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狠手
上官熙儿2019-11-30 02:073,418

  凉水顺着头顶滴滴答答地流下来,淌湿了前襟。朱氏愣了一下,立马跳脚起来:“作死的小蹄子,你不想活啦,竟敢泼我凉水?”

  凤瑶把水瓢丢进缸里,冷声说道:“从今往后,不经我允许,随意进出我家,泼一头凉水算轻的!再有下回,便拿棍子赶了!”

  “你敢!”朱氏何时吃过这般排头,尤其给她排头吃的是这个素来软趴趴的养女,顿时气急败坏起来,伸手向凤瑶的头上挠去:“我养你这么大,活活养出个白眼狼啊!叫你孝敬我块肉吃,能死啊?还敢泼我凉水,我打死你个白眼狼!”

  凤瑶偏头躲开,一把揪住朱氏的衣领,反手抽了她两个嘴巴子:“谁是白眼狼?当年我当牛做马的时候,你心疼过我没有?沈云志羞辱我的时候,你给我出头没有?前几日程氏偷了我的银子,你给我主持公道没有?我受了伤,你给我送粮食没有?”凤瑶口齿清晰,一番话眨眼之间便飞快说完,朱氏根本来不及插嘴,白白挨了两个嘴巴。

  这口气,其实是替死去的可怜的凤氏出的。占了她的身子,该讨的公道凤瑶一个也不会落下:“你别忘了,我们已经在村人面前按过手印,从此往后断绝关系,老死不相往来!”

  说完,把朱氏一推,拍了拍手,昂起头睥睨而视。

  朱氏的来意,凤瑶怎么可能不知道?正是因为知道,她才毫不客气地进门泼水,反手就是两个巴掌。好吃懒做,妄图不劳而获的人,一向是被凤瑶瞧不起的。而朱氏此人,刊登凤瑶最恶心之人的榜首!

  “嗷!”打死朱氏都想不到,有一天会被凤瑶打了脸。在她眼中,凤瑶还是从前那个懦弱的凤氏,任由她拿捏。一时间无法接受,瞪起发红的双眼朝凤瑶抓来:“小蹄子,竟敢打老娘?老娘跟你拼了——”

  凤瑶冷下脸,就势捉住朱氏的手臂,巧劲一拧,猛地往下一扯。顿时间,杀猪般的声音在院子里响起。

  旁边的豆豆被吓得浑身一哆嗦,眼中满是惊恐。注意到豆豆的惧怕,凤瑶飞快抬手,只听一声脆响,朱氏的下巴塌了下来。顿时间,嚎叫的声音小了许多。

  而此时凤瑶冷静的脸庞,落在朱氏的眼里,却仿佛厉鬼罗刹一般——小蹄子,何时学会这等本事?不,她定然是被恶鬼附身了!当下,朱氏的眼中便被恐惧挤满,呜呜直摇头。

  “疼吗?”凤瑶冷冷地问。

  “呜呜!”朱氏直点头。

  “记住了吗?”凤瑶又问。

  朱氏愣了一下,忙不迭地点头。

  “记住就好,别再来找我麻烦!”凤瑶说罢,为朱氏装回下巴和手臂,将她往门外一推。倒在地上的朱氏,被热辣辣的日头晒在身上,望见屋里头凤瑶冷清的脸庞,想起方才她眼也不眨地卸掉她的胳膊,只觉得一股股寒气窜上来,忙不迭地爬起来跑了。

  等朱氏的身影跑远了,凤瑶才回过身去。只见豆豆抱着小狐狸,哆哆嗦嗦地站在床边,乌黑的大眼睛里满是恐惧,心下叹了口气。面上却十分冷静,走过去道:“豆豆?”

  豆豆打了个哆嗦,情不自禁地往后靠了一下。

  “豆豆希望娘亲把锅里的鸡肉全都给她,还是希望娘亲把她打跑?”凤瑶蹲下去,看着他的眼睛问道。

  豆豆眼中的恐惧少了一些,摇头说道:“不,不给鸡肉。”

  “那么,豆豆觉得娘亲刚才做的对?”凤瑶反问道。

  豆豆有些迷茫,随即眼睛里浮现出不符合他这个年纪的怜悯与不忍:“疼,姥姥疼。”

  “娘亲说过了,那不再是你的姥姥。”凤瑶道,伸手扳住他的肩膀,认真地道:“如果一个人永远不会对你好,永远只会让你对他好,你要离他远远的。如果他不肯,就把他打得远远的,让他害怕,再也不会纠缠你。”

  豆豆似懂非懂,然而在凤瑶耐心的安抚下,却不那么害怕了,抱着小狐狸点了点头:“豆豆知道了。”

  “来吧,尝尝娘亲炖的肉香不香。”凤瑶站起身,走到灶边,揭开了锅盖。霎时间,一股浓郁的香气扑鼻而来,山鸡的肉香,夹杂着山菌的清香,格外诱人。凤瑶夹了一小块肉,吹凉了喂给豆豆,只见小家伙嚼了两口便吞咽下去,不由欣慰。

  “我们给舅母送一碗去。”凤瑶记着吴氏的好,自不会吃独食,舀了满满一碗肉,盛在小篮子里,牵起豆豆往村东头的吴氏家里走去。

  正是晌午头上,不少村民们才从田里回来。只见凤瑶挎着篮子领着孩子,一路往村东头走,目光有些不赞同:“凤氏,你已经同他们断绝关系了,为何还送东西过去?”

