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猎山鸡
上官熙儿2019-11-30 02:073,168

  凤瑶想过朱氏会不依不饶,但那多半是她发达之后的事了。没想到才过去一日,朱氏便厚颜无耻地找了来。握着朱氏的手腕,用力往旁边一推:“少来招惹我,否则对你不客气!”

  朱氏被推得踉跄一下,愣愣地看着凤瑶牵着豆豆走了,直到走出好一段距离,才猛地拍了下大腿!怎么又被这小蹄子糊弄了?昨日也是这般,莫名其妙被牵着鼻子走,稀里糊涂就签了那份断绝关系书!

  小蹄子莫非被鬼附身了不成?望着凤瑶挺拔的背影,朱氏脑中闪过一个念头,随即摇头甩去。一定是她昨晚照顾长生太累了,才给这小蹄子唬住了。

  哼,小蹄子一准儿弄吃食去了。朱氏撇了撇嘴,小蹄子别的本事没有,做活却是一把好手。便让她弄去,回头有什么好东西,正好拿来给长生补一补。想到这里,脸上浮现笑容,转身脚步轻快地走了。

  “娘亲,姥姥刚才好吓人。”走了很远,豆豆才敢回头,瞧了瞧已经看不见人影的小道,仰头对凤瑶说道。

  “豆豆不怕。”凤瑶道,“从此往后,她不是你的姥姥,豆豆不必怕她。”

  豆豆不懂:“不是姥姥?那是什么?”

  “什么也不是。”凤瑶答道。

  豆豆还有些似懂非懂,但是看着娘亲有些冷淡的神色,乖巧地没有再问。两人走了一刻钟左右,终于来到玉华山下。

  郁郁葱葱的玉华山,高大连绵。山脚下的树木稀疏,还能看得见阳光。待走进了深处,枝叶便渐渐茂密起来,炽热的日头被阻挡在外,仅有几缕阳光从枝桠的缝隙里透出来。凤瑶一只手牵着豆豆,另一只手握着小铲子,锐利的目光不停地扫视周围与地面。

  两人走了约有两刻钟左右,半点可以食用的东西都没有看见,到处是人的脚印与大肆采摘破坏的痕迹。凤瑶皱起眉头,心里知道,山脚下定然什么都没有了,想得到好东西,须得往高处去才行。她自己是没有问题,豆豆受得住吗?

  沈府主院,正房厅中。

  “什么?!”苏玲珑把手中白底绘金牡丹茶盏往檀木桌上重重一磕,姣好的面容因为愤怒而变得狰狞:“失败了?!”

  “是的,夫人。”厅下跪着一名小厮,伏在地上惊惧地答道。

  “无忧楼的规矩,不是收了雇主的银子,无论如何都要做到吗?”苏玲珑转而疑道。

  “他们说,有贵人保那凤氏的性命,不肯再接受任务。”小厮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只锦袋:“这是他们退回来的偿金。”

  苏玲珑猛地睁大眼睛:“贵人?!”想那凤氏不过一介农妇,认得什么贵人?莫非……属于沈云志的那张俊秀的脸庞闪现在脑海,陡然明白了,猛地抓起桌上价值不菲的彩绘杯子,狠狠朝地面摔下:“沈云志!你好!”

  她花了五十两银子取凤氏和贱种的性命,可是无忧楼却把银子退了回来,不再接受任务!沈云志到底给了他们多少银子,才叫他们如此?难道那贱人和贱种的性命,在他心中就这般重要?苏玲珑心中翻腾起来,咯吱咯吱咬着牙:“贱人!贱种!以为这样本夫人就没有法子了吗?”

  之所以雇佣无忧楼的人,是不想叫人捉到把柄。可是她是什么身份?当今丞相最疼爱的小女儿,太子心腹的夫人,弄死一个小小农妇,谁敢嚼舌?正要派人再去,忽然身边丫鬟柳儿说道:“夫人莫急。”

  “嗯?”苏玲珑抬眼看去。

  只听柳儿说道:“那凤氏虽是一介农妇,低贱无比,可是若叫人捉住把柄,对大人的名声却不好。不若这般,叫大人把他们接进府里来,到时候就在夫人的眼皮子底下,想怎么样还不是夫人一句话的事儿?”

  苏玲珑眼珠一转,抚掌笑道:“不错。”皇后娘娘的寿辰快到了,作为太子殿下的左膀右臂,沈云志最近十分忙碌,苏玲珑已经许久没有同他亲近。趁着这个机会,正好瞧瞧他忙得怎样了?玄京城外,玉华山下,凤瑶背着小背篓,牵着豆豆往山上走去。山下的好东西几乎被采摘完了,凤瑶思虑一番,便决定带着豆豆往山上去。

  走到半山腰的位置,果然人迹减少,自然生的植物痕迹越来越多,凤瑶居然幸运地瞧见一只山鸡的踪迹!

