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杀戮…
千羽之城2016-07-05 20:265,486

  谭辉和任非从审讯室出去的时候,石昊文正好也已经把有关这个“张帆”的资料整理出来。

  “谭队,”石昊文迎上去,把资料递给面沉如水的男人,“做了排查之后,可以肯定秦佳馨口中说的那个张帆确有其人,从照片来看,长相也的确与她有相似,其他信息跟秦佳馨的供述也完全对得上。”

  关联目前掌握的所有情况,基本可以断定,真正的凶手,就是这个张帆了。

  “但是……”多数时候都快人快语的石昊文有点欲言又止,谭辉眼神扫过去,他紧紧皱着眉毛艰难地开口,“我按照资料上张帆的现住址调取了附近监控,从案发到现在,都没见过她的出入记录,她应该是从杀人之后就再没回来过。”

  谭辉用最快的速度翻完资料,又“哗啦”一下把翻过去的纸叠回来,灯光下,男人如刀锋般沉黑锐利的眸子慢慢眯起来,“张帆昨天给秦佳馨发彩信故意刺激她,应该就是打算今天对秦佳馨下手。那么她不可能畏罪潜逃到别处——”谭辉说着,紧绷的声音微微一顿,“假设我们去晚一点,秦佳馨就会死,以此推断我们冲进诊所把人带走的时候她一定就在附近,躲在暗处,全程围观了我们的一切动作。现在,很可能已经畏罪潜逃。”

  任非手里还攥着他从审讯室带出来的本和笔,桌子就在他手边,他却紧张到忘了把东西放下。几乎是谭辉话音未落,他就立即追上去问道:“需要封锁全市各个车站和高速口,对过往人员车辆进行排查吗?”

  “要,但是不止。”谭辉把手里的资料重重拍在桌子上,一声沉闷的响动让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男人标枪似的站在那里,堪称凌厉的目光从同事们身上一一扫过,慢慢冷笑,倏然拔高了嗓门儿,“所有人都动起来,通知相关系统配合,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这个张帆给我挖出来!”

  那天晚上,东林城几乎风声鹤唳,警车晃着刺眼的红蓝光,鸣着尖锐的笛音在大街小巷呼啸穿行,所有出城口都设了路障,警察甚至半夜敲响了能查到的所有跟张帆有关系的人家的大门,然而,却没找到这个女人。

  像是人间蒸发了。

  但是让警察吃惊的是,搜捕中他们发现失踪的并不只有张帆一个,同时失踪的,还有秦佳馨的老公——也就是张帆的前男友,苏衡。

  也是因此,本来供词已经足够自己摆脱嫌疑的秦佳馨没法离开警局,因为谭辉他们怀疑苏衡跟张帆杀人案有关,而作为凶手的第五个目标,在一切尘埃落定前,谭辉他们有责任保护她的人身安全。

  可是当秦佳馨得知这消息的时候,从审讯室里走出来好不容易刚恢复平静的女人一下子疯了似的跳起来,“这不可能!我老公绝对不会杀人!——一切都是那个女人的干的,跟我老公有什么关系?!”

  “我们没说你老公杀人,你冷静一点。”奉命留在局里的任非,跟胡雪莉一起挡住这女人往外冲的路,几乎是半强迫地摁着女人重新坐回椅子上,接过胡雪莉递过来的水杯递给她,“但是现在凶手还没找到,你又是她的目标,这么冒然跑出去,万一真出点什么事儿——哪怕就不是要命的,吓着了孩子你犯得着吗?”

  女人别无他法,怔怔地看着手里的纸杯出神,“可我老公真的不可能跟这案子有关系,别说鸡,我们家连从市场买条活鱼都是我杀的,他都不敢看……”

  任非跟胡雪莉对视一眼,不以为然地挑挑眉。有多少杀人犯是连鸡都不敢杀,却手上攥了好几条人命的?情感冲动杀人,心里障碍杀人等等在这种凶手眼里,他们的目标与其说是一条生命,不如说是一种符号,能够刺激他们的符号,使他们在这样的行为中找到心理上的满足、安慰、发泄或者解脱。干他们这一行,哪怕是刚入职没多久的任非,这种事情,也已经见怪不怪。

  搜捕行动一直持续到第二天蒙蒙亮的时候,始终没有让人振奋的消息传回来,但是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失踪的苏衡,竟然自己找到了昌榕分局来!

