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李捷2016-05-30 14:3913,595

  人不能隐藏三样东西

  我打开门,雷奕明正扑在沙发上,用笔记本电脑上网。

  “老雷,好久不见。”

  没想到他如老鼠见猫,噌的一下溜回他的卧室。真奇怪,最近他都刻意在躲着我。

  我瞥了一眼他的电脑,两个网页的搜索关键词一个是“暗恋”,一个是“失恋”!

  我惊诧,难道雷奕明最近暗恋什么人,又失恋了吗?

  旁边的白纸上还有一段话:“古代犹太人有一句话,人不能隐藏三样东西,贫穷、咳嗽和爱情。如果你爱上一个人,会情不自禁地思念她,难以自拔地关心她,看到她时紧张,离开她时又会失落,仿佛全世界都只是这个人的影子一样。爱情的症状,是用任何药物和方法都无法控制住的。”

  正要喊他出来逼供一番,同事突然来电话通知我,最近公司的品牌营销会上,公司总裁萧亮定下我加入微电影拍摄的项目组。

  肯定少不了被设计部的同事议论一番吧,新人机会这么多,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呢?

  后来,我才知道萧亮在会议名说微电影拍摄的形式是我想出来的,林子良还诧异了一番。

  我打开公司内部OA邮箱,通知邮件列出了详细的方案与参与人员,项目组执行组长是萧亮,副组长是刘思源。

  玩得不错的同事私下分享了一个八卦,说刘思源早上状告我,说我一个新人与萧总走得太近可能影响不好,而林子良显然很维护我:“她不过就是一个小助理,怎么会跟萧总有关系呢?倒是你,当初你就反对把她招进来,现在又这么注意她,该不会是对她有什么意见吧?最近有不少人都在排斥米朵,你既然当了她的师傅,那就要比别人多关照她。”

  设计部直属林子良管理,思源再恃才傲物,也不敢和他对着来吧。

  尽管很意外大清早就被萧亮叫出去参加一个客户会,但我还是安安静静地坐在车上,不敢多言。

  车上,他的助理齐宇接了一个电话,貌似是高雯那个娘娘腔的经纪人Jason拨打过来的。

  “抱歉,Jason,萧总今天临时有重大会议,恐怕一时半会儿赶不过来,麻烦转告一下高小姐。”

  萧亮和高雯的八卦不是吵得挺热的吗?怎么还是Jason与齐宇在联系呢?我偷偷瞄了一眼坐姿挺拔的萧亮,他仿佛没有在意这通电话,也没发表任何意见。难道是刻意炒作绯闻?可高雯上次在一个专访里不是说最讨厌被利用,自己也很讨厌恶意搏八卦版面吗?

  萧亮,或许也不如素常见到的良善与正义吧。

  午休时刻,办公间只有我在埋头整理资料,完全没有发现林子良已踏入了办公室。

  我急忙起身:“林副总,我马上把您要的资料整理好。”

  林子良:“不用整理了,你准备准备,明天去百万葵园跟组拍摄,不过你和萧总很熟吗?你们之前就认识?”

  我摇摇头:“没有,前两天碰巧有个机会,我向萧总提了点意见和想法而已。至于我和萧总——”

  林子良紧张地望着我。

  “我和萧总不熟,如果很熟,当初也不会托您把策划方案转交给萧总了。”

  “哦,对,你写的那个品牌宣传策划方案。那个方案我没有交给萧总,当时克拉公司准备公开招聘员工,萧总作为主考官是不会随便接受外人所提供的资料的,以免有作弊的嫌疑。不过你的方案我倒是看了,所以我才主张把你招进来。你很有才华,以后,如果你再有这方面的想法,可以直接来向我汇报,我会帮你。”

  林子良搭上我的肩膀。

  下班后,我想分享一下这则大好消息,可雷奕明的卧室空空如也。

  “呀,最近成了工作狂人啊,他怎么又不在家?”我想了想,拨通雷奕明的号码。

  电话半天才接通,雷奕明语气不善地问:“又怎么了?”

  情绪不对啊,难道真失恋了吗?

  “老雷啊,我想告诉你一件事……”

  雷奕明打断我:“又是因为萧亮是吧?你能不能给我点儿个人空间,让我平静平静行吗?我忙着拯救妇女呢,没时间听你闲聊!”

  一通咆哮后,他挂掉了手机。

  我听着手机中的忙音,有些受伤。雷奕明怎么突然变这样了?难道是失恋还有潜伏期?

  转眼间,广告项目就到了拍摄阶段。在拍摄场地外,众多记者正拥堵着,等待着。萧亮的豪车和高雯的保姆车先后驶入,萧亮先下车后,为高雯打开车门并搀扶她走下来。众记者顿时沸腾了。“高雯,你在克拉公司的每次活动都有萧总陪同,这次还能邀请到萧总担任你的微电影的男主角。请问你们的绯闻到底是真的,还是一场炒作?”

