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讨打
上官熙儿2019-11-30 02:073,432

  “豆豆饿不饿?”凤瑶仰头望着连绵的玉华山,并不想就此回去。

  豆豆虽然年纪小,却十分伶俐剔透,当下摇头说道:“娘亲,豆豆刚吃了桃子,豆豆不饿。”

  “乖。豆豆辛苦一下,等下山后娘亲给你炖香喷喷的鸡肉吃。”凤瑶找准一个方向,带着豆豆继续向深处走去。功夫不负有心人,最终凤瑶找到一棵八角茴香树,这种佐料似乎未被人们发现,树下铺了厚厚一层,树梢上挂着已经成熟还未被摘下的春糙果。

  “娘亲,这个是什么?”就在凤瑶挑拣完好熟透的八角时,豆豆蹲在地上捏起一颗,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有点香喷喷的:“娘亲,这个是吃的吗?”

  凤瑶抬头瞧了他一眼:“豆豆尝尝不就知道了?”想起之前乱吃花椒的情景,豆豆打了个颤,条件反射般把八角丢在地上,逗得凤瑶不禁笑起来:“这个叫做八角茴香,是炖肉用的佐料,也可以用作药材,但是不能够生吃。”

  在凤氏的记忆中,并没有对八角茴香的记忆,凤瑶估摸着,这个世界还没有开发这种佐料的用途。再看见老树下面铺满的八角,便决定把它们全都背回去。心里如此想着,眼睛却在周围巡视一圈,忽然笑了,指着一个方向对豆豆道:“豆豆,瞧见那个没有?那个黑色的小豆豆叫做黑天天,甘甜可口,你去尝尝。”

  豆豆对凤瑶一向信任,便抱着小狐狸朝她指向的植株走去。那植株与他差不多高,上面缀满了一丛又一丛的小圆果,有的是黑漆漆的,有的是青油油的,还有一半青一半黑的。黑的肯定是坏的,豆豆心中想着,白嫩嫩的手指头朝青油油的果子摘去。

  八角树下,凤瑶好笑地制止:“豆豆,黑色的好吃,青色的不好吃。”

  豆豆有些疑惑,回头看了凤瑶一眼,又转回来看向植株,目光在黑色的果子与青色的果子之间犹疑。娘亲是不会骗他的,豆豆的小手转了方向,摘了一颗黑色的果子,闭上眼睛塞到嘴里。甘甜的滋味充满了口腔,令豆豆惊喜地睁开眼睛:“娘亲,好甜!”

  凤瑶不由得弯起唇角:“豆豆再试试青色的。”

  此时,豆豆却犹豫了。娘亲说黑色的好吃,青色的不好吃,为什么还叫他吃青色的呢?

  “豆豆方才是不是觉着,青色的好吃,黑色的不好吃?”凤瑶耐心地道,“而娘亲却告诉你,黑色的才是好吃的。豆豆方才是不是并不相信?”豆豆一听,急着便要解释,凤瑶摆手令他不要多说,耐心地道:“只有试一试,才知道真假。也许娘亲也不懂,青色的反而比黑色的更甜呢?只有试一试,豆豆才能够记清楚。”

  这是凤瑶教育孩子的方法。既给予建议,同时又鼓励豆豆多做尝试。豆豆的世界观,应该建立在他对这个世界的亲身探索中。

  在凤瑶鼓励的目光下,豆豆摘了一颗青色的果子塞进嘴里。青色比黑色好看,一定比黑色的好吃。谁知,又苦又涩的汁水在舌尖荡开,急忙呸呸吐了出来,苦着一张小脸道:“娘亲,为什么青色的这么难吃?”

  “因为它还没有成熟。”凤瑶低头快速地捡着八角,不再去关注豆豆。吃了亏后,豆豆只会摘黑色的果子吃,不用再担心他。

  谁知下一刻,面前出现一只小手,手心里是一小撮黑天天,饱满而圆润,正是熟得好。凤瑶惊讶地抬起头,只见豆豆抿着小嘴冲她笑:“娘亲,你吃。”

  一瞬间,凤瑶只觉得心中被什么填得满满。原以为孤苦伶仃来到异界,附身在一名弱女子身上,带着一名小包子累赘,又有强大的敌人在几十里外,简直倒霉到家。然而此刻,看着豆豆俊雅灵秀的小脸,眼中满满的依赖与亲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能有如此乖巧可爱的儿子,死也值了!

  “豆豆真好。”

  看着凤瑶吃掉黑天天,豆豆笑得更开心了,抱着小狐狸跑到黑天天丛边,自己吃一个,喂小狐狸吃一个,不亦乐乎。

  直到最后,凤瑶也没有发现野兔子的踪影。好在阴凉之处生着几丛山菌,倒叫凤瑶很是惊喜,山菌炖小鸡,再鲜美也不过了。尤其此行发现了花椒与八角,凤瑶自信可以做出一锅不同凡响的美味来!

  背着一只山鸡,一小堆山菌,外加大半篓花椒与八角,凤瑶领着豆豆下了山。“啊!腿疼!疼!疼死我了!”杀猪般的嚎叫,已经响了一整个上午。

  被打断腿的宋长生躺在凉席上,脚边是打扇子的媳妇程氏,床头则站着老娘朱氏。朱氏的手中端着一只碗,把切成一块一块的西瓜喂给宋长生。听到宋长生不停喊疼,直是心疼地道:“娘的乖儿啊,你忍一忍,马上就到晌午了,一会儿叫你媳妇到凤氏家里去一趟。她今儿个上午进山了,少不得弄些好的,回头拿来都给你吃。”

  床脚边上,程氏冷笑道:“娘,你糊涂了?那凤氏已经同我们断绝关系了,她怎么会再给我们?”

