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争抢
上官熙儿2019-11-30 02:073,469

  “娘亲,小猫咪流血了!”小心翼翼地捧着小狐狸,豆豆瞪大眼睛,有些害怕地问:“娘亲,它会死吗?”上回凤瑶晕倒的事,在豆豆心中流下深深的阴影。此时看着可爱的小猫咪竟然在流血,不由求助地看向凤瑶:“娘亲,我们把它带回去,让白爷爷救救它吧?

  凤瑶不由好笑,既为豆豆的纯真,又为豆豆的善良:“小狐狸不是人,白爷爷不给治的。”

  “那怎么办?”豆豆抱着小狐狸,小心翼翼地瞧着它的伤口,乌黑的大眼睛里满是不忍。

  凤瑶却不着急,低头静静瞧着。只见小狐狸缩在豆豆手中,任由豆豆翻来覆去地摆弄,并未再露出凶意,方才放下心来。起身说道:“娘亲到那边采些止血草,豆豆乖乖在这里等着。”

  止血草喜阳,凤瑶抬步朝树木稀疏,光线丰盛的地方走去。不多远,便瞧见一株止血草,小黄花开得十分可爱。凤瑶走过去,弯腰整株采下,又看了看周围,果然在不远处又发现几株止血草。

  这可是意外收获,凤瑶高兴地采了几株止血草,攥在手里往回走。忽然之间,一丝淡淡的警兆从心中升起,不禁皱起眉头,立刻加快步伐。

  花椒树旁,豆豆坐在原处,正与小狐狸玩得开心。见到豆豆平安无事,凤瑶松了口气,然而不知为何,心中那丝淡淡的警兆仍未消去。

  “娘亲回来了!”豆豆却是满心单纯,见到凤瑶回来,抱着小狐狸开心地道:“小猫咪,我娘亲会救你的,不要害怕。”

  凤瑶莞尔:“豆豆,这不是小猫咪,这是小狐狸。”只见豆豆不解地望过来,便同他解释道:“小猫咪的鼻子可没有这么尖,不是吗?”

  豆豆便捧起小狐狸,翻来覆去地打量起来。村里白小石家里养了只花猫,白小石天天抱着它玩,让豆豆很是羡慕。原以为这只也是小猫咪,没想到不是,脸上便有些淡淡的失望。

  “吱吱!”小狐狸不愿意了,小猫咪能跟它比吗?它可是尊贵的冰狐!

  凤瑶此时已经把止血草的叶子揉碎,握起小狐狸的一只爪子,将揉碎的叶片敷在伤口上面。一面包扎伤口,一面不经意地打量。说起来,这只小狐狸长得可真不一般,通体雪白不说,样子也十分机灵,仿佛通灵性似的。

  “好了,它没事了。”凤瑶收起剩下的止血草,放进小背篓里:“豆豆,我们再去上面看一看。”此行仅仅捉了只山鸡,远远达不到凤瑶的要求。除了打些野味之外,凤瑶还想全面了解这座山头的地形与产物。

  豆豆抱着小狐狸,从地上站起来:“小白,我们走喽。”一会儿的工夫,小狐狸已经有了名字,虽然不是很好听,然而小白知道,它的这个小主人暂时没什么文化。等他长大了,再叫他赔它一个好听的名字。

  两人一狐,边走边停,一路往山上行去。越往上走,凤瑶心中的警兆越浓,竟凭空觉着警兆的源头越来越近了!

  “沙沙——”叶片被飞快踩碎的声音,被警戒状态中的凤瑶敏锐地捕捉到,浑身的寒毛顿时竖了起来。没错,这就是警兆的源头!

  “豆豆别动!”凤瑶一把将豆豆护到身后,一只手握着铲子护在身前,另一只手则伸向腰后悄悄摸住匕首,整个人做出防御的姿态,抬眸看向发出声音的方向。

  片刻之后,林中冒出一行人来,个个身手矫健,穿着精致的铠甲,背着长弓,眼神锐利。

  “交出冰狐!”就在凤瑶看见他们的同时,一行人也看见凤瑶。自然而然,躲在凤瑶身后的豆豆与小狐狸也落入视野中。一行人站定,以精密的阵法排列,快速围成一个半圆。

  打头的男子则把目光投向凤瑶,只见连一个农妇做出似模似样的姿势,不由得嗤笑一声:“那小妇人,快些交出冰狐!”

  “吱吱!”听到这个声音,被豆豆抱在手里的小狐狸顿时挣扎起来,声音尖锐而愤怒,仿佛要扑过去咬他一般。

  “小白乖乖,嘘,不要乱动!”豆豆把小狐狸紧紧地抱在怀里,小声说道。

  凤瑶已然把一行人审度完毕,一共六人,战斗力高于沈云志的家丁,却低于昨晚来刺杀的无忧楼的刺客:“你们说这只小狐狸是你们的?”

  “难不成是你的?”打头的侍卫不耐烦地道,仿佛急着回去交差一般,往前踏了一步:“快快把冰狐还来!”一边说着,把腰间佩剑拔出两寸,露出耀眼的金属光泽。

  若是换了寻常农妇,早已吓得瘫软在地。然而凤瑶却非普通妇人,前世经历过的血雨腥风不知有多少,此刻却只是神色平平:“小狐狸是我儿子捡到的,此时是属于我儿子的。如果你们要抢夺,先过我这一关。”

  “嗤!”顿时有人笑了起来。

  “不知天高地厚!”

