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改善菜谱
上官熙儿2019-11-30 02:073,347

  但凡有些真本事的人,骨子里难免清高。凤瑶见多了这样的人,何况在这古代,士农工商,做买卖的人是最不被人看重的。故而也不生气,只是平心静气地道:“老大夫说我浑身铜臭味,我却不敢当。”

  “老朽这里是医馆,你既然没病,快些离去!”老大夫活了几十年,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只瞧着凤瑶不卑不亢的样子,心中便明晓了,这不是寻常的妇人,心中定然有些不一般的打算。然而这种人,却是老大夫最不耐烦打交道的:“老朽还有病人,你不看病,莫误着旁人!”

  凤瑶扭头一瞧,果然只见门口站着一个少年,穿得破破烂烂,脸庞缭绕病气。

  “既然老大夫认定我浑身铜臭,我也不再辩解。不若这般,这味药材,我送老大夫半斤。”老大夫闻言,倒是有些诧异,凤瑶微微一笑,继续说道:“不仅如此,我再送老大夫一个药方。”

  “老朽倒要瞧瞧,你口中所说的药方,到底是什么?”老大夫行医半生,治过的病症没有八百也有一千。只见凤瑶年纪轻轻,便大言不惭地送他药方子,心中很是不以为然。

  凤瑶捏起一颗八角,不疾不徐地从头开始解说:“此药材名为八角,其性温,其味辛。有温阳散寒,理气止痛之功效。可用于医治寒呕逆,寒疝腹痛,肾虚腰痛,干、湿脚气等症。我今天要送老大夫的一个方子,便是医治腰重刺胀的。取八角,炒,为末,食前酒服二钱。”

  听罢,老大夫不由得怔了怔。

  凤瑶弯腰从背篓里又取了些八角,约莫半斤,放在老大夫的桌案上,用纸张包了起来:“这里是半斤,送给您了。倘若日后有人得了这个病症,便劳烦老大夫用我说的方子来治。若治好了,便算我的造化,没有白白进山辛苦采摘。若治不好,老大夫尽管让病人去找我,我家就住在陌水村尾,再不会错认。”

  “你——”老大夫对旁的可以不放在心上,唯独药方,却是他的命根子。听得凤瑶如此说道,不由得抬眼去观她的眼睛。但见一片清澈见底,没有丝毫狡诈私心,内心不由得有些信了:“你是如何知晓这味药材的功效?”

  凤瑶淡淡地答道:“从书上看来的。”

  “从什么书上?”老大夫忍不住问道。话刚出口便后悔了,这是人家的秘密,如何能轻易说出?再看着凤瑶淡然宁静的神情,像极了落魄世家的小姐,虽然穿着破旧农妇衣裳,仍然不掩骨子里的明朗聪慧。顿了顿,坐直身体,捋了捋胡须说道:“好,此半斤药材暂时放在我处。”

  凤瑶站起身,躬身一礼:“若是造福百姓,也算是一桩功德。”说罢,不再纠缠,背弃小背篓走了出去。

  老大夫没有挽留,而是招手给门口的少年诊起脉来。凤瑶听着身后的问答声,淡然一笑,并无一丝后悔。本来便是如此,哪有轻易做成的买卖?能够在陈记调料铺子卖出三两八百文钱,已是大获所得。

  至于卖给药铺,一时之间却急不得。医馆的老大夫尚且不认得这药材,更遑论药铺的掌柜?只能从老大夫这里入手,徐徐图之。

  走出医馆,渐而炙热的日头烤在身上,很快便出了汗。凤瑶躲在路边的屋檐阴影下,仔细想了一番,迈起脚步往黄沙镇上最大的食楼走去。

  无忧楼,是黄沙镇最大的食楼。

  凤瑶沿着东街一路走来,整个黄沙镇上,多数建筑都是平房,偶有食楼、酒家建得两层,已是十分罕见。而这无忧楼,所建竟有三层之高。门楣牌匾之浩然,内里装修之精美,若非富贵之人进门,定然一瞬间软了腿脚,生恐玷污了这宝地。

  没想到在这古代小镇,竟有如此讲究之地,丝毫不逊于现代的星级酒楼。凤瑶走进来时,着实有些惊讶了一番。

  此时不是用饭之时,无忧楼里十分空荡,只有几名伙计握着抹布,这里擦擦那里抹抹。见到凤瑶进来,连声儿迎道:“客官里面请。吃茶还是用饭?”

  凤瑶目光一扫,已经相中一处靠窗安静之处。可惜此处已经坐了人,便朝旁边另一处佳座行去:“将你们的菜谱取来与我。”

  闻得此言,正在朝这边走来的小伙计愣了一下:“菜谱?”他犹豫了一下,随即笑着指向对面墙壁说道:“客官说得可是此物?”

  只见对面的墙壁上,粘贴着一张两丈多宽的硕大红纸,上面用巴掌大的黑字写着:“凉拌粉条、酱黄瓜、青椒炒鸡蛋、清蒸鱼、地三鲜、排骨萝卜……”

  凤瑶大略扫过一遍,收回目光看向笑吟吟的小伙计,问道:“若是贵客来了,你们也叫他们看这个?”