  任非大概永远无法忘记当天清晨那个男人走进警局的那一幕。

  那是个看上去已经筋疲力尽的男人,修长的四肢像是吊在身体上,没有力度地支撑着这具晃晃悠悠的身体,艰难的、犹豫的一步步走进来,他身上带着清早晨露的湿气,头发被不知道是汗还是水的浸湿,软趴趴地贴在头皮上,看上去像是十几天都没洗头了一样粘腻不堪。而当他抬眼看过来的时候,那两个厚厚的镜片也掩盖不了眼圈下面的乌青,毫无血色的嘴唇剧烈颤抖着,憔悴得像是一个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医的病人。

  任非看着这个人走进来,如果不是身边的女人一声惊呼扑过去死死搂住来人,把头埋进他瘦弱的胸膛里,任非几乎无法把他跟秦佳馨彩信里看到的那个男人联系在一起。

  男人无力是双臂轻轻环抱着女人颤抖的肩膀,安抚着啜泣的妻子,眼睛却从进门开始始终盯在任非身上,而被盯住的年轻刑警甚至连一瞬的犹豫都没有,大步流星地径自迎上去,男人却在他在身边站定的时候放弃了一切似的闭上了眼睛。

  然后,他就听见对方无力的颓丧声音,艰难地说了几个字,“我是苏衡。……我知道张帆在哪。”

  !!!

  这几个字无异于爆炸性消息,几乎是在任非耳朵里炸开的,霎时间他听见自己混杂了诧异和惊疑的声音,激动得甚至有点变了调儿,“人搁哪呢?!”

  男人轻轻放开他的妻子,睁开眼睛,不知道因为什么,那个刹那女人的哭声止住了,整个大厅里顷刻间陷入死一般的沉寂。片刻之后,苏衡扯着苍白的嘴角笑了笑,他嘴唇干裂,这个简单的动作让他下唇裂开一道细细的血口,看上去竟然莫名的触目惊心,“我可以带你们去找她,但条件是,你们让我跟她再单独说一次话。”

  这种事情,按说任非是决定不了的,他可以跟苏衡交涉,也可以打电话请示队长,但是当时急于抓到真凶的烦躁和迫切,却让他甚至连思考犹豫都没有,就这样直接点头答应了。

  把孕妇交给胡雪莉照顾,任非拽着男人就往外走。队里已经没有车了,他把苏衡带上自己的本田CRV,发动了车子才想起来给谭辉打电话,“队长,我们在团结路和秀水西街交汇口那里汇合,张帆在那里金汇购物中心天台!”

  电话那边尽管谭辉语气依旧铿锵,可连轴转这么多天后声音却透出难掩的疲惫,“你怎么得到消息的?!”

  “苏衡自己跑咱们局里来了。他说能找到张帆,我现在正带着他赶过去。”

  哪怕是打电话,任非的一根神经仍旧是提着警惕提防着的,苏衡的嫌疑还没有完全排除,他怕身边这魂不守舍的男人万一真做出点什么出格的事儿,结果凶手没抓到,他自己反而交代在这里。

  然而没有。

  直到任非把挂断电话,把车开上了秀水西街,穿着巷子走近路就要到金汇购物中心的时候,苏衡至始至终都没有任何动作。

  ——真的是没有任何动作,他不说话,整个身体像是完全静止了似的,维持着最初上车的姿势,无神的眼睛直愣愣地瞪着前方,至始至终没有动过哪怕一根手指头。

  这个状态,让粗线条的男人终于也意识到,亲手把自己所爱送上绝路,该是有多么痛苦。

  刑警和没有尚未完全摆脱嫌疑的疑犯,在去抓捕真凶的路上,剩余的短短路程,狭小的空间,任非犹豫再三,最终还是按捺不住地开了口,“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似乎没头没尾的一个问句,任非这一刻没把自己当成警察,而是被男人身上始终萦绕着的绝望所感染,有所触动的一个普通人。