  “萧总,你这次跨界担任男主角,是不是为了高雯?”

  “我和萧总真的只是单纯的合作关系。是吧,萧总?”高雯说。

  “还是请各位多期待我们的作品。谢谢。”萧亮道。

  两个程式化的应答。闪光灯中,高雯小声地调侃萧亮,而萧亮只是客套地微笑。

  我正和思源在盘点珠宝和服装,一见这对璧人顿时失落。因分心,被思源数落了一番。

  “米朵,就算是萧总让你来的,也是来给我当助理,你可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思源对我的训斥引发了萧亮的注意,他朝我走来。

  依旧是生人勿近的冷漠。

  “你是这个方案的策划人之一,当然要准备好跟进拍摄,如果出现什么问题,你也可以提出建议。”萧亮看着我,勾了淡淡的微笑,随即又恢复严肃:“公司不会浪费任何一个有价值的人才,你要借这个机会好好努力。”

  思源不满地低下了头。

  我整理好手头工作,高雯已经换上了新造型,自信十足,姿势霸气。

  导演:“Cut!换衣服!”

  我拿过大堆的衣服和珠宝,匆匆跑向思源和高雯的位置。

  由于走得太匆忙,我绊了一下,差点摔倒,思源训斥:“我说你来这里是帮忙还是添乱?连拿件衣服都做不好。”

  我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高雯察觉到这一幕,瞟了她一眼。

  “萧总派你过来是净说对不起的吗?”思源烦躁地翻出一件衣服,拿上珠宝,来到高雯面前,讨好地微笑。正补妆的高雯对Jason道:“我不穿别人碰过的衣服。”

  思源愕然:“我是公司的珠宝设计师,只负责设计和造型,不负责保管服装,所以不太清楚。”

  高雯失笑:“我在这里不是听克拉公司的员工发牢骚的,拿一件干净衣服给我!做不好就立刻换人,别在这儿耽误我拍摄!”

  拍摄场真是没安宁过!

  高雯的训斥声引发众人注意,我连忙上前。

  “高小姐,我看资料里标注着您有洁癖,所以在拍摄之前就检查过所有的服装,绝对没有被人碰过,您可以放心穿。”

  高雯随口说:“那以后就由你过来负责我的服装吧。”我连忙以新人的身份婉拒,她继续道:“不管新人旧人,认真的就是专业的。”

  我和思源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转眼她似乎反应过来,气愤地走开了,我连忙跟上。

  “思源姐,您先别生气!”

  “她不是让你去负责吗?你去吧!”

  我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又看看一团乱的拍摄剧组,一筹莫展。

  不过,好在齐宇帮忙为我向思源解释了一番,思源本也不想与高雯对接,于是这件风波就那么终结了。但我知道,思源对我的误会不是这一次才有的。

  “你也不用耿耿于怀,这个广告案本来就是我的项目,我当然要负责到底,这些跟你没关系。”她顺手把一份单据给我,叫我去转交给萧亮。

  此时,萧亮也正好和齐宇在讨论什么,我与他目光对视后,他立刻转过头。

  我一阵甜蜜的窃喜。

  拍摄场地内,各部门正在进行开拍前的准备工作。

  我拿着单据走向负责人。这时,一名场工在固定灯柱,突然灯柱向着萧亮的方向晃动了两下。

  导演喊着:“灯光,灯光到位了没有?”

  “欸,马上就好!”

  就在这时,场工手里扶着的灯柱忽然歪倒,向着萧亮砸去。

  我大声叫道:“萧总小心!”

  来不及了!我本能地一个箭步扑倒萧亮,但还是免不了被灯柱狠狠砸伤。

  众人一声惊呼,继而一片寂静。

  血顺着我的额角滴落在我身下萧亮的额头上。我剧烈地喘息着。

  “萧总你没受伤吧?”

  “我没事——”

  我艰难地绽开一个微笑:“你没事就好。”

  意识越来越混沌,头部一阵刺痛,我在萧亮怀中昏了过去。

  短短半年,我几乎和医院结下了不解之缘。第一次车祸,第二次意外。雷奕明他们的院长应该给我颁发一个最佳业务贡献奖。

  我慢慢地睁开眼睛,萧亮正疲乏地打着瞌睡。我虚弱的脸上泛起了淡淡微笑,艰难地抬起手,想摸一下我的萧亮。

  就快得逞时,萧亮忽然睁眼,我连忙缩回手。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没什么,就是头有些疼……”

  “医生已经给你包扎过了,伤口疼痛就是开始恢复的标志。”

  “萧总,你一直在这里陪我吗?”

