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梦魇
蛰易2016-06-24 15:153,117

  第一章

  梦魇

  “咚~咚~咚”缓缓敲响的铜钟打破了宁静的夜晚,此时已是子夜了。窗外惨白的月光透过窗帘映照在空荡的客厅内,雪白的瓷砖泛着灵光,依稀可见挂在正厅位的铜钟正缓缓的转动着。

  铜钟上的指针正指向一点钟的方向,秒针一圈一圈的转动着,时不时发出咔咔的声音。躺在卧室内的寒生已鼾然入睡,丝毫没有感觉到外面的变化。

  此时的窗外一片雪白,整片大地犹如是一块晶莹剔透的宝石一样。整片天空,无尽的繁星一闪一闪的,美丽的银河波光淋的,泛着无穷无尽的神秘。

  晚风缓缓吹过整片大地,树叶跟着晚风沙沙作响。不远处平静的湖面上泛起了阵阵涟漪,一层层涟漪向远处扩散。

  屋内卧室里,睡意正浓的寒生死死地躺在床上酣睡着,没有丝毫察觉外面的变化。

  突然,原本酣睡的他忽然觉得身边好像有人似的,本来一个人生活的他就有些胆小害怕。寒生恐惧地拉了拉被子盖住全身,使自己变得安全一些。

  恐惧的寒生此刻更是害怕和恐惧,他不敢睁开眼睛,生怕会看见什么不该看见的东西。 他的内心全是恐惧,手心微微冒出冷汗。他不敢睁眼,只能静静地等待这种奇怪的感觉消失。

  时间缓慢地流走,然而这种感觉并没有消失,反而让他觉得这种感觉越来越真实了。

  似乎他自己的身边真的躺着一个人,躺着一个面色苍白、毫无血色的死人,而那个死人正微笑着看着他。

  五分钟又过去了,然而寒生还是不敢睁开眼睛,因为他怕自己身边会真的出现这样一个人。

  或许由于被子太闷了,寒生终于忍不住了,他缓缓地睁开了双眼,从被子里透过一丝缝隙向外面看去。

  睡眼惺忪的眼睛如同初生婴儿刚睁开的眼睛一般,看到的东西十分朦胧模糊。过了两三秒过后,他才终于看清楚了外面。外面什么也没有改变,没有一切任何异常的现象。

  寒生掀开了被子,将整个上半身露在被子外面,靠在床头上。他向窗外望去,窗外还是和平时一样的安静,只是今夜的外面犹如被铺上了白雪变得一片朔白,就好像给死人烧的白纸那样白。

  刚才那个奇怪的感觉依然久久还没有散去,一直停留在寒生的心中。此时的寒生已经没有一丝困意了,他呆望着正对着面前墙壁上的相片,三个洋溢着幸福表情的三口之家,被牢牢地锁住在里面。

  其中这张照片里就有寒生,他站在两人的最中间,拿着糖葫芦傻傻地吃着。原本在其他人人眼里美好的画面,寒生的脸上却没有一丝笑容。

  或许寒生的肩膀有些凉意了,他缩回到了被子里,呆望着天花板。他一直望着天花板,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还是睡着了。

  他的嘴里时不时地发出“走开”、“不要过来”这些字的声音,就好像他在梦里经历到什么可怕的事情。

  有人说时间可以让人忘记一切烦恼,但是现实却不是这样的。很多的事情我们无法忘记,刻意地去忘记,却记得更加深刻。

  内心充满了痛苦的人,往往在幻想的世界里希望得到改变,渴望得到安慰和寄托。

  但是现实的状况却不是这样的,此刻的寒生梦里却显现得出是那一幅幅血淋淋的画面,那画面就好像在刚刚发生的一样,那样栩栩如活灵活现。

  寒生猛地一下子就从梦中醒来,此时他的眼角泪光淋漓地闪烁着。他忍住想不让眼泪掉落,但是一个人的情绪到了极点,终究还是掩藏不了的。

  “嗒~嗒~嗒”

  泪水终还是流了下来,那炙热滚烫的泪珠,如夏季突如其来的暴雨般唰唰地落了下来。一滴一滴的泪珠顺着脸颊滑落,落他的嘴里,一丝丝苦涩的味道在他的嘴里不停地翻滚着。

  他微微颤抖地卷缩在一旁,他的泪水似乎已经流干了了。他的嘴里好像被堵住了一样,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了。

