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教训小人
上官熙儿2019-11-30 02:073,412

  此时,天色渐渐亮了。空气中渐渐有了热度,从远方吹来的风,不再清凉舒适。凤瑶快步走在路边的树荫下,耳边是风吹树林的哗啦声,掺杂着渐起的蝉鸣声,嗅着草木清香,心中有些快乐。

  前世的时候,何曾有过这般悠闲与快意?哪怕休假的时候,也要时刻开着通讯机,以应付突如其来的任务。从前不觉着什么,可是自从穿越到古代之后,凤瑶打心底觉着,这种自由自在的生活,当真是美妙!

  半是享受地迈着步子,渐渐的,黄沙镇的轮廓近了。

  “呵呵——”身后,一连串妇人笑声传来。正是乘坐牛车,后发先至的陌水村的妇人和姑娘们。几乎与凤瑶前后脚,到达城门口。

  凤瑶余光扫了一眼,并不见郑家嫂子,便没有理会。过了城门口的检查,背着小背篓往里头去了。

  此时天色已经大亮,街道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凤瑶依着记忆,往东街行去。东街是黄沙镇最繁华的一条街道,卖胭脂水粉的、卖香料的、卖粮食的、卖茶叶的、卖布匹的等等不一而足。

  绕过几条街,走了约莫两刻钟左右,凤瑶来到一家调料铺子门前。站定脚步,抬头向上看去。只见门匾上书写着两个大字:陈记。

  “这位小娘子,可有什么要买的?不妨进来看一看?”只见凤瑶背着背篓站在门外,里面的伙计连忙笑着招呼道。

  凤瑶收回目光,抬起脚步往店铺里面走去。店铺并不大,仅仅有十来平,靠着两边墙壁摆放着一只只箩筐,里面盛着各种调料。凤瑶依次瞧去,只见有葱头、生姜、蒜子、花椒、桂皮、砂糖、菜籽油、醋等等,干净整齐地罗列着。

  “小娘子,打算买点什么?”这会儿上门的客人并不多,伙计热情地围在凤瑶身边,不停地问道。

  凤瑶没有答话,抬起头将目光投向店铺里面,坐在摇椅上闭目养神的中年男人,开口说道:“这位可是掌柜?”

  中年男人闻声睁开眼睛,将凤瑶打量起来。背着光,瞧不清凤瑶的面目,只见身姿窈窕,便笑了起来:“俏娘子,你唤我有何事?”

  听得他话语轻浮,凤瑶皱了皱眉,压下一丝不悦:“我这里有一味上好的调料,恰巧掌柜这里没有,不知掌柜可有意向采购?”

  “哦?”陈掌柜闻言有些兴趣,便问道:“俏娘子有什么调料?不妨拿出来瞧一瞧。”口中说着,身子却没有从摇椅上起来,仍旧不紧不慢地晃动着。

  陈记虽然铺面不大,却是黄沙镇数一数二的调料铺子。凤瑶虽然不喜他的态度,却也没有往心里去。她来此只为生意,其他都是旁枝末节。

  何况生着一张漂亮面孔,被调戏也是难免。既然只是些口舌便宜,却不必理会。凤瑶摘下背篓,从中取出一把八角,放在陈掌柜身前的小方桌上:“掌柜请瞧。”

  陈掌柜躺在摇椅上,眯眼打量走近的凤瑶。方才离得远,只瞧得见身段窈窕。此时走近了,只见凤瑶生得姿容柔媚,不由得心里痒了起来。“让我来瞧一瞧——”陈掌柜眯着眼睛,看似观察八角,实则伸出手往凤瑶的手上覆去。

  凤瑶没有料到他如此大胆,蓦地沉下脸,快速抽回手。只不过,即便如此,手背仍旧被碰到一些。面上一寒,声音顿时冷了下来::“掌柜瞧着如何?若要购买,便是五十文一两,不二价。”

  “什么?”不等陈掌柜说话,那小伙计却叫了起来:“五十文一两?一斤岂不是要五百文?我们这里最贵的调料,也没有这个价格,你这小娘子要价太黑!”

  凤瑶冷冷地道:“此物学名八角,不仅是一味上好调料,更是养身佳品,对肝、肾、脾、胃都有好处。此物只有我知道产处,这个价格合情合理,你们若是不买,我便走了。”

  虽然凤瑶很想做成这一桩生意,然而陈掌柜不仅占了口舌便宜,还对她动手动脚,却不能忍。这桩生意,不做也罢!

  “小娘子莫急!”只见凤瑶有离意,陈掌柜立刻站了起来,笑着拦道:“不知小娘子有多少此物?”作为家传基业,经营调料铺子数十年,陈掌柜虽然人品不佳,本事却有一些。方才取过八角在鼻下一闻,立时明白价值,有些意动地道:“如果数量许多,价钱可以商量。”

  凤瑶提起背篓,冷声说道:“五十文一两,不二价。我此次只卖两斤,多一点也没有。”

  “小娘子,何必如此古板?我瞧着你这背篓里,少说也有七八斤。你不卖与我,莫非——”陈掌柜朝小伙计使了个眼色,两人渐渐把凤瑶夹在中间。

  黄沙镇有数家调料铺子,虽然陈记在其中数一数二,却也不是一家独大。为免生意落到旁家,陈掌柜顿时决定把八角全部买下来。

  “东西是我的,我想卖与何人,便卖与何人。”凤瑶眼中闪过讥讽,对于陈掌柜的龌龊心思早已看透:“莫非陈掌柜有意见不成?”

