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强者之心
上官熙儿2019-11-30 02:073,401

  而后转过身来,用一种无比奇异的眼神看着凤瑶:“这位姑娘,有高人保你性命,我们无忧楼再不会与你为难。”说罢,提起手臂脱臼的同伴,飞快消失在夜色中,竟然连掉落在地的匕首都忘了捡起。

  陌水河对岸,方才对黑衣人出手的侍卫问出心中的疑惑:“主子方才为何相助那名农妇?”不过是一名农妇而已,主子是那样高高在上的人,为何会有此举动?

  侍卫旁边,身着月白素衣的男子身材挺拔,双手负在背后,虽然一动不动,却透出一股睥睨天下之势。一缕月光自上方的树桠间洒落,映射在男子的面上,竟是一张鬼魅无比的银色面具。银色面具遮住整张脸庞,唯独露出一双眼睛,幽黑深寂,仿佛望不见底的寒潭。

  “走吧。”寒潭般的眸子移开,目光从对岸小院收回,迈步没入树影之中。

  凤瑶目送无忧楼的两名杀手离开后,弯腰从脚下捡起被他们遗落的匕首。匕首约有一尺长,刀锋只有二指宽,锋利轻薄,一看便知价值不菲。

  此次,她不仅没有损失,反而占了便宜。只是,方才相助的人到底是谁?为何要相助于她?抬眸望向陌水河对岸,只见朦胧的月光下,一片树影婆娑,看不见半点人影。

  “豆豆?出来罢。”凤瑶把匕首塞在腰后,朝院外的大柳树方向轻轻唤道。

  “呜哇——”豆豆大哭着从柳树后面跑出来,跌跌撞撞地朝凤瑶跑去:“娘亲,有坏人!豆豆怕!呜呜——”

  凤瑶蹲下接住他的小身子,柔声哄道:“豆豆不怕,娘亲把他们全打跑了。”这一次,凤瑶对小家伙有了不小的好感。小家伙虽然软糯爱哭,倒肯听话,不误事。天知道她刚才有多担心,他会突然跑出来。

  “呜呜,豆豆,不想哭的,豆豆,忍不住,呜呜——”豆豆趴在凤瑶怀里,心里记得凤瑶教育他男子汉不能动不动就哭的话,却控制不住心中的惊恐。

  凤瑶抱起他来,有些好笑,又有些怜惜:“刚才豆豆很乖,娘亲很高兴。”

  豆豆抽抽嗒嗒地问:“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凤瑶抱着他走进屋里,点了油灯,把豆豆放在床上:“坐着别动。”打水拧了一条湿毛巾,给他擦拭脸蛋和小手。

  昏暗的油灯光线下,映出一抹朦胧如轻纱的美,豆豆乖乖地坐着任由凤瑶给他擦着小身子,愣愣地道:“娘亲,你真好看。”

  凤瑶不由讶异,豆丁一样的小东西,居然也懂得什么是好看?便逗他道:“怎么好看了?”

  豆豆忽闪着大眼睛,忽然有些害羞地垂下头:“像仙女一样好看。”

  凤瑶“扑哧”一笑,轻弹他的脑门:“小鬼头,嘴还挺甜。”大抵天下女子都喜欢被别人夸赞美丽,在前世的时候,凤瑶生着一张平凡的面孔,饶是身材火辣,走在街上仍旧被人指点说配不上沈从之。如今穿越了,虽然是一副软弱的身躯,但却着实拥有一张漂亮的面孔。

  “睡觉吧。”凤瑶褪下外衣,只着中衣靠在墙上,手中扇子一挥,不远处小木桌上的油灯便熄掉了。豆豆柔软的小身体躺在床里头,小手揪着凤瑶的衣角,呼吸逐渐变得平静下来。

  凤瑶缓缓打着扇子,另一只手则握紧了从无忧楼的杀手那里得来的匕首,隐没在黑暗中的脸庞冰冷而血煞。不论在哪里,都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黑暗中,靠着墙壁而坐的凤瑶满目冷寒。沈云志不会放弃豆豆,苏玲珑更不会放过她和豆豆。原以为可以宁静地过小日子,却是大错特错!她不会一辈子窝在陌水村,为了保护豆豆,为了过上更好的生活,她一定要变强!

  即便无忧楼的黑衣男子临走之前说过,再不会来找她的麻烦,凤瑶仍旧不敢掉以轻心。机敏和警惕是刻在她骨子里的东西,她不会把自己的安全托付给任何人。尤其住的地方是如此破旧,院墙由稀疏的篱笆围成,屋子被撞出来的大洞才刚刚修补上,只防君子不防小人。

  于是,这个夜晚,凤瑶手握匕首,靠坐在床头,半寐歇下。

  次日清晨,东方的天际泛起鱼肚白,几缕曦光透过窗户洒进来。凤瑶缓缓睁开眼睛,借着蒙蒙的光亮,依稀看见豆豆嘟着小嘴,睡得正香。轻轻掰开捉着自己衣角的小手,将被子一角搭在豆豆的小肚皮上,动作轻巧地下了床。

  外面的空气清新而凉爽,凤瑶眯起眼睛伸了个懒腰,靠坐一夜,当真不太舒服。心中暗暗想道,务必早早挣到银子,盖一间高大宽敞又安全的屋子。屋子的结构完全由她来设计,在各处都安放机关,任何人胆敢闯入,准叫他有来无回!

