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画辛2017-12-28 21:211,275

  但第二天,静儿还是推掉了采访任务,赶来送金珠珠。她说,她昨晚想金珠珠的事,一夜没睡踏实。

  金珠珠的行李箱的确是太大、太沉了。静儿自告奋勇帮金珠珠推行李箱。但金珠珠还是从她的表情上感觉到了它超负荷的重量。

  直到机场行李托运处,静儿看着传送带把行李箱带走了,才如释重负地玩笑说:“珠珠,你有点贪心呢!老实交代,你掠走了多少金银珠宝?”

  这只箱子是海南给金珠珠挑的。海南给金珠珠挑选这只箱子的时候,他也许是希望她能多带点东西走。只是,存折和房契除外。

  金珠珠和海南的协议离婚之所以办得很顺,是因为,他俩不存在孩子抚养和财产分割的问题。首先,他俩婚后一直没有孩子;其次,金珠珠没要财产。

  金珠珠只要海南给她自由。

  但这一点金珠珠并不打算向静儿透露,她怕静儿为她担心。

  所以,金珠珠故作明朗地对静儿说:“太多了呵!只是不能告诉你,怕你当劫机犯。”

  时间还早,金珠珠和静儿在机场咖啡厅坐了下来。

  “子予现在对你到底怎么样?你为他这样做,到底值不值得?”静儿不无担忧地问。

  金珠珠只是用小勺慢慢地搅着咖啡。她并不急着回答静儿的问题,也许她心中并没有答案。

  因为,她尚不能确定摆脱了海南的怀抱就彻底拥有了子予的全部。

  子予现在还没摆脱他的婚姻。也就是说,从某种意义上说,他还不是个自由人。

  但金珠珠不愿再空等下去了,也不愿再让自己生活在情感的煎熬中。

  金珠珠不再在乎别人用什么样的眼光来看待她和子予的关系。

  她只要知道她爱子予,子予也爱她,这就够了。她不在乎其他的。

  金珠珠知道自己早已过了浪漫的年龄。而大多数像她这样年纪的女人早已变得实际起来。而金珠珠恰恰在这时甘愿为了爱情放弃了一切:单位,事业,高尚住宅区的住房,并最终离开这座美丽的城市。

  因为金珠珠意识到,在这座城市里她虽拥有许多别人想拥有而没有的东西。但,唯独没有爱和牵挂。所以,她选择放弃并逃离。

  “世上什么事都可以有价码,唯独爱没有。所以值不值得是没法说出口的。”金珠珠迷离地笑。

  静儿又问:“爱是什么?”

  金珠珠仍是迷离地笑:“爱,也许就像这咖啡,你看着它,觉得可口,轻松地喝下去就对了。”

  静儿无奈地摇了摇头,举起了咖啡杯,对金珠珠说:“咖啡的味道不完全是可口,还有点苦涩。但不管怎样,我仍要祝福你们的未来。”

  金珠珠忽然绽放出了灿烂的笑答:“我不要他的未来,我只要他的爱和现在。”

  静儿瞪着美丽而困惑的眼睛,吃惊地问:“那又为什么?”

  这回,金珠珠站了起来。没有作答。

  候机厅里弥漫着播音小姐迷人的、不紧不慢的登机提示音。

  金珠珠对静儿伸出了握别的手:“我该走了。”

  静儿却上前一步抱紧了金珠珠,说:“珠珠啊!我怕你会吃苦。”

  金珠珠拍拍静儿的肩,仿佛需要安慰的是静儿而不是她金珠珠,并轻描淡写地说了句:“没什么大不了。”

  “记得有困难找我。”静儿仍不放心地叮咛一句。

  金珠珠的眼圈湿润了,眼泪差点没掉下来。但她仍故作轻松地和静儿开玩笑说:“知道了,我的好‘警察’姐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幸福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幸福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