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献计
上官熙儿2019-11-30 02:073,386

  “队长?你怎么样?没事吧?”其他人纷纷围过来道。

  侍卫队长摇头表示无事,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就输了,这也太丢脸:“再比一场!”

  “羞羞!打输了不承认!”抱着小狐狸躲在不远处的大树旁边的豆豆刮了刮脸,做出羞羞的鬼脸。

  侍卫队长脸上一热,打不过一个弱女子就罢了,居然还要再比一场,确实有些不要脸。然而他是武痴,一想到方才连怎么输的都不知道,便厚了脸皮问道:“再来?”

  “如果我再赢了,你们是不是不再抢这小狐狸?”凤瑶淡淡地问。

  对面响起一片嘘声:“方才队长让着你罢了,居然如此不害臊!”

  “就是,都是队长不注意,才让你砍在颈后,队长的厉害你怎么会知道?”

  凤瑶面色不变,只是定定地盯着侍卫队长。

  侍卫队长的脸色渐渐有些难看起来,他明白凤瑶的意思,可是这只小狐狸对主子有大用,便有些艰难地摇了摇头:“不论你是输是赢,我们都不会让出这只小狐狸。”不知道是不是豆豆生得太可爱,又或者凤瑶护犊子的态度太过坚定,竟令侍卫队长有些内疚起来。

  凤瑶回身看向豆豆,只见豆豆小心翼翼地摸着小狐狸的耳朵,睁着一双乌黑的大眼睛朝这边看来,眼睛里满是对她这个娘亲的信赖。

  再回过头来,看向前方背着弓箭与佩剑的六名士兵,个个身穿精致铠甲,一看便不是凡品。他们自称是京中贵人的卫兵,且不说凤瑶能否顺利打败他们并带着豆豆平安无事地离开,便是真的做到了,难道这些卫兵身后的人就能忍下这口气?

  豆豆是如此信任她,可是面前的这些贵人府中的卫兵,却不是如今的她可以招惹的。凤瑶握紧手心,忍住心中的涩意,狠了狠心,说道:“小狐狸——”“给她。”就在凤瑶准备放弃时,忽然林子里面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质如冷玉,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

  侍卫队长愣了一下,转过身面朝林子,不敢置信地道:“可是,这是送给……”

  “若是她的,旁人夺不走。不是她的,抢也抢不来。”清冷的声音从幽深的林子里缓缓传来,仿佛是对凤瑶说,又仿佛是对另外一些人讲。这声音带着一股寒冽凉意,仿佛无情无欲,有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冷清。

  一行人纷纷用愤愤不平的眼神看向凤瑶,仿佛凤瑶做了天怒人怨的事。

  侍卫队长则有些复杂地回头看了凤瑶一眼,抿了抿唇,接过同伴手中的弓箭,朝众人招呼一声:“我们走。”

  一行人收回视线,不甘心地闷头朝林子里走去。

  “等一下!”这时,凤瑶蓦地出声。

  一行人纷纷回头,诧异地看过来。侍卫队长皱起眉头,有些不耐地道:“你还想怎样?”

  凤瑶朝前走了一步,说道:“夺了你们心头之好,实非我本意。为了补偿你们的损失,我可以向你们提供一个点子。”

  “嗤!”对面传来一声嗤笑,却是站在侍卫队长旁边的一个卫兵道:“你知道我们要送给什么人吗?一个小小村妇,如此大言不惭!”

  “你们选择一只幼小可爱的白狐,如果我没有猜错,你们要送礼物的对象,是一名年纪不大的女子。”凤瑶淡淡地道。

  “废话!”

  凤瑶面目镇定,不见焦急,清冷的声音有条不紊地分析道:“你们选择送这雪白可爱的小狐给对方,不惜动用这么大的人力,可见对方并非你们的仇人,而是你们有意讨好的人。”只见对面的士兵们仍旧不以为然,抛出一句:“如果是这样,只怕你们要适得其反。”

  “胡说八道!”一名士兵斥道。

  凤瑶没有反驳,而是将目光投向林子里。然而树木幽深,只能看得见一角淡淡的人影,对方的年纪、长相、打扮全都看不见。

  仿佛接收到凤瑶打量的目光,那个质如冷玉的声音再度传来:“为何?”

  “这只小狐狸聪明可爱,已经通了灵性,既然被你们所伤,必然记恨在心。如果你们把它送给那名女子,中途为了防止它逃跑,定然会用囚笼将它困住。如此一来,这只小狐狸不仅不会就范,心中的恨意只会越来越深。等到来到那名女子面前,若是突起伤人……”凤瑶说到这里,便住了口。

  然而这一番分析,却令对面的士兵们纷纷变了神色。

  “我说得可有道理?”凤瑶看向林子里道。

  “啪啪!”片刻后,林子里响起淡淡的击掌声:“如你所言,应当送什么好?”