  “豆豆在这等着我!”凤瑶退下小背篓,猫着腰悄声往山鸡所在的位置行去。那只山鸡还不知危险来临,仍旧优哉游哉地在草丛里扒拉着,偶尔低下头啄一啄。

  突然,山鸡伸长脖子:“咯咯——”尖叫一声,整只被一柄匕首贯穿,倒飞出去一米多远,倒在地上不甘地扑棱着翅膀。

  好肥的一只鸡!凤瑶走过去,把扑棱不已的山鸡提了起来,感受到沉甸甸的重量,不禁惊喜不已。握住山鸡的脖子用力一扭,而后抽回匕首,拎起山鸡的两只脚,任由鸡血滴答而落。等控干了血,才提着山鸡的两只脚往回走去。

  “娘亲好厉害!”乖乖地等在树下的豆豆,只见凤瑶提着一只山鸡走来,不由得瞪圆眼睛,小脸上满是崇拜之情。

  凤瑶笑了一笑,弯腰从地上揪了两把柔软的野草垫在背篓里,将山鸡放在里面,又在上面盖了一层软草。豆豆高兴地在周围跑来跑去,拍着巴掌,乐滋滋地道:“吃鸡肉喽!吃鸡肉喽!”

  纯净又快乐的神情,看得凤瑶心中一片柔软:“豆豆乖,娘亲以后每天给你弄肉吃。”

  这样小小的人儿,只有多吃有营养的东西才能长得健壮。不知不觉,凤瑶心中已经把豆豆当做亲密的人,而不是仅仅为了实现对凤氏的诺言,不得不照顾的小尾巴。

  “娘亲最厉害了!”豆豆听到每天有肉吃,高兴地扑过来搂住凤瑶的脖子,在她脸上“吧唧”啃了一口。而后幻想起每天吃肉的场景,眼睛里散发出飘忽的神采,呵呵笑个不停。

  凤瑶也不打断他,背上背篓,牵起他的小手继续往上走去。若是再弄一只野兔就好了,这样明天的肉食也有了。可是走了好一段路,也没有再见着动物的踪迹,反倒是发现一株花椒树,一人多高,歪歪扭扭地扎根在岩石旁边。

  花椒可是绝好的佐料,凤瑶自然不肯放过,从怀里掏出一块手帕,采了好些花椒种子包起来。花椒叶子也是好东西,凤瑶放好花椒种子,便又捡了一枝长得好的花椒枝子,躲开尖刺小心翼翼地掰下来,放进背后的背篓里。

  “这是什么?娘亲,好吃吗?”豆豆捡起一颗青红相见的花椒,觉得煞是好玩,便伸出小舌头舔了舔。下一刻,苦着脸咧开嘴:“娘亲,有虫虫在咬豆豆的舌头——”

  舌尖麻得不得了,像有数十只小虫子在咬,豆豆吓坏了,忘记凤瑶教育他的男子汉有泪不轻弹的话,哇哇地哭了起来:“豆豆的舌头要被吃掉了,呜呜,不要吃豆豆的舌头——”

  凤瑶顿时好气又好笑:“谁叫你乱吃东西?”连忙蹲下来,又擦又吹,温言哄了半天,才把小家伙哄得消了惧怕。豆豆伸出手指捏了捏舌头,反复确认十几遍,只见并没有被虫子吃掉,才松了口气,抽抽嗒嗒地道:“豆豆以后都不乱吃东西了。”

  “吃个桃子吧。”凤瑶从小背篓的一角拿出一只小包裹,里面是几只半熟的桃子,是昨晚吃了凤瑶的糖醋鱼后,心满自足的宋巧儿大方贡献出来的。

  豆豆接过桃子,大大啃了一口,酸酸甜甜的桃汁儿填满唇齿,冲淡了花椒带来的麻感。凤瑶在周围寻了块干净草皮,把豆豆抱过去坐下,自己也休息起来。不得不说,这具身体还是太弱了,才爬了半个山头就有些腿酸。

  “啊!”忽然,豆豆惊叫一声。

  “嗯?”就在凤瑶四望之时,豆豆的头上不知何时出现一只巴掌大的小白狐,后腿受了伤,正在用其余三只爪子扑腾着,想要在豆豆头上坐稳。

  小狐狸通体雪白,仅有巴掌大小,看起来格外惹人喜爱:“豆豆别怕。”凤瑶伸出去捉,却突然只见小狐狸猛地扭头,呲牙冲她发出低低的威胁。竟是只凶兽?凤瑶目光一沉,正准备给它点颜色瞧瞧,忽然豆豆说道:“小猫咪,不要乱动哦。”

  毛绒绒的触感,豆豆以为是一只小猫咪,脸上带着惊喜,丢掉吃完桃肉的桃核,小手往头上抓去:“小猫咪,你是想跟我玩吗?”

  “豆豆别动!”凤瑶急忙喝道,却已经迟了,豆豆的小手已经捉到了小狐狸。正在这时,凤瑶惊讶地发现,小狐狸对豆豆竟丝毫没有敌意,仿佛真正的小猫咪一样,乖巧地任由豆豆捉了下来。

  凤瑶不敢掉以轻心,紧紧地盯着小狐狸,防止小狐狸忽然伤人。然而令凤瑶惊讶的是,小狐狸在豆豆的手中乖巧的很,舔了舔流血的后腿,口中发出呜呜的声音,仿佛在撒娇一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弃妇难为:第一特工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弃妇难为:第一特工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