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人偶
蛰易2016-06-24 15:373,567

  第二章

  人偶

  让人措手不及的,总是突如其来的离别,或许,一别就再也不见;明明知道一切都已经过去,但却发自内心的希望,这一切都不要改变。

  今天是寒生来到城南大学影视系的第七百二十三天,也是他最后在这个学校的最后一天。今天的天空阴云密布让人很不开心,有种让人觉得压抑的气息。

  寒生很准时的出现在学校里,像往常一样坐在教室的那个角落里。他和从前一样静静地呆坐着,不和人说话也不主动和人打招呼。

  对于寒生这样性格孤僻的人,在一般人眼里应该是学业不好的人,但是他的成绩却是出奇的好,好的有些怪异,而这样的他也被他们称为鬼才。

  走上颁奖典礼的舞台拿着毕业的证书,他却没有丝毫感觉。抱着毕业的证书,他觉得就好像是抱着一具冰冷的尸骨一样,一丝丝冷意从他的手指间流窜到他的手臂上。

  他拿着毕业证的大家微笑着拍摄毕业照的时候,他笑得有些勉强,用更准确的词语说是笑得很艰难。

  毕业照拍摄结束后,本来还有一个班级聚会的环节。而他却如同害怕阳光的幼鼠一样,匆忙地离开了这座校园。当班级的老师和同学都在寻找他的时候,他却忽然消失得没有踪迹。

  离开了校园,他没有方向的走在街上,没有目标地行走着,他不知道该往哪里行走,就好像没有头的苍蝇一样,不知道飞往哪里。

  在这个生活了十二年的城市了,这里就好像他的家一样,给予了他十二年的残存的温暖。

  他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是回到那个过去让拥有痛苦不堪的地方,还是流浪他乡客居异乡呢?

  他不想回去,永远也不想回去。他只想这样的生活着,什么都不去想,好好的过完这一生,别无所求的活着。

  走过熟悉的街口,吃过熟悉的食物。寒生不由得想哭,但是他不会让泪水流下来的。他不需要眼泪,因为泪水让他觉得毫无价值。泪水只会让他更难过,徒天添两道泪痕罢了。

  他不知道是否该回去了,因为他的心里一直也没有底,他不知道该做什么。

  “也许是时候了,逃避了那么多年了,该结束这噩梦了。”寒生呢喃道。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眼睛里忽闪过一道白光。

  他径直地朝着在这座城市里他住了十二年的小屋走去,他住的宅子十分偏僻,周围并没有多少人家。

  因为寒生喜欢安静的一个人。他十分喜欢这座小屋,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寒生就喜欢一个人这样待着。

  也许吧,他并不适合于在人群当中,只有这宁静适合他吧。走在蜿蜒而悠长的路上,他的命运似乎早已注定,终身就这样度过了。

  然而命运却似乎并不这么安排,他的人生不该如此安宁。

  微风寥寥吹拂过,划过他的脸庞。一阵阵暖意抚摸着他稚嫩的脸庞,他闭上双眼静静享受着这一刻的安逸。

  此刻的他仿佛整个人完全处于了另一个世界了,整个人浑身处于一种忘却任何烦恼的境界,仿佛与天地一般。安乐于世,忘忧于凡。

  本来处于放松状态的他,突然立刻变得警惕起来。因为在他恍惚间的时候,他的耳边传来一个微弱的声音,那声音仿佛来自于四周。

  “救我,救救我!”

  “救救我”

  那声音好像就在咫尺,好像就在他的身后。

  寒生顿时睁开了眼睛,向四周望了望。然而似乎声音却又没有了,寒生有些觉得有些怪异。他站在原地不动,仔细听着周围的声音。

  周围只有虫鸣和鸟叫声,而那个呼喊救命的声音却诡异的不见。两分钟过去,一切都没有发生。

  寒生觉着是自己可能产生了幻听了,正打算离去的时候。突然,那个声音再次出现了,相比之下刚才的声音比刚才的声音更凄惨了,如同鬼魅一般摄人心神。幽幽的声音缓缓飘荡,不停的回响在寒生耳边。

  “救我,救救我”

  “救我……”

  声音再次想起,本来就胆小的寒生有种想逃跑的冲动。但是内心的良心却在提醒他,那是一条生命,自己能这样逃跑掉吗?

  经过内心几番挣扎下,寒生决定还是留了下来帮助那个呼喊救命的人。

  此刻的寒生逐渐冷静了下来,但还是有些恐惧。他尽量使自己的呼吸变得平缓,让自己融入这片天地,竖起耳朵仔细的听着那声音到底是哪里传来的。

  那鬼魅的声音忽远忽近,但是似乎声音从西边传来的时候更为强烈。寒生已经顾不得其他了,硬着头皮朝西边跑去。

  寒生继续朝着蜿蜒的小路跑着,曲折而悠长的小路也逐渐变宽,少许干枯的杂草和树枝散落在路的一旁。

  小路四周逐渐变得有些荒凉了,而那个声音也越来越清楚了越强烈了。

  当寒生气喘吁吁地跑到那个地方的时候,被眼前的景象愣住。因为在他面前一个身一袭白衣的女人正趴着一个墓碑上低声呼喊。

  她的脸被长长的头发完全遮挡住了,没有留下一丝缝隙。此刻寒生。

  她的腰上有一处地方缓慢地流淌着血红色的液体,像是她看起来好像受伤了,而且似乎伤的不轻。她的嘴里还念念有词的喊着:“救我-救救我“

  “救我-救救我”

