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游戏进行中(1)
苏珊·柯林斯2016-05-23 10:574,308

  昨天,在演播室听到黑密斯的声音令我大为吃惊,我得知他不但活得好好的,而且还在左右着我的生活,这令我十分气愤。我立刻离开了演播室,今天也拒绝听从他的指挥。虽然如此,我知道他对我表演的看法是正确的。

  他用了整整一上午的时间说服大家,使他们相信我是有局限性的,他认为我不可能完成这项工作,不可能穿着特定的服装、脸上化了妆,站在摄像机前的一团人造烟雾里,呼吁各辖区联合起来,直至取得最后的胜利。事实上,我在摄像机前坚持了那么久,已经很不简单了。他认为最后的解决办法是皮塔。而我,无法成为嘲笑鸟。

  我们来到指挥部,坐在一张大桌子旁讨论。在座的有科恩和她的手下,普鲁塔什、富尔维亚和我的化妆师们。另外还有来自十二区的黑密斯、盖尔和另外一些人,比如李维和格雷西·塞。这些人为什么也被请来,我搞不明白。在开会前最后一分钟,芬尼克推着比特也走了进来,和他们一起来的还有十区的养牛专家道尔顿。我想科恩召集这些杂七杂八的人来,是为了见证我的失败的。

  没想到,黑密斯首先开口,对大家表示欢迎,看他说话的意思,好像是他个人向大家发出了邀请。在我抓伤他的脸之后,我们还第一次共处一室。我不愿正眼看他,但我能看到他映在墙壁的控制板上的身影。他脸色有点黄,看上去瘦了很多。不知怎么,我突然担心他时日无多,可我必须要提醒自己对他并不在乎。

  黑密斯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我们看刚拍摄的录像小样。录像中,在普鲁塔什和富尔维亚的指导下,我显得更加低调,我声音生硬,身体僵直,好像一个被无形的力量控制的提线木偶。

  “好的。”录像放完后黑密斯说,“有没有人愿意说两句,你觉得这录像对于我们赢得这场战争有用吗?”没有人做声。“好吧,这样也省了时间。现在,请大家好好想想,凯特尼斯·伊夫狄恩有没有真正打动你的时候?不是她留着令人羡慕的新发型的时候,不是她身穿火焰服装出现在舞台上的时候,不是她凌空飞射的时候,也不是因为皮塔而让她变得更可爱的时候。我想听听有没有她让你实实在在觉得感动的时候?”

  仍然没有人做声,我想这样下去可没个头。这时李维说:“她自愿代替波丽姆参加饥饿游戏的时候,很感人,我想她那时以为自己肯定会死。”

  “很好,好例子。”黑密斯说。他拿一支紫色的马克笔,把这事记在本上。“在抽签日自愿代替妹妹参赛。”黑密斯扫视了一下四周,“还有谁说。”

  下一个发言的人是博格斯,真令我吃惊,我一直觉得他只是听命于科恩的四肢发达的机器人。“那个小女孩死时,她唱歌的时候。”我立刻想起了博格斯身后曾背着一个小男孩的情景。我记得是在餐厅吧。也许他并不是一个机器人。

  “大家并不觉得那造作,对吧?”黑密斯一边说着,一边记下来。

  “她给皮塔吃药,让他睡觉,自己好去宙斯之角给他取药,她跟皮塔吻别的时候我哭了!”奥克塔维亚突然开口说道,接着她赶紧捂住嘴,好像生怕自己说错了话。

  黑密斯点点头说:“噢,是的,她给皮塔吃药,好救他的命,很好。”

  直到这时,大家才七嘴八舌地热烈议论起来。我和露露联合的时候,在电视访谈的当晚我和查夫拉起手来的时刻,拼尽全力背起玛格斯的时候。大家讨论最热烈的是我举起毒浆果的瞬间人们的不同感受,有人说那样做是出于我对皮塔的爱,有人认为是我拒绝向命运屈服,也有人说是对凯匹特不人道做法的蔑视。

  黑密斯举起记事本说:“现在的问题是,这些行为有什么共同之处?”

