和我可以生活在林子里。可你们呢?你们俩能跑到哪里去?”

  “也许我们在战争中所起的作用比你想象的要大。”普鲁塔什漫不经心地说道。

  “那当然。‘贡品’对饥饿游戏也很重要,可还是有一天他们变得不再重要了。所以,人们就把我们抛弃了——对吧,普鲁塔什?”

  谈话就到此结束了。我们静静地等着,直到妈妈来找我们。“他们没事,没有致命伤。”她汇报说。

  “好啊,太好了。他们多久能开始工作?”普鲁塔什问。

  “也许明天吧。”她回答说,“在受到伤害后,他们的情绪兴许还不太稳定,毕竟他们从凯匹特来到这里,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我们不也都一样吗?”普鲁塔什说。

  也许是因为化妆师们还不能马上投入工作,也许是因为我内心烦躁不安吧,今天我的嘲笑鸟工作到此为止,普鲁塔什给我放了假。于是盖尔和我去吃中午饭,午饭是豌豆洋葱炖菜、薄薄的一片面包和一杯水。经历了维尼娅的事之后,面包总在我的喉咙里哽噎难下。我把没吃完的放到盖尔的盘子里。我们俩吃饭时都没什么话。吃完饭后,盖尔撩开袖子,露出里面的时间表,“下面我该训练了。”

  我撩开袖子,放在他胳膊旁说:“我也是。”我想起来在训练时间我们是可以打猎的。

  我急切地想要躲到林子里去,哪怕只有两个小时,这种渴望超越了一切。林子里有绿色的树林和明媚的阳光,这肯定有助于我理清头绪。盖尔和我一走出楼道,就像学校军训的孩子般跑了起来。等我跑到林子时,已经头晕目眩、上气不接下气。这时我才意识到,我还没有完全恢复。警卫把原来的武器和刀子给了我们,还有一个粗布麻袋当猎物袋。脚踝上绑着追踪器,我得忍受,他们给我讲解手持对讲机的使用方法时,我也假装听着。可我真正牢记在心的却是时间表。我必须按规定时间回到十三区,否则我打猎的权限将被废止,这是我必须要严格遵守的规矩。

  我们来到林子旁边被隔离网圈起来的大训练场。警卫也没多问就打开了润滑良好的大门。如果我们不遵守时间,就要完全靠自己越过这道隔离网。这是一道三十英尺高的铁丝网,全时通电,发出低沉的嗡嗡声。我们在林子里穿行直到隔离网在我们的视线里变得模糊起来。在一小片空地,我们停了下来,仰起头享受着阳光的照耀。我伸出臂膀,转动身体,但速度不快,免得眩晕。

  像十二区一样,缺水少雨的天气同样也侵害了这里的植物。一些树已经枯萎,在地上撒下一层厚厚的干叶子。我们干脆把鞋脱掉。我的鞋一直很挤脚,在反对浪费的十三区,发给我的这双鞋是别人穿剩下的小鞋。看得出,我和鞋子原来的主人走路姿势都很滑稽,因为鞋子不该破的地方都破了。

  像过去的日子一样,我们打猎时悄然无声,行动起来配合默契,我们总能知道彼此的行动意图,总为彼此观察身后的动静。我们已经有多久没享有这样的自由了?八个月?九个月?现在的一切已经和原来不大一样了,之前发生了那么多事,现在我脚腕上还戴着追踪器,而且体力不支,需要时不时地休息。可眼下,这就是我所能获得的最大的幸福了。

  这里的动物并不十分警觉,它们还没嗅出陌生气味来自哪里就已丧命。仅用了一个半小时,我们就打到了几十只猎物——兔子、松鼠和火鸡。我们决定就此收工,到一个池塘边消闲。池塘的水清凉、甜美,下面一定有泉眼。

  盖尔说要清理猎物,我也没反对。我把几片薄荷叶子贴在舌头上,闭上眼睛,靠在一块岩石上,静静地听着四周的虫鸣,让午后灼热的阳光晒着我的皮肤,真宁静啊。这时盖尔的声音打断了我的兴致。“凯特尼斯,你干吗这么在乎你的化妆师呢?”

  我睁开眼睛,看他是否在开玩笑,可他眉峰紧蹙,眼睛盯着手上正宰杀的兔子。“我为什么不呢?”

  “唔,我猜啊,是不是因为去年一年他们都忙着在你参赛前把你打扮漂亮?”他试着问道。

  “原因要比这复杂得多。我了解他们,他们既不邪恶,也不残酷,甚至不聪明。伤害他们,就像伤害孩子。他们看不到……我是说,他们不知道……”我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词语。

  “他们不知道什么,凯特尼斯?不知道那些‘贡品’是真正的孩子,而不是你说的那三个怪物——要被迫搏杀到死?不知道你去竞技场是为了给某些人取乐?这在凯匹特是个惊天的秘密吗?”

  “不,可他们和我们看问题的方式不一样,他们一出生,这规则就已存在了,而且……”我说。

  “你是在为他们辩护吗?”说着,他一使劲把兔子皮扒了下来。

继续阅读:第4章 协约(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饥饿游戏3:嘲笑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