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错了
鄀宁宁2017-04-16 06:361,575

  季半夏冷冷盯着欧洋,声音比眼神更冷:“走开。我不认识你!”

  欧洋急了,想去抓半夏的手:“半夏,你听我说!是我错了,我向你道歉行吗?是我不好,我不该利用你!可我也是为了我们的将来啊!还有连翘,如果我当总监了,有钱了,我们就可以给连翘看病了!”

  “住嘴!”季半夏极力想忍住,但还是气得浑身发抖:“住嘴!你不配提连翘的名字!让开!别让我鄙视你!”

  欧洋傻了,他本以为季半夏气消了之后,他再说点好话哄一哄,她就会回心转意。没想到她的态度竟然这么坚决!

  以前季半夏多爱他啊!打工赚了钱,买一只烧鸡改善生活,烧鸡都是连翘一半,他一半,她自己一口都舍不得吃。

  如今,她却用冷冷的眼神看着他,让他走开!

  欧洋真的怕了,他扑过来抱住季半夏:“半夏!我们别吵了好吗?我错了,你给我一个改过的机会好吗?我不信你不爱我了!我不信你心里没我了!”

  熟悉的怀抱,熟悉的味道,可这个男人,却陌生得让季半夏反感。

  她努力想挣开欧洋,欧洋却不要命似的把她抱得紧紧的,季半夏气得抬腿去踢他,欧洋索性扔了伞,用双臂牢牢锁住她!

  大雨倾盆,二人的衣服很快就湿透了。

  傅斯年坐在车里看着大雨中的男女,等了半分钟,终于还是下了车。

  大雨劈头浇下,傅斯年湿淋淋地站在季半夏身边,扯开欧洋的胳膊:“放开她!”

  看清是傅斯年,欧洋急红了眼:“傅斯年你算什么东西!我和我女朋友吵架,你少来多管闲事!”

  傅斯年黑色的西装全部湿透,雨水从发梢低落在英挺的脸上,有一种异样的贵气和威严。

  他盯着欧洋,眼睛幽深如潭,声音淡漠不带丝毫感情:“你这么无礼,我只能说对不起了。”

  话音刚落,傅斯年猛的挥拳,季半夏还没看清他的动作,欧洋已经惨叫一声跌倒在地上!

  欧洋震惊地捂住嗡嗡直响的头,回过神来之后,像发怒的野狼一般冲过来,跟傅斯年厮打在一起。

  傅斯年比欧洋高大,显然也更擅长打架,几个勾拳就将欧洋再次打倒在地上!

  欧洋摔倒的时候脚崴了一下,他却还不死心,还作势要冲过来再打。季半夏看着他通红的双眼,还有开始渗血的嘴角,拉过傅斯年就往前走:“我们走吧!别理这个疯子!”

  不敢再看欧洋的脸,季半夏拉住傅斯年,匆匆朝家里跑去。

  进了昏暗的楼道,季半夏才意识到自己正牵着傅斯年的手。他的手修长有力,肌肉紧致,年轻男人的体温,让季半夏的脸一下子红了……

  猛的将傅斯年的手甩开,季半夏有点底气不足的问他:“要不要,去我家坐坐?”

  都到家门口了,外面又下着大雨,她不邀请一下似乎有点说不过去。

  本来她以为傅斯年肯定会拒绝,结果傅斯年点头:“好。”

  走在季半夏身后,傅斯年下意识的握了握拳,刚才握过季半夏的那只手,现在还余了一点温热,让他微微有些不自在,仿佛什么东西开始超出他的控制。

  楼道里的灯坏了,下雨天光线不好,楼道两侧又被住户堆满了不用的东西,季半夏带着傅斯年往前走,只觉得嗓子哽得厉害。

  终于到家门口了,昏暗的光线从天窗里透过来,季半夏吸吸鼻子,扭头对傅斯年说:“一会儿我跟连翘介绍说你是我的同事。你别穿帮了!”说着,就准备掏钥匙。

  傅斯年看着季半夏,突然开口道:“有时候,割肉才能疗疮。”

  割肉疗疮?什么跟什么?季半夏茫然的看着傅斯年。

  傅斯年低头专注的看着她的眼睛:“欧洋不是个好选择。”

  季半夏这才恍然大悟,傅斯年以为她还惦记着欧洋呢!她也抬头专注的看着他的眼睛:“你错了,欧洋对我而言,已经是过去式了。”

  “是吗?那你哭什么?”傅斯年的声音很清淡,虽然用了问句,但似乎只是陈述一件事实,并不想知道答案。

  季半夏伸手抹抹眼睛,这才发现自己真的在流泪。

  温热的泪水,在被雨水浇得冰凉的脸颊上,显得分外的灼热。

  窘迫的别过脸,季半夏的声音有些嘶哑:“你看错了,这是雨水而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你,一错到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你,一错到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