  “咋了?按个破手印,她就不是咱家的人啦?当年要不是我收养她,早被野狗啃得骨头都不剩了——”

  程氏撇了撇嘴:“我不管,我反正没本事从她手里要东西,要去你去。”大热的天,给宋长生打扇子就累得一身汗,还要顶着日头跟凤瑶扯皮?程氏才没那么傻。

  更何况,通过昨日的事,眼瞧着凤氏似乎变了个人,仿佛比从前心狠了许多。有心瞧朱氏吃憋,转了转眼珠,怂恿道:“娘啊,要我说您也别去了,她如今已是忘了咱们家呢!”

  “啥?她敢!”朱氏果然大怒,把碗往桌上一放,只见日头已经偏向正中,索性朝外走去:“我就不信,她还反了天了!”此时的朱氏,脑中闪过早晨去找凤瑶,被骂了一顿的情景,只觉得一股火气窜了起来,埋头冲出屋门。

  “哧!”程氏嗤笑一声,收了扇子,端起还剩下小半西瓜没吃完的碗,翘起腿儿吃了起来。旁边,床上的宋长生喊道:“臭婆娘,给老子喂一口!”程氏住了动作,抬手就朝他受伤的那条腿打了过去:“吃屁!老娘还没跟你算那十两银子的账呢!”

  此时,凤瑶已经把大部分八角用口袋装了起来,余下一部分与花椒一起装在小碗里,搁在灶边上平时炒菜用。山鸡已经烫毛洗净切成块,山菌也洗净切块盛在碗里,放在灶边,只等锅烧热了便下锅。

  不一会儿,锅烧热了,凤瑶把鸡块倒进锅里,飞快翻动起来。家里没有油,本来应该烧热了油,把葱花和花椒烹出香味来,再把鸡块倒进去。无奈之下,只得一切从简,凤瑶却也有她的法子。这只山鸡肥得厉害,煸了不多会儿,锅底便滋滋地沉下一层油来。

  等到鸡肉炒至半熟,凤瑶把山菌倒了进去,翻炒一会儿,从缸里舀了半瓢水进去。滋滋啦啦的声音冒出来,伴着白色的油烟,香喷喷的滋味儿,喜得豆豆不停地在屋子里跑来跑去。

  “娘亲?!”豆豆吓了一跳,指着凤瑶正要往锅里撒花椒的手,不可思议地叫道:“娘亲,为什么放这个?”在豆豆心里,这个吃起来像有许多小虫咬舌头的东西,根本不能吃呀!

  “这个好吃。”只见豆豆不信,凤瑶提起黑天天的事:“豆豆之前吃黑天天,觉着黑色的不好吃,青色的好吃,真正吃了却如何?”

  豆豆才三岁,即便心里有些想法,苦于词汇不多,当下抱着小狐狸傻傻地站着,说不出话来了。

  凤瑶笑着摇头,只道:“这个花椒不可生吃,炒菜吃却是滋味极好的。娘亲不会骗你,等饭做熟了,豆豆尝一尝不就知道了?”说着,将花椒、八角撒到咕嘟咕嘟冒着泡的菜汤里。又捏了一小撮盐巴,撒了进去。

  昨晚回来时,吴氏得知凤瑶家里没有佐料,以至于想吃鱼居然还要拿到她们家去做,非要盛些油盐给她。凤瑶拒绝了,吴氏却不肯,最后捱不过吴氏的盛情,包了一勺盐巴带回来。此时,正好用来炖山菌山鸡。

  就在这时,忽然院子里头响起一个大嗓门:“吃肉哪?”

  朱氏大摇大摆地走进来,满是褶子的老脸上,一双昏黄的眼珠子直勾勾地往锅里瞧去。要说朱氏这辈子做的最值的事,便是十九年前捡了凤氏。

  自从捡了她,朱氏嫁进宋家十几年没有动静的肚皮,第二年便鼓了起来,一落地便是个带把儿的。不仅如此,凤氏从小就生得美,手脚麻利,干活很是利索。自打十一岁那年起,上门提亲的人就没断过。可是朱氏一个都没有应,她心里早有打算,那就是养大了给宋长生当媳妇。

  谁料宋长生竟染上了赌瘾,欠下一大屁股债,有一年被人追到家里来,倾尽家当还差三两银子。这时沈云志家里送来聘礼,求娶凤氏。无奈之下,朱氏收了沈云志三两银子,把凤氏嫁了出去。

  沈云志的老爹老娘都不是好相与的,凤氏嫁过去后,竟再也没有补贴娘家一丝半点,把朱氏气了个够呛。幸好后来沈云志把凤氏休了,才叫朱氏又有了拿捏凤氏的机会。此时,喷香的肉味,飘满了整个院子,朱氏的肚子咕噜噜叫了起来:“做好了没?快给我盛一碗!”

  昂首走进来的朱氏,心里十分不满,好个小蹄子,居然偷偷吃独食!若是她没有来,这小蹄子岂不是闷不吭声全都自己吃了?当下颐指气使地道:“快些夹一块我尝尝,你兄弟喜吃咸味,我尝尝你放盐够不够——”

  话音未落,蓦地一瓢凉水泼来,冲着朱氏当头浇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弃妇难为:第一特工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弃妇难为:第一特工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