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章 谋杀山本五十六是件“轻而易举”的事
郭德宏、刘诗平等2017-12-14 15:052,676

  大日本帝国海军,是一支充满赌徒性质的军队,也是一支“很有创意”的军队,同时,它又是一支极为保守、固步自封、思维方式滞后于时代达数十年之久的军队。两种极为矛盾的性质相互依存,恰是日本民族性格的所在。军舰虽成残骸,但日本海军的软件遗产却几乎原封不动地被保留下来,仍然深刻影响着日本社会。

  1943年4月18日6时,联合舰队司令山本五十六一行乘坐两架一式陆攻机从西南太平洋俾斯麦群岛中的新不列颠岛拉包儿基地起飞,然而,他们并没能按计划于8时在巴拉勒岛降落。7时40分,在布干维尔岛南方的莫拉角上空,山本五十六乘坐的一号机被美军击落,包括山本五十六在内的机组11人全部身亡,宇垣缠参谋长乘坐的二号机被击伤后在海面上迫降成功,宇垣缠及三名参谋负伤。这次事件被日本人称作“海军甲事件”。

  长官要去拉包儿

  把山本五十六鼓捣到拉包儿去的是参谋长宇垣缠。

  宇垣缠在《战藻录》里是这样记载的:“已经让长官去当地了,虽然只是一场规模很小的航空战(い号作战),但在这种难局下余辈(这里应该是指联合舰队司令部。作者注)到最前线去是很自然的。

  “日俄战争时,满洲军总参谋长儿玉大将为了敦促攻克旅顺亲赴前线,这是一种什么精神?即使这次倒了下来也绝不是无谓牺牲,联合舰队参谋长职位虽然分量不轻,只要能打开战局,为了第一阶段以来殉国的两万英灵,相信这种牺牲是值得的。”

  宇垣缠有战死的思想准备,所以说他是去自杀还有那么一点可能,山本可没有想去自杀。虽然放在山本面前的战局是一团漆黑,毫无好转的希望,但只要看他还能提出“い号作战”构想就知道,山本还没有放弃希望。

  山本五十六自有去拉包儿的理由。第二师团的第十六联队在进攻亨德森机场时给灭了,这支在新潟县新发田市组建的联队,其中大部分官兵是山本五十六的家乡人——新潟县长冈市的,山本长官不去给家乡子弟上炷香,在良心上也说不过去。

  还有一个更大的原因逼得山本五十六不得不去拉包儿亲自指挥这次作战。

  这次作战的主力是南东方面舰队的陆基航空兵力和第三舰队的舰载航空兵力。南东方面舰队司令长官为草鹿任一中将,在配合作战时,草鹿中将是先任长官,第三舰队的小泽治三郎得听草鹿的。但是这次作战的主要力量还是小泽手下的舰载机,不仅仅是舰载机的数量比陆基机多,舰载机飞行员的质量也比陆基机飞行员高。

  第三舰队的飞行员们肯定看不起南东方面舰队的那些土包子,会不会买草鹿任一的账也很可疑。草鹿要是指挥不动第三舰队的话,山本长官的“い号作战”就无法进行了。

  所以长官要去拉包儿。

  这就是谋杀

  其实山本五十六也是个悲剧性人物。只有过一年舰长经验的山本五十六当初来当联合舰队司令就是一种临时的措施,问题是谁都想不到这位根本就不懂作战的山本,很敬业地弄了一个异想天开的珍珠港作战计划,居然还严重成功,这一下本来是外行的山本五十六就成了作战行家,被军部打造成了一个无所不知战无不胜半人半神的怪物。

  光环的下面是阴影,实际上,太平洋战争中的海战,除珍珠港外,只要有山本五十六亲自跟着掺和的,就没有取胜过,从4月7日开始进行的“い号作战”当然也不会例外,严重失利。日本在太平洋的惨败态势已经无法逆转。

  按美国人对日本武士道那种“输了就自杀”的脸谱式简单理解,得出“山本五十六去拉包儿就是一种寻找赴死之地的行为”这么个结论也不是不能理解,更不要说起码在潜意识里,美国人总想找出“山本将军是自杀,我们没有谋杀过他”这么一句话来安慰自己。

  事实是:华盛顿亲自下达了谋杀山本五十六的命令。

  1945年9月12日开始,接连三天,《纽约时报》刊登了美联社记者诺尔曼·罗杰和托马斯·兰费尔中校的访谈,揭开了事实的真相,兰费尔中校是出发的16架P-38战斗机群中负责击落山本座机的4架“杀手战斗队”的指挥官,他作证在命令电报上有海军部长诺克斯上将的签名。

  美国人从破译的日本海军电报中知道了山本五十六已经确实毙命,但是为了保住他们已经破译了日本海军电报密码这个机密,美国人很晚才发表这个消息。

  其实这件事的破绽实在太多,不好掩饰,16架本来就脚短的美国战斗机跑布干维尔岛来干吗?还有就是这帮家伙从哪条路来的啊?当时日本人在肖特兰岛和布干维尔岛上已经装备了雷达,有观测哨,美军为了避开这些观测哨和雷达绕了个大圈子,在 30米的低空爬了两个半小时才爬完这段路。他们干吗那么神神秘秘地来?这不就是明摆着来找两架一式陆攻机的麻烦的吗?不然为什么两架一式陆攻机全部被击落,而护航的六架零战机里除了一架外全部平安无事。

  “绝不可能”的结论

  按常理来讲,这次谋杀肯定会暴露美国已经破译日本密码这件事,这不是事故而是很显而易见的谋杀。日本人如果更换密码的话,美国人以后打起仗来也要多花不少冤枉力气。但日本人根本就没有往那个方向去考虑。

  日本文化有个很奇怪的特征,就是在全体很暧昧的大环境中又特别相信有绝对的东西存在,尤其是相信一些权威的东西。这次山本丧生的“海军甲事件”发生以后,军令部首先就怀疑密码是不是出问题了。但是海军密码专家们经过讨论得出了一个“绝不可能”的结论,理由是:首先,日本海军密码的强度非常高;其次,这次发送山本五十六出行时间表所用密码等级是日本海军密码五等级中仅次于最高级的次高级;再次,当时使用的密码刚刚更换过。总之,密码被破译是不可能的。

  当时的海军省次官泽本赖雄中将在战后的回忆中说,“官僚集团保身的原则就是‘害怕负责任’”。这样,如果要官僚们认真地寻找原因,恐怕太困难了。那么怎么向人们解释这件事呢?好办,那只是一次偶然事故,山本长官的座机很偶然地在某地点遇上了一群正好路过这一地点的美军飞机,只是长官运气不太好罢了。

  其实在中途岛之后,就有人怀疑密码已经失效,但最后也是不了了之。究其历史原因,日本没有几次对外作战,甲午战争以来的战争都是以日本的胜利而告结束,日本人没有吃过因为失密而导致战争失利的亏,因此,日本的保密观点也很差,尤其是海军。那些海军军官三杯黄汤下肚,什么知心话都往外掏,中途岛作战前夕,吴军港所有居酒屋的妈妈桑们没有不知道联合舰队要去一个叫“中途岛”的地方的。好像是怕事情还不够热闹,中途岛攻略部队还用平文发出过一封“某月某日以后请将邮件转到中途岛”的电报。

  所以日本人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使用的外交和海军密码已经失效,仅仅是东条英机手下的宪兵和特高警察更加努力地工作,以防止“失密”。

  (摘自《浩瀚大洋是赌场》,俞天任著,语文出版社2010年5月出版)

继续阅读:第07章 罗斯福曾策划暗杀蒋介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