  从腰后抽出匕首,放在眼下打量起来。但见匕首的柄上刻着一朵云的图案,另一面则刻着一只雀儿图案。凤瑶握住匕首挥了挥,空气中顿时响起尖锐的破空之声。如今手头正缺武器,这把匕首既然落在她的手中,谁也别想讨了去。

  凤瑶挥着匕首,愈发来了兴致,只觉得如鱼得水,似乎手握兵器行险路才是她的追求。这具身体年轻柔软,虽然力道不足,柔韧性却极好。按照现代中的套路练习一番后,太阳已经升起来了。凤瑶抹了抹额头上的汗,弯腰在柴火堆里捡了根木头,坐在院中的大青石上。昨晚没有把匕首的鞘也得来,如今却得自己做一个。

  屋里床上,豆豆翻了个身,小手迷迷糊糊地去抓凤瑶的衣裳。抓了个空,慢慢睁开眼睛,只见床上空空如也,张嘴就想喊。忽然面前浮现出凤瑶教育他的严肃模样:“男儿有泪不轻弹!我不在屋里,或许出去了呢?你不去寻我,只知道哭泣有什么用?”

  娘亲不喜欢豆豆哭,豆豆一定不哭。豆豆掀开被子,小小的身子从床上爬下来,穿上鞋子往外面走去。

  凤瑶削完匕鞘,把匕首装进去,反手插在后腰。忽然听到门口有动静,抬起头一看,只见豆豆从门缝里钻了出来。乌黑的大眼睛朝外头望了望,看见她的身影,小脸上露出欣喜的神情:“娘亲!”

  凤瑶面色一柔,接过扑来的小身子:“豆豆醒了?饿不饿?娘亲给你做饭吃?”

  豆豆点头:“饿了,娘亲。”

  “那咱们做饭去。”凤瑶站起身,牵着豆豆向屋里走去。

  吴氏送来的大米和鸡蛋还有一些,早饭不易吃得复杂,清粥加煮鸡蛋即可。凤瑶归拢了一堆柴火在灶边,开始生火煮饭。

  不一会儿,饭做好了,凤瑶把粥盛出来,晾在小木桌上。然后打了盆清水,给豆豆洗手洗脸。倒掉再打一盆,才自己清洗起来。水面上倒映出一张芙蓉面,端得是柔媚标致,凤瑶怔怔地看了两眼,才移开目光。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几日。这几日之中,除却第一日赶跑沈云志的家丁,与朱氏一家人断绝关系之外,凤瑶便一直在思考。大景朝的边界有多宽?人口有多么密集?各行各业的发展情况如何?有什么好吃的、好喝的、格外盛行的?

  前身凤氏的活动范围大多都在陌水村,偶尔去最近的镇子黄沙镇,却是买针线卖绣品,从未有过逛街。凤瑶将凤氏的记忆翻了个遍,也没有得出有用的讯息。往后生活所需的信息,还得她自己去打听。

  身体已经好得差不多,从今日开始,凤瑶不打算再接受吴氏的接济。吃过饭后,从墙角里拎出小背篓,往背篓里放了小铲子,打算往玉华山里头探一探。

  “娘亲,你去哪里?”豆豆只见凤瑶要出门,连忙放下手中的积木玩具,蹬蹬跑到跟前,抓住凤瑶的衣角摇晃道:“娘亲,豆豆也去。”

  凤瑶想了想,点头道:“好。”

  本想把豆豆送到吴氏家里,托他们照看,然而仔细一想,却不妥当。如今正是农忙时节,吴氏一家都要下田干活,把豆豆送去岂不是耽误人的生计?况且记忆当中,玉华山上并没有大型野兽,带着豆豆并不危险,不如带在身边更为方便。

  豆豆一听,快乐地手舞足蹈起来。

  凤瑶闩上屋门,背上小背篓,牵着豆豆的小手往外头走去。刚出了院子,蓦地看见通往门前的小路上出现了一个急匆匆的身影:“你上哪去?站住!”凤瑶只作未闻,牵着豆豆往屋后的玉华山走去。只听身后一阵骂道:“小蹄子,老娘喊你听不见啊?耳朵聋啦?作死的小蹄子,我叫你装听不见!”

  朱氏一阵小跑,很快来到凤瑶身后,猛地就朝她头上打去:“翅膀硬了啊?敢不听老娘的话啦?”

  昨天从村长家里回去后,朱氏便有些后悔了,她怎么能跟凤瑶断绝关系呢?这是上天送给她的摇钱树呀,她怎么一时糊涂就把摇钱树砍了呢?思来想去,半天也没明白怎么就冲动了。为免凤瑶往后真的不把她放在眼里,表情比往常更凶狠了些:“你兄弟受伤在家里躺着,你跟我照顾他去!”

  凤瑶偏头躲过朱氏的手掌,一把攥住她的手腕,冷冷地道:“什么兄弟?我没有兄弟!”

  朱氏的脸上闪过惊恼,抡起一只手便朝凤瑶的脸上抓来:“小蹄子,还真长本事了?敢这么跟老娘说话?”

  “嘴巴放干净些!”凤瑶冷冷地道,目中透出一丝讥讽:“想来您贵人多忘事,昨日发生的事,今天便记不得了。既然如此,我不妨再提醒您一遍——昨日咱们已经在村长家里签了文书,双方断绝关系,老死不相往来。怎么,您打算不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弃妇难为:第一特工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弃妇难为:第一特工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