  “瞧她这站步姿势,倒像是学过几日一般。”

  “莫不是以为可以与咱们打斗吧?哈哈!”

  一行人的奚落声顿时响起来,却见凤瑶面色沉稳,丝毫看不出独自面对众多力量强大的异性的恐惧与羞慌,渐渐有些稀奇起来:“小农妇,你是哪里人士?”

  “陌水村中人。”凤瑶不卑不亢地答道。在断定面前之人是穷凶极恶的走狗,或是大户人家的精英卫兵之前,她不会冲动地惹恼他们。

  打头之人把佩剑插回剑鞘,说道:“我看你也是有些眼色之人,我们不为难你。我们是京中贵人的卫兵,前来捉这只白狐,为了这只白狐已经耽搁几日,今日急着回京答复。你与我们行个方便,这锭银子便是你的。”

  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块约有十两重的银锭。“吱吱!”听到侍卫队长的声音,小狐狸再度愤怒地尖叫起来。

  豆豆紧紧搂住不停挣扎的小狐狸,稚嫩的声音小声地哄道:“小白别怕,娘亲会保护我们的。”等到小狐狸的挣扎减弱,在后面扯了扯凤瑶的衣角,小声说道:“娘亲,小白不想跟他们走……”

  凤瑶微微转头,便见到豆豆如珠如宝地护着小白,不由皱了皱眉。既然豆豆如此喜爱这小狐狸,说不得她便拼上一把了。当下转过头,朝站在最前面的侍卫队长道:“我儿子非常喜爱这只小狐狸,恕我不能卖给你们。”

  清澈微凉的声音灌入耳中,仿佛神药一般,所有人不约而同地觉着周身的暑气散去些许。又或者是她漆黑宁静的双眸太过不凡,竟平白让人觉着,如此佳人不该唐突了去。

  侍卫队长皱起眉头,却仍旧耐着性子道:“你这小妇人,休要贪婪无度。我再给你十两,你拿着这些银子,足够你们全家过上好日子。快把小狐狸还来,莫再胡搅蛮缠。”

  “我儿子喜欢的东西,我不会违了他的心思卖掉。”凤瑶丝毫没有犹豫,只见侍卫队长眼中闪过不满,不慌不忙地接着说道:“不过,若是你们能够打倒我,这小狐狸你们便拿去,而且那二十两银子我分文不取。”

  此言一出,所有卫兵都惊诧莫名——她莫不是个傻子?而且,她哪里来的信心,能胜过他们这些钰王府中的精英卫兵?

  侍卫队长是个二十四五的青年,大概是凤瑶护犊子的这种态度令他想起家中妻儿,面色不禁缓下来:“我们一人一箭,你便成了刺猬,哪里还有命在?休要胡搅蛮缠,拿着这二十两银子,快快走罢。”

  这冰狐乃是王爷献给皇后娘娘的寿礼,他们追踪了已有几日,如今就要得手,自然不能有一点儿闪失。漫说他们打倒这小妇人绰绰有余,便是当真打不过,也不会认输了去。

  这个道理,凤瑶并非不懂。但是豆豆喜爱那只小狐狸,她说什么也要挣上一挣。若是能够挣来,自然是赚了。若是挣不来,她也努力过,并无怨言。

  何况,通过方才这番言语试探,凤瑶发现这些卫兵并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便道:“我儿子自幼乖巧,甚少开口要什么。如今看上这只小狐狸,我却不能叫他失望。若大人不喜,便打碎我的幻想吧!”

  言罢,摆出一个对战的姿势。

  侍卫队长不再劝阻,解下弓箭扔给同伴,朗声说道:“既然如此,我便遂了你的愿。不过我乃堂堂男儿,你为弱女子,我却不能用弓箭欺负你。咱们来比拳脚吧!”却是看见凤瑶摆出对战的姿态,心中有些趣味,心想待会儿用力可不能太过,否则伤着这名有些固执的母亲就不好了。

  要知道,他们家主子虽然素来冷心冷情,却总是对护短的母亲有些温柔之态。就在昨日晚上,还命无迹大人出手,仅仅是为了救一名把孩子藏起来,独自面对危险的农妇。作为主子的下属,他们自然不能与主子对着干。

  心里想着,脚下却没有停,长臂一伸,竟去钳凤瑶的肩头。在他看来,这位妇人身姿纤细,想来没有什么力气。而她摆出的花拳绣腿,定然也没有什么杀伤力。这般想着,嘴边便露出一丝笑意,谁知下一刻,眼前突然一花,伸手竟然抓了个空!

  “啪!”下一刻,侍卫队长倒在地上。

  不远处,其余卫兵纷纷拔出佩剑,指向凤瑶恼怒地道:“你这妖女,做了什么?”

  “我只是把他打晕而已,并没有做什么。”凤瑶淡淡地道,为了表示自己的无害,举起双手退后一步,并解释道:“他马上就会醒来。”

  方才她只用了些许力道,令侍卫队长暂时昏迷。仿佛为了应验她的话,倒在地上的侍卫队长动了动,揉着脖子缓缓坐起来:“我怎么躺在地上——啊!你,你!”侍卫队长一个跃挺,跳了起来,站在几步之外,指着凤瑶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弃妇难为:第一特工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弃妇难为:第一特工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