  男人的反应很慢,等了一个红灯,任非已经完全认定他不会回答的时候,苏衡却用缓慢的语速,涩然地说了起来……

  “大部分事情,佳馨都已经跟你们说过了吧。”男人木然的脸上没什么表情,涣散的瞳孔却慢慢聚起一抹晦暗的光晕,“但是她不知道,我和张帆,我们已经认识二十年了。”

  任非轻轻倒抽口气,转过头不敢置信地看了男人一眼。

  然而男人没有注意他的目光,应该说,苏衡似乎所有的专注都投入到了他正在说的那些回忆上,除此之外,对其他的任何事情都漠不关心,“我们高中同学,大学同校。情侣关系,是在大二那年确定的。现在说起来,那也是16年前的事情了。上学的时候忙着学业,毕业后又各自忙着事业,我们处了10年,直到6年前,我们的事业都稳定下来,也正是那个时候开始,结婚的事情被双方提上日程。帆帆就是在那个时候怀孕的。因为这个孩子的到来,我们加快了筹划婚礼的脚步。我们的事情双方家里早就知道了,也同意,所以结婚是顺理成章,不存在什么阻碍。很快,我们的婚期定在了那一年的8月30号,是我和帆帆高中时代第一次见面的那一天。”

  “临近婚期的时候帆帆已经怀孕六个半月了,那天下午她给我打电话,说到底没按捺住,给自己看了一下,肚子里的是个男孩儿——我高兴坏了,”哪怕此时此地,苏衡说起当初的事情,嘴角依旧不可抑制地浮起浅浅的笑,尽管那勾起的嘴角苦涩得让人看了想哭,“那天晚上有一个应酬,新游戏开发,我约了一家投资商,因为高兴,所以我喝多了。那天我在车上没找到家里的钥匙,就在楼下按门铃,用对讲跟帆帆说让她给我开门……”

  男人说着,仿佛难以接受一般,狠狠抽了口气,他痛苦地抬手抱住头,任非听着他的声音,觉得这男人似乎难受得快要哭出来,“是我特么的该死啊!我喝的没有脚后跟,看见帆帆的时候不小心踉跄了一下,帆帆本来是下意识的要去扶我,混乱中却被我推了一把!我……我看着她要倒一时心急想要拽住她,谁知道竟然又一脚绊倒了她!……”

  男人痛苦得攥着拳头一下下发狠地捶自己的脑袋,如同要把这些年的悔恨和愧疚发泄出来一般,他声音呜咽,那动静让任非听着都心里发酸,“她的指尖从我的手里滑出去,我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她从楼梯上滚了下去!帆帆当时就昏迷了,当我抱起她的时候,地上和手上都是血,都是血……”

  苏衡哽咽到声音已经完全变了调儿,那拼命想要压抑却怎么也控制不住的恸哭,很快就溢满了小小的车厢,这种悔恨痛苦到骨子里的动静似曾相似,任非握着方向盘的手几乎也不受控制地越来越紧,他忽然想起很多年前裹在被子里咬着手臂痛哭不已的自己……

  他偷偷咬紧了嘴唇内侧的嫩肉,疼痛强迫他从回忆的漩涡中清醒,任非强迫自己放松几乎要僵在方向盘上的手指,不得不出声打断男人的回忆,把他、连带着把自己从记忆的漩涡里拉出来,“我知道后来张帆流产并且失去了生育能力,你也另外娶了秦佳馨。但是你为什么婚后又出轨?既然忘不了张帆,你又何苦害人害己地把秦佳馨娶回来?”