  “这些都是凯特尼斯自发的,没人告诉她要怎么说或怎么做。”盖尔平静地说。

  “没有底稿,没错!”比特说。他伸出手来在我的手上拍拍,“这么说我们不应该打搅你,对吗?”

  大家都笑了起来,我甚至微微笑了一下。

  “是的,这很好,可是却没有很大帮助。”富尔维亚气恼地说,“不幸的是,她在十三区要表现自己的机会很少。所以,除非你们是在建议我们把她重新投入到搏斗当中去……”

  “这正是我的想法。让她投入战斗,让摄像机跟着她。”黑密斯说。

  “可大家都认为她怀孕了。”盖尔指出这一点。

  “我们把消息散出去,就说她在竞技场遭到电击,失去了孩子。她很悲伤,也很不幸。”普鲁塔什说。

  让我重新投入战斗,这立刻引起了大家的热议。黑密斯的说法似乎顺理成章。如果我在现实生活中表现更为出色,那么我就应该投入到现实生活中去。黑密斯接着说:“每次我们训练她或者让她念现成的台词,她都表现一般。一切要发自内心,这样人们才会有反应。”

  “可就算我们再小心,也不能保证她的安全。她会成为大家攻击的……”博格斯说。

  “我愿意去,”我打断了他的话,“反正我对这里的反抗工作也帮不上什么忙。”

  “你要被杀死怎么办?”科恩问道。

  “你们拍摄一些录像,这样你们就可以用了。”我回答。

  “好吧。不过咱们要一步步来,先投入到危险性最小的战斗,激发起你自然的情绪。”她在指挥部的地图前踱来踱去,研究着地图上闪亮区域所标明的各区战斗进展情况。“今天下午让她到八区吧,上午那里遭到了严重的轰炸,现在看来空袭已经结束。派一队保镖跟着她,摄像人员在地面拍摄。黑密斯,你在空中飞行,随时与她保持联系。看看那里的情况怎么样吧,其他人还有什么要说的?”科恩说。

  “把她脸上的妆洗掉。”道尔顿说。大家把目光都转向了他。“她本来还是个女孩子,可看上去足有三十五岁了,这种感觉不对,这很像凯匹特搞的那一套。”

  当科恩宣布会议结束时,黑密斯请示科恩他是否能跟我单独谈谈。这时其他人都已走了,只有盖尔还在我身边迟疑着没马上离开。“你担心什么?”黑密斯问他,“我才是需要保镖的人。”

  “没事的。”我对盖尔说,之后他就离开了。屋子里很静,只能听到机器的嗡嗡声和通风系统的呼呼声。

  黑密斯在我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我们又要合作了,所以,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我想起了上次我们在直升机上大吵、相互对骂的不愉快经历,及在此之后我所遭受的痛苦。但最后我只简单地说了一句:“我不能相信你竟然没救皮塔。”

  “这我知道。”他答道。

  我内心有一种失落感,并不是因为他没道歉,而是因为我们本应是一个团队。我们之间已经达成协议要尽力去救皮塔,虽然这是一个在夜晚他喝醉时达成的不现实的协议,但它仍然是一个协议。而在我内心的最深处,我知道我们俩都失败了。

  “现在你说吧。”我对他说。

  “我不能相信那晚你竟然让他离开你的视线。”黑密斯说。

  我点点头。他说得没错。“我曾在脑子里一遍一遍回忆着那晚的情况,我怎样做,才能既不打破联盟,又能待在他身边呢?可我也没得到答案。”

  “你当时确实没有别的选择。而我当时就算说服了普鲁塔什去救皮塔,整个直升机都可能会掉下去。说实话,那晚连我们也险些没走成。”我的目光终于和黑密斯的目光相遇。他那“夹缝地带”的灰眼睛,很深沉,因睡眠不足形成了黑眼圈。“可他还没死,凯特尼斯。”

  “我们还在进行着饥饿游戏。”我说这话时尽量显得乐观些,可我的声音是沙哑的。

  “是的,而且我还是你的指导老师。”黑密斯用他手里的马克笔指着我说,“当你在地面的时候,记住我在空中,我的视线要好,所以你一定要听我的。”