  若是贵客,定然十分熟悉他们楼里的饭菜。哪怕不熟,他们也有人在旁边专门伺候。小伙计的目光不着痕迹地在凤瑶身上扫过一遍,笑嘻嘻地答道:“是啊。”

  听出小伙计的敷衍,凤瑶没有多说什么,点了点头,道:“给我来一壶清茶。”

  “好嘞。”小伙计应了一声,转身走掉。

  不多时,一壶清茶便端上来:“客官慢用,有事只管叫我。”

  “好。”凤瑶付了十文钱的茶钱,望着小伙计离去的身形,心中倒有些赞赏。不因为她穿着破旧就鄙夷,也不因为她口出狂言而不喜,若是放在现代,这便是“顾客是上帝”的理念了。能够培养出这般有素质的伙计,这无忧楼的东家倒是有些见识之人。

  斟满一杯,举在唇边,凤瑶一边啜饮,一边思索起来。

  虽然是最为常见的茶水,可是被凤瑶素手执着,偏偏显出一股不凡来。举杯轻啜,无意之中露出来的优雅,落在旁人眼中,仿佛那寻常茶杯里生生飘出了绝世茶香,令人忍不住向往。

  “这位小娘子也喜饮茶?”坐在凤瑶的相邻桌边,原先被凤瑶看上的位置,是一名中年男子。他指了指身前的紫砂茶壶,开口邀请道:“我这里有一壶好茶,小娘子可有兴趣品尝?”

  凤瑶抬起目光,只见那人约莫四十多岁,肤色偏白,微微发胖,穿着一件半新的棉布外衫,目光温厚,闪动着洞悉与智慧。凤瑶没有推拒,起身提起背篓,走过去道:“多谢。”

  不过,却是提起了自己的茶壶:“山人自有山人的喜好。贵人这茶,十分精妙,我却是品不了。”只见男子身前那紫砂茶壶,颜色深郁,光滑莹润,一看便价值不凡。从里面飘出的茶香,也非凤瑶十文钱的清茶可比:“相逢即是缘分,不若我们各执所好,就此对饮一番。”

  “好!好一句‘相逢即是缘分’!”听完这番话,那中年男子哈哈一笑,“免贵姓闻,不知小娘子如何称呼?”

  “敝姓凤。”凤瑶道。

  “凤娘子。”闻先生倒满一杯,敬了一回,说道:“我方才观凤娘子对菜谱似有些意见?不知可否详细说来?”

  “不过是一些蠹人的愚见罢了,不值一提。”凤瑶淡淡地道。

  闻先生眼中闪过一丝惊讶,面上却依然笑呵呵地道:“凤娘子不必如此谦虚。凤娘子谈吐不凡,定然胸有丘壑。方才是小伙计不懂得深浅,怠慢了凤娘子。凤娘子可不要将这气撒到我身上来,我实在冤枉得紧。恳请凤娘子满足了我这份好奇——不知那菜谱,有着什么讲究?”

  所谓明人不说暗话,爽利人不打弯弯绕,凤瑶听这闻先生几句话,心中已经知晓,他不是那等虚与委蛇之人。便不再吊他的胃口,直言说道:“既然先生想听,我便献丑了。”

  “这一纸菜谱,热菜、凉菜、素材、荤菜,掺杂写在一起,十分杂乱无章。依我之见,很该分出个类别。例如凉菜:凉拌粉条、酱黄瓜……热菜下面分素菜和荤菜。素菜:青椒炒鸡蛋、地三鲜……荤菜:清蒸鱼,排骨萝卜……”凤瑶的声音带着一丝山泉般的清冽,这一番话娓娓道来,竟凭空使温度都仿佛降了几分。

  “若是如此,客人点菜时会方便许多,也不必伙计们每次都报菜名。”凤瑶清声总结。

  “哦?”闻先生听罢,微胖的脸上,神情出现片刻的停顿。手指无意识地敲打着桌面,略微沉吟起来,仿佛这条建议对他而言十分郑重。思索之中,渐渐皱起了眉头,直到凤瑶饮完一杯清茶,才豁然拍掌:“妙!凤娘子这个主意妙啊!”

  凤瑶淡淡一笑:“不过是一些愚见,随口一说罢了。”

  “凤娘子太也谦虚!”闻先生摇头不赞同地道,然后拧起眉头,问道:“可是,我却有个疑惑——在这黄沙镇,识字的人毕竟是少数,即便我们写得清晰,又有什么用呢?”

  凤瑶放下茶杯,微微挑了挑眉:“这却容易。”

  “哦?”闻先生面露兴味。

  凤瑶道:“如果这道菜做得是鱼,在菜名下方勾勒出一尾鱼儿便是。若这道菜做得是鸡,则在菜名下方画出一只鸡即可。不需要多么精致、有意境,只让寻常百姓看得出是什么便行了。”

  “好,好!”听罢,闻先生目光中闪动着光芒,一连说了两个“好”字,声音仍然不掩激动:“依照此法,如果我们为贵客单独做一份菜谱出来,也可以照着这般模样!”却是想起方才,凤瑶对小伙计所问出的话,越想越觉得满意:“小娘子觉得可行与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弃妇难为:第一特工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弃妇难为:第一特工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