  萧亮不自在地扭过头,我开心地笑了。

  “为什么要救我?因为我用了你的方案?还是我让你进了剧组?即使这样,也不值得你拿生命去冒险吧?”

  “我救你跟那些没关系。”真头疼,这个时候还要和他解释一番,他的疑心病未免太重了吧。

  萧亮咄咄逼人:“人的一切行为都是出于利益交换,我不相信有人会无缘无故拿最宝贵的生命去冒险,你究竟想要得到什么?”

  “如果我还有时间去想要得到什么的话,就没有时间救你了。萧总,世界上还有很多东西是利益所不能交换的。只是因为我刚好经过你身边啊,当然应该去救你。”我想向萧亮倾诉心事,却还是选择了隐忍。

  萧亮面露疑惑,若有所思。

  我别过头,望向了窗外,我想要什么呢?

  萧亮,我想要你的爱,可是你会给吗?

  他走后,我失望地躺在床上,枕着一些乱七八糟的回忆,继续入睡。

  “不,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撞我!”我惊叫。

  灯光突然亮起,多日未见的雷奕明憔悴地出现在我面前,拍着我的手背,安慰道:“别怕,有我在呢,别怕啊。”

  我坐起身:“雷奕明?你来多久了……”

  “你刚刚做噩梦了,是不是又想起了车祸的事?”

  “现在已经慢慢不会想了。你知道吗?今天萧亮他——我又忘了,你失恋了,我不应该老说我的事。”我抱歉地笑了一下。

  “行了,我那就是一时气话,你还真放在心上呢?以后要是想秀恩爱就大胆说出来,我不会再嫌弃你的啊。你知道吗?今天下午我都买了你最爱吃的红烧猪蹄,还顺便一个人疯子似的对着你卧室求饶道歉:‘胖子,我从刚才就已经想清楚了,只要你觉得开心,我可以把那些乱七八糟的心事都放下,陪着你一起开心。如果你受到伤害,无论要走多远的路,我都会赶到你身边陪着你。不管之前发生过什么,我们都是最好的朋友,我不会让任何东西来影响我们的友情的!’”他的表情可怜兮兮。

  我啼笑皆非:“这才像以前的你嘛,你最近喜怒无常多愁善感,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你相处了!”

  雷奕明释然一笑:“没有,就是前阵子压力太大,精神不稳定。现在见到你,我觉得清醒多了。”

  “看来我的伤没白受,既救下了萧亮,又让你跟我和好,我伤得挺值的!”

  “瞎说什么呢!”

  我熊抱了一把雷奕明:“我的好闺蜜又回来喽,我太高兴了!快,以你的专业眼光帮我看看,我的脸被撞了一下,不会留疤吧?”

  他无语了,鄙视地看了我一眼。

  但就这一个眼神,我知道我们的关系已恢复到了从前。那么今天早上,我贴在他卧室门口的纸条他应该看到了吧?

  雷奕明,对不起,你都失恋了,我还天天赖着你,跟你讲我和萧亮的事,其实我只是想跟你分享而已,而我从小到大的朋友都只有你。你说的话,我都仔细想过了,如果你需要个人空间,我会一直等你的。恰好这几天我要去剧组,你一个人要好好照顾自己。

  PS:友谊万岁!

  我好心情地回到拍摄场地,却发现现场一片混乱,众工作人员议论纷纷,都指向导演的方向,导演正在跟高雯争辩着什么。

  思源有些意外:“你怎么又回来了?”

  “哦,我怕剧组忙,就赶回来了。思源姐,我没落下很多工作吧?”我故作无所谓地回答,其实头还是挺疼的。

  思源瞟向导演和高雯的方向,无奈道:“落下?现在就算你想开工,还未必有机会呢。高雯因为剧本和导演发生争执,萧总又没在,这不,正吵着呢!”

  “不行不行!我演不出来,我觉得在这种情况下我遇到男主角内心肯定很复杂,不可能像你说的那样疯了一般兴奋!疯了一般亲上去!”

  “可是这样才能表现你的爱,镜头才饱满,喜庆的感觉才会有。”导演红了脸,歇斯底里。

  “这是微电影又不是春节晚会!表现爱情得多喜庆,要不要敲锣打鼓?”高雯据理力争。

  “我现在没时间和你探讨这些,我是导演,现场我说了算!按我的要求来!”

  “合同规定我有权对拍摄提出意见,你这么喜欢喜庆,为什么不去拍广场舞?!”

  我忍住笑,但我的确很赞同高雯的观点,剧本深沉才更有张力,太肤浅的表现形式让受众过目即忘。

  导演气急败坏道:“你还真以为我想喜庆啊,问题是你演得了深沉吗?要不是因为你,我要一个镜头拍十几条?!”

  一句话,捅了马蜂窝!

  高雯将手中的剧本甩远,冷笑一声:“行啊,你是导演你说了算是吗?姐我还就不拍了!我倒看看到底谁说了算。”

  导演愤怒大吼:“走了就别再回来!”

