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不要脸的东西!
小叙2016-07-06 16:092,808

  入夜。

  我趴在被窝里美滋滋的吃着糖葫芦,太姥戴着老花镜坐在炕梢一边给我缝补着裤子嘴里一边念叨着,“四宝,吃完就得睡了,可不能再耍赖了。”

  “四宝,你听见没。”

  我没答话,有时候我像个话痨似得,有时候又像是耳背,这大概,也是大家总说我傻的原因吧。

  太姥见我不应声,放下手里的活计看了看我,“四宝,你说,要是那明月给你当二舅妈你高兴不?到时候,你就有弟弟了,小六就是你弟弟了,好不好,嗯,你说话啊。”

  “太姥,糖化到这碗底下了,我舔不着。“

  太姥叹气,“唉,还是啥也说不明白啊。”说着,自己还摇了摇头,“难不成,给悟那回真的是瞎猫碰上的死耗子?不能啊,还能碰上两回?四儿,你……”

  “孩子还没睡呢!

  太姥正自言自语呢,看着姥姥进来了,摇摇头,“没,要吃糖葫芦,我怕她扎到嗓子就弄下来装碗里给她吃了,吃完就睡了。“

  姥姥哦了一声,看了我一眼直接坐到太姥的身边,“我合计这两天就去找人跟明月说说亲,既然俩人都有那意思,窗户纸就捅破得了。”

  太姥点了一下头,“说亲倒是行,就是那明月的命格你看没,跟若文,合不合?”

  “合。”

  姥姥吐出了一个字,“八字挺硬,能压住若文身上的东西,其实别看明月人挺泼辣,有时候说话不中听,但是没坏心,比老大的媳妇儿要强,她要是进门了,以后照顾四宝,咱也放心。”

  太姥姥嗯着,“那就行,反正你看了觉得好就成,咱老薛家子女缘分薄,也不指望她再给添个一儿半女的了。”

  姥姥回头见我仍旧吃着认真,酝酿了一下叹了口气,“其实这事儿现在难在哪了呢,就是明月家的小六,那孩子豁唇,一直没钱做手术,你说咱们要迎人家进门,还能不出彩礼啊,咋得也不能差事儿啊。”

  太姥表示赞同,“我明白,这若文一直没把话挑明白不也是因为没钱吗,也怪你,啥玩意儿都不要钱,积德积德的,现在自己儿子娶媳妇儿都拿不出来钱了吧,哎,我听说,小六那孩子不光是嘴唇豁的,上牙膛子里面连带着小舌头都是两半儿的,那得不少钱吧,得一两千吧。”

  姥姥一脸的惆怅,“一两千哪够,人说得七八千!那可不是小手术啊!”

  “哎呦我的妈呀!“

  太姥激灵了一下,“谁有那么多钱啊,这么的,你吧,就让明月跟若文先结亲,小两口慢慢挣,挣钱了再给小六做手术,明月咋说不都有个小卖店呢吗!”

  “那能行吗。”

  姥姥急了,“小卖店块八角的能挣到啥时候,我那时候都透过明月的话,人长得不磕碜干啥到现在还不许人家啊,人说了,谁家要是娶她,那就得先把六儿的手术费拿出来!让六儿把嘴唇子缝上,人结婚不就也是为了孩子吗,咱家娶她,咱家就不能差这事儿,咱薛家差过事儿吗!”

  太姥姥撇嘴,“说的像是小六嘴唇子缝完她就不合计嫁人了似得,那不得看人啊,咱若文啥长相,反正,你自己想办法吧,我没招。”

  “你咋没招。”

  姥姥往太姥的旁边一阵靠,“你那阵儿藏得那大金镯子,不是还有一个吗,之前卖了一个给老大取媳妇儿了,正好,这个再卖了给若文娶媳妇儿,然后看还差多少钱,我再凑凑……”

  “好啊!!“

  太姥一高就蹦地下了,“薛凤年,我说你今晚咋好声好气的过来跟我唠嗑了,原来是打我金镯子的主意啊,不好使!那是我给我四宝留着的!我藏对金镯子容易吗我!凭啥就便宜你俩儿媳妇儿了!!”

  姥姥赶紧回头瞄了我一眼,见我压根儿不关心她俩这局势才提了提气,“那不是你孙子孙媳妇儿啊!啥叫我儿媳妇儿啊,你不一口你是薛家人吗!咋得!又不是啦!”

