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黑瞳!
年少春衫薄2016-06-17 13:013,223

  周子媛捂住嘴,眼睛瞪的溜圆,一脸的难以置信。

  庄雅欣喜的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没有女人不爱美!

  自从庄雅生病以来,让她心里最难受的不是越见虚弱虚弱的身体,而是手臂上密密麻麻的针眼,还有那两道丑陋无比的伤疤。可是自从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之后,庄雅也就看淡了这些,生死她都已经不在乎了,难道还在乎几个伤疤吗?

  可是看到已经恢复了光滑的手臂,庄雅的心中还有涌起了淡淡的欣喜。甚至于在见识了陈黄龙的医术之后,她的心中又涌起了一阵对于生的渴望,即便这种渴望一闪而逝。

  的确,在美丽面前,没有女人可以抗拒!

  不过,陈黄龙却没有理会两个女孩的变化,而是问道:“我的卧室在哪里?”

  庄雅指着一楼的一间房子说道:“走廊右拐第一间就是。”

  陈黄龙点点头,然后带着自己的东西急匆匆的离开了。

  陈黄龙离开之后,周子媛仍然站在那里,沉默寡言,不过很快便冲似的来到庄雅的近前,抓起她的手臂,仔细的观看着,同时嘴中喃喃道:“伤疤真的没了,这真的是奇迹!”

  庄雅认同的说道:“看来咱们还真是小看了那个家伙!”

  虽然心中已经认同了陈黄龙的医术,但是周子媛却仍然嘴硬道:“切,医术再高有什么用,还不是一个土包子,土鳖!”

  突然,周子媛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一脸笑意的看着庄雅,娇笑道:“庄雅,你有没有发现一件事?”

  “什么事?”

  周子媛嘻笑道:“刚刚那个土包子抓你胳膊的时候,你竟然不反抗,这明显不是你的风格呀!”

  庄雅脑中顿时想起了刚刚陈黄龙抚摸自己胳膊时异样的感觉,俏脸忍不住就是一红。

  看到庄雅脸红的模样,周子媛煞有介事的说道:“庄雅,你不会真的看上那个土包子了吧?”

  庄雅哼了一声,道:“我看看上人家的是你吧!从最开始认识他的时候就开始吵闹,整个一欢喜冤家!”

  听到这话,周子媛如同炸了毛的猫一般,傲娇的说道:“本小姐会看上那个土包子,真是笑话!”

  陈黄龙来到了自己的房间,房间大约三十平米左右,装修的很是豪华。

  房中的正中心是一张双人大床,在旁边是一张实木书柜,里面还有各种书籍,很显然是刚刚配上的。在大床的对面墙壁上,则是一台80多寸的液晶电视。

  对于居住环境,陈黄龙被没有太多的要求。

  毕竟在他的从军生涯中,哪怕是在最严苛的环境中,他也能够泰然若之。

  当然,陈黄龙没有自虐的习惯,他当然喜欢更加舒适的生活环境。

  不过,此时的陈黄龙显然没有在意这个问题。

  他来到一张大书桌前,然后将脖子上带着的一条紫金链子拿了下来。

  在链子上,拴着一枚古意盎然的青铜指环。

  拿着青铜指环在大书桌上一扫,顿时,书桌的上面出现了各种在化学实验室中才能够见到的精密仪器。

  陈黄龙将那根血红色的牛毛细针放在一个特质的载玻片上,瞬间,牛毛细针上的血液竟然慢慢的流到了载玻片之上。陈黄龙小心翼翼的将盛着血液的载玻片放在显微镜上,仔细的观察起来。

  不过随着观察,陈黄龙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怎么可能?竟然什么都没有发现!也是,如果这么轻易就会发现的话,先前为她治病的医生也不会束手无策了!庄雅的脉搏除了比正常人弱一些,其他一切正常!这显然就是最不正常的地方。还有庄雅身上散发出的那种只有死人身上才会出现的阴气……”陈黄龙低声喃喃道:“看来一般的科学手段根本就发现不了什么,既然如此,那么……”

  陈黄龙的手中突然出现了两根乌黑的长发,这是刚刚趁庄雅不注意,从她的头发顺下来的。

  接下来,陈黄龙从背包中拿出一张由朱砂印制的符咒,然后用火点着,砰的一声,符咒仿佛爆炸似的燃烧起来,瞬间就化成了灰烬,陈黄龙将这些灰烬放入到一晚清水之中,然后搅拌均匀,接下来,将两根长发放入到已经搅拌完的符水之中。

  过了一会儿,将头发拿出,然后将其靠近载玻片上的血液。

  突然,神奇的一幕发生了,只见在载玻片上的血液竟然开始冒出细小的气泡,然后气泡冒出的越来越多,最终甚至已经开始沸腾了起来,最后,血液竟然开始自已向着头发的方向流动着。

  看到这一幕,陈黄龙的嘴边浮现出一丝冷笑,道:“庄雅的病果然没有这么简单!”