  我面露急色,掏出手机要打萧亮的电话。

  思源难以置信地看了我一眼:“你打电话给萧总?萧总会接吗?放心吧,就算她再任性,也不敢扔下剧组离开。”她清点着珠宝,准备送给已进入休息间的高雯。

  高雯的经纪人Jason一愣,大概也想不到高雯的脾气又发作了,于是追上去劝解。

  “亲爱的,到底出什么事儿了?你先把东西放下,有话咱们好好谈行不行?”他看着收拾东西的高雯,急了。

  高雯已经拿上便装,进入更衣间,这时,思源拿着钻石项链走入了房间。

  “这是下一场需要佩戴的珠宝,高小姐,请收好。”

  高雯愤怒大叫:“别来烦我,都给我出去!”

  砰的一声,高雯身着便装走出更衣间。

  “那……我把项链放在这儿了。”思源把项链放桌子上,迟疑后转身离开。

  高雯还在收拾东西。

  Jason急了,大声叫:“给我停住!停住!我不准你离开这儿!”

  “我最后说一遍,谁都别来烦我,让开!”她散发着一种“逆我者亡”的强大气场,将桌子上的化妆品扫进包里,高雯对此浑然不知,气冲冲走出。

  Jason站起身,气得原地狠狠一跺脚:“偏偏又在节骨眼儿上给我出难题!”

  附近的度假村外,众多媒体都在疲惫地蹲点儿,扎堆吃饭聊天。

  突然谁惊叫了一下:“高雯出来了!”

  众多媒体记者蜂拥而至。

  高雯眼明手快地拉开旁边停着的车的门,躲入后座。

  我看追不上她,讪讪地转回了拍摄场地。

  那车怎么那么像雷奕明的“座驾”呢?对哦,刚才他还打电话给我说,他要先回家,不在剧场等我了。

  我没有深究,只想着待会儿如何向萧亮解释高雯离开的来龙去脉。

  高雯压低帽檐,低头躲避着周围人的目光。周围,顾客暗中对高雯指指点点。前台,雷奕明已经结束点餐,走回高雯面前落座。

  “你从剧组逃出来,就是为了来这地方?”雷奕明说。

  高雯从包里掏出一摞钱,放在雷奕明面前,霸气地吩咐:“给我当一天的司机和保镖,不许问任何问题。”

  雷奕明掏出手机,作势对着高雯拍了一下,不屑道:“我要赚钱,直接把这照片卖给狗仔就行了,至于浪费时间给你当保镖吗?”

  高雯抢过手机,不悦道:“给我,把照片删掉!”

  其实没照片。

  雷奕明:“被你这一闹,我上班都迟到了,只能请假。说吧,吃完饭还想去哪儿?”

  电玩城里,雷奕明和高雯在打游戏,两人你来我往,打得十分激烈投入,平时号称游戏战神的雷奕明屡战屡败,拳皇97、夹娃娃……无一不败下阵来。

  高雯还心血来潮地去照大头贴,摆出各种风情的pose,而雷奕明表情尴尬,照片效果让人忍俊不禁。

  最后,他们在街上逛,高雯职业病地低头躲避。

  “我看你真够累的啊,大家都很忙的,没人会注意你的。”

  高雯对雷奕明翻了一个锐利的白眼,迟疑片刻,昂首挺胸融入了人潮之中,如最平常的人一般。

  很久之后,雷奕明对我说起他与高雯的上海一日游。阴差阳错,他与高雯相识了,从没有看过媒体眼中女王一般美丽霸气的高雯会快乐单纯得像个孩子。

  当然,不久后,他收到了交警大队的罚单。

  深夜飙车,120公里时速每小时!

  他苦着脸说,那是高雯拿生命在享受速度与激情啊!

  那一晚,车里会发生怎么样热血的一幕呢?

  拍摄现场。

  我惊愕地望着皮笑肉不笑的导演,反问:“什么?导演,让我做高雯的替身?”

  “对啊!现场都准备好了,没有女主角我们拍什么啊?你和高雯的身材最像,做她的替身最合适了。”导演继续游说我。

  我怕耽误本职工作,也怕思源误会,连连拒绝。但导演请出了思源,思源神色不太自然,道:“你去准备准备吧。帮忙减少损失,也是一件重要的工作。”

  我只好喏喏地跟着化妆师走了。

  不久后,众人纷纷议论着,来了来了……我忐忑地抬起头,萧亮、思源、导演等所有人都呆住了。

  那一刹,我隔着人群与萧亮瞬间对视,扯出了一个有点窘迫的微笑,走入场地中央。

  这样华丽优雅的造型太不适合我了。我闭上眼睛视死如归地迎上去,可自信就像气球,一下子被扎破,泄气了!