  “我是姨奶奶!!”

  太姥拍着自己的心口,:“我揣着地主成分当初被人戴高帽游街都没把金镯子供出来凭啥现在拿出来!老大那是有残疾,我怕他以后光棍了才拿出一个卖了的,想不到你还惦记我另一个,不好使!除了四宝,谁也别惦记!!”

  “你……”

  ‘汪汪!!!汪汪汪~!!!汪汪!!!’

  姥姥的话还没等说完,金刚就在院子里气拔山兮气盖世的叫上了,声儿大的连我家房子感觉都颤了颤。

  姥爷的声随即在另一个屋子里传了过来,“凤年!出去看看,狗咋叫的这么凶啊!谁进来了啊!!”

  见状,姥姥也顾不上跟太姥说啥了,俩人抬脚就急匆匆的出去看了,我舔着碗,自然也溜溜的在后面跟着,难不成大晚上这是进小偷了?

  ‘汪汪~!!!汪汪汪!!!!’

  院子里的金刚朝着大门狂吠着,眼睛里满是凶光的同时四个爪子还不停的朝大门前扑,脖子上的铁链被它力道拽的哗啦哗啦不停的响,姥姥呵斥了一嘴它也没有停下的架势,“哼~~汪汪~!汪汪汪!!”

  顺着金刚吼叫的方位我望向大门,谁都知道农村人家晚上一般都是大门紧闭的,我家也这习惯,但现在怎么还四方大敞的打开了?

  当然,这不是重点,我手伸出去,没风啊,可那么厚重的大铁门怎么还吱嘎吱嘎像被人摇晃一般来回的动着?

  “是若文出去了啊……”

  太姥看这情况不禁紧了紧衣服看向姥姥,“门咋自己动呢。”

  “滚!!!“

  谁知道姥姥当时就一嗓子,几步奔到大门口呸呸呸就吐了三口唾沫,“不要脸的东西!再来我家找事看我不灭了你的!!!”

  我睁大眼站在原地,这咋的了啊,姥姥跟谁说话呢,外面也没人啊。

  太姥反而有些害怕,后挪了一步,:“是他来了?”

  姥姥白着一张关上大门,回身就脚步匆匆的向后院走去,“小姨!你去抓只公鸡!!赶紧去看看若文!!!”

  “哦哦,好好……”

  太姥颤着声应着,抬脚就奔鸡笼而去,惊得那些鸡扑腾着翅膀子咯咯直叫唤。

  我拿着那个碗想都没想的就一溜小跑的跟在姥姥的身后,还没等走到后院,就听见我二舅惊恐的声音从房子里传了出来,“不是我!!不是我!!你别过来!你别过来!!不是我啊!!!”

  这事儿我还是头一回遇到,不禁有些着急,二舅是怎么了啊!

  一推开后院二舅的屋门,我当时就有些发怔,二舅整个人佝偻在地上,瞳孔涣散,手脚不停的痉挛,嘴里一边吐着白沫子一边叫着,“不是我!不是我!你走!你走!!!”

  “若文!!”

  姥姥喊了一嗓子,拽着二舅坐起的瞬间上去‘啪’的一大嘴巴就抽上了,“你看看!是妈!!”

  这一巴掌削下去我二舅当时就没声了,但是嘴里的白沫子仍旧不停的吐着,牙关似乎紧紧的咬在一起,嘴唇发紫,身上更是不停的抽搐再抽搐!

  “小姨!!小姨!鸡!鸡!!”

  姥姥回头大喊,“快点啊!!!”

  我太姥掐着个吓得‘喔喔’提前打鸣的大公鸡破门而入,“来了来了!!!”

  “拿过来!!”

  没废话,姥姥抓过公鸡往怀里一夹,同时倒出一手把公鸡的头往后一撅,另一手再配合的一阵薅毛,整套动作简直就是一气呵成看的我目瞪口呆,眼瞅着姥姥把公鸡脖子上的毛薅的露皮了,双手掐着就往二舅的嘴边一送,:“咬!!!!”

  可二舅看着毛都干净的鸡脖子嘴唇仍旧紧紧的抿在一起,姥姥急了,回头一扫,扯过我手里的碗往地上一摔,然后捡起个瓷片利落的往鸡脖子上一拉,血当时就喷了二舅满脸,:“咬!!!”

继续阅读:第19章 咬!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是女先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