  如果有资深的中医看到刚刚那一幕,一定会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因为陈黄龙刚刚施展的,正是早已经失传许久的中医术法——祝由之术。

  陈黄龙看着正在移动的血液,猛地睁大了眼睛,低声喝道:“黑瞳!”

  瞬间,陈黄龙的双瞳竟然已经变成了漆黑无比的颜色,甚至连眼白都已经消失。此刻他的双眸,竟然给人一种别样的美丽,深邃,神秘,令人敬畏。

  在施展出黑瞳之后,陈黄龙的眼中,世界已经变成了简单的黑白灰三种颜色。

  “果然如此!庄雅的血液之中果然有东西。”陈黄龙淡淡的说道。

  此时,在那流动的血液之中,陈黄龙发现了一些端倪。

  在血液之中,竟然缠绕着密密麻麻的虫子,小小的一滴血液之中,这些虫子的数目竟然达到了上百条之多!这些虫子都是呈现丝状,密密麻麻的,相互缠绕在一起。

  很快,陈黄龙的脑中就已经出现了关于这种虫子的资料。

  银线虫!湘西巫蛊中的一种极为歹毒的虫蛊!

  这种银线虫,别说是用肉眼观察,就算是顶级的显微镜,恐怕都发现不了!因为这种虫子,根本就没有实体,或者说,这根本就是一种能量形式的存在!而且,据陈黄龙所知,银线虫是靠吸收宿主身体的阳气维生,而且繁殖速度极快。

  女子身体中的阳气本身就弱,再加上银线虫的吸食,这样导致了庄雅的身子越来越弱,最终只有一个结果,庄雅的阳气被吸收殆尽,香消玉殒!

  此刻,陈黄龙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庄雅的身上会散发出那种只有死人才会散发出的阴气,很显然,庄雅现在已经不能算是活人了,称之为活死人更为贴切!

  真是不知道是谁这么狠毒,竟然给这么漂亮的姑娘下这么阴毒的虫蛊!

  不过,虽然找到了病因,但是陈黄龙对巫蛊之术并不了解,他也没有办法解开庄雅身上的虫蛊。不过,只要自己能够找到病源,相信就能依照线索找到下蛊之人,只有通过他才能够知道治疗办法。

  解除了黑瞳,陈黄龙的眼睛再次恢复了正常的样子,他又重新回到了客厅。

  此时,庄雅和周子媛二人正窝在沙发上看电影。

  陈黄龙没理会二人,直接来到厨房之中。结果,陈黄龙发现,整间厨房之中,除了一些牛奶之外,竟然什么都没有,比卧室还要干净。

  这时,周子媛已经跟了进来,对于陈黄龙,她一直看不顺眼,见陈黄龙进入厨房,周子媛警惕的问道:“你进厨房干什么?”

  陈黄龙疑惑道:“平时你们不在厨房做饭吗?”

  周子媛哼了一声,道:“有人给我们送饭,你管得着吗?”

  陈黄龙摇摇头,心中暗道:食物的来源都没有把控,很容易被敌人找到空子下手。他淡淡的说道:“以后你们的饭菜由我管理,跟送饭的人说一声,以后不用送了。”

  周子媛瞪了陈黄龙一眼,道;“说不让人送就不让人送,你以为你是谁呀?”

  陈黄龙看了周子媛一眼,冷冷的说道:“就凭我是庄雅的医生,以后这里的事情由我做主!如果你呆不惯的话,可以离开!”

  周子媛被陈黄龙的一番话气的够呛,胸口一阵上下起伏,心中暗道:自己好歹也是这个别墅的主人之一,眼前这个土鳖竟然赶自己走?真是岂有此理!

  陈黄龙的眼睛扫了一眼周子媛因为气愤而一起一伏的胸部,心中暗道:没想到这个丫头的身材还挺有料的。

  本来陈黄龙还在担心,周子媛和庄雅可谓是形影不离,也不知道她会不会也中了虫蛊。不过看这丫头活蹦乱跳的样子,也不像是重了虫蛊的样子。

  刚刚在厨房,陈黄龙并未发现银线虫。

  会不会是在她们二人的卧室之中?

  就在这时,别墅的门打开了,进来一个中年人,此人正是早上送陈黄龙上学之人。

  看着他手中拎着的几个饭盒,陈黄龙明白周子媛说的送饭的人是谁了。

  现在敌明我暗,对于任何人,陈黄龙都不会信任。

  等中年人将手中的饭菜放下,陈黄龙将中年人叫到了一边,道:“黄管家是吧,以后这里的衣食住行全部由我来亲自负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护花妙手在都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护花妙手在都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