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螺蛳
上官熙儿2019-11-30 02:073,440

  话音落下,豆豆迈着两条小腿噔噔跑出来,手里面已经捧了只红艳艳的大桃子,喜笑颜开地道:“娘亲,福瑞哥哥把最大的桃子给我吃。”

  凤瑶摸了摸他的头,抬眼朝严氏告别:“大婶,嫂子,我和豆豆回去了。”

  “哎!”吴氏端着鸡肉,好不尴尬。

  宋巧儿眼明手快,趁机去抢,她可不想把肉白白喂了那死肥婆。无奈身子矮小,跳了两下也够不着,反倒叫吴氏生了警觉,举得更高了。气得宋巧儿跺脚,扭头朝严氏喊道:“奶奶,我娘非要把肉给隔壁那死肥婆送去!”

  南边隔壁住着宋如海与朱氏一家子,北边隔壁则住着陈媒婆一家子,全都是好吃懒做的人家,仿佛所有的勤劳因子都被宋如山和严氏一家吸过来了。严氏摇着扇子,说道:“不必给她送去。”小女儿宋青青的婚事已经到了这个时候,想来没什么变卦,严氏也懒得再讨好陈媒婆。

  吴氏道:“娘,是为了凤妹子的事。”

  之前家里商量着,叫陈媒婆给凤瑶介绍一个好男人。既然凤瑶同意了,吴氏便想着这两日去问一问。而陈媒婆此人贪得无厌,想叫她出力,首先她们得出血。恰好凤瑶送来这么一碗满当当的鸡肉,味道又好,还怕喂不饱陈媒婆?吴氏心中得意,这一招便叫做借花献佛。

  严氏寻思一下,点头同意了:“你看着办吧。”

  “哎,那我去了。”吴氏端着鸡肉,乐滋滋地朝院门口走去。宋巧儿眼睁睁地看着鸡肉远去,气得“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午后的日头炽热毒辣,晒得空气都扭曲了。山中传来此起彼伏的知了叫声,一声声吵得人心中乏倦。

  豆豆躺在床上睡着,小小的身子柔软地摊开来。小狐狸蜷缩在他的肚子上,雪白的一团,只有巴掌大小。随着凤瑶一下一下打着扇子,雪白的毛被吹得起伏摇动。忽然,凤瑶的目光凝在豆豆的嘴角,停下扇子,伸出手温柔地抹去一点油渍。记起豆豆啃着鸡腿时,凶猛得仿佛小老虎的表情,情不自禁地勾起唇角,扇子再度缓缓摇动起来。

  通过努力,让身边的人过上好日子,对凤瑶来说是最大的幸福。一下一下打着扇子,记起在山上时,豆豆捧到她面前的那一小撮黑天天,一颗心柔软下来。从此往后,她不仅要让豆豆吃得起肉,还要让豆豆穿得起绫罗绸缎,住得起高大屋舍,上得起最好的学堂。一切的一切,只要她做得到,就一定会提供给豆豆。

  低头看着豆豆安静的睡容,俊雅灵秀的小脸是那么讨人喜欢,不知不觉满眼欢喜。渐渐的,上午在山上遇见的人与事,从脑海中冒了出来,眼中的欢喜慢慢沉淀下来。

  那位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男子,声音如冷玉一般,无情无欲,令人心生敬畏。凤瑶深深明白,虽然他看似好说话,把小狐狸给了豆豆,又与她定下三日之约。但是,倘若三日之后她不能拿出令他满意的东西,一切就是另一番模样。

  这里不是现代,而是等级森严的王朝。大人物拥有无尽的资源,变脸如同眨眼一样简单,想要对付她这种身份的人,简直如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尤其他的身边,有着那样深不可测的高手。

  不过,如果她怕了,便也不是凤瑶了。放下扇子,凤瑶轻手轻脚地站起身,提起门后的竹竿,往院外走去。明日进城,把采得的八角卖出去一些,将制作那样东西的材料采购全了。等到做了出来,凤瑶敢打包票,那位贵女一定会喜欢。

  陌水河边,温热的水汽扑面而来。今天的晚饭的着落便在这里了,凤瑶挽起裤腿,拎着竹竿往深处走去。不一会儿,便叉了几条巴掌大的鲫鱼,心满意足地收工上岸。

  “可惜没有渔网。”凤瑶摇了摇头,有些可惜。否则网几条鱼儿养在盆里,随时捞出来吃,该有多么省事?

  站到岸边之际,蓦地瞧见几步之外,聚着一滩螺蛳。凤瑶愣了片刻,眼中闪过欢喜,这可是美味啊!连忙穿上鞋子,搂起鲫鱼往院里快步走去。进了院子,将竹竿与鲫鱼丢在地上,端起盆子走回河边。

  “哗啦——”素白的手掌捧起一把长满绿苔的螺蛳,放入盆中。如此重复几回,一滩螺蛳全部落入盆中。此时此刻,脑中闪过一道道菜谱:香辣螺蛳、酱爆螺蛳、红烧螺蛳、五香螺蛳……

  想着想着,口水险些流了出来。

  外人只道似她们这样的暗人,定然心狠手辣、无情冷酷。却不知,许多暗人就像普通人一样,有着各种各样的爱好,甚至更多。凤瑶便是如此,除了是武痴之外,她还是个吃货。每逢休假,更是捧着时尚杂志,与战友兼职闺蜜的一个家伙,大把大把地购买衣服鞋子。