  凤瑶一听,便知道他们误会了:“前些日子我受了伤,大伯大婶很是关照我,叫大哥大嫂给我送了好些吃食。这两日我好些了,上午进山采了些菌子,炖了给大伯大婶送去。”

  “哎哟,那却应该,如山和如山媳妇,对你可是堪比亲闺女了。”村民们听后笑了,纷纷赞凤瑶知恩图报。

  也有人打趣道:“都说你能干,我那婆娘还不信服,真该叫她来闻一闻。这明明炖的菌子,却跟炖了肉似的,哈哈!”

  凤瑶浅笑点头,告别村民们,牵着豆豆向吴氏家里走去。“福瑞哥哥!福瑞哥哥!”刚进了院门,豆豆便撒开凤瑶的手,欢快地朝里面跑去。

  最先出来迎接的却是宋巧儿,顶着满额头晶莹的汗珠子,从厨房里钻出来:“大姑姑!”

  自从见过凤瑶那一手利落的刀工,以及从来没吃过的糖醋鱼,目前凤瑶已经荣升为宋巧儿最喜爱的人之一。拍了拍身上的灰,撒开脚丫子朝凤瑶跑过来。

  吴氏慢了一步,随在后面从厨房里走出来,见到凤瑶,脸上浮起笑容:“大晌午的,热坏了吧?快进屋,叫福瑞给你们洗瓜吃。”大晌午的串门子,除了蹭饭之外不做它想,然而吴氏却没有丁点儿不满,反而热情地招呼道:“饭就快做好了,一会儿就能吃,先进屋歇歇。”

  且不说昨晚凤瑶带了条鱼来,哄得巧儿那么高兴。便看在亲戚邻里的份上,如今凤瑶有难处,吴氏也不能不管。自以为看透凤瑶来意的吴氏,当接过凤瑶递来的篮子后,顿时惊呆了:“这是?”

  “嫂子把人瞧扁了。”凤瑶半是埋怨地道。她最讨厌吃白食的人,自然不会让自己成为那样的人。虽然十分敬佩吴氏的善良,却不想平白叫人误会了自己。

  吴氏“哎哟”一声,作势打了下嘴巴:“都是嫂子的错,妹子向来是最能干的。”揭开篮子上面的布,瞧着那满腾腾的一碗鸡肉,不由得心中赞叹起来。又是捉鱼,又是捉鸡,凤妹子可真够能干的。闻着鸡肉异常醇厚的香味儿,不禁有些奇怪:“妹子,你是如何炖的?我闻起来,格外的香喷喷呢?”

  凤瑶也不藏私,把鸡肉端出来后,从篮子底下取出一包八角:“我今日上午进山,捡了许多这个,便放进锅里炖了,味道果然不错。”

  “这个是啥哟?能不能吃?”吴氏从来没见过这玩意,低头嗅了嗅,却皱起眉头。

  “这个叫做八角,炒菜用的。”凤瑶解释道。只见吴氏仍旧满眼怀疑,不由神色微敛,淡淡地道:“我从书上看到过。”

  吴氏心中咯噔一下,蓦地有些愧疚起来。沈云志虽然是个狼子野心,然而书却念得好,凤瑶定是那时从他的书上瞧见过。一想到居然勾起凤瑶的伤心事,恨不得打自己的嘴巴,连忙转了话题:“巧儿,快过来尝尝你大姑姑炖的肉!”

  暂时打消吴氏的疑虑,凤瑶微微松了口气。沈云志的名头,唬一唬吴氏这样的妇人自然是管用的。只不过,她的本事远远不止如此,可以说几乎都没有显露出来。待日后出了大风头,却又该如何解释呢?凤瑶眸光微闪,有些思索起来。

  被吴氏喂了一块鸡肉的宋巧儿,狼吞虎咽地吃完,跳起来拍着巴掌叫道:“好吃!太好吃了!大姑姑,你真棒,我太喜欢你了!”

  “每次炒菜时放上两三颗,便足够了。”凤瑶说完,便准备喊豆豆回去。这小家伙,跟宋福瑞亲近得很,一进门便窜得不见影儿了。

  谁知吴氏却道:“哎,妹子别急!”说着,将手中的鸡肉端得高了些,在宋巧儿伸来的手背上打了一下:“不许吃了!”

  “为什么?”宋巧儿吮着手指头,眼巴巴地道:“娘,就让我再吃一块,我不吃肉了,我吃蘑菇。”

  吴氏隔开小女儿伸过来的手臂,端着鸡肉朝凤瑶走过来,笑眯眯地道:“走,跟嫂子走。”

  “去哪儿?”凤瑶只见吴氏居然朝院门口走去,不由疑道。

  “还能去哪儿?陈媒婆呀!”吴氏挤了挤眼。

  凤瑶一听,顿时沉下脸:“我不去。”那日说的话,原是为了应付吴氏。以凤瑶的相貌本事,怎么看得上寻常农户?更何况,不久前得罪了陈媒婆,料那陈媒婆也不会真心为她说媒。

  “娘,你疯了?”听到吴氏的话,宋巧儿气得直跺脚:“为什么要给那个死肥婆送去?”

  “吵什么呢?”这时,听到争吵的严氏从屋里走出来,站在檐下问道:“什么死肥婆?”

  “大婶。”凤瑶叫了一声,说道:“我今日进山,捉了只山鸡,炖了给您和大伯送一碗来。东西我已经送到,便不逗留了。”鸡肉是她送给他们吃的,心意已经尽到,至于他们用来做什么,便同她无关了:“豆豆,跟娘亲回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弃妇难为:第一特工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弃妇难为:第一特工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