  我转身想逃。

  还是不行!看见他,我紧张得心都要跳出来了!更别说要和他接吻了!

  “放心,我又不会吃了你。”我第一次听到萧亮说笑,惊愕地回过头来。

  萧亮温和对我说:“放轻松一点,你一定可以的。”

  我一脸紧张,慢慢走向萧亮,萧亮深情凝视我,我们两人擦肩而过,萧亮抓住我的手,一把抱过我,欲亲向我,我顿时紧张躲避。

  还是无法坦然应对,哪怕是剧情需要!这和我幻想过无数次的亲吻天渊之别,我要以米朵的身份接受他的拥吻,而不是高雯的替身啊!

  导演又喊了一声“Cut!”

  “替身,我跟你说过几次了,他亲上去的时候你不要躲,勇敢地迎上去!又不拍你的脸,紧张什么啊?”

  我连忙鞠躬:“对不起,给大家添麻烦了。”

  再来,效果更差。萧亮开始略有不悦,我一脸愧疚:“导演,对不起,各位,对不起……萧、萧总,对不起……”

  导演恨不得杀了我:“美女,姑奶奶,我喊你姑奶奶了,你到底怎么才能不紧张?”

  萧亮双手插入西装裤兜里,淡淡道:“有时间跟所有人说对不起,为什么不给自己说加油。你在我办公室的自信呢?”

  矫情个什么劲儿呢!听到他的开导后,我感动不已,全身心投入剧本中。

  我慢慢走向萧亮,萧亮深情凝视我……我含情脉脉地望向了他。

  柔和的灯光在我们身后升腾,现场一片寂静。

  萧亮俯身靠向我,我慢慢闭上眼,一脸幸福地面对着萧亮。但萧亮因为紧张而松了一下手,我险些跌落,慌忙抱紧萧亮,两人向彼此一靠,意外亲到了一起。

  天,这样意外的亲吻会不会又被cut啊?我睁眼,惊讶地看向萧亮,萧亮也怔住了。

  我们相互对视着,竟然忘记这是在剧场之内。导演兴奋地打断了这偷偷滋生的暧昧:“好,非常好,太棒了!”

  当然最后,导演还是发短信给高雯道歉了。

  “高小姐,对于您的意见我重新回想了一遍,你是一个对艺术有追求的人,我不应该随便就放弃,只要你愿意,哪怕拍上一百条也是值得的……对于下午的话,我真的很抱歉。怎么样?”

  高雯也顺着台阶,很快就回到了剧场。

  虽然不知道她经历过什么,可她依旧光鲜亮丽,保持着完美状态。我感慨,当个明星也挺累。

  而此时,剧场有些混乱。下一场的钻石项链竟然不见了!

  Jason急坏了,一看高雯,连忙迎上去:“亲爱的,你怎么才回来?你去哪儿了?你有没有接思源给你的钻石项链?”

  高雯直愣愣地瞪着Jason:“谁说的?什么钻石项链?什么时候给我了?”

  “可我真的给了她啊!”

  高雯的脸更臭了,盯着思源,一字一顿,道:“我最后说一遍,我没拿过什么项链。你说我拿了,有人作证吗?”

  众人纷纷摇头,说没留意。于是一些异样的眼神开始投向了思源,几个人更是道,思源因为昨天被高雯数落了几句而挟怨报复。

  思源更加难堪,我鼓起勇气上前:“我能证明,我看见思源去给高雯送项链了,而且单子上也有记录。”

  在高雯与导演闹脾气的时候,思源的确进去化妆间送衣服了。

  高雯不悦地看向我:“照你这么说,我就是那个小偷喽?”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们只是怀疑项链被弄丢了,所以想请您去检查检查。”

  “我没时间在这儿纠缠。导演,我回去休息了。”高雯转身欲走,导演连忙阻拦。

  “别呀,你今天要是再走了,我们怎么跟萧总交代啊?弄丢了道具还找借口,你们想拖死我啊?我不管你们怎么解决,现在立刻去找条一样的项链!”

  思源道:“这条钻石项链是孤品,而且它的价值非常高,如果失窃了,我们是要追究责任的。”

  高雯打量思源,鄙夷道:“其实我想说很久了,你戴的那耳环根本就没出过这一款。在我跟你之间,谁更像是会去偷项链的人?”

  思源顿时像打脸一般难堪与屈辱,眼里涌起泪水,却拼命忍住了。

  我有些不平:“思源是我们公司的珠宝负责人,她每天都在经手贵重珠宝,怎么可能会监守自盗呢?”

  高雯:“她没有,那你呢?你不也是负责人吗?”

  我理直气壮:“我当然没拿!”

  高雯轻飘飘扔下一句话:“谁能证明?”

  是啊,谁能证明?