  “救救我……“

  寒生顿时变得惊慌失措,事情超乎了他的想象。他锒铛的往后面退了几步,头皮开始发麻。

  作为影视系鬼才的他看过很多恐怖电影,但此刻的他却真正认识到了恐惧。

  为什么她会趴在墓碑上,这一切显得十分诡异。厚重的墓碑散发着无形的压抑,那个女人幽幽的呼喊声充斥着他的头脑。

  “姑娘,听得见吗?你没事吧!我帮你打120吧!“寒生终于忍受不住了内心的恐惧,便壮着胆子对着面前这个趴在墓碑上的女人大声喊到。

  寒生这声大喊,她似乎并没有听到寒生的说话一样,还是一动不动地趴在墓碑上,继续重复着那几个字。

  “救我,救救我”

  声音似乎更加凄凉了,仿佛能穿透人的内心一样,听得寒生那是寒毛竖立哆嗦的摸出手机,拨出脑海中跳出了很久的急救电话号码,就三个数字被寒生按错好几次。终于拨出去,但是手机里却传出来: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寒生顿时觉得绝望,为什么是自己摊上这种事事情呢!那女人依然还在低声呼喊,依然还静静趴在那里。

  此时已经是下午时分了,阴云密布的天空下,趴在墓碑上的女人显得十分诡异。

  她一直保持着那个姿势,血红色的液体也一直缓慢地滴落。此刻的寒生再也没有耐心了,也不管她是什么妖精鬼魅了,一个箭步就冲上前去了,一把抓住那个女人的肩膀,想将她的手拉起来。

  寒生刚一抓住那个女人的手,一股阴冷的气息就顿时传入了寒生的手中。那不是正常人的肩膀,冰冷僵硬的。

  寒生此刻已被恐惧袭卷了整个身体了,他颤抖的手一下子就送开了那女人的手,那女人从墓碑上径直地落在了地上。

  “啊……”

  寒生被这个女人吓得跌倒在地上,他努力地往后面爬了几步。他看到了什么?是什么又让他吓成这样?

  因为寒生看到那个女人不是人,而是一个酷似活人的人偶娃娃,那娃娃的眼睛睁的大大的,整个脸被一种红色的不明液体沾染着,嘴角流着那不明的红色液体,一滴一滴的往下滴落。

  此刻的寒生似乎大概明白了,这是一个被人遗弃的发声的娃娃。寒生立刻从地上站了起来,连身上的泥土都没有顾得上,飞快逃离这个诡异的地方……

  在寒生走后的一分钟,没有人会猜到那浑身似沾满血的人偶娃娃,竟然诡异地笑了

  “桀桀“…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那座墓碑上竟然刻着竟是寒生名字。那几个悼亡字在这个阴云密布的天空下显得十分妖异:

  易寒生,男,21岁,死于某某年某月某日。愿他一路走好,步入天堂。进入生命的轮回,来世投一个富贵人家……”

  此刻的寒生已回到家中了,整个人躺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呼气。嘴里嘟囔着:真晦气,不知今天怎么了,竟碰到了这么个鬼东西。”

  回想起刚才那事,寒生真的想扇自己几个耳刮子。自己真傻,居然淌这么一淌混水,此刻的寒生想想就觉着后边发凉。

  不由得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才缓过劲来,也许是刚才的事吧。寒生早早的吃完晚饭,躺在床上看起了电视。

  电视里面的节目正是一个综艺娱乐八卦节目,寒生看得很是入迷。哈哈大笑的声音充斥着整个房间,寒生没有一丝察觉外面的夜色已入深了。

  客厅的铜钟缓缓的转动着,时针正一点一点地指向午夜零点。不知过了多久,节目终于放映完了。寒生也一脸困意,揉了揉眼睛,长长的吐了口气。

  关了电视,屋内一片寂静,只有寒生呼气的气息,当寒生正准备关灯睡觉之时。

  “呤呤~呤”床头边缘的电话急促的响起,寒生顺其自然地拿起了电话。

  “喂,谁啊。半夜打电话发神经啊……”寒生拿起电话就是一顿乱骂之后,才发现自己过火了。

  当他准备道歉的时候,电话里面传来一阵丝丝的嘈杂声,仔细听那声音……那声音似像婴儿的哭声但又似乎还有女人的唔咽声。

  寒生顿时变得有些害怕了,脑海里不断闪现今天下午的那一一幕幕。寒生恐惧地没有丝毫犹豫地将电话立刻挂断,但电话声却再次响起。

  寒生不敢去接了,倦缩成一团紧紧靠在床头上。过了一会,电话没有在响起了,寒生不由得喘了口气,一头钻进了被窝。这一夜就这样度过了,寒生一直没合过眼,之到天明时分才缓缓睡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计时之三生客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计时之三生客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