  “走着看吧。”我说。

  我回到造型设计室,当我用力冲洗脸上的彩妆时,看到粉彩顺着出水口流了出去。镜子里的这个人卸完妆后看上去皮肤粗糙、眼神倦怠,可这个人更接近真实的我。我把臂箍也取下来,露出原来埋追踪器的位置留下的难看的伤疤。好了,这才是我。

  因为我要进入战斗区域,比特帮我戴上西纳设计的头盔,这种头盔是由金属线织成的,紧贴着头部。头盔的材质很柔软,跟纤维类似,不用时可以像帽兜一样放下来。另外还有一件防护背心,护住了身体的关键部位。一个白色的小耳麦通过电线连在我的衣领上。比特又把一个面具拴在我腰带上,以便在遇到毒气弹袭击时使用。“如果你看到有人莫名其妙地倒下,你就赶紧把它戴上。”他说。最后,他把分成三格的箭袋背在我身后。“一定要记住:右边是火焰箭,左边是炸药箭,中间是普通箭。一般地,你用不上这些,但是关键时刻,保证安全是第一,总比留下遗憾好。”

  博格斯到了,他需要陪我到底层的空战部。等电梯到了,芬尼克却出现了,他显得很不安。“凯特尼斯,他们不让我去!我告诉他们我没事,可他们连直升机也不让我上!”

  我打量了一下芬尼克——他穿着医院的病号服和拖鞋,中间露出一截光腿,头发蓬乱,打了一半的绳结还缠在手指上,眼神十分散乱——我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怎样替他说情都无济于事,甚至我本人也觉得带他去不合适。所以,我用手掌拍了下前额说:“噢,我忘了,都是这脑震荡搞的,特制军械部的比特要我告诉你,他给你设计了一种新鱼叉。”

  听到鱼叉二字,以前的芬尼克好像复活了,“真的?怎么用?”

  “我不知道,要是设计得跟我的弓箭似的,你肯定会喜欢的。但你得先拿它练习。”我说。

  “是的,当然,我想咱们最好现在就去吧。”他说。

  “芬尼克?也许你该穿上裤子?”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腿,好像第一次注意到自己的着装,然后他脱掉病号服,露出里面的短裤,“怎么?你觉得这样……”他摆出一个可笑的挑逗姿势——“很惹眼吗?”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真是太好笑了,博格斯一脸尴尬,就更觉好笑了。我很开心,因为此时的芬尼克正像我在世纪极限赛时遇到的那个大男孩。

  “我也是个凡人,奥迪尔。”电梯门马上要关了,我紧赶一步上了电梯。“对不起。”我对博格斯说。

  “没什么。我觉得你……刚才处理得不错。总比我逮捕他要强得多。”博格斯说。

  “是啊。”我说完,用余光去扫视他。他四十五岁左右,短短的灰头发,蓝眼睛。身板笔直。今天听他两次说话,给我的感觉他是朋友而不是敌人。也许我应该试着和他成为朋友,但他似乎又跟科恩过于步调一致。

  电梯突然发出咯噔咯噔的声音,略停一下之后,接着开始向左侧移动。“电梯还能往侧面走?”我问。

  “是的,在十三区地下,有一个完整的电梯网。这条线路正好位于通向第五空降平台的通道上方。现在我们正向机库走。”

  机库,地牢,特防部,还有长庄稼的地方,发电的地方,净化水和空气的地方。“十三区比我想象的还要大。”

  “也谈不上,我们基本上是直接从别人手里接管的这个地方,尽量让各部分都运转起来。”

  又是咯嗒咯嗒的声音,接着我们又开始向下行,只走了一两层,门打开了,我们来到了机库。

  “噢!”看到眼前的情景,我情不自禁地发出了感叹。一排排各种各样的飞机停放在这里,“这些也是你们接管的吗?”

  “有些是我们制造的,有些属于原凯匹特空军,当然,那些飞机已经进行了升级改造。”博格斯说。

继续阅读:第6章 游戏进行中(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饥饿游戏3:嘲笑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