  我被堵得无话可说,众人怀疑地看着我,思源为难地低下头。高雯鄙视地打量思源,冷哼一声。这时,萧亮出现了。

  思源连忙上前解释,可萧亮打断道:“我不是来听你解释的。”

  思源一怔,难堪地低下头,攥紧双拳。

  “拍摄工作继续,替代用的项链会很快送来。你没事吧?”萧亮问高雯。

  高雯冷冷地盯着思源道:“没什么。”

  我向前解释,也于事无补,他压根儿不听我!高雯怒气有所收敛,她转身离开了。

  见高雯走后,萧亮又严厉对思源道:“回设计部办离职手续吧。在离开前把项链找回来,否则公司会向你追究法律责任。”

  我再次欲上前解释,萧亮警告地看了我一眼。周围的同事一脸鄙夷地看向思源,我不忍,安慰说会和她一起找项链。

  她忍着无助,倔强道:“我不要你的同情。”

  找了很久,还是没有任何线索。

  化妆间内我们找遍了。我还拿着项链的照片到处问剧组的同事,徒然无果。

  其实思源偷偷地掉了好几次泪,可我只能装作不知道。她那么好强倔强,我不想让她再难堪。

  但在寻找的过程中,我和她的关系似乎悄悄破冰,她对我再没有那种对花瓶的不屑了。

  找了大半天,现在已经是深夜了。

  思源已经疲乏到不行,她说先回公司报告下情况。想到明天还有另一场拍摄,我心急如焚,继续翻看监控摄像头。

  思源走到监控室门口,又转身看了我一眼,眼波复杂。我没理会,继续全神贯注,我突然一愣,画面上,愤怒的高雯把桌上的东西一扫进包,那串珠宝项链也赫然在列。

  我去找高雯对质,高雯气恼地道:“看我干吗?我没拿就是没拿。这不是P的吧?”

  “要是能P的话,我昨天就给你P一个了!”后来我意识到自己说话太直,于是又道,“我,我是说,我们没污蔑你,思源是真的把项链给你了,这就是证据。”

  高雯打量我一眼,问我是不是收了思源的好处,不然为什么她经常呵斥我,我却三番四次地帮她。

  “这跟好处没关系,我既然看见了,当然应该帮思源证明清白。”

  高雯好笑地看了我一眼:“哼,帮她。人家好像不领你的情,我怀疑你偷项链的时候,她怎么没站出来帮你呀?”

  她忽然转身从里间拿出包包,当着我的面把东西全部倒在了桌子上。

  “自己找吧。”

  “你们放心吧,我本来也没怀疑过高小姐,也就是个意外,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的。”

  高雯傲娇道:“你倒是挺相信我,眼光不错呀。”

  可翻遍整个包包,的确没有找到项链。

  “怎么会没有呢?”

  突然,高雯恍然大悟:“我想起来了,在那辆车里!”于是她道出了她随便坐进了一辆陌生人的车里。

  我急切问:“那你有他的联系方式吗?我现在就去找他。”

  高雯摇了摇头,但随即又想到了什么:“不过,我们的老朋友知道。”

  老朋友?高雯所指的就是那些狗仔队娱乐记者。后来我根据记者提供的图片一看,这车那么眼熟,雷奕明!

  一个电话叫来了雷奕明,他刚停车,我抢先坐上副驾驶,开始四处寻找。

  “这么着急见我干吗?”

  “一会儿再告诉你。”我没搭理雷奕明,忙着四处翻找摸索,斜过身翻找脚下,无意间靠在了雷奕明腿上。

  “哎,干吗呢干吗呢,光天化日,伤风败俗!”

  前面座位没有!

  我有些失望,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怎么了,你喘什么啊?”

  他一脸紧张,按住了心脏,放下车窗:“哦,心悸,最近经常犯病,估计是工作太累了。”

  是脑子有病吧!

  我继续在后座找,无意间回头,恰好与雷奕明脸对脸,两人险些贴上,雷奕明呆住了。咦,原来在他身后。我没有说话,贴近雷奕明,从雷奕明身后的位置找出钻石项链。

  果然在这儿!

  见他紧张地闭上了眼睛,我纳闷了。最近老雷是不是压力太大了,还是没从失恋中缓过神来?

  他问我到底找的什么,我没时间解释,叫他送我回公司。他怒了:“你大工作日的一通电话说要见我就是为了这个啊?”

  “不然呢?”

  雷奕明忍下一口气,负气地把钥匙一拧,发动车,准备出发。忽然,他又探身到我面前,为我系上了安全带。

  车似乎因为加载了他的闷气,而跑得更快。

  一下车,我也来不及和雷奕明说再见,冲上萧亮的办公室,告诉他项链找到了。但具体也没告诉他是怎么找到的。

  他点点头,看了我一眼:“脸色很差,眼睛都红了,你不会一晚没睡吧?你今天不用上班了,回去休息吧。”

  “谢谢萧总!对了,萧总,既然问题已经解决了,您就不会再追究思源了吧?毕竟项链不是她拿的。”

  萧亮轻描淡写:“失职就是失职,跟能不能找回项链没关系。公司会按规定开除她。如果每个犯错的人都要我原谅,公司还用设立人事部吗?”