  “哪里,只是告诉小娘子,做生意当圆滑些才好。”陈掌柜一边说着,一边示意小伙计去抢背篓。他色眯眯地伸出手,朝凤瑶的脸上摸去。心中想道,这小娘子如此漂亮,又只身一人前来,简直就是送上门的肥肉,不吃白不吃呀!

  冷哼一声,凤瑶头也不回,一个蝎子摆尾,结结实实地蹬在小伙计的肚子上!同时飞快抬手,照着陈掌柜的老脸扇了一巴掌:“胆子不小,算计到姑奶奶的头上来!”先前摸手之举,她没有同他计较。此时竟胆大包天地欺她的脸,当她是小绵羊不成?

  挨得一巴掌,陈掌柜愕然片刻,随即眼中闪过恼火:“贱——”

  刚说得一个字,耳边闻得“啪”的一声,却是脸上又挨了一巴掌!只觉牙床一痛,张口竟吐出一颗牙齿!陈掌柜惊怒交加,刚刚举起手来,只听耳边一个冷冰冰的声音道:“姑奶奶不发威,当我是病猫?也不打听打听,姑奶奶从前的名声!”

  陈掌柜顿时愣住,不由得抬头打量起凤瑶来。只见那张柔媚的面孔上,分明布满冷煞之意,哪里是柔软的小娘子,分明是占山为王的女土匪!莫非,这位小娘子当真有些来头?

  惊疑之间,陈掌柜不敢妄动。恰时被凤瑶飞快几指,点在两边肩膀,顿时肩膀酸痛,再也抬不起手!立时变了脸色,连忙道歉:“小人有眼不识高人,还请高人不要与小人一般见识!”

  若非有些背景之人,如何有这般手段?此时,陈掌柜悔得肠子都青了。什么便宜也没占着,反而被打落一颗牙齿!眼下瞧着,这女土匪竟想废了他的胳膊似的,顿时心中大惧:“高人息怒,都是小人有眼无珠!高人这里有多少八角,小人全都收购了!”

  凤瑶冷哼一声,眼中有些讥讽:“我也不占你便宜,便按照先前说的价格,五十文一两。”虽然瞧不起陈掌柜,凤瑶却也不想做那趁火打劫之事。何况已经叫他得了教训,此时不便做得太过。

  “好,好!”陈掌柜连连答应。

  凤瑶留了一斤,其余全部卖给陈掌柜。

  原想带着八角去药铺、食楼转一圈,尽量多卖些银子。然而此时,凤瑶却觉着有些冒险——若是卖不出去,再回来这调料铺子,必然会被压价。既然这陈掌柜如此没眼色,便悉数卖与他好了!

  七斤六两,一共是三两银子八百文钱。收好银子,凤瑶背起背篓,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日头已经升起很高,夏季的酷热开始昭显。凤瑶走在路边的阴影里,躲避着炙热的日头,只觉得肚子里咕咕叫得厉害。前后望了一会儿,折身走回,来到一家包子铺门前:“来两只肉包子。”握着两只包子,凤瑶一边啃着,一边朝记忆中的药铺走去。方才那陈掌柜见着八角时,分明是连听都没有听过。据此来看,此处世界根本没有发掘这一种东西。

  然而此事,既好也坏。好处在于,她是唯一识得这八角功效的人,定然可以卖得好价钱。坏处在于,其他人并不识得这八角,出于安全考虑,药铺多半不会收购。想到这里,凤瑶皱起眉头。

  边走边思考中,药铺的位置近了。此时的药铺里面并没有病人抓药,掌柜坐在柜台后面,懒洋洋地打着扇子。偶尔指点一下身后坐在马扎上,满头大汗捻着药捻子的伙计:“不够碎,继续捻。”

  凤瑶在门口站了片刻,却掉头走了。

  就在药铺的不远处,隔着几间铺面的位置,有一家医馆。医馆里倒是有两名病人,坐在小矮凳上由大夫把脉:“……此症为肠辟,你来得及时,并无大碍。稍后我与你开一张方子,你去前头药铺里抓些药煎来吃了,过得几日便好。”

  松开病人的手腕,老大夫挽起袖子,执笔挥写一番,吹干墨迹递与他:“你去吧。”等病人起身离开,抬手招呼道:“下一位。”

  凤瑶并不着急,等到病人全都走了,才摘下小背篓走了进去。

  “你……”老大夫抬头只见一名妙龄女子坐下来,长长的眉毛动了动,大略打量一番,说道:“你有何不适?”

  凤瑶摊开手掌,将几颗八角放在桌上,说道:“我不是来看病的,我是向老大夫推荐一味药材。”

  闻得此言,老大夫的脸拉了下来:“哼,年纪轻轻,竟做得这等下作事!老朽这里乃是医馆,岂容你铜臭玷污?快些走开!走走走!”一连说了几个“走”字,仿佛怕凤瑶不识趣,不耐烦地挥袖撵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弃妇难为:第一特工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弃妇难为:第一特工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