  “……我也没有办法。我妈当时以死相逼让我俩分开,后来闹到绝食半夜送医院,后来我真的没办法了,只能跟帆帆分开。说到底是我对不起佳馨,因为这么多年,我的确是把她当成了帆帆的替身。呵,”苏衡说着苦笑一声,“也怪我软弱无能,如果当初不妥协,可能就没有后来这么多悲剧发生了。但是,我没有出轨。”

  苏衡深深地吸了几口气,慢慢地放下手臂,他看见金汇购物中心的大楼已经近在咫尺,楼下停着的连成一排的警车,让他知道有些事情在今天终于要走向完结。他吸吸鼻子,不拘小节地用手拧了一把,“我知道这听上去很荒谬,但我的确没有。我给帆帆盘下那间门市,是因为她被吊销从医资格离开医院后精神状态就非常差,也没有经济来源。她到了今天这个地步是我一手造成的,我不能不管。事实上她开黑诊所也是我给她出的主意,因为我知道有那么一部分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怀孕堕胎不敢让人知道,所以一家医疗技术有保障却没有登记在册的诊所,很满足社会需求。我的确对她旧情难忘,也的确跟她依然有联系,但是我们没有干过对不起佳馨的事情。她和佳馨,谁是过去,谁是现在和未来,我分得清楚。”

  “你分得清楚你还骗你媳妇儿出差,情人节跟旧情人鬼混?!”

  “那次是有原因的。”苏衡看着越来越近的其他警车,不由紧张地攥紧拳头,“这几年,她的状态越来越不好,2月14,是我俩当初确定情侣关系的日子……前天晚上她联系我说想见见我,如果我不来的话,她就要找个没人能找到的地方,直播自杀给我看……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死,可是那时候佳馨已经发现了我跟她的过往,看我看得厉害,我只能撒谎说出差,然后才有了那张照片。”

  这个距离,任非已经能看见他们谭队那张紧绷着严肃到不行的脸了,不知道为什么,他莫名其妙的有点心虚,把车速降下来,语速也因为紧张而变得更快,“昨天晚上到今早去我们局里之前,你在哪里?”

  “昨晚我接到帆帆的电话。现在想想时间上应该就是你们带走佳馨之后吧,她打给我,说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话,当时她的逻辑就很混乱,她从小到大极度紧张害怕的时候就会这样。她跟我道歉,她说她嫉妒佳馨,她想杀了她,她想杀了所有怀孕,尤其是怀了男孩却不知道珍惜的女人,她说那些胎儿都是一条条的小生命,那些女人不知道珍惜和疼爱,所以她们都该死,她说她也快死了——”苏衡的语速极快,任非把车停在谭辉面前,苏衡瞪大了眼睛盯着眼前的警车,急促起伏的胸膛泄露了男人此刻突然极度紧张到无法抑制的情绪,“我知道她一定出事了,所以就出门来找她,我走遍了她所有可能会在的地方都没有,金汇是最后一个目的地。”

  他抬头看看头顶上方“金汇购物中心”几个偌大的金字,颤抖的深深呼吸,“本来我想过来的,谁知道半路得知佳馨被你们扣住了,我只好先去找你们……”

  任非待在驾驶座上,没开车门锁。

  谭辉皱着眉上来敲窗户,任非顶着队长莫名压迫感十足的气场,拖延着时间也抬头看向越来越亮的天光中,商场上方那显得苍白却又耀眼的几个漆金大字。片刻后,他问了这场交谈的最后一个问题,“那么……你怎么能肯定,张帆一定会在这里被你找到,而不是畏罪潜逃去其他更安全的地方?”

  副驾上,苏衡惨然一笑,隔着近百米的距离,他抬头看向那似乎高不可攀天台的所在声音痛苦涩然得要命——

  “这世上,没有人会比我……更了解她了。她一定会在那里,因为就是在这里的天台上,她把她的第一次……给了我。”

  ————

  作者的话:抱歉抱歉,大家久等啦!想一想,这个张帆,算不算是可恨之人也有可怜之处……:-(

继续阅读:第16章 情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命案现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