  说起来,她被沈从之杀死,不知闺蜜却怎样了?那次任务异常坎坷,一连三个多月,她与闺蜜都没有联系过。不曾想,转眼竟是天人永别。一股淡淡的忧愁从心头涌上,凤瑶甩了甩头,走进院子里。前世的她已经死了,灵魂穿越到这个时空,便是有再多的牵挂,也已无可奈何。

  激动的心情缓缓沉淀,凤瑶垂眼瞧着盆里的螺蛳,心中闪过一个念头——这个世界的人们,吃螺蛳不吃?如果没有人吃,是不是可以作为一道新菜卖出去?然而翻遍凤氏的记忆,丝毫没有结论,不由摇头不已。凤氏贤良淑德,满心只有公婆、丈夫和儿子,竟一点也不晓得当今流行什么。

  晚饭时分,凤瑶热了热中午吃剩的山菌炖鸡,又煮了一锅鲫鱼汤,与豆豆两人吃了个肚圆,好不满足。

  “巧儿,你帮姑姑带着豆豆玩一天,等到姑姑回来,给你做鱼吃。”翌日,天刚蒙蒙亮,凤瑶带着睡眼惺忪的豆豆来到吴氏家,对准备下田的宋巧儿说道。

  宋巧儿听到有鱼可以吃,顿时眼睛一亮,刚要张嘴答应下来,忽然想到什么,可怜兮兮地扯了扯吴氏的衣角:“娘?姑姑叫我带着豆豆,我答应不?”

  “你若不答应,我成什么了?”吴氏不由好气地道。

  宋巧儿乐滋滋地松开手,牵起豆豆道:“走,姐姐带你玩去。”

  “嫂子,我今日进趟城,可能要晚上才回来,中午豆豆便在你这里吃了。”凤瑶对吴氏道,“嫂子可有东西要我代买?”

  “没有,我没什么要买的。”吴氏一口否决,她知道凤瑶穷,即便缺少东西,又怎么会说出来,反而道:“你进城做什么去?可有银钱没有?我再借你一些?”说着,就要进屋里拿钱。

  凤瑶赶忙拦住:“我昨日不是摘了些八角?打算进城卖上一些试试。倘若卖得好价钱,回来还嫂子的医药钱。”之前脑后受伤,在白大爷那里包扎上药,全都是吴氏出的银钱。虽然吴氏没有讨还,凤瑶却不能装作不知道。

  吴氏一听,神色便有些嗔怪:“你这个人——”

  “天不早了,我赶快去了!”凤瑶不擅长跟人交流感情,尤其面对吴氏这样热情外放的人,每回都要出一头汗,连忙告辞。背上一半八角,约莫有七八斤重的样子,凤瑶拴上房门,往镇上行去。

  离陌水村最近的镇子叫做黄沙镇,约有半个时辰的脚程,十分近便。

  还没走到村子口,远远便见到两辆牛车停在村口的老柳树下,旁边围了许多人,叽叽喳喳谈论着什么。

  今日是黄沙镇的集日,见到这般情景,凤瑶倒不感到意外。陌水村并非贫苦之地,哪怕不是集日,也有爱俏的姑娘们结伴进城,买些女孩儿家钟爱的精巧玩意。

  “哎哟!”见到凤瑶行来,人群外围的一名妇人忽然住了嘴,捅了捅身边的两人。

  凤瑶眉头微挑,漠不关心地移开目光。有些人生性饶舌,最喜欢在背地里编排别人,对于这些人,凤瑶素来懒得搭理。脚下不停,目不斜视地朝前行去。

  “凤氏,赶集去呀?”这时,树下一名妇人朝凤瑶招呼道。

  热情的大嗓门,很有些吴氏的风范。凤瑶循着声音望过去,看见一张亲切笑着的面孔,便住了脚步,清声答道:“是啊,郑家嫂子,我去卖些东西。”

  “哟,卖什么呀?这样一大篓子。”问话的人,却是方才见到凤瑶过来,连忙住嘴的那妇人。

  凤瑶瞥都没瞥她一眼,只是朝方才对她亲切说话的郑家嫂子道:“嫂子,我不等车了,我先走了。”

  这些人集合在村口,都是在等牛车。等人到齐了,便坐上牛车进城去,每人两文钱。凤瑶不愿同她们一起,何况她一文钱也拿不出来,便从人群边缘擦过,径自朝前头路上去了。

  身后传来一句嘀咕:“瞧吧,我就说朱氏说得对,凤氏呀,多半是被鬼附身啦!”

  听到这里,凤瑶脚步一顿,转过头来看向那名说话的妇人。那妇人犹不知道,兀自说道:“如若不然,她为何殴打朱氏,又不肯与我们搭腔呢?往常她的性子,可是最软善的。”

  “真是胡说八道!”这时,郑家嫂子开口斥道:“朱氏的话也能够信?叫我说,现在的凤氏才叫正常。那朱氏总是欺负她,难道还不允许人反抗了?像凤氏从前那样,打也不还手,骂也不还口,我才怀疑是不是上辈子做了孽,这辈子来还债的小冤鬼呢!”

  凤瑶移动视线,扫了郑家嫂子一眼,在心中记下这番维护的情谊,迈开脚步继续向前头走了。她从来都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从前对凤氏如何,那都是凤氏的恩怨。如今换成她,心中自有另一本账。对她好的、对她坏的,她一样都不会落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弃妇难为:第一特工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弃妇难为:第一特工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