  他无助地呆呆坐着,迷离的双眸望着窗外看着远方,就好像回到了过去一样……

  那年,有一个倔强执拧的小孩他叫易寒生,哭着要他的父母去买糖果,可就是因为他哭着要买糖果,然而意外却发生了。

  那时侯他的家里是村里这一带贫穷家庭之一,生活上很拮据,平时只有过年过节才会买一点猪肉之类的食物。

  今天是他父亲给别人打工干拿工钱的日子,一家人商量着说买一点肉给孩子补身体。可刚到热闹繁华的镇上,五颜六色的糖果就吸引了孩子的注意。

  孩子使劲地拉着父母的向糖果店铺里走去,无可奈何地父母迫于无奈。看着孩子简单的欲望,也只好跟着他过去了。

  卖糖果的是一个年轻的妇人,那妇人打扮得十分花枝招展的,一股妖娆妩媚样子。

  “爸爸,我要吃这个”他指着其中一种紫色包装的糖果,对着身后他拉着的男人说道。

  这个男人长相和衣着都很普通,但是他高大的身影却显得很健壮。

  “你这个糖果咋卖啊?”这个男人紧紧地握着他的手,有些局促的指着紫色包装的糖果说道。

  “3元钱一斤,不讲价”妇人瞅了瞅父亲和母亲着装后,一脸嫌弃地样子,不屑一顾的样子。

  “额,谢谢啊。”那个握着他小手的男人无奈地回应道。

  因为在那时候三元钱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可以买一大袋粮食了。

  “娃啊,爹下一次给你买糖好吗?今天我们就先买一点肉给你补身体好吗?”那男人蹲下身紧紧地握了握拉着孩子的手,低声的说道。

  男人说完便欲要拉着他,朝路边卖肉的摊子走去。但是孩子顿时不干了,哭着闹着要那糖果。男人一脸的无奈和叹息,他缓缓望向孩子的母亲。

  孩子的母亲心疼的看那男人一眼,狠声说着:“让他哭,家里面正缺钱用,没有钱给他买糖吃。”

  孩子一听到这话,顿时哭的是更凶。一屁股就坐在地上吵闹着。街上行人很多,看着孩子的哭闹瞬间围上了一大群人。开始对着父母指指点点,议论不断,说什么的都有。

  男人更加局促了,见到不少人的非议,于是便决定就去买糖果。孩子的母亲见到男人要去买糖果,一把拉住了男人的手,阻止他去买糖果。

  顿时男人和女人争吵了起来,不停的推拉着。就在此刻一辆深蓝色的大卡车冲了过来,只见那司机高声叫喊着:“车失灵了,车失灵了,快闪开,快闪开。”

  然而他的父母似乎并没有听到,还在不停地争吵。大卡车没有一丝停留,一下子就猛地冲向了他的父母,车子和他插肩而过。

  车子刹车的失灵,导致车轮直接从孩子的父母的身体直接碾压了过去。顿时四周血浆乍迸,鲜红的鲜血溅了他一脸。他惊呆了,停止了哭泣。

  他呆呆的看着父母那被车子碾压得不成模样的身体,血液染红的衣服此刻显得无比妖艳,一朵绚烂的红花刻在父母的身上静静流淌着……

  车子终于停下来了,停在了小镇的小桥边。车子的车身已经变成了畸形,车头燃烧着熊熊烈火。

  “嘣~”!

  车子爆炸了,漫天的火光似烟火般,在空中绽放形成一道炫目的白光。

  此刻的小镇,不少的人看着这一幕。有人在哀叹这不幸的事故;有人在庆幸自己平安无事;也有人在低着头喃喃自语。

  谁也没有关心过浑身沾满血的那个小孩,都远远的看着他。他一步一步走向父母的尸体,静静的抚摸着父母的额头……

  而那个他就是寒生。

  在风与火花的飘坠下,他弱小的身影显得无比孤独。是啊,谁也不想发生这种事。但是命运啊,你就这么狠心让这么一个孩子孤孤单单活下啊。

  现在这个孩子长大了,不再那么任性了,不再那么倔强了,但却永远失去了他们,那是他永远的痛啊。

  那是他永远不愿回忆的痛啊。那残酷的画面而且还是他造成的,他会一辈子跟自己过不去啊。

  尽管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但他没有一天开心过,拿着父母的赔偿金,一个人过了12年了。

  有人说再多大的痛,都会随着时间慢慢愈合,但他却一直没有愈合,老天似乎跟他开了一个莫大的玩笑。

  但他并不苦恼,因为要他好好的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因为他不是替他自己一个人活下去的,这其中包含着父母希望和寄托。

  也许只有经历过了一些伤痛了,才会渐渐明白那些自己离开了他们,远去的人和事再也回不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计时之三生客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计时之三生客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