  “可是如果你赶走思源,大家就都会以为她是小偷,是因为害怕被追究才把项链交出来。那思源以后怎么做人?她会被整个行业排斥的!”

  “这跟我有关系吗?”

  他骨子里的冷漠让我瞬间怔然。

  我望着萧亮,不知如何辩解。他不再理我,我讪讪起身,打算离开。

  不行,不能就这么放弃!

  我深吸一口气,转过了身:“萧总,也许你从来都没有卑微过,所以才不会去在乎一个小职员的感觉。哪怕是你身边最不起眼的职位,也可能是某个人曾经梦寐以求的希望,你赶走我们只需要说一句话,可我们想要留在这里,就要付出比你多几倍,甚至几十倍的努力。萧总,对一个那么努力的人,你只要说一句‘相信你’,也许她就会觉得整个人生都有希望了。违反原则去原谅一个人,不是比毁掉她的希望要好很多吗?”

  萧亮认真地盯着我,片刻后,又恢复了平时冷漠的样子。

  “说完了吗?”

  “说完了。”

  “说完了出去。”

  我既生气又无奈,在萧亮冷漠的逼视下,我走了出去。

  茶水间,思源心事重重地在喝咖啡,我一看她,连忙把找到项链的事情告诉了她。可想到萧亮的处理,两人都难过得不知道怎么继续这个话题。

  思源看了看我,神情凝重:“有件事,我一直想问你……我对你挺差的,你为什么还要帮我?”

  啊,我没料想到她突然会敞开心扉。

  “不知道,也许是因为我也经历过很多伤心难过的时候吧,我知道这个时候最需要别人帮助了。”

  思源不解地看了我一眼:“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从小到大一定都有大把人献殷勤吧,怎么还会伤心难过呢?”

  我想到车祸之前的那段经历,黯然强笑。

  那似乎是上辈子的事情了,连我都已经记不清那些人的音容面貌了。只是难堪与屈辱,难以忘怀。

  周二,本来是例行的高管会议,但其中议程涉及微电影拍摄项目,于是我们也被会务叫进了会议室。萧亮看了我一眼,眉头一皱。

  “销售额只上升了5%。”销售总监艰难地开口。

  林子良开口道:“好像没能达到您要求的20个点……”

  他一开口,萧亮冷冷看了他一眼。

  连我都察觉到他们之间的暗涌汹腾。

  众人议论纷纷,交头接耳。

  销售总监继续圆场:“毕竟市场情况是经常波动的。”

  萧亮自信地一笑,离季度KPI考核还差一段时间:“我既然做出了承诺,当然不会只把它当成一个预期。新一轮的广告宣传马上就会投入市场,形势随时可能发生变化,各个部门都不要松懈。”

  “但就算要投放新的广告,一支广告怎么可能拉动20个点呢?萧总,您这种想法可能太过乐观了吧?”

  “林总怎么经常质疑我呢?你有建议当然可以直接提出来。”

  林子良略尴尬,众人小声议论。萧亮看向我,眼神变得严肃。

  萧亮:“另外,关于设计部的珠宝失窃问题——”

  林子良急忙道:“萧总,我已经决定了,开除责任人刘思源。”

  我坚定地握住了已经害怕到颤抖的思源的手:“萧总,就请您再给思源一个机会吧!她真的没有偷项链。”

  林子良提醒我:“米助理,注意自己的身份。”

  我为难地低下了头。

  萧亮沉默了一会儿,道:“既然项链找到了,剩下的工作就照常进行吧。”

  我惊讶又兴奋地看向萧亮。

  众人讶异地议论:“萧总今天是怎么了……这样不像他平时的做事风格啊!”

  萧亮冷冷起身,道:“下不为例。”说完走了出去。

  我连忙追了出去。

  他走入停车场,看我追上来,停下来不耐烦地说:“只是一句话而已,你大惊小怪追上来干吗?”

  我窃喜,不顾他的不耐,毕竟他留下了思源。

  “也许那对你来说只是一句话,可是对我来说有着特别重要的意义,这说明我之前坚持的都是对的,人跟人之间并不是只有利益,不是吗?”

  萧亮靠近我,咄咄逼人:“你的坚持是什么?你每次出现都要发生问题,每次都把事情搅得一团乱,从来都不肯按规则办事。你知不知道我最讨厌改变我原则的人,任何人都别想影响我改变我!”