  凤瑶的唇角微弯,知道对方打算采取她的主意:“只要对方是女子,不论多大年纪,我都有把握讨她欢心!”这是她的自信,来自现代的自信,来自曾经做暗人时的无数个身份的自信:“你们将对方的性格、爱好、体态特征等一一说来,我为你们出一个万无一失的主意。”

  慕容钰万万没想到,偶尔心血来潮,跟随属下来此散心,居然遇见如此有趣之事。他站在林子里面,透过树木和枝叶看向不远处的平地上,面目柔媚,眼神坚定的女子。布衣荆钗,脂粉不施,却透着京中贵女都比不了的淡然自信的气度。

  “好。”慕容钰不由得应了下来。

  身边,无迹睁大眼睛,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主子?”

  慕容钰摇了摇头,他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女子不是寻常人,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委身于这小村子里,但是他直觉,只要她愿意,定然会一飞冲天。低头对无迹低语两句,而后对林子外面说道:“给你三日时间。”

  凤瑶便知道,这是答应她了,唇边不禁露出一丝笑意:“好。”对方本已不做为难,她却忽然多此一举,除却本性不愿占人便宜之外,更是为了……

  林子里头走出来一名青衣男子,面如冰霜,整个人散发着不可靠近的气息,身形微动,已经来到近前。凤瑶只觉对方前一刻还在十数米之外,下一刻便来到身前,仔细回忆他的步伐,竟有些头晕目眩的感觉,仿佛他不仅仅生了两条腿,竟有数不清的脚步变幻!

  心头微动,凤瑶不动声色地打量他。这一打量,不由吓了一跳——昨晚刺杀她的无忧楼的两名刺客,同此人比起来,竟仿佛虾米与鲨鱼的区别!若昨晚对上的是此人,她没有丝毫活命的胜算!这个认知,让凤瑶心惊不已,如果有可能,真想学来一招半式!想到此处,心里痒了起来,在前世的时候,凤瑶也是个武痴。

  “唰!”就在凤瑶打量青衣男子之际,其余卫兵转身朝林子里走去。脚步一致,动作迅捷,金属银色盔钻入幽深的林中,一闪而没。来得快,去得也快。唯留青衣男子站在前方,面如冷霜。

  “那名女子有何特点?容貌、性格、喜好、忌讳……请阁下详细讲来。”凤瑶不慌不忙地看着青衣男子说道。其他人都走了,唯独此人留下来,必然是向她解惑的,故而也不客气。

  此时,豆豆抱着小狐狸啪嗒啪嗒地跑过来,躲在凤瑶身后,只露出一张小脸看向前面的冰块叔叔。眼中有些疑惑,为什么这位叔叔的脸很像冰块呢?

  无迹面无表情地答道:“十六岁,艳冠群芳,喜华丽服饰……”

  “身高?体重?亲近什么人?亲近的人的特点?厌恶的人?厌恶的人的特点?”凤瑶记忆过人,一面将听来的信息刻入脑中,一面问出新的问题。

  无迹仍旧面无表情地回答,心中却掀起了淡淡的涟漪——这名小农妇简直超出他对女子的认知!不仅一点都不像农妇,竟比他所见的任何女子,都要聪明敏锐!

  半刻钟后,凤瑶终于得到全面的信息,心中有些惊讶。若是没有猜错,他们要讨好的对象是王公贵女!面上却不显,仍旧是一派淡然,向无迹福了福身:“多谢告知。”

  无迹几不可查地点了点头,依然面若冰霜,惜字如金地道:“三日后,我来取。”说完,转身便要离开。这时,身后传来一声稚嫩的:“叔叔再见。”鬼使神差的,无迹回头看了一眼,谁知这一眼看去,却险些令他一个踉跄!这,这是——

  无迹不禁瞪大眼睛,盯着豆豆稚嫩的脸庞。方才他一直同凤瑶交谈,并没有注意她身后的小家伙。此时看去,只见豆豆生着乌黑的大眼睛,漆黑细长的眉,仿若雾气缭绕中的一抹青黛,俊雅灵秀。一举一动,神气灵活,都神似——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无迹不禁咽了下口水,心中升起一个大逆不道的念头。不,绝不可能,无迹情不自禁地甩头,主子从不近女色,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儿子?

  然而当他走了几步,情不自禁地回头再看时,不由得再度打了个冷战——像,太像了!

  “叔叔,你很冷吗?”身后,豆豆看着怪叔叔的背影,好奇地问道。

  无迹的身形一顿,嘴角微微抽动了下,而后迈动步伐眨眼间没入幽深的林中。

  “哇!”豆豆惊讶得揉了揉眼睛,“娘亲,那个叔叔是鬼吗?”

  已经没入林中,还没有走远的无迹闻得此言,脚下又是一个趔趄。

  凤瑶微微一笑,摸了摸豆豆的脑袋:“那个叔叔不是鬼,而是武艺非常厉害的高人。”

  “哇哦!”小小的豆豆在心中升起敬佩之情,以至于多年以后,他那爱吃醋的爹爹仍旧看某个武功高强的冷面男人不顺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弃妇难为:第一特工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弃妇难为:第一特工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