  我被逼到车门旁,怯怯地抬头:“你……后悔了吗?”

  萧亮烦躁地说:“对,后悔了!我今天根本就不应该相信你!”

  萧亮拉开车门,一踩油门,疾驰而去。

  我呆在原地。回到家,不免对着雷奕明吐槽。

  “他就是仗着我喜欢他,所以才肆无忌惮欺负我!”

  雷奕明添油加醋:“对,萧亮根本就配不上你的喜欢。想想过去二十年,我是怎么辛辛苦苦看着你长大的,就算你要喜欢一个人,那个人起码也得比我强,我怎么能随便就把你交给萧亮呢?”

  “不过萧亮也没有你说得那么差,而且我们还接过吻呢。我觉得也许是命运安排我们在一起……”

  雷奕明震惊地问:“什么?接吻了?不是叫你不要喝酒吗?你又像上次那样喝多就亲男人……”

  “我什么时候喝多了,亲过谁了?我说的是车祸前,不小心亲上的那次,人家根本就没当回事……”

  “不过真正的爱就是会吃苦,会流泪,还会为一个人改变自己。如果不是这么艰难,爱情还配被人当作最珍贵的东西吗?我不后悔,我要一直为萧亮坚持下去!”

  “我没有这个意思,我是让你想开点儿,不用非得喜欢他……”

  “我知道,你是怕我受伤。雷奕明,你真是我最好的朋友!其实我一直觉得友情比爱情重要,爱情是酒,但友情就像是水,是支持我活下来的动力。你于我来说,比水还重要,你就是我生命中的空气,如果有一天让我离开你,那肯定是我们俩活着的最后一天!”

  雷奕明感动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是吗?我有这么重要吗?”

  我贱贱地捏了一下他的脸蛋:“当然!对了,今晚我还要参加剧组聚餐,听说那家餐厅特别好吃,我得早点到,多吃点!”

  “哎!吃货!注意身材!”

  远远还听到雷奕明的咳嗽声:“我不要当空气!”

  我把思源送上车,她心事满腹,所以喝得醉醺醺,找不着北。

  我拦住一辆出租车,送思源坐了上去。

  思源挣扎着欲下车:“不行,我不能坐出租车,太贵了,我要坐地铁……”

  我一愣。

  “你醉了,坐地铁不方便。你家地址在哪儿?我让师傅送你过去。”

  思源嘟囔:“我家……我家在郊区,青浦郊区平房区……”

  我记下出租车的车牌号,道:“师傅,麻烦了。”

  我目送思源离开,半天还没等到出租车,正出门的萧亮看向不远处的一脸期待的我,犹豫片刻,转过身向酒店内走去。

  我有些失望。

  娅茜的男朋友是知名传媒集团的Boss。

  八卦新闻传言高雯与她一直不和,这不,这段时间她与雷奕明那天的一日游被人拍下,这个传媒集团大做文章。

  其力度之大,似乎想把她整死。

  我担忧地想拨电话过去,可随即一想,我算什么呢?

  只是真的感觉高雯不反感我,反倒欣赏的。或许又是我自恋地多想了。思源被辞一事彻底沉寂,但后来林子良因为我会议上的出头顶撞让他借机训斥了我一番。

  “我欣赏你的才华,也认可你帮助别人的精神,但我才是你唯一的上司,下一次,我不准你跟别人站在一起。”说罢,他深深看了我一眼。

  莫名其妙。

  当天,更奇怪的是,一群记者冲进了萧亮的总裁办公室。

  涌入的记者把正和他讨论方案的我挤到了角落。

  “萧总,萧总能接受下采访吗?”

  萧亮微笑,淡定地站起来控制住场面。

  “我知道各位记者朋友在克拉公司门外等了很久,特别辛苦,所以特意让齐助理请大家进来喝杯茶,就当作是一个临时的记者会吧。”

  “萧先生,你和高雯深夜约会酒店,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这不是你们第一次闹出绯闻,请问你们恋爱多久了?”

  ……

  我震惊地看向萧亮,慢慢站起了身。众多闪光灯、话筒包围着他,办公间内一片此起彼伏的快门声。

  萧亮微笑:“关于我们之间的绯闻,以及我和高雯的关系问题,我们将会于今晚对大家做出一份正式的公开说明,请各位稍后来参加克拉公司正式的媒体招待会。谢谢。”

  萧亮对众记者鞠躬,他的眼神扫过拥堵的记者人群,无意间落在了我身上,随即眼神一顿。

  我与他隔着人群遥遥相望。我是多么希望他说,这只是一场误会啊!

  但很快,他重新面向镜头露出自然的微笑,在记者的拥堵下离开了办公室。

  我仿佛听到耳边嗡嗡一片,眼前的画面也仿佛晃动起来,声音渐渐远去,拥挤的人群都消